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一幕劉勝眼睛都要突出來了,傻傻的看著秦思宇,道;『你還會玩飛刀?』 第三十一章弔喪屍

一切準備好之後,秦思宇就提著斧頭,帶著劉勝向外走去,此時杜淳早已帶著準備好的人員在那邊等著了,這些人都是三邊湊出來的最精銳的。

前面七人是和秦思宇一起的,組成探路組,後面十幾人就是杜淳劉勝帶領的搬運組,專門負責搶運裡面的物資。

但他們的首要任務,是先想辦法封閉醫院一樓通向樓上,以及外面的所有進出口,以供後面清除樓內所有的喪屍。

在分好組之後,秦思宇杜淳就帶頭從電梯井爬了下去,一分兩路。杜淳帶人按照秦思宇的布置,準備封閉醫院所有的進出口,杜絕再有喪屍流竄進醫院。

另一路秦思宇帶人向著醫院食堂摸去,但下來后看著一樓反而稀少的喪屍,秦思宇感到奇怪,這些喪屍就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吸引的一樣,在向樓上聚集,突然秦思宇想到了昨天的喪屍圍樓。

但就算想到了什麼,他目前也無能為力,先不說喪屍本身的恐怖,單就是位置又如何確定呢?現在他根本沒有時間去尋找這個危險究竟在何方,只能是提高警惕。

但秦思宇心裡也暗暗得將這個苗頭記著,以防自己後面不小心著了道。

好幾天沒有換洗衣服洗澡,再加上濺射到衣服上的喪屍血跡,以至於每個人的身上都散發著濃重的臭味,而喪屍微弱的嗅覺只能發現這些氣味,卻無法徹底的找到秦思宇一行,只能一路跟隨著移動。

磕磕碰碰的來到食堂后,秦思宇示意身後的眾人準備好,就打開下面的天花板打算看看情況,結果一打開就看見下面那些攢動的喪屍頭顱。

秦思宇被這突然的場景嚇了一跳,不等他反應過來,底下的喪屍徹底的炸鍋了,紛紛嘶吼著舉起雙手向上伸來。

聽見喪屍的嘶吼聲後秦思宇卻平靜了下來,轉身看著身後眾人不一的表情,秦思宇厲聲道;『我們現在位置有利,你們都找一些安全的位置待好,我們解決掉這些喪屍!』

說完就將背上的斧頭抽了下來向下劈去,這一劈秦思宇才發現這斧頭在自己手上又輕了許多,一用力竟然直接就將喪屍的顱骨劈成兩半,這一下紅的白的立刻就向四處飛濺,身後一些人看見這一幕直接沒忍住吐了出來。

