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吳軍的行動是早有預謀,他們趁夜迂迴到虎牢關的後面,然後在黎明時分,突然同時從東西兩路上發起進攻,試圖用兩面夾攻的辦法,來打破漢軍的防守陣地,拿下虎牢關。

現在城東的吳軍攻勢十分的猛烈,朱琬目的非常地清楚,就是陸抗擺明了要死嗑守衛虎牢關的漢軍。

吳軍發動全面攻擊之後,整個虎牢關的守軍就全線吃緊了,畢竟吳軍一次所能調動的軍隊,至少也有五六萬人,比起漢軍的全部兵力來,還多一倍,漢軍全線吃緊,也完全是在意料之中。

按理說,經過昨天一天的鏖戰,雙方將士俱都是疲憊不堪,就算再次發動進攻,那至少也應當是在卯時之後的事,但吳軍突然於凌晨發動攻擊,顯然是有備而來,目的肯定是爲了從西路偷襲的這一支人馬。

黃崇不禁是犯了愁,現在單單僅東面吳軍的攻勢,守城的漢軍就已經是勉力維艱了,如果再抽調走一部分,能不能維持現有局面都很難說。

可如果不向西門增兵的話,憑藉着西面的那點兵力,又如何能擋得住吳軍的進攻?

就在黃崇左右爲難之際,忽然西門那邊有兵士報道:“啓稟黃副都督,西門的來犯之敵,已經被擊潰了。”

黃崇一聽,又驚又喜,驚問何故。

原來,黃崇昨日將軍情稟報給劉胤之後,劉胤立刻下令虎騎軍和虎步軍連夜增援虎牢關。虎騎軍和虎步軍各有一個營調歸禁軍之後,還尚各自有兩個營的編制,高遠仍爲虎步軍的護軍,虎騎軍的護軍則由羅憲的侄子羅尚來擔任。

朱琬的這次行動進行的確實很完美,打了漢軍一個措手不及,不過他千算萬算,還是漏算了一點,那就是洛陽方向的援軍,虎牢關這邊戰事一起,洛陽那邊便是立刻派兵增援。

而派出來的援兵,根本就沒有等到天明再行動,而是在黃昏時接令,旋即立刻動身,一夜行了百十來裏的路程,天剛亮的時候,虎騎軍便率先抵達了虎牢關城下。

這完全是一場遭遇戰,就連羅尚都沒有想到會在西門外遭遇到吳軍,吳軍正大舉攻城,西門這邊漢軍守備力量有限,眼看着西門已經是芨芨可危了,就在此刻,虎騎軍突然殺到,羅尚立刻下令剿滅這支吳軍再說。

虎騎軍恐怖的戰力根本就是吳軍所無法抵擋的,更何況一萬騎兵對兩千步兵,這樣碾壓似的戰鬥根本就不會有什麼懸念。

一生休 徐存見勢不妙,立刻率殘部一頭扎進了黃河之中,羅尚還以爲吳軍不敵,一個個投河自盡了,細看之下才發現,全然不是那回事,原來吳人精通水性,此刻跳河逃生,漢軍是追之不及。

羅尚沒法跳到黃河裏去追,只得下令弓箭兵一通亂射,倒也射殺了不少的吳兵,徐存拼命遊着,纔算是撿了一條命回去。

羅尚及稍後趕來的高遠相偕入城,拜見黃崇,黃崇大喜,沒想到虎騎軍方至,就已經是立了一功,相詢得知,此番虎騎軍和虎步軍前來增援,全是劉胤的安排,同時羅尚高遠帶來了劉胤的話,至於如何退敵,劉胤早已有了更爲翔實的計劃。 黃崇這回算是吃了顆定心丸,虎騎軍虎步軍的來援,大大地增強了虎牢關的守備力量,更重要的是,有劉胤的保證,黃崇徹底地安心了,這麼多年來,劉胤運籌帷幄決勝千里,黃崇跟在劉胤的身邊,無論再險惡的戰鬥,都獲得過勝利,如今天下大勢已定,沒有什麼劉胤擺不平的事。

