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封萍被拿下,幾次準備給永州打電話的鄭沖,只能去耐著性子幫他們沏茶。

沏茶完畢,賀國光手一抬,康澤把封萍,鄭沖,都帶出門去,賀國光端著茶杯,兩人去了樓下的書房。

「老賀,有話直說,我不喜歡繞彎子?」

「徐方找你,都談了些什麼?」

馮天魁冷冷的盯著他,就吐出兩個字,抗日。

「我想也是這樣,徐方是我的湖北老鄉,也是我朋友,康兆名從宜昌回來的時候,告訴我差點殺了他,嚇我一跳,別這麼看我?這件事事先我什麼都不知道,徐方是張少帥的心腹,我剛接到電報,張學良被免職了。接替他的是中央軍的蔣鼎文。」

「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因為我想讓川軍穩定,而你是最不穩定的因素。」

「你倒是明白,那我告訴你把,要想要川軍穩定的條件只有一個,就是抗日。」

「十年前,寧漢分裂前,唐生智要殺我,是徐方,冒死傳遞消息,救了我一命,後來我兩在武漢衛戍司令部,我是副司令,他是參謀長,我們兩可謂是生死相交啊,你救了他,我謝謝你。」

賀國光的坦蕩,連康澤都嚇了一跳,他要殺徐方的事情,賀國光聽說以後只是皺了皺眉頭。

他也沒有想到,徐方和賀國光還有這樣的淵源。

可是私人交情,跟黨國的利益比較,一錢不值。

「你不用謝我。他為抗日而來,我為抗日救他。大道理我不多說了,我只是痛恨到了這時候,還要內鬥。難道國家和民族,真的不重要嗎?」

賀國光吐了一口悶氣。

「委座有委座的考慮,難道你不能體諒他嗎?」

「是全國人民來體諒他,還是他來體諒全國人民,你說。」

「看來我們兩個還是談不攏啊,我只有最後一個要求,你能答應我嗎?」

「什麼要求?」

「不管西安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川軍不能妄動。」

「兄弟我哪裡能管到川軍,你應該跟劉湘說!」

在馮天魁看來,賀國光這是急病亂投醫,四川軍閥一盤散沙,他不認為自己可以影響和號令整個川軍。

上次去趁著兩廣事變去宜昌,也不過是因為有利可圖,也算是同仇敵愾對重慶行營和南京的打壓出一口惡氣,就這樣,川軍內部的多年積累的矛盾,各將領各自的小算盤,也顯露無疑。

突然間,屋外槍聲大作。

周小山帶隊到了這裡的別院,前面的騎兵回報別院有些部隊,車隊停了下來,等偵查清楚。居然發現例外全是康澤別動隊的特務,封萍還被反剪著雙手押解出來。

羅家烈肺都氣炸了。

「周小山,帶領警衛團二營,給我上,把這幫狗日的全部就地繳械,若有反抗,格殺勿論!張震河,帶領騎兵團,把這裡給我重重包圍,輕重機槍全部架起來。」

留下一個排保護高鳳翔,卓敏之他們,周小山帶著警衛二營就沖了進去。

幾個瘋狂的別動隊特務還敢開槍,頓時被機槍打成了篩子。

倒在血泊之中。

連大廳門口私下交流的康澤和鄭沖,看見衝進來的大隊人馬頓時有些發愣,也被周小山帶兵,用搶把頭指著,幾個警衛連忙收繳兩人身上的武器。

跟馮天魁走出書房的賀國光都愣了。

「什麼情況,賀參謀長,康隊長,抓人抓到我家來了?你們多少也給我這個地主三分面子,通報一聲啊,這別院,登記的名字是我周小山。」

周小山一下子毛了。

「我們師座是罪犯?犯啥罪了?」

「小山啊,我跟你師座談些事情,怕他不方便,所以把衛士都請出去了。」

「不對吧,他們別動隊的人,給我們封副官可綁上了鎖鏈,是準備押解到那裡去?」

周小山手一揮,封萍手上的鐵鏈還是鎖著的,人被帶了進來。

馮天魁也愣了,指著封萍?

「老賀,你說跟我推心置腹?就這?」

賀國光殺了康澤的心都有了,什麼時候,川軍穩定才是第一位的,還顧著抓人殺人。

好好的談判,硬是被這傢伙搞的一塌糊塗。

就算是你想做了馮天魁,也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

來的不止是周小山,尹昌衡也在羅家烈的陪同下,走了進來。

「什麼情況?」

「尹昌公,賀參謀長擔心西安局勢,想控制我們師座,影響川軍,可是康隊長,對我們師座和身邊的副官,起了殺心,我沒說錯吧?」

賀國光,康澤驚呆了,把周小山望著。

「別望我,我們羅師座判斷的!」樂安公主很不滿福寧郡主的態度,自從那年,兩人在宮中合謀算計元昭不成,反而連累福寧被挾持作盾后,兩人的親情和友情從此破裂。

那又怎樣?她是公主,當今皇帝是她親兄長!福寧區區一名郡主竟敢對她不敬……

「福寧,聽說你這兩年和東平巷走得很近,怎麼,攀上她了?」樂安公主陰陽怪氣地警告

《一簾風月掛九重》第288回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周末遊樂園。

李安安帶着三個孩子玩了最便宜的項目,之後帶他們回去。

「媽咪,我要去超市,我要買鉛筆,老師要教我寫字。」

李寶寶拉着李安安往公交車站走去。

李俊俊也說「媽咪,我要買文具盒。」

李安安很歉意,送他們去幼兒園以為就是被老師照顧一下,所以沒有準備學慣用品,是她的疏忽。

「好的,媽咪都給你們買。」

三個孩子一蹦一跳的往超市的方向走!