『盡量將你們手上的東西向著喪屍的眼睛招呼,重物的話可以擊打他的顱骨,但一定要注意好分寸,別用力過猛將自己掉下去了!』

看著眾人長短不一的武器秦思宇建議,幾人點點頭就開始了自己的『工作』,一時間下面噗噗聲不斷,喪屍也一個個的倒了下去。

秦思宇一邊下手,一邊觀察著周圍的幾人的動作,他想看看有沒有人和自己一樣表現的異於常人,是否自己只是單例。

不到十分鐘,底下聚集起來的喪屍就被解決一空,眾人一個縱身都跳了下來,留下兩個人看守身後,剩下的人就向著食堂的大門沖了過去。

『砰!』

大門被撞開的聲音在這寂靜的環境傳了開來,眼見裡面沒有什麼大的動靜,剩下的兩人也後退了進去,眾人立刻合力就將門先堵上,才終於鬆了一口氣坐了下來。

到底不愧是一家大醫院,廚房裡之前剩下的食材還是有許多,幾人抓緊時間,先裝了一批饅頭與其它可直接食用的蔬菜,秦思宇就安排一位叫小虎的年輕人先送了上去。

剩下的幾人將能搜集到的食材聚集在一起,而秦思宇則帶著一個直接來到了冷庫,兩人合力打開冷庫大門。此時的冷庫早已沒有了電力供應,

但由於封閉性裡面還是有一些寒冷,看著裡面那剩餘不少的凍肉,兩人直接給全搬了出來。

『秦哥,這些凍肉咱怎麼吃啊,沒法下口啊?』

『就是啊,這些肉拿出來后在現在這天氣,很快就會解凍,到時候就會壞掉的!』

『是啊是啊!』

看見秦思宇拿出來的這些肉,幾人雖然很興奮,但還是憂愁不已,這些東西保存不易啊。

『放心吧,我既然拿出來就有辦法解決!』秦思宇回答了一句,說完就走到廚師的灶台前,擰開灶台上的開關,一股藍色的火苗就冒了上來。

幾人一看立刻喜出望外,驚喜道;『秦哥你牛啊,這都能被你此想到,我們這死腦袋待在食堂竟然還在自己著急!』一個臉上長滿雀斑的青年笑著說道。

『那是,要不怎麼說是秦哥呢,沒見秦哥帶著咱們這麼輕鬆嗎!』旁邊幾人立刻打趣道。

幾人邊說話,邊拿出旁邊的幾口大鍋以及不鏽鋼大桶,將所有的凍肉放了進去把火力開到最大,趁著等待的時間,幾人也沒閑著,拿起旁邊的東西就吃了起來。

其實這幾天食物危機,大家都沒有正經的吃過一次飽飯,雖然已經盡量在緊著他們了,可吃的那些也很快就被消化光了,再加上食物越來越少,所有人都在餓肚子。

可就是這樣,他們也餓著肚子,始終沖在與喪屍戰鬥的第一線,守衛著身後的所有人。

倖存者們之前不是沒想過,下來在醫院食堂找些吃的,可之前醫院裡全是喪屍,在付出了巨大的犧牲也沒有衝下來后,眾人已經對這裡死了心了。

但令他們沒想到的是,秦思宇一來就將所有的喪屍引誘得差不多了,雖然還是剩下了小貓三兩隻,可對這群劫後餘生的人來說,已經沒有阻擋他們的困難了。

就在幾人一邊照顧灶上的大鍋一邊進食時,外麵食堂的大門卻被突然拍響,被這聲音一影響,秦思宇右手一抓,就拿起靠在一邊的斧頭嚴陣以待。

『秦大哥在裡面嗎?快開下門,我是杜哥隊里的人,杜哥他們在前面被喪屍圍住了!』一個聲音在門外焦急的喊道。

聽見杜淳被困,秦思宇迅速帶著兩人搬開堵住大門的東西,然後一把將外面的人拉了進來。

『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在哪裡被圍的?』秦思宇看著來人快速問道。

『就在醫院前面的藥房里,我們那些人現在大部分都在那裡!』

秦思宇一聽,回頭看著剩下的五人道;『我帶兩人和這位兄弟到前面去接應他們,你們剩下的三人就守在這邊,看護住大門別讓喪屍摸了過來!』

『我去!』

秦思宇話音剛落,立刻一個中年男子和雀斑青年就站了出來,看到這樣秦思宇就對剩下的三人一點頭,四人就鑽出大門向著前面藥房趕去。

路上杜淳隊的那位青年就將前因後果交代清楚了,原來杜淳劉勝帶人下來后,由杜淳帶人主要負責堵住醫院前半部分,因為後半部分主要都是一些檢查室,劉勝就只帶了幾個人向後半部分趕去。

但當杜淳他們將大門前面布置好,關閉通向樓上的樓梯時麻煩出現了,一些應該是昨晚趁機流竄到醫院的喪屍,估計是聽見了動靜就都從樓上趕了下來,封門的人員忙中出錯被喪屍咬死一人,然後就被屍群乘機沖了下來。