徐存狼狽地逃回吳軍大營,帶去的兩千吳兵,損失大半,讓朱琬是盛怒不已,喝令左右將徐存推出營門斬首。

徐存大駭,趕忙是跪地求饒,衆將也是紛紛向朱琬求情,朱琬臉色鐵青,堅持以軍法辦事。

這個精心安排的偷襲計劃最終以慘敗收場,這讓朱琬頗有些下不來臺,陸抗此番重用他爲攻城的先鋒,但是打了兩天的仗,損兵折將一大堆,卻是一無所獲,陸抗那邊怎麼交待?盛怒之下,朱琬遷怒於徐存自然也就是正常不過的事了。

徐存被押出轅門,眼看着就要被斬首示衆,正巧陸抗趕了過來,見狀便問何故,瞭解了原委之後,陸抗揮揮手,示意給徐存鬆綁,然後帶着徐存,來見朱琬。

看到陸抗過來,朱琬如何還敢再發脾氣,慌忙給陸抗行禮道:“不知大司馬前來,末將未曾迎接,恕罪恕罪。”

陸抗呵呵一笑道:“剛纔在轅門外,看到軍吏欲斬徐存,此役雖敗,但我看責任卻不在徐存身上,給我個薄面,就饒恕他如何?”

既然有大司馬陸抗來求情,朱琬那裏敢不答應,他道:“今日之戰,末將指揮不當,方有此敗,正準備到中軍帳向大司馬請罪,那知大司馬大駕來蒞臨,末將厚顏請大司馬責罰。”

陸抗道:“今日之敗,非你指揮不當,也非將士們不用心盡力,實在是運氣太差之故,本來此戰幾乎就要得手,卻遭遇洛陽之援敵,乃預料之外之事,天意如此,奈之若何。”

至尊毒妃:邪王的盛寵嬌妃 朱琬不服氣地道:“大司馬,明日末將親自帶兵前往,末將就不信運氣永遠不在我們這邊。”

陸抗輕輕地搖了搖頭,道:“偷襲之計本來就在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此番行事未成,蜀人定然已有防備,這條路恐怕難以再行得通了,想取虎牢關,還得從正面進攻纔是。”

朱琬立刻表示:“大司馬放心,明日再戰之時,末將必當誓死而戰,不拿下虎牢關誓不罷休。”

陸抗道:“方纔我與穎川王商議過了,明日我們江東的人馬暫且休整,攻城之事,由他們來負責。”

朱琬不禁是爲之一怔,道:“攻打一座城池,三月五月也是常有的事,我們剛剛打了兩日,縱然無所建樹,但也不至於現在就換人吧,大司馬,穎川王他們是不是有奪權之心,藉口我們拿不下虎牢關,想趁機……”

朱琬和陸抗的關係一直不錯,所以朱琬能在陸抗面前直言不諱。

陸抗擡手阻攔住朱琬,淡淡地道:“既爲同盟,理當同心協力,不可相互猜忌。此番聯合作戰,最初我便有意讓將統帥之位讓與穎川王,穎川王固辭不受,所有我相信穎川王並無爭權之意。如今大敵當前,更應該是精誠合作纔是,我軍長於水戰而弱於陸戰,也是不爭之事實,攻城之事,多多仰仗穎川王淮南王泰山王他們,也是明智之舉,不管誰先攻破虎牢關,都是我們吳國的勝利。”

陸抗如此說了,朱琬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拱手稱是,表示遵從陸抗的安排。

第三日,吳軍攻城的人馬實施了大調換,陸抗率領的東吳軍隊暫時的後撤休整,而將攻城的行動交給了陳騫、石苞、馬隆的人馬。

雖然打得同樣還是吳軍的旗號,穿得同樣都是土黃色的軍服,但從剛一開始進攻,黃崇就立刻知曉了這是誰的隊伍。

畢竟和魏晉的軍隊打了十年的交道,魏晉軍隊的作戰風格和特長特點,黃崇都瞭如指掌,同樣是攻城,江東的軍隊和關東的軍隊,有着完全不一樣的風格和特點,江東的軍隊打法細膩,進攻的時候偏重於陣形的組織,而關東三王的軍隊,繼承了魏晉軍隊的一貫打法,粗曠而悍猛,尤其是攻城的時候,打法簡單粗暴,如此的攻擊手段,比江東的軍隊要兇悍的多,也管用的多。

