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嗎?明明之前還在小屋裏面,之後突然間去到神的行宮了!”

“是啊,那該死的邪神居然都沒看到我們。”

“神是無所不能的,我們的事業一定會成功!”

……

喧囂的歌頌與禱告不絕於耳,這時,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

“爲什麼腳有點酸啊,之前不是飛在天上的嗎?”

“說起來,我也有點,而且手就像是撐了很久的地一樣……”

“嗯哼。”將衆人的目光吸引,坐在祭壇旁,之前我們見過一面,打掃了小屋的黑骨人用平淡的語氣說道:“享受神的能力,當然要有代價,除非你們做出功績,否則以後都會如此,現在,大家討論一下之後的行動吧。”

“原來如此,不過既然神有如此能力,爲何不直接攻擊呢?”

“你在質疑神嗎?”

“不,我不是,只是……”

“哼,貪生怕死之輩,神將棄之,望你引以爲戒。”如是說了一句,黑骨人掃了衆人一眼說道:“若是神親自出手,你們得到了什麼,不過是一個新的,站在你們頭頂的神而已。但偉大的神是聖明的,他告訴我們,只有付出纔有收穫,只有我們自己努力爭取,才能得到真正的救贖……”

“吾神聖明!”

“嗯,接下來,大家確認一下之後的任務。”

……

※※※

透過劍魚的艦橋舷窗,能夠清晰地看到在朋族難以見到的一幕:成千上萬的心靈女神信徒,在那裏聚集跪拜。

在劍魚降落之後,心靈女神教會就對外宣告這裏是神明的行宮,可以允許黑骨族信徒前來參拜。

這樣做,雖然導致劍魚周圍人員嘈雜,成分繁瑣,可也因爲這種類如集體行動,通過羣體意志,影響了每一位來此參拜的人,進一步堅定了這些黑骨人對心靈女神的信仰。

每天兩次有神侍主持的參拜,更是一種大面積集體催眠般的行爲。

甚至於因爲這種行爲,意外地將劍魚變成了一個臨時神殿,張開了神殿領域。

這對朋族而言是意外收穫,因爲這證明並非那種固定樣子的祭壇和神像,才能撐開能夠保護亡魂的神殿領域,在大量人員支持下,即便是根祭壇完全不沾邊的劍魚也可以。

當然,這東西還有待考證。

“多麼狂熱的信仰,還真是羨慕暗血你啊。”

空幻是由衷的感嘆,但暗血看來有些不領情。神色平靜地透過舷窗欣賞着劍魚周圍信徒的朝拜,坐在艦長席的暗血卻一臉索然無味。

“如果你願意,就算成爲朋族的唯一神也不是難事,有什麼好羨慕的。”

“咳咳。”

搖頭,空幻根本沒那個心思,所謂大量人員參拜的場景,他在嘎山的時候就領受過,那時候嘎山的人對夢神的狂熱不下於這些黑骨人,完全不是現如今的朋人能比。

不過一些東西嘗試過了,次數多了,再喜歡也會習慣,習慣久了,甚至有可能產生厭煩。如是想來,暗血恐怕也並不喜歡這種情況吧,可惜,現在整個黑骨族都認定了暗血這位心靈女神,她已經沒法脫身了,就像是影族中的楚霞一般。

“說起來,空幻你還真是會享受,劍魚不錯。”

輕拍身下的劍魚,暗血話中帶着一絲嘲諷,卻還有一點自嘲的意味在裏面。

雖說黑骨族內部的生活水平很差,但消耗無數黑骨人力、人命修建起來的心靈女神神殿,其實也不錯。

只是人力有些地方也替代不了文明的沉澱,相比起來,船廠一羣因爲沒有造船工作,而無聊到蛋疼的傢伙,花費心思精細到每一刻螺絲釘的改造之後,煥然一新的劍魚在很多方面比神殿強了不是一兩個數量級。

“要的話,交給你就是了,正好劍魚現在都成了你的神殿,甚至撐開神殿領域,不是很好嗎?”

“不要。”

“怎麼呢?”

聽出暗血話語的不對,平時就常被一羣女性朋人調侃而養成了抗性的空幻,很快恢復過來,反過來詢問起了眼前有些疏遠的暗血,這感覺讓他很不舒服。

“沒什麼。”

遲疑了一下,暗血還是沒有解釋,而是靜靜地看着周圍虔誠地跪拜着自己的黑骨人,臉色有些猶豫。

這些黑骨人都是聽到暗血在此,同時擁有‘神族行宮’,所以趕來朝拜的狂熱信徒。

時間進入劍魚抵達的第十天,這裏的人數已經達到了一個高峯,將近兩萬人,若非女神牧師數量也不少,說不得還會出現踩踏時間。

對比起來,朋族顯然只適合對外族宣揚神的理論。

無論是黑骨族、影族甚至遁甲族,對於朋族神的信仰都非常虔誠,反倒是朋族內部很淡定,朋人們更像是對待朋友,而非對待信仰。

當然,這其中也有朋族不作爲的因素在裏面。

但僅此也足以爲朋族指出一條,用於未來掌控其它種族的道路。這可不是空幻當初臆想出來,而說出的‘要做神族’的空話;而是在事實支持之下,所產生進而完善的計劃。

可是,此時在空幻面前的暗血,卻更顯陌生起來。

順着對方的視線望去,空幻心中一動,隨即也有些歉意。

“暗……”

“這跟你沒關係!”暗血冷冷地回了一句,止住空幻的話語後,又苦笑着搖頭:“這一切都是爲了朋族的未來。”

朋族的未來。

多麼偉大而又高尚的詞語,但空幻此時從暗血口中,卻聽出了一絲無賴:“後悔了?”

