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他們三人的手法,眾人立刻有了判斷。

會長龐東來跟著身後的長耳人小聲討論著:「從他們三人的手法來看,這位方大年最為熟練,煉丹水平也最高;林四志次之,跟方大年差距挺大,而這陳玄,嗯,勇氣可嘉。」

身後的長耳人附和道:「會長,只看一個開頭,結果就能猜到了。」

馬晗一臉冷笑:「這人該不會是上來搞笑的吧?」

而楚高格則是一臉異色:「有了你,我的人也能少丟點人了,看在你的這次的功勞上,以後就輕虐你吧。」

看到陳玄笨拙的手法,錢尋不忍直視,用手捂上了眼,而夢輕輕則喃喃道:「我真該拉住他的,哎。」

增氣丹作為最低級丹藥,煉製起來很簡單,那柱香才不過燒了5分之一,他們的第一爐丹藥就出來了。

方大年一爐出丹120粒,倒在一旁的玉盆中,丹藥飽滿圓潤,色澤乳白,丹香逼人。

林四志一爐也是120粒,只不過丹藥的色澤和圓潤程度都差了一點。

「嗯不錯,方大年的煉丹師了得啊,看來他這第一爐中說不定有幾枚一品或者二品的增氣丹。這個年輕人在煉丹一道上的潛力實在是太驚人了。」

看到方大年的丹藥,會長是連連點頭稱讚。

在場的天驕也是對方大年的丹藥紛紛讚譽,由衷的佩服。

四品煉丹師,果然不同凡響。

這時,陳玄的丹藥也出爐了,他拔開丹爐的出丹口,拿起玉盆,接著丹藥。

「叮叮叮叮叮叮!」

丹藥掉落玉盆的聲音不絕於耳。

看到陳玄的丹藥,眾人都是一愣。

「這是什麼丹藥?表面坑坑窪窪,一點也不飽滿。」

「色澤也不咋滴,有些還好,有些丹藥甚至都烏漆嘛黑的。」

連龐東來都是連連搖頭:「這分明就是第一次煉丹的出丹水平嘛,勇氣可嘉,起碼比那些不敢比試的人強多了。」

這時,聽到叮叮叮的聲音,他忽然意識到不對:「怎麼回事?丹藥還沒落完?」

其他人也都反應過來。

紛紛驚愕:「不會吧,你這一爐到底煉了多少粒?」

「這眼看都接了半盆了,還不算完?」

「還在繼續出丹。」

李少欽激動道:『玄哥,果然出手不凡!』

終於,在眾人的驚愕眼神中,陳玄接了整整一盆的增氣丹。

「尼瑪,這一盆起碼得有兩千粒吧。」

「你煉一次都快頂得上別人煉二十次了!」

「這該不會是傳說中失傳已久的古老煉丹術吧?」

「真是大開眼界了,我願稱你為賺錢最快的煉丹師。」

「可惜了,數量多而品質差,大多數只能算是合格,至於精品,幾乎沒有。」

「確實如此,這人該不會是專門研究的增加成丹數量吧?」

馬晗看到陳玄的一盆增氣丹中,品相好的寥寥無幾,也是放下心來:「規則是選出一粒品質最好的丹藥,你卻出了一大盆次品,你該不會來娛樂大家的吧。」

「還好還好,比拼的不是數量!要不然我們可以認輸了!」

龐東來更是氣的直搖頭:「丹藥….不是這麼煉的啊!現在的年輕人,太不踏實,總是想另闢蹊徑,氣死老朽了。白瞎了這麼好的煉丹天賦。」

陳玄將手中的玉盆往地上一扔,一邊摸索著剛才第一爐的煉製經驗,一邊著手煉製第二爐。

他有信心,下次能煉製出比第一爐品質更好的丹藥。

至於煉製數量,他也有些無奈,他是按照一爐120粒增氣丹來煉製的,誰知道每一粒分別算一次觸發機會,結果就觸發了20多次暴擊,其中大部分都是數量暴擊,僅有幾次是品質暴擊,數量暴擊中還出現了一次800倍的,所以,一爐就產出了2000粒增氣丹。

「哎,暴擊系統總愛瞎搞!希望後面多出點品質暴擊吧,要不然必輸啊!」陳玄嘆道。onclick=”hui” 第50章我對你刮目相看

「相公,關於細鹽的事情,你跟縣太爺談得如何了?」

「我若是說,讓你將細鹽提純之法主動上交朝廷,你會怎麼想?」蕭傅郁反問道。

「上交朝廷后最後能利國利民嗎?能確保不會中途出現問題嗎?能保證我們以後能吃到細鹽嗎?」

「能。」蕭傅郁很確定的點頭。

「即是如此,那便上交。」白喬薇開口。

「你不介意?」

「我為什麼要介意?我原本提純細鹽也是為了自己食用方便。」

「若是細鹽以後得到了普及,那我上了大街就能買到細鹽,以後就不用自己動手提純了,這不是更方便嗎?」白喬薇反問。

「嗯,縣太爺是陛下的人,我跟他說了,跟你商量后願意將細鹽提純之法上交。」

「但是他需要答應我,允許你售賣食鹽,並且各種合理合法的生意他都會照看一些。」

「若你不願意,我們再另行商議。」

「你怎麼知道縣太爺是陛下的人?」白喬薇好奇的問道。

「聽說過。」

「喔,陛下是個明君?」

「是。」蕭傅郁點頭。

「那縣太爺既是陛下的人,怎麼不在京城,反而待在這窮鄉僻壤里當了個小小的縣令?」

「許是有自己的原因吧。白蓮花,你真是讓我刮目相看。」蕭傅郁看著她認真的說著。

他是真的沒想到,白喬薇不僅沒有跟他生氣吵架,嫌棄他壞事,也沒問他上交後有什麼好處,而是聽聞他說了那些后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是嗎?那相公喜歡這樣的我嗎?」白喬薇雙手托著腦袋盯著蕭傅郁眨了眨眼睛。