陳騫派其子陳輿擔任陣前督,親自指揮攻城作戰,今天的進攻,豫州軍、淮南軍和青州軍都派出了其精銳的部隊,參與到了進攻之中,攻勢之猛烈,堪稱是空前。

關東的軍隊,也一直都是久戰善戰的軍隊,儘管他們招募了不少的新兵,但在隊伍之中擔任主力角色的,依然還是那些沙場老兵,他們將魏晉軍隊的那種驍勇善戰的風格繼承和發揚了下去。

如果虎牢關的守軍還是昨天的軍隊,黃崇必然會感受到很大的壓力,畢竟關東軍的作戰能力還是要比江東軍高上一籌的,當然這並不是說吳軍的作戰水平有多差,如果換到水面上,吳軍幾乎是無敵的存在,現在是攻城作戰,吳軍自然是稍遜一籌的。

關東軍對着虎牢關發起了一輪又一輪地攻擊,無論是進攻的強度還是力度,都要比前兩日更強悍一些。不過黃崇似乎並沒有擔心什麼,虎騎軍和虎步軍的強力來援,等同於是給黃崇吃了一顆定心丸。

何況這一次虎騎軍剛剛趕到,就破壞了吳軍的偷襲計劃,讓黃崇是暗自慶幸,有這兩大“福星”軍助陣,黃崇守住虎牢關的信心大增。

攻城作戰堪稱是最艱苦的戰鬥,無論是對於攻城的一方,還是守城的一方,都是最爲艱苦卓絕的戰鬥,關東軍攻勢如同是潮水一般,瘋狂地涌向了虎牢關,帶着那種近乎毀滅一般的氣勢,瘋狂地衝擊着虎牢關陣地。

漢軍是拼死力戰,死死地守衛着虎牢關城頭上的這一道防線,不讓關東軍越過雷池半步。

雙方激戰至酣,戰況十分的膠着。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以後………………………………………的戰鬥,都獲得過勝利,如今天下大勢已定,沒有什麼劉胤擺不平的事。

徐存狼狽地逃回吳軍大營,帶去的兩千吳兵,損失大半,讓朱琬是盛怒不已,喝令左右將徐存推出營門斬首。

徐存大駭,趕忙是跪地求饒,衆將也是紛紛向朱琬求情,朱琬臉色鐵青,堅持以軍法辦事。

這個精心安排的偷襲計劃最終以慘敗收場,這讓朱琬頗有些下不來臺,陸抗此番重用他爲攻城的先鋒,但是打了兩天的仗,損兵折將一大堆,卻是一無所獲,陸抗那邊怎麼交待?盛怒之下,朱琬遷怒於徐存自然也就是正常不過的事了。

徐存被押出轅門,眼看着就要被斬首示衆,正巧陸抗趕了過來,見狀便問何故,瞭解了原委之後,陸抗揮揮手,示意給徐存鬆綁,然後帶着徐存,來見朱琬。

看到陸抗過來,朱琬如何還敢再發脾氣,慌忙給陸抗行禮道:“不知大司馬前來,末將未曾迎接,恕罪恕罪。”

陸抗呵呵一笑道:“剛纔在轅門外,看到軍吏欲斬徐存,此役雖敗,但我看責任卻不在徐存身上,給我個薄面,就饒恕他如何?”

既然有大司馬陸抗來求情,朱琬那裏敢不答應,他道:“今日之戰,末將指揮不當,方有此敗,正準備到中軍帳向大司馬請罪,那知大司馬大駕來蒞臨,末將厚顏請大司馬責罰。”

陸抗道:“今日之敗,非你指揮不當,也非將士們不用心盡力,實在是運氣太差之故,本來此戰幾乎就要得手,卻遭遇洛陽之援敵,乃預料之外之事,天意如此,奈之若何。”

帝國吃相 朱琬不服氣地道:“大司馬,明日末將親自帶兵前往,末將就不信運氣永遠不在我們這邊。”

陸抗輕輕地搖了搖頭,道:“偷襲之計本來就在出其不意攻其不備,此番行事未成,蜀人定然已有防備,這條路恐怕難以再行得通了,想取虎牢關,還得從正面進攻纔是。”

