相距百米時,王毅等人與這十幾人全部停了下來,王毅看見這十幾人著裝不一,男女都有,皆是歸一境的修為,其中有一個六重天的,有三個五重天的,剩下的都是在三四重天。

「哼,一個六重天,一個五重天,還有兩個一重天的陣容也想來這山林分一杯羹嗎?」

一個神情冷漠,雙眉如劍,儀錶不凡的男子輕聲喝道,眼底深處則是濃濃的殺意。

「洪哥要不要······」

站在他身旁的一個青年,伸出左手在脖子處繞了一圈,做了一個斬殺的意思。

「不,要是廝殺起來,我們肯定會有傷亡,再說就憑他們這陣勢也無法堅持到最後!」

「洪哥那你的意思是?」

「靠近與他們交談一番,看看他們的意圖!」

「哦?水玄宮、烈火殿、土中堂的弟子怎麼會在一起?」

胡承超看見這數十人,從他們的服裝看出了蛛絲馬跡。

「莫非也是尋寶而來?」王毅疑惑的問道。

「我們是尋寶而來,從他們這陣勢來看是來奪寶的!我們一無所知,但是他們卻清清楚楚,倒是可以利用一番!」

如果愛情可以輪迴 ,大步一邁,向前方走去,他走了數步猛地停了下來,看向了身後的王毅,眼珠一轉輕聲喝道。

「少爺,您走快些!」

王毅與張虎還有其三師兄互相對視了一眼,紛紛一震,但是緊隨其後卻是心知肚明,面帶笑意,暗自感嘆了一下這胡承超的老奸巨猾。

「哦?喊他少爺?莫非是世家的浮誇子弟?」

這姓洪的為首青年微微皺起了雙眉,繼續向王毅的方向緩緩走來。 女海盜首領看了一眼遠處那顯得孤獨的背影,臉上露出羞怯之色。

「小姐,我記得他是個大胖子的,為什麼變得這麼帥氣了?」因為藍姬的頭燈已經熄滅,她並沒有發現女海盜首領臉上的羞怯,好奇的問道。

「一個人可以胖,當然也就可以瘦。不過,傳說他的體重最重的時候超過了三百斤,如果傳聞是真的,他能夠減肥到現在這樣子,只能說明他有鋼鐵一般的意志力。這個人還真是可怕,居然減肥成功了。」女海盜首領道。


「哎,我以前一直以為他就是個想泡女人故作高深的引女人上鉤,結果他的本性就是如此,根本就不是裝,可惜……」藍姬一臉遺憾道。

「可惜什麼?」

「可惜我太蠢了,他似乎更喜歡和聰明的女人交往,正如你說的,米雪真真貝兒容夫人她們都是才貌雙全獨當一面的女人,而我太蠢了,要不然,我死也要倒追他,讓他天天在我面前裝,嘻嘻……」

「倒追他……」女海盜首領啞然失笑。

「呸!有什麼好笑的,男人能夠追女人,女人為什麼就不能主動追男人。」藍姬不滿道。

「女人終歸是女人,還是要矜持些的好。再說了,像他這種男人,如果倒追,很有可能讓他升起厭惡之心。」女海盜首領笑道。

「錯,錯!你這話就大錯特錯!」藍姬嗤之以鼻。

「哪裡錯了?」

「小姐,你雖然冰雪聰明,但對男人可沒有我了解。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只要不是他們特別反感的女人,女人主動的話,很容易手到擒拿的。哎……早知道他是那胖子,我就對他客氣一點了……小姐,要不你親自出馬。」藍姬慫恿道。

「又胡說八道了。」女海盜首領伸出雪白的手指,親昵的在藍姬臉上的藍色面具上戳了一下道:「還是你親自上吧,就憑你這傾國傾城的容顏,只要摘下面具,他肯定會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別別,小姐,我自己肚子裡面有多少墨水我自己知道,換了其他的男人我沒問題,如果真是那威震人類聯盟的大胖子,我可不想自取其辱……再說了,哪怕是我搞定了他,想想面對那群聰明絕頂的女人我就頭疼,以我的智商,分分鐘被那群女人碾壓,到時候,可就丟人丟大了。」藍姬連連搖頭,像撥浪鼓一般。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你什麼時候這麼謙虛了?」女海盜首領掩嘴直笑,笑得是花枝亂顫。