正在藥房裡面搜集藥品的杜淳,在聽見聲音趕過來時局面已經無法控制,剩下的一個人雖然也殺死了一兩具喪屍,但自身卻也被其它喪屍撲倒在地。

眼看局面完全失控,杜淳就帶著其他聞訊趕來的人一路退到了藥房據守,而屍群也將藥房圍了起來,他因為離得遠是最後趕到的,在看到這一幕後,立刻就直接來找秦思宇求救了。

等秦思宇趕到前面時,就看見幾十隻喪屍包成好幾層,將藥房前面的玻璃窗圍的滿滿的,爭先恐後的想擠進去,而此時藥房的玻璃窗已經碎了一地。

擋住了身邊要直接衝出去的三人,秦思宇仔細觀察著周圍的情況。

『秦哥咱上啊,杜哥他們還在裡面呢!』

被秦思宇一攔,雀斑臉立刻壓著聲音焦急著說道,但還是中年男子比較理智一點,在秦思宇攔住他們時,已經強行剎住了身體。

『不怕死是一回事,但送死就是另一回事了,這麼多喪屍你直接衝出去,送肉啊你!』秦思宇頭也不回地說道。

『小秦你比較有主意,你趕緊拿個主意出來,這麼多喪屍裡面的人也扛不住啊!』中年男子心焦的說道。

『這樣我引著喪屍向前面去,在醫院前部那塊不是有個去四層的中空區域嗎,我將它們引到那裡去。你們抓緊時間將他們帶到食堂去,另外也把劉勝他們接過去,不用管我,我會自己安全回去的!』秦思宇想了一下對著三人說道。

『不行秦哥!我們不能讓你一個人去,我和你一起去!』

儘管雀斑臉兩頭為難,但還是不放心秦思宇一個人行動,中年男子看見這情況權衡了一下勸道;『是啊小秦,你一個人去太危險需要有個人照應著,這樣吧我陪你去讓他們倆守在這邊!』

『行吧那就這樣,你注意跟上我的速度!』秦思宇關照道。

商議一定秦思宇直接沖了出去,以最快的速度抵達喪屍後面,一聲大喝將一隻背靠向他們的喪屍一斧劈倒,趁著屍群反應過來兩人又解決掉三隻,然後就趕緊轉身又向前跑去,邊跑秦思宇邊回頭看屍群的動靜。

本來屍群被櫥窗裡面的杜淳一行吸引著,但秦思宇這邊搞得動靜太大,直接就吸引了火力,杜淳一行見機就閉住了嘴巴。失去了一個目標,屍群也自然向著秦思宇慢慢跑去。

跑了一截秦思宇直接叫住中年人站在自己身後,站在那裡等著喪屍追上來,看著身邊中年男子眼裡的驚慌,秦思宇解釋道;『喪屍行動比較緩慢,咱們在這裡稍微等一下,乘機再殺兩三隻再向前!』

『行,我聽你的!』中年男子咬牙回道。

就這樣跑一截等一下,再趁機殺兩三隻喪屍,等秦思宇兩人跑到前面中空扶梯時,喪屍在路上已經倒下了十來具屍體。

這一次秦思宇直接就卡在扶梯頂部,等著喪屍一隻只的送上來,而中年男子就在一邊,眼睜睜的看著秦思宇在那裡,表演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第三十二章槍聲