朱琬立刻表示:“大司馬放心,明日再戰之時,末將必當誓死而戰,不拿下虎牢關誓不罷休。”

陸抗道:“方纔我與穎川王商議過了,明日我們江東的人馬暫且休整,攻城之事,由他們來負責。”

朱琬不禁是爲之一怔,道:“攻打一座城池,三月五月也是常有的事,我們剛剛打了兩日,縱然無所建樹,但也不至於現在就換人吧,大司馬,穎川王他們是不是有奪權之心,藉口我們拿不下虎牢關,想趁機……”

朱琬和陸抗的關係一直不錯,所以朱琬能在陸抗面前直言不諱。

陸抗擡手阻攔住朱琬,淡淡地道:“既爲同盟,理當同心協力,不可相互猜忌。此番聯合作戰,最初我便有意讓將統帥之位讓與穎川王,穎川王固辭不受,所有我相信穎川王並無爭權之意。如今大敵當前,更應該是精誠合作纔是,我軍長於水戰而弱於陸戰,也是不爭之事實,攻城之事,多多仰仗穎川王淮南王泰山王他們,也是明智之舉,不管誰先攻破虎牢關,都是我們吳國的勝利。”

陸抗如此說了,朱琬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拱手稱是,表示遵從陸抗的安排。

第三日,吳軍攻城的人馬實施了大調換,陸抗率領的東吳軍隊暫時的後撤休整,而將攻城的行動交給了陳騫、石苞、馬隆的人馬。

雖然打得同樣還是吳軍的旗號,穿得同樣都是土黃色的軍服,但從剛一開始進攻,黃崇就立刻知曉了這是誰的隊伍。

畢竟和魏晉的軍隊打了十年的交道,魏晉軍隊的作戰風格和特長特點,黃崇都瞭如指掌,同樣是攻城,江東的軍隊和關東的軍隊,有着完全不一樣的風格和特點,江東的軍隊打法細膩,進攻的時候偏重於陣形的組織,而關東三王的軍隊,繼承了魏晉軍隊的一貫打法,粗曠而悍猛,尤其是攻城的時候,打法簡單粗暴,如此的攻擊手段,比江東的軍隊要兇悍的多,也管用的多。

陳騫派其子陳輿擔任陣前督,親自指揮攻城作戰,今天的進攻,豫州軍、淮南軍和青州軍都派出了其精銳的部隊,參與到了進攻之中,攻勢之猛烈,堪稱是空前。

關東的軍隊,也一直都是久戰善戰的軍隊,儘管他們招募了不少的新兵,但在隊伍之中擔任主力角色的,依然還是那些沙場老兵,他們將魏晉軍隊的那種驍勇善戰的風格繼承和發揚了下去。

如果虎牢關的守軍還是昨天的軍隊,黃崇必然會感受到很大的壓力,畢竟關東軍的作戰能力還是要比江東軍高上一籌的,當然這並不是說吳軍的作戰水平有多差,如果換到水面上,吳軍幾乎是無敵的存在,現在是攻城作戰,吳軍自然是稍遜一籌的。

關東軍對着虎牢關發起了一輪又一輪地攻擊,無論是進攻的強度還是力度,都要比前兩日更強悍一些。不過黃崇似乎並沒有擔心什麼,虎騎軍和虎步軍的強力來援,等同於是給黃崇吃了一顆定心丸。

何況這一次虎騎軍剛剛趕到,就破壞了吳軍的偷襲計劃,讓黃崇是暗自慶幸,有這兩大“福星”軍助陣,黃崇守住虎牢關的信心大增。

攻城作戰堪稱是最艱苦的戰鬥,無論是對於攻城的一方,還是守城的一方,都是最爲艱苦卓絕的戰鬥,關東軍攻勢如同是潮水一般,瘋狂地涌向了虎牢關,帶着那種近乎毀滅一般的氣勢,瘋狂地衝擊着虎牢關陣地。

漢軍是拼死力戰,死死地守衛着虎牢關城頭上的這一道防線,不讓關東軍越過雷池半步。

雙方激戰至酣,戰況十分的膠着。 拋除掉參與叛亂的這一部分,姜維部下尚有八萬餘人,鍾會部下尚有五萬餘人,現在分別駐守在洛陽南部的伊闕關、廣成關、大谷關和轘轅關一帶,相當於整個洛陽南部,都在姜維和鍾會的殘餘勢力的控制之下。