「小姐,咱們不開玩笑,我就想問你個真話,你有心儀的男人嗎?」

「沒有。」

「哎,這個世界上,真的就沒有讓你心動的男人?」藍姬嘆息了一聲。

「肯定有的,我只是沒有遇上而已。」女海盜首領笑了笑道。

「小姐,咱們不說相貌,就論才智,你和那真真相比,誰更勝出?」藍姬明亮的眸子盯著女海盜首領。

「真真……我一直在關注她,她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女人,可惜……」

「可惜什麼?」

「她出身寒門,起點太低,雖然擁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但那一席之地實在是太小太小了,沒有戰略縱深,只能龜縮在那地方發展勢力,可惜那雖有雄才大略,卻只能把目光盯在一個局部,無論她如何發展,也就那樣了。」女海盜首領聲音裡面有一些小小的遺憾。

「那米雪呢?」

「米雪出身豪門,擁有良好的視野和格局,她的起點非常高,以她的能力,成就應該遠遠高於真真,但她有兩個問題無法跨過去。」

「什麼問題?」

「第一,她的前面有一個野心勃勃的父親擋住了她的路,很有可能這是她在開司米星球度過難關之後選擇立刻離開的原因;第二,她把胖子看得比事業更重,所以,她其實已經可以忽略不計了,如果可以選擇,她會選擇相夫教子。」女海盜首領淡淡道。

「那個什麼皇浦蝶舞……貝兒呢?」

「這個人非常可怕。」


「聽說她很任性,喜怒無常,好像永遠長不大似的小女孩。而且,傳聞她就是個賠錢貨,嘻嘻,她動用重金屬機甲公司的力量幫助胖子建立了颶風冒險團,結果颶風冒險團卻脫離了皇浦家族的掌控,皇浦家族的族長為此還大發雷霆呢。」

「笨蛋,人家是放煙霧彈。」女海盜首領笑道。

「啊……煙霧彈?」

「皇浦家族的族長雖然不滿,絕對不會大發雷霆,因為,颶風冒險團哪怕再強大,在他們的一些代理人裡面都是微不足道的,他大發雷霆只是做做樣子迷惑別人,讓大家認為皇浦家族與胖子關係並不融洽,免得以後颶風冒險團惹上麻煩牽連到他們家族。」

「老狐狸!老狐狸啊!我居然還當真的了。」藍姬罵道,

「人家是千年家族,經歷了無數動蕩歲月的洗禮,沒有一點本事,早就被滅了無數次。」

「那貝兒為什麼最可怕?」

豪門小新娘:寒少,放肆寵! ,你很難評價這個人,因為,她就是皇浦家族培養的一個集合體,刁蠻任性又能夠在關鍵時刻擔當大任,在她身上,有著皇浦家族所有的優點,她心軟的時候踩死一隻螞蟻都會哭哭啼啼,但真要殺起人來可就不會多優柔寡斷。總之,她是那些女人裡面最可怕的,而且,可怕的不僅僅是她這個人,還有她背後龐大的家族勢力。」

「小姐最看好她?」

「藍姬,不要被外界的一些傳言所迷惑,皇浦蝶舞小姐的心胸格局更超米雪小姐,她能夠利用胖子化解皇浦家族面臨的千年危機,而且,她為了幫助米雪家族度過難關,通過胖子一次就送了五萬最新款的重型機甲,其氣度和氣魄就可見一斑,你要把她當一個刁蠻人性的千金小姐可就大錯特錯了。要說缺點,她無非是對胖子有些取捨不下,其實,我很期待他們兩人之間的關係能夠走到哪一步,或許,那胖子就是她的死穴吧。」

「小姐,大家族的女人都是政治婚姻,貝兒會下嫁嗎?」

「不是下嫁的問題,而是嫁不了的問題。」

「啊……」

「目前最有希望的還是米雪,人家是可是他的合法妻子。」

「聽說他們離婚了。」

「你信嗎?」

「這個……我不信……等等,我們好像忘了容夫人,乾脆你也點評一下。」藍姬突然想到了容夫人。

「容夫人只是一個商人,沒什麼好說的。」

「但她是人類聯盟公認最漂亮最有魅力的女人,可是有無數男人為她神魂顛倒啊!」

「嗯,她不僅僅是人類聯盟最漂亮最有魅力的女人,也是人類聯盟最成功的女商人,不過,她也只是一個漂亮的成功商人,哪怕她與胖子接觸之後稍微有了一些改變,但其格局是無法改變的,不會有多大成就。」