周末褚逸辰的事情不多,睡得有點遲,早上起來下樓沒看到李安安的身影,神色不悅!

褚管家解釋。

「李安安今天放假。」

褚逸辰隨便吃了點早餐出門,李安安那個女人出現沒多久,卻總是能引起他的注意,就像她不在,他竟然覺得少了點什麼,這不符合他的風格。

所以他該讓自己忙碌。

李安安想給孩子們隨便帶去一個超市買文具,結果他們非要去之前去過的那個大商場,沒辦法只好帶他們去,逛了很久買了文具后,俊俊說要去上廁所。

她就在走廊等,結果等了半天沒看到人回來。

「君君你和妹妹在這裏等媽咪,媽咪去洗手間看看俊俊好了沒有。」

李安安快步往前走去。

商場外,褚逸辰從專車上下來,上次來這裏巡查,還有點問題,這次來查看處理情況。

他帶着保鏢在商場經理的迎接下走入商場內部,剛想上二層電梯,大腿被抱住了!

他停下腳步,低頭,看到一個穿着粉紅色公主裙漂亮如果天使般的女孩子緊緊地抱着自己腿,一雙大眼眨啊眨,眼睛如同黑寶石般的烏黑亮麗,裏面有緊張,好奇,還有委屈。

就是他再冷的心腸也變得柔軟。

「小朋友,你抱錯人了。我不認識你。」

李寶寶搖頭,紅唇嘟著不說話,倔強的抱着褚逸辰的腿不放。

一邊的經理冷汗都出來了,這是誰家的孩子啊,沒人管,怎麼抱着他們總裁不放,現在的孩子都這麼精明嗎?一抱就抱這裏最粗的大腿。

「總裁,這應該是誰家的孩子走丟了,我馬上帶她去找媽咪。」

經理打算把孩子抱走,他們總裁可是出了名的脾氣不好的,省得嚇到孩子,他已經是當爸爸的人了,也是個女兒奴,還是他來哄吧。

李寶寶緊緊不鬆手。

「爸比你好,我是寶寶!」

她朝着褚逸辰喊。

褚逸辰心裏一跳,被一個陌生孩子喊爸爸,他心裏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覺,隨即覺得可笑,他沒孩子,更沒女人給他生,他知道。

經理聽到孩子這麼喊,嚇了一跳,孩子很漂亮,和總裁不太像,可能像媽媽,但仔細看,鼻子和嘴巴像哦,這該不會真的是總裁的私生女把,他不敢強行把孩子帶走了。

如果真的是總裁的孩子,就算是一個私生女少了一根頭髮,他都賠不起。

褚逸辰特助李程走過來。

「小朋友,我們總裁不是你的爸比,你認錯人了,叔叔帶你去玩好不好!」

李程長相溫和,工作時候嚴厲是褚逸辰的一把手,但隨時也能變成一個愛笑的叔叔!

。零點中文網] 萬金海谷,萬金城。

此時此刻,原本作為海妖大陸最為繁華熱鬧的都城,因為連獨三兄妹的自爆徹底改換了模樣。

徐天帶來的生化病毒超出了這個修鍊世界的理解範疇,人們可以手撕虎狼,可以催山斷海,卻無法抵禦這種經過徐天改造的病毒侵襲。

不知道有多少海妖府主和人族強者失去意識,變成行屍走肉,開始遊盪在萬金城中。

他們雖然沒有意識,但身體曾經的強度依舊存在,速度極快,力量極大。那些修為低下的居民根本沒有任何抵抗的機會,只是短短時間,整座萬金城徹底淪為人間煉獄。

上官紅纓等人看著遠處的一切,觸目驚心,所有的一切都讓人毛骨悚然。

如果不是徐真關鍵時刻讓他們離開,此刻的他們也絕難逃出厄運。

“少宮主,這陣法強橫無比。以我們現在的力量根本無法強行破碎,再這樣下去,那些綠色能量遲早會吞噬我們的防護罩。”

鬼叔嘆息一聲,不得不說出眼下所要面臨的情況。

上官紅纓望著虛空中正與人戰鬥的徐真,不知道為什麼,此刻她相信,徐真能夠解決眼前的困境。

事實上,這些生化病毒對於徐真而言,根本沒有任何作用。只要他想,以無限的吞噬能力,可以盡數將生化病毒吞噬煉化掉。

只不過事情發展的極快,一時間他也想不起。再加上趙飛凌出現,他的心思都放在要把趙飛凌帶走的這件事情上。

無論是白玉兒黑靈兒還是韓聖龍林琅,對於現在的徐真而言,也是沒有任何威脅。

遠處。

“上宮公子,此陣你可能力破之?”

青牛子已經不想待在這裡,腳下地面上的哀嚎之聲讓他覺得煩躁。

上宮林搖了搖頭:”宗師陣法之強,絕不是一人之力可以抗衡。”

“如果我沒有受傷,我們兩個聯手或許可以試一試。”

卜天龍說道。

上宮林卻是不急,這些生化病毒還只在城中肆虐,他不知曉其中厲害,也是對自己的修為有著絕對的信心。

“無妨!那個傢伙實在古怪!從一開始到現在,你們沒有發現,他一點也不緊張嗎?”

眾人看向徐真的方向。

此刻的他,正對戰趙飛凌。

或者說,正在任由趙飛凌攻擊。

“為什麼會···為什麼?我已經踏足戰王,為什麼還不是你的對手?”

趙飛凌手中長劍道韻縈繞,犀利非常。可是,任由他如何攻擊,那些神通都無法對徐真造成半點傷害。

明明徐真的氣息就只是戰靈境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