姜維和鍾會發動叛亂——姜維只是兵諫,而鍾會則是實打實的叛亂——所調動的人馬,絕大多數是二人的親信和心腹,姜維這邊,參於兵諫的將領只有寧隨一人,鍾會那邊,參與叛亂的將領則有夏侯鹹、王買、句安、鍾邕等多人,這些人大多在叛亂之中殞命,少數被當場擒拿,等待他們的,只有嚴懲。

而未參與兵諫和叛亂的將領,姜維這邊有蔣斌、王舍、柳隱等人,而鍾會那邊有田續、爰青、皇甫闓等人。

蔣斌王舍柳隱雖爲姜維的部下,但他們都是一心忠於季漢的,姜維祕密行事,自然不敢用這些人,生怕泄露了消息,但說到底,他們與姜維也只是上下級的隸屬關係,並不是姜維的親信心腹甚至是死士,姜維兵諫,只能用他信得過的人,比如副將寧隨和兒子姜源,蔣斌他們一直不在姜維的考慮之中。

而田續、爰青、皇甫闓等人,當年鍾會在襄陽叛變司馬晉之時,他們就三心二意,只是被鍾會挾迫和威脅,被逼無奈之下,纔跟隨鍾會造的反,他們和胡烈一樣,並沒有真心實意地歸順鍾會。

後來胡烈反水之後,鍾會乾脆將這幾個人軟禁了起來,甚至一度動了殺心,欲除之而後快。後來鍾會降漢,這些人也就隨波逐流,成爲了漢將,隨着晉國的覆滅,鍾會也就不再擔心他們會再反水了,便解除了軟禁,陸續地讓他們在軍中擔任不太重要的官職,而軍中的實權,則一直由鍾會的心腹親信夏侯鹹王買句安他們把持。

隨着姜維和鍾會以及他們手下的一干心腹身死洛陽城,姜維和鍾會的舊部是一片譁然,這十幾萬軍隊是人心惶惶,不知所措。

他們最擔心的,就是怕朝廷將他們劃歸到了叛軍的行列而加以剿滅,雖然他們自認爲姜維鍾會的叛亂與他們沒有任何的干係,事先他們也絲毫不知情,但他們畢竟是姜維和鍾會的屬下,而象叛亂謀逆這樣的大事,基本上是要誅連無數的,他們究竟有罪與否,不在他們自己,而在於朝廷的態度,如果朝廷認爲他們有罪,那麼他們就肯定會受到牽連。

大難臨頭,他們肯定會謀求自保,單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如果讓他們單獨地去對抗朝廷,無異於是蜉蚍撼樹,但幾十個人上百個人乃至成千上萬的人聯合起來,那麼他們的力量則會變得很強。

所以,他們不自覺地相互串連了起來,結成了祕密的同盟,不過步姜維鍾會的後塵,他們是沒有膽量也去做的,他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謹慎地觀望,看看朝廷那邊會對他們有什麼樣的舉措。當然如果真的把他們逼急了,鋌而走險,不惜以身試法,這種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劉胤當然清楚他們現在心中所想,所以在處理姜維和鍾會後事之時,劉胤儘可能地低調處理,除了參與到開陽門兵變之中的那些叛亂者之外,劉胤沒有進行更大範圍的誅連,以避免清查擴大化。

這個階段劉胤主要致力於穩定局勢,儘可能地將這場叛亂帶來的危害後果降到最低,季漢朝廷剛剛遷都到洛陽,百廢待興,正是欲重振朝綱,進取天下之際,卻突遭如此重大的變故。如果朝廷再使用強硬的手段,誅連九族,牽連部屬的話,那麼勢必將會加劇局勢的動盪。

要知道,整個洛陽南部可是有着十幾萬的軍隊,這些軍隊之前是歸姜維和鍾會統領的,劉胤根本就插不上手,如果局勢惡化,再將這十幾萬人逼反的話,那這個後果真的就不堪設想了。

而且劉胤也清楚,無論是蔣斌、王舍、柳隱還是田續、爰青、皇甫闓,他們並不是姜維或鍾會的親信,否則姜維和鍾會叛亂之時,也不可能將他們放在後方,不讓他們參與到叛亂之中來。顯而易見,他們和姜維鍾會只是普通的上下級隸屬關係,並沒有參與到姜維和鍾會的陰謀之中來,如同硬要將他們定性爲姜維鍾會的同謀,顯然是有失公允的。

就連參與到叛亂之中的姜維之子姜源,朝廷都能赦免其死罪,那麼更何況這些沒有參與叛亂的姜維鍾會的部下,如何能給他們定罪?