等處理完這些喪屍,秦思宇放下斧頭從包里拿出煙點著,而看著秦思宇的煙,中年男子眼前突然一亮。

秦思宇將煙遞了過去,中年男子立刻抽出一根點上,貪婪的吸了一大口,久久才吐了出來。

『憋著了吧!』秦思宇看著他的樣子說道。

『呵呵,我的早就抽完了,這兩天實在是把我憋壞了!』中年男子不好意思的回道。

『那你就裝起來吧,送你了!』

『這不合適吧…!』男子不好意思。

『行了,我那邊還有點,再說這些東西外面還是有很多的!』

看見中年男子還要推遲,秦思宇直接不在意的說道,聽見秦思宇這樣說,中年男笑了一下就裝了起來。

『對了小秦你們是哪來的,接下來是怎麼打算的?』中年男戀戀不捨的將抽的只剩下過濾嘴的香煙仍在腳下問道。

『我和他們兩個都是研究所的員工,只不過我們屬於不同的項目組,再加上我之前在外地出差,所以也是剛剛認識。

這次災難爆發的太突然了,我有點擔心家裡人的安危,想趕回去!』秦思宇也扔下煙蒂。

『誰說不是啊,好好的生活就變成了這樣,這些東西不是都是在國外嗎,怎麼會突然傳染到申城?』男子出神的說到。

『嗯,你說你要回家,你家是哪裡的!』中年男突然反應過來問道。

『長安!』

『什麼你要回長安!這不是開玩笑嗎,現在申城都成這樣了,國內哪裡還是安全的,你這樣是走不遠的!』中年男滿臉震驚道。

『我知道,可我還是要回去看看,他們是我唯一的親人!』秦思宇堅定說道。

『你要想清楚,這一路上的艱險可能會超出你的預料,你如果留在這邊,大家抱團還是可以活下去,但一旦你出去什麼事情都會發生,而且萬一要是白跑一趟呢!』

看著男人憂鬱的神情,秦思宇平靜道;『那我也要回去,我必須回去!』

『我叫魏林龍你就叫我老魏,我託大就叫你一聲思宇吧!』

中年男抽了一口煙,緩緩吐出說道,眼看秦思宇點了點頭才又接著說道:『其實我挺敬佩你的思宇,敬佩你的決心,以及你對父母的心意。

其實我也有過你的想法,我老家在燕京那邊,和你一樣家裡也有年邁的父母,而且我家裡是在農村,爸媽辛苦了一輩子就想著讓我出人頭地。

是啊我是出人頭地了,可我卻沒有在他們身邊盡過一天的孝心,每每想到年邁的父母,我的心裡都堵得慌。

可我邁不出腳去走那條路,我要對身邊的孩子和老婆負責,卻只能對不起他們!』說完就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臉龐。

『老魏你不必自責,你是對的,你是這個家裡的頂樑柱,你就是老婆孩子活下去的希望,你必須也肯定會照顧好他們。而且如果叔叔阿姨知道這些,他們也一定會支持你的!』秦思宇安慰道。

等老魏心情平復下來,兩人立刻就向著下面走去,發覺沒有危險就原路返回至藥房,此時的藥房已經沒有了人,在藥房的櫥窗外,布滿了碎玻璃以及喪屍的屍體。

看著滿地破碎的藥盒,秦思宇仔細檢查了一下,拿起一些抗生素類藥物,以及一些常見疾病的特效藥物。

正打算離開時,秦思宇突然想到了什麼,轉身立刻又翻找了起來,終於在一個靠近牆角的柜子里找到一盒針劑,秦思宇看了一眼盒子上的字,一把將其抓起就跑了出去,將所有的藥物找了一個袋子包好,秦思宇將其綁在了腰上貼身放好。

看著通向食堂的路上倒下的那些喪屍屍體,秦思宇的心提了起來,果然當二人回到食堂外面時,七八隻喪屍也聚在這邊。

看著地上兩具正在被啃食的殘破不堪的屍體,兩人誰都沒有說話,那些沒有位置的喪屍一直在那邊使勁拍門嘶吼,在聞見二人身上的氣味后將頭也轉了過來,嘶吼一聲就撲了過來。

秦思宇緊了緊手中的斧頭直接沖了出去,但老魏一開始看見那些身影,就想拉著秦思宇向後慢慢退去,可一拉之下根本沒拉住。

眼見喪屍發現了他們,老魏立刻心就徹底的提了起來,正在想應急辦法時,卻突然瞥見秦思宇的身影竄了出去。

老魏被這突然的情況弄得愣了一下,面色一變但也跟著沖了進去,邊跑老魏邊大喊大叫,既是給自己壯膽,也是藉機通知裡面的人開門。

躲在門后的杜淳劉勝一行此時感覺窩囊的不行,剛才這邊被秦思宇將喪屍引走大半部分,然後他就趕緊帶著人出來,同時也分出兩人,再去將剩下的一扇門關閉,其他人就趕緊跟著雀斑臉向著食堂退去。

一路上將追擊著他們的喪屍也解決的差不多了,可沒想到另一邊劉勝等人卻被喪屍給趕到了食堂前,這一下兩幫人混合在一起全僵守在大門前。

幸好秦思宇安排留在裡面的人聽見動靜,立刻將門打開一條縫隙,杜淳一看立刻安排人員依次向裡面退去。可沒想到人心不齊,有些人擔心自己原先不是杜淳的人會被犧牲,就搶先沖了進去。

這一衝原本的防守隊形立刻就亂了起來,有幾個也趁機進了門,杜淳沒辦法只得安排人員後撤,自己帶著幾人守在最後面。

但原先十幾人防守的局面,現在一下子壓在幾個人的身上,沒幾下就又有隊員受傷了。有一個和劉勝一起的小夥子被抓傷后,劉勝一急立刻就移了過去,可剛剛替換下來兩隻喪屍就撲了過來。