「這是今天賺到的銀子,給你,我還有事,先回屋了。」

蕭傅郁掏出一個錢袋子遞給她,隨後轉動輪椅往屋子裡走去。

「相公慢點兒,當心摔倒。」

「不過若是真摔倒了也沒關係的,我可以抱你回屋~」

白喬薇這話一出,轉動輪椅回屋的蕭傅郁右手頓了頓,隨後轉動輪椅的速度更快了。

看著他逃走般的背影,白喬薇忍不住笑出了聲。

她算是發現了,這個相公不僅長得超級無敵帥,也特別純情啊。

她就隨便調戲一下,他就不好意思了。

簡直不要太好玩。

將蕭傅郁遞來的錢袋子打開看了看,白喬薇這才發現原來他今天光是賣那些雕刻的東西就賺了差不多六兩銀子。

嗯,還是很不錯的。

尤其是上交錢袋子這個舉動,太可愛了,她很滿意。

—我是可愛的分割線—

之前茶葉蛋的生意不錯,皮蛋也引起了大家的好奇,所以白喬薇決定將這件事情繼續做下去。

進村前她故意在村子口說出了花五十多兩銀子買馬車的事情,就是為了讓村子里人知道,她將從嚴方文那裡要來的錢全都花掉了。

畢竟她之前去嚴家討債的時候很多人都看到了,她怕萬一有人眼紅來偷錢。

可現在她將銀錢換成馬車了,這至少也能安全一些了。

況且,她以後做生意也要經常去縣城走動,馬車總歸是要來回跑的。

與其等著村子里的人在背後議論,還不如她主動提起這事。

接下來就是去村子里收雞蛋鴨蛋了。

當白喬薇再次放出要收一百個雞蛋和一百個鴨蛋的消息后,村子里的人忙不迭的動了起來。

上次因為送來的晚沒賣掉的人這次尤為的積極,收了家裡的蛋就急不可耐的送到白喬薇家裡了。

白喬薇還是按照之前的價格付給大家,然後目送著大家離開。

這期間也有人好奇的問她收這麼多蛋做什麼,白喬薇也沒瞞著,將她做生意的事情說了。

那些人表面上也都開口誇讚她厲害什麼的。

等一轉頭,就有人就湊堆兒議論了起來。

「你們說,這白蓮花是不是得失心瘋了啊?她還想把收來的蛋買成天價不成?」

「誰知道啊,反正縣城裡的價格跟她收蛋的價格一樣,她既然要,我就賣,這樣也省的我往縣城跑。」

「啥啊?人家白蓮花收了蛋后要做一下才拉去縣城賣,到時候價格肯定翻倍了。」

「做啥?咋做?就她?還會做東西?鬧呢?」

「……」

幾個人正說著話呢,就看到村口那邊有一輛馬車朝這邊駛來。

等馬車靠近她們后暫停了下來,馬車裡露出一個人頭,那人客氣的向她們打聽道。

「打擾了,各位,不知道白蓮花的家可是在這個村子里?」

「是啊。」

「她家怎麼走?」

「你順著這條路一直往前,門口人最多的那家就是了。」

「好,多謝。」

那人道了謝之後回到馬車裡,很快馬車便朝著白喬薇家奔去了。

「方才那人誰啊?怎麼會向咱們打聽白蓮花的家?」

「不知道啊,那人瞧著不像是村子里的人,還有馬車,難不成是縣城來的?」

「那人好像是縣城飄香樓里的管事,我兒子不是在飄香樓里上工嗎?我之前去看我兒子的時候見過這個人。」

「啥?飄香樓不是縣城裡的大酒樓嗎?那管事怎麼會找白蓮花?」

「也許,是看上白蓮花做的蛋了?」

「……」

正如那些人猜想的那般,那飄香樓的陳管事帶著那個剝了皮的松花蛋回到酒樓跟掌柜說完這事後,掌柜的也是默喜。

當他嘗試了松花蛋的味道后,當下告訴陳管事,不管如何,務必要將白喬薇手中的生意拉到他們這邊。

而且,最好只跟他們合作。

這不,這天陳管事剛安排完酒樓里的事情,就十分著急的奔著白喬薇家來了。

等馬車在白喬薇家門口停下時,頓時引起了好多人的注意。

陳管事也沒理會那些人好奇的打量目光,確定了這裡便是白喬薇的家后,抬腳就往裡面走去。

「蕭夫人可在?」

聽到問話的白喬薇抬了抬頭,然後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提著禮物上門的陳管事。

「陳管事,是你?你怎麼過來了?快請進。」

白喬薇招呼了一句后對著坐在身旁幫忙給錢的蕭傅郁開口道。

「相公,你招待一下陳管事,等我忙完手中的活就過去。」

「嗯,陳管事裡面請。」蕭傅郁熟練的推動輪椅,帶著陳管事往屋子裡走去。

白喬薇繼續站在那裡收蛋。

等收夠了足量的蛋后,她客客氣氣的將村子里人送走,又去洗了手,整理了一下衣服,這才往屋子裡走去。

。 葉一寧將他和於佳音的過往徹徹底底的了解過一次之後,道並沒有自己之前預想的如釋重負的感覺,反而有種——

嗯,她自己也有些說不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