劉胤對洛陽之南的軍隊,採用冷處理的辦法,一切暫時維持原狀,所有的糧餉軍需,仍按原數撥給,讓他們躁動的情緒慢慢地得以平復。

這次劉諶繼位,大封羣臣,也沒有將這些統兵之將給遺忘掉,蔣斌被封爲了後將軍,王舍被封爲了平東將軍,柳隱被封爲了安北將軍,田續、爰青、皇甫闓分別被封爲了雜號將軍。

季漢的將軍等級,以大將軍爲最高,其次便是驃騎將軍、車騎將軍、衛將軍,再次便是前後左右將軍,接下來按序便是四徵將軍、四鎮將軍、四平將軍、四安將軍,以下則爲雜號將軍,比如建威將軍,昭武將軍,立節將軍,龍驤將軍等等。

這是正常的情況,例外的情況是,就是雜號將軍之中的輔國將軍、輔漢將軍、鎮軍將軍如果冠之以大將軍的名號,則地位會竄升幾級,比如以前董厥現在胡濟擔任的輔國大將軍,其位置便在大將軍之下,前後左右將軍之上,與驃騎將軍、車騎將軍、衛將軍同等而列。

同理,如徵西將軍加上大將軍名號之後,位置也將僅排在大將軍之下,前後左右將軍之前了,劉胤曾經擔任過的驃騎大將軍,那地位就超越其他的大將軍,如徵西大將軍、鎮軍大將軍,輔國大將軍,成爲大將軍之下的第一人了。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都在姜維和鍾會的殘餘勢力的控制之下。

姜維和鍾會發動叛亂——姜維只是兵諫,而鍾會則是實打實的叛亂——所調動的人馬,絕大多數是二人的親信和心腹,姜維這邊,參於兵諫的將領只有寧隨一人,鍾會那邊,參與叛亂的將領則有夏侯鹹、王買、句安、鍾邕等多人,這些人大多在叛亂之中殞命,少數被當場擒拿,等待他們的,只有嚴懲。

而未參與兵諫和叛亂的將領,姜維這邊有蔣斌、王舍、柳隱等人,而鍾會那邊有田續、爰青、皇甫闓等人。

蔣斌王舍柳隱雖爲姜維的部下,但他們都是一心忠於季漢的,姜維祕密行事,自然不敢用這些人,生怕泄露了消息,但說到底,他們與姜維也只是上下級的隸屬關係,並不是姜維的親信心腹甚至是死士,姜維兵諫,只能用他信得過的人,比如副將寧隨和兒子姜源,蔣斌他們一直不在姜維的考慮之中。

而田續、爰青、皇甫闓等人,當年鍾會在襄陽叛變司馬晉之時,他們就三心二意,只是被鍾會挾迫和威脅,被逼無奈之下,纔跟隨鍾會造的反,他們和胡烈一樣,並沒有真心實意地歸順鍾會。

後來胡烈反水之後,鍾會乾脆將這幾個人軟禁了起來,甚至一度動了殺心,欲除之而後快。後來鍾會降漢,這些人也就隨波逐流,成爲了漢將,隨着晉國的覆滅,鍾會也就不再擔心他們會再反水了,便解除了軟禁,陸續地讓他們在軍中擔任不太重要的官職,而軍中的實權,則一直由鍾會的心腹親信夏侯鹹王買句安他們把持。

шшш ★ttκa n ★¢ o

隨着姜維和鍾會以及他們手下的一干心腹身死洛陽城,姜維和鍾會的舊部是一片譁然,這十幾萬軍隊是人心惶惶,不知所措。

他們最擔心的,就是怕朝廷將他們劃歸到了叛軍的行列而加以剿滅,雖然他們自認爲姜維鍾會的叛亂與他們沒有任何的干係,事先他們也絲毫不知情,但他們畢竟是姜維和鍾會的屬下,而象叛亂謀逆這樣的大事,基本上是要誅連無數的,他們究竟有罪與否,不在他們自己,而在於朝廷的態度,如果朝廷認爲他們有罪,那麼他們就肯定會受到牽連。