劉勝一腿將一隻喪屍踹的退後兩步,雙手持矛刺進了另一隻喪屍的嘴裡,著急地喊道:『杜淳沒辦法了趕緊走,我身上有防護我斷後!』

『要走一起,你們幾個趕緊進去,我在這擋著!』杜淳對著其他幾個男的喊道。

兩個重傷的男子相互一看,焦急道:『劉哥,杜哥,我們兩個不行了,我們替你們攔住那些喪屍,你們趕緊進去!』說完就衝出了地上的那些攔阻。

『不要…!』

杜淳剛要去拉住兩人,劉勝一把拽住了他的手,直接道:『快走我們擋不住了,你再攔下去我們所有人都要死在這!』說完就拉著杜淳向門口跑去。

身後不時響起的悶哼聲,就像是一根根針扎在兩人的心口,扎的兩人心中難受不已。

剛剛跑到門口,旁邊的一隻喪屍就追了過來,一把就抓在了劉勝的手上,劉勝手一甩和杜淳兩人就最後跑進了門,裡面的人立刻哐當的一聲就將門關上了。

就這樣,他們一行才進入到了食堂裡面,但在門外卻永遠地留下了兩個同伴。

此時聽見門外響起老魏的聲音,杜淳的心一下揪緊了,感覺門上沒有了拍擊聲,立刻就讓人將門打開。

打開門劉勝就看見了秦思宇,看見了他正在喪屍中間左衝右突的身影,而此時喪屍已經所剩不多了,杜淳揮手示意旁邊的人將門后的雜物搬開,之後一下就將門開到最大沖了出來,幾人合力將剩下的喪屍全解決掉,就趕緊退入了食堂。

一進食堂秦思宇就在人群裡面看到了坐在地上的劉勝,看出他的狀態不對,立刻三兩步來到他身邊就檢查了起來。

此時的劉勝身上全是冷汗,只能任由秦思宇來折騰,而秦思宇看到劉勝手上的包紮心裡就是一驚,剛要有所動作杜淳走了上來。

『不用看了他只是小傷,傷得不重我已經及時給他處理了,剜掉了一塊肉,就是止痛的藥劑我們沒有多少,所以他才會這樣!』杜淳看見了秦思宇的擔心解釋道。

聽到這裡秦思宇又看了一會,拍了拍劉勝的肩膀,示意他休息一下就站了起。

『怎麼回事,我不是都吸引了一批喪屍離開了嗎,怎麼還會損失這麼些人手?』

看見秦思宇比較煩躁,杜淳低聲將剛才發生的情況向秦思宇描述了一下,末了道了句:『人在那邊!』

『在那邊?』秦思宇順手轉了過去,杜淳便給秦思宇又指了指,示意是那些人。

秦思宇聽后不動神色的看了看那些人,然後就沒有在言語,倒是老魏氣的不行,抬腳就要去找那幾人,卻被秦思宇一把按住他不讓他動。

感受著肩膀上的大力,老魏總算知道秦思宇的戰鬥力為什麼那麼高了,這力量比常人大的太多了!

『行了思宇,我不幹什麼總行了吧,你快放開我,看你也不是肌肉男啊,你怎麼這麼大力氣!』老魏吃痛趕緊說道。

秦思宇放開了手,老魏趕緊就揉著自己的肩膀道:『你這小子是不是練過,這手勁怎麼這麼大?』

『沒有,就是之前經常鍛煉身體,再加上我從小力氣就大!』秦思宇借口掩飾道。

聽見兩人對話,杜淳異樣的看了一樣秦思宇就不再關注,而是將注意力放在了整理出來的食物上。

秦思宇走到灶台前,關上火揭開了蓋子,立刻一股肉香就飄了出來,場中所有人的喉嚨,都不由自主的咕隆了一聲。

將那些煮好的滷肉撈出來,秦思宇將大部分用廚房的白布包住,剩下的幾大團切好就端了過來,幾人一看這意思立刻就涌了過來,狼吞虎咽的就開吃了。

秦思宇拿著一塊肉走到了劉勝旁邊,遞給他道:『剜了一塊肉,來給你補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