「小姐,我一直不懂,什麼是格局?」

「格局是一個人的眼光、胸襟、膽識等心理要素的內在布局,還有就是看問題的深度和境界,缺一不可。」

「嗚嗚……看來我是沒格局了,我整天就擔心自己的皮膚不夠白身材不夠好。」藍姬哭喪著臉道。

「咯咯咯……」

「小姐,現在人類聯盟烽煙四起,就沒有幾個出色的男人冒頭,反而是很多才華橫溢的女人橫空出世,感覺有點陰盛陽衰。」

「你想多了。」女海盜首領淡笑道。

「什麼意思?」

「人類社會除了母系社會是由女性主導之外,在數十萬年的進化史裡面,男性一直牢牢的把控著整個社會發展進程,哪怕偶爾有極個別女性強勢,但也只是某一個位置,整個社會的構建,依然是以男性為主,雖然女權一直在吶喊,但事實就是這樣,現在不會改變,以後也不會改變,至少,在我們有生之年是無法看到改變的。」

「哼,巾幗不讓鬚眉,我就不信女人就比不上男人,你剛才所說的真真米雪貝兒容夫人哪一個不是獨當一面,還有小姐你,這天下間的臭男人,都配不上。」藍姬不服道。

「但我們剛才說的這些女人,都是圍繞著一個渣男呀!」女海盜首領咯咯笑道。

「……」藍姬啞口無言。

「藍姬,別狂妄自大,也別高估自己,總之,我們做任何事情都要站在高一點的位置,不要被局限在旮旯裡面不能自拔。」

「想想這渣男還真是有些本事。對了,如果他不是胖子呢?」藍姬看著遠處鄒子川的背影問道。

「如果不是他,我們就完蛋了。」女海盜首領苦笑。

「為什麼?」

「據我了解,胖子只是對敵人心狠手辣,對合作夥伴倒是很厚道的,截止目前為止,我還沒有聽說他拋棄合作夥伴。」

「但我們不是他的合作夥伴。」

「至少暫時是的,要不然,他早就拋棄我們了。別忘了,我們還有一艘海盜船……」

「走!」

就在藍姬和女海盜首領竊竊私語的時候,前面的鄒子川突然站了起來,提著長刀大步向前面走去。藍姬和女海盜連忙起身跟上。

前面,黝黑的空間好像無窮無盡一般…… 位居身後的王毅,神情冷漠的點了點頭,便大步一邁,走到了胡承超的身前,表現出了一副傲然之情,而緊隨其後的張虎與三師兄卻是一副恭敬之態。

王毅四人走到了這十幾人面前,像是一臉的詫異,但緊隨其後胡承超走到了王毅的身前,一臉的輕視之意,輕聲問道。

「你們為何擋住我家少爺的去路?」

「哼,看來他們真是世家的浮誇子弟,不過這人好似在那裡見過?」這姓洪的為首青年,看著胡承超暗自想道。



「明明是你們擋住了我們的去路!」這姓洪的為首青年冷聲喝道,雙目之中顯現出了一抹殺機。

「這···這不是我水玄宮的胡長老嗎?」

一個水玄宮的弟子認出了胡承超的身份,順嘴講了出來,一臉的震驚之情,他這話語一出,所有人皆是紛紛一震,王毅等人是一臉的陰霾之色,而其他的弟子瞬時好像想起了什麼,頓時一臉的殺意。

「哈哈,不錯,你小子還認的出來我,說明我的威名還在!」胡承超沒有一絲的凝重之情,反倒是一臉的欣喜。

「怪不得,我看怎麼這麼眼熟呢?自從你離開水玄宮后便無惡不作,今日讓我撞見,正好將你斬殺於此地,也當是為民除害了!」

這姓洪的為首青年輕點了一下手中的儲物戒,從中拿出了一把有三指厚的大刀,這大刀連刀柄近有一米半,頓時就感到了一股熾熱的氣流,在四周流竄,顯得無比猛烈。

此人名叫洪蓋,乃是烈火殿門下第一弟子,有著歸一境六重天的修為,不僅如此,他還力大無比,性情冷酷,是一個堅毅果斷之人。


「你敢!他雖無惡不作但是已痛改前非,現在是我的人!你碰下試試?」

王毅看見這洪蓋一臉的殺意,大步一邁走到了胡承超的身旁,輕聲喝道,其聲猶如晴天霹靂,當空炸響,聽得震耳欲聾,心神顫抖,那流竄在四周的熱流瞬間消散一空,好似不復存在一般。

「嗯?」

洪蓋感到了一股勢均力敵,輕咦了一聲,看向王毅一臉的疑惑之情,他有些驚愕,他看到王毅才五重天的修為但是竟有一股看不透、看不穿的感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