大難臨頭,他們肯定會謀求自保,單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如果讓他們單獨地去對抗朝廷,無異於是蜉蚍撼樹,但幾十個人上百個人乃至成千上萬的人聯合起來,那麼他們的力量則會變得很強。

所以,他們不自覺地相互串連了起來,結成了祕密的同盟,不過步姜維鍾會的後塵,他們是沒有膽量也去做的,他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謹慎地觀望,看看朝廷那邊會對他們有什麼樣的舉措。當然如果真的把他們逼急了,鋌而走險,不惜以身試法,這種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劉胤當然清楚他們現在心中所想,所以在處理姜維和鍾會後事之時,劉胤儘可能地低調處理,除了參與到開陽門兵變之中的那些叛亂者之外,劉胤沒有進行更大範圍的誅連,以避免清查擴大化。

這個階段劉胤主要致力於穩定局勢,儘可能地將這場叛亂帶來的危害後果降到最低,季漢朝廷剛剛遷都到洛陽,百廢待興,正是欲重振朝綱,進取天下之際,卻突遭如此重大的變故。如果朝廷再使用強硬的手段,誅連九族,牽連部屬的話,那麼勢必將會加劇局勢的動盪。

要知道,整個洛陽南部可是有着十幾萬的軍隊,這些軍隊之前是歸姜維和鍾會統領的,劉胤根本就插不上手,如果局勢惡化,再將這十幾萬人逼反的話,那這個後果真的就不堪設想了。

而且劉胤也清楚,無論是蔣斌、王舍、柳隱還是田續、爰青、皇甫闓,他們並不是姜維或鍾會的親信,否則姜維和鍾會叛亂之時,也不可能將他們放在後方,不讓他們參與到叛亂之中來。顯而易見,他們和姜維鍾會只是普通的上下級隸屬關係,並沒有參與到姜維和鍾會的陰謀之中來,如同硬要將他們定性爲姜維鍾會的同謀,顯然是有失公允的。

就連參與到叛亂之中的姜維之子姜源,朝廷都能赦免其死罪,那麼更何況這些沒有參與叛亂的姜維鍾會的部下,如何能給他們定罪?

劉胤對洛陽之南的軍隊,採用冷處理的辦法,一切暫時維持原狀,所有的糧餉軍需,仍按原數撥給,讓他們躁動的情緒慢慢地得以平復。

這次劉諶繼位,大封羣臣,也沒有將這些統兵之將給遺忘掉,蔣斌被封爲了後將軍,王舍被封爲了平東將軍,柳隱被封爲了安北將軍,田續、爰青、皇甫闓分別被封爲了雜號將軍。

季漢的將軍等級,以大將軍爲最高,其次便是驃騎將軍、車騎將軍、衛將軍,再次便是前後左右將軍,接下來按序便是四徵將軍、四鎮將軍、四平將軍、四安將軍,以下則爲雜號將軍,比如建威將軍,昭武將軍,立節將軍,龍驤將軍等等。

唯一例外的,就是雜號將軍之中的輔國將軍、輔漢將軍、鎮軍將軍如果冠之以大將軍的名號,則地位會竄升幾級,比如以前董厥現在胡濟擔任的輔國大將軍,其位置便在大將軍之下,前後左右將軍之上,與驃騎將軍、車騎將軍、衛將軍同等而列。

同理,如徵西將軍加上大將軍名號之後,位置也將僅排在大將軍之下,劉胤曾經擔任過的驃騎大將軍,那地位就超越其他的大將軍,如徵西大將軍、鎮軍大將軍,輔國大將軍,成爲大將軍之下的第一人了。 蔣斌跟隨姜維多年,在他的身上已經深深地刻上了姜系的烙印,不光是他,還有王舍、柳隱,還有駐守在洛南的八萬漢軍,他們都是姜維的嫡系部隊。多年以來,一直跟隨着姜維轉戰南北,對姜維是忠誠不二。