“沒有。”暗血倔強地回答。

“既然沒有後悔,面對這些全心全意信仰你的人,又爲什麼要難過。”

不說還好,一說出來空幻就感覺暗血身子瞬間僵住,隨後,她的神情變得更加冷漠。

“我什麼時候難過了!說了我沒有後悔,這一切都是……”

“爲了朋族的未來吧!”

打斷暗血的話,在見到對方眼中的冷漠之時,空幻就有些不好的感覺,彷彿對方正在離自己遠去一般:“不要忘了暗血,你、我、白農雖然分道揚鑣,但卻依然來自同一個人,來自朋族真正的主意識,真正的空幻!”

這一刻,空幻,不,是灰理,對着暗血咆哮起來。

“我們都延續了主意識對朋族的愛護,所以我們一切的目的都是爲了朋族。但同時,因爲分道揚鑣,我們都成了完全獨立的個體,也會爲自己考慮。”

“就像我追求朋族政治穩定的同時,也想要舒服的生活;白農一心解決朋人食物問題、以及自然關係的同時,也追求與白敏平靜的生活;而你,暗血!”

“你所要做的雖然是讓朋族免受戰爭,讓敵人陷入戰爭,用這一切來解決敵人的事情,但也要追求自己所希望的生活!也有要追求的生活!”

“是!可那又怎麼樣!我說了我沒有……”

“沒有什麼!”

空幻重重地拍了拍扶手,雖然平時限制了身體力量,所以沒有將鋼製扶手給拍斷,卻也足以讓整個艦橋爲止一靜。

幸好此時艦橋內除了空幻和暗血外就沒有別人,否則還說不上會留下什麼不好的傳言。

愣了一下,空幻突然泛起一絲苦笑,他覺得自己也變了,在這種時候,首先想的居然是自己這些行爲造成的影響,而不是自己爲什麼發怒,而不是暗血爲什麼會變得疏遠冷漠。

“我們都在變,但有些核心的東西從來不會改變。”

搖了搖頭,認識到自己也在變化的他,只能重重地舒了口氣,隨後幽幽地說道:“暗血,你、我、白農即便在這麼變化,但有一點無法改變,那就是我們來自同一人,所以能夠心靈感應。”

“即便是你主動控制了感應的強度,但我們三人之間的情緒波動都非常清晰,你想什麼我或許不知道,但你情緒如何,我卻一清二楚。”

7寵成婚:總裁你好狠 沒有理會暗血的顫抖,空幻繼續說道:“就像因爲你能感受到我的情緒一樣,我也能清楚地感受到你的想法,茫然?爲什麼茫然,是因爲不知道自己在黑骨族做的對不對,還是因爲其他東西?”

“不知道。”

倔強地偏過頭去,暗血卻發覺入目之處,全是艦橋外那些朝拜中的黑骨平民,陰神級良好的視覺讓她能夠看清每一個人臉上對女神的虔誠,臉上對和平的喜悅……

她鬱悶地閉上雙眼:“這該死的舷窗!”

“噗!”空幻搖頭。

“笑什麼笑!”

“沒笑,我只是說,沒這舷窗,高空飛行的時候,全艦橋的人會被凍僵的。”

“那就封上!”

“封上之後,艦長他們怎麼看外面的情況啊,難道讓劍魚變成瞎魚?”

“那就裝上攝像頭!”暗血開始蠻不講理。

契約甜妻寵上天 “額,先不說我們還沒弄出這東西,就算弄出來裝上,你不還是能看到外面的黑骨人嗎?逃避,是不行的。”

“啊!囉嗦!”鬱悶地捂住耳朵,暗血蜷縮在艦長椅上,盯着地板發呆。

“……”

(這難道是傳說中的傲嬌?)

“傲嬌你妹!”

一半的副官席重重地砸在了空幻一側,滿頭大汗地愣了半秒,空幻才無奈地擺了擺手,搖頭嘆息。

“心裏不高興,或者對我們對黑骨族採取的措施不滿,身爲對黑骨族最高負責人的你不是可以提出來,讓大家修改計劃嗎?”

“……”

“這是公事,也是私事,別忘了人類時期的我們,就是因爲這種性格,導致一生孤獨,現如今的你已經是暗血,不是應該改一改嗎?”