當然,這種忠誠,是建立在季漢王朝的旗幟之下的,首先蔣斌這些人是忠於季漢的將士,然後纔是姜維的部屬,聽從姜維的命令,如果這個前提條件不存在的話,那麼他是否還能對姜維一如既往地忠誠不二,那則是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了。

蔣斌剛一聽到姜維叛亂身死的消息,第一時間就懵了,他確實想不到對季漢忠心耿耿的姜維會謀逆叛亂,這些年來姜維的功勳那都是有目共睹的,爲了興復漢室,屢屢地出兵北伐,憚精竭慮,肝腦塗地,蔣斌想不通姜維爲什麼背叛亂朝廷。

但現實就是這麼的殘酷,姜維謀劃了開陽門兵變,試圖挾持聖駕,但最終卻是功敗垂成,身死當場。

蔣斌已經無力去求證姜維是如何走上這條路的,現在包括蔣斌包括整個洛南的漢軍,都陷入到了一個信任危機之中,他們做爲姜維的部屬,是否會受到姜維的牽連,受到朝廷的懲治和貶謫。

在沒有接到朝廷的任何命令之前,洛南漢軍的八萬人都深陷於惶恐之中,他們在焦灼不安之中等待着,等待着朝廷對他們的命運裁決。

蔣斌也深陷於不安之中,他考慮的是,如果朝廷不分青紅皁白,將他們歸於姜維一黨而進行懲處的話,那他們該何去何從?是甘心伏法,蒙受這般的不白之冤還是奮起抗爭,乾脆走上叛逆朝廷的道路?

蔣斌陷入了糾結之中,雖然從他的內心深處,從未生過謀逆反叛的想法,但別人的刀架在脖子上的時候,真的就這般任人宰割嗎?

蔣斌私下和王舍柳隱交流過,雖然沒有明說,但王舍和柳隱一樣露出一絲的不甘,但現在朝廷那邊沒有消息,誰都不好多說什麼,他們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了。

還好這個等待的時間並不太長,新皇繼位之後,馬上就是是大赦天下大封羣臣。令蔣斌和王舍他們意外的是,此次晉階的名單之中,他們三人都榜上有名,蔣斌以前是綏武將軍,王舍以前任職漢中監軍,柳隱擔任的騎都尉、黃金圍督,此番蔣斌被封爲後將軍,王舍爲平東將軍,柳隱爲安北將軍,皆爲名號將軍。

這樣的晉升結果,讓一直處於惴惴不安之中的蔣斌等人是驚異不已,按理說朝廷不追究他們的罪責就已經是燒高香了,他們此刻從未奢求過加官晉爵,而此番如此厚賞,着實出乎他們的意料。

尤其是蔣斌,此番升任後將軍,如此顯赫的位置,可是他多年求之未得的。聽到這個好消息,他臉上多日的陰霾是一掃而光。

不過老將柳隱卻有些擔憂地道:“無功不受祿,此番朝廷如此厚賞,難不成是別有他意?”

柳隱的話倒是提點了蔣斌,讓蔣斌心生警覺,是啊,他們現在手中握有兵權,朝廷是投鼠忌器,如果將來他們入朝之後,朝廷那邊一變臉,不管是後將軍也好,平東將軍也好,一擼到底,就什麼也不是了。

但這是否就是朝廷的緩兵之計呢?蔣斌一時之間也拿不定主意,他還是聽從了柳隱的建議,靜觀其變爲好。

如果朝廷沒有任何動作的話,那就證明朝廷確實沒有治他們罪的意思,如果朝廷此刻徵召他們入宮的話,那就表示危險了,很可能朝廷先剝奪他們的兵權之後再動手。

等待的日子是如此地煎熬,如此地度日如年。

就在蔣斌百無聊賴之際,忽然中軍來報:“雍王大司馬駕到。”

蔣斌吃了一驚,趕忙出營迎接。

來的人果然是劉胤,他一襲錦衣,都未穿戎裝,只帶了幾十名的隨從,與蔣斌相見,微笑地道:“與蔣將軍漢中一別,已經是七八年的時間了,時光如此之快,想不到我們在洛陽重逢之時,蔣將軍可是年老了不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