看了看暗血,見對方沒有發言,空幻繼續說道:“我能想到的道理,你同樣也能想到,而現在,你卻沒有提出來,不就是因爲你潛意識裏也認爲這是必須的嗎?”

“別說了,我想安靜一下!”

“好吧。”

乖乖地無奈地閉上嘴巴,空幻將視線轉向外面的黑骨人,眼中露出一絲苦笑。

感受着覆蓋在艦橋之中的精神力,他有些愕然的看了看暗血,隨即有些無語。

(不說,我想就是了,反正在這種情況下,你也能清楚聽到我的想法。)

不遠處坐在只剩下半張副官椅旁的艦長席上的暗血偏過頭去,沒有理會空幻。

(未來的事,誰也說不清楚。)

(我們不是無敵,不是偉人,更不是英雄,我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爲了朋族的未來能夠更加順利,朋族的種族與文明能夠延續。)

(想要將事情都留給子孫,換來的結果不過是一代不如一代而已。)

(所以,我們決不能像那些反派一樣,等到威脅成長起來之後,才故作偉大地成爲對方的踏腳石。)

(我們不強大,一個指不定只是蟲子小基地的月球基地,就讓整個朋族陷入滅族危機之中,我們根本沒資格說我們強大,所以,將危險與動亂扼殺於搖籃,就是我們要做的。)

身後傳來暗血重重的關門聲,坐到舷窗外領航員席位上的空幻,看着窗外的黑骨信徒們,悠悠地嘆了口氣。

“信仰,真是個奇怪的東西,改變自己的同時,你們恐怕沒想到過,那也在改變你們所信仰的神。”

“暗血爲你們感到迷惘,我何嘗不是爲朋族未來如此呢?”

“但是,我沒資格迷惘。”

閉上雙眼,空蕩蕩的艦橋重新恢復寧靜。

“女神保佑!”

人羣彌補的廣場依舊迴盪着黑骨人的禱告聲。 “經過我們的調查,黑骨族內部對於朋族的友好度很高,當初朋黑戰爭時期,在黑骨族之中遺留的對朋族敵視態度,已經在心靈女神教會各種調整宣傳之下,縮減至極低的程度……”

作爲特用的浮空船,改造之後增加到3500噸的劍魚,因爲人員要求配置不高,所以在內部環境的設計之上顯得很寬鬆。

由呂英木鋪設的會議室高貴淡雅,散發着淡淡的寧神香氣,如同春風般自然而又柔和。即便是位於高空,在這種氣息的幫助下,也不會有任何人產生不適。

而此時,會議室中就坐着此次花了一個多月時間,在黑骨族內部已經調研結束的朋族政府三院的六人小隊成員,以及空幻方和暗血方的人員。

人數不多,所以小隊的調查內容,大都只是些概述性的情況。其主要目的,只是在於將爲下一步,黑骨族完全納入朋族的管轄,並準備編組黑骨族部隊做前期準備。

涉及到具體事務,就不是幾人能夠處理的,到時候恐怕還會調動戰隊協助,此乃後話。

“各地的牧師爲我們的工作提供了很大的幫助,建議女神能夠進一步細化這種教會模式,甚至我們希望女神能夠總結這種控制模式,然後遞交最高議會(原神庭和長老院合併)進行推廣……”

空幻坐在首要位置,滿臉無奈加嬉笑地看着下方政府官員們相互討論。

對方偶爾問上一句,他也只是用‘嗯’、‘好’、‘不錯’之類的詞語去回答,只有在關鍵地方,纔會做出一些迴應。

轉頭看了看身旁的席位,那纔是自己應該坐的位置,不過黑骨族這裏的總負責人暗血以‘身體不適’爲由缺席,只任命了了解黑骨族情況的神侍副手過來輔助衆人,作爲在場地位最高的空幻,當然就順勢位列首位。

(爲什麼有種,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的感覺,額。)

囧然地otz,空幻擦去滿頭黑線,隨後讓自己從走神狀態恢復。

對於暗血這種耍小脾氣的行爲,他只能暗地裏報以苦笑,明面上卻也以‘心靈女神另有任務’爲由,替換了暗血那錯漏百出的小藉口。於公於私於情於理,空幻都應該爲暗血維護名望。

甚至可以說,暗血的名望就是空幻的名望,也是朋族的名望,這要命的東西。

空幻又一次揮去冷汗。

不過說起來,這次的輔助人員,倒是空幻的熟人。

“貞子,暗血現在幹嗎呢?”

“暗血大人讓我不告訴你。”貞子一臉抱歉。

“……”愣了一下,空幻搖頭:“好吧,我不問。”

WWW☢ тt kдn☢ ¢o

“喂,空幻大人,你不是應該追問嗎?”貌似被小說毒害的貞子,揮動手臂表達不滿,雖然弧度很小,卻還是引起了正在開會幾人的注意,不過都算是人精的傢伙們很快偏過頭去繼續討論。

“……”又愣了一下,空幻苦笑:“好吧,我追問:暗血在幹嘛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