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死去的巨蜥,趙鈺默哀了一下,唉,誰讓你有這麼一個寶貝呢,不過早死早解脫了,省的每天守著一個死蛋,這樣的日子會很哀傷的。

西門慶沒有在搭理死去的巨蜥,而是繼續向著地洞口前進,眾人跟在身後,沒有人在看死去的巨蜥一眼。

只有西門魅影,她不是在看巨蜥,而是總感覺有一雙眼睛在死死地盯著自己,但是周圍又沒有任何人的存在,女人的第六感很強,西門魅影很相信自己的直覺,閉上眼睛,不斷的感受著周圍任何細微的變化。

趙鈺屏氣凝神,瞪著眼睛看著西門魅影,看著絕美的臉龐,趙鈺做了一個作死的動作,伸手摸了一下西門魅影的臉,只是輕輕的一下,身子瞬間向後撤離了五十米遠。

在趙鈺下手摸的一瞬間,西門魅影便出手斬去,但是劍氣略過,沒有什麼發現,可是自己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了有人摸了自己的臉,而且還留下點點香味。

趙鈺靜靜的站在一邊,幸虧自己閃的快,不過這西門魅影的臉蛋還是挺柔滑的,平時一定保養得很好。

「小妹,你在幹什麼,趕緊過來跟上,這裡隨時都可能發生危險的。」說完招了招手,西門魅影收起劍來,四周環顧一下,皺著眉頭跟了過去。

等西門慶一行人漸漸的走遠,趙鈺跑到了巨蜥的身邊,從斬落的頭部找到一顆碩大的獸核,這枚獸核的價值可是比普通的獸核值錢多了,收進龍戒中跟著西門魅影一起走向地洞。

【專題】最熱連載小說搶先看

【書單】推理懸疑,古墓驚悚一籮筐

【書單】熱血玄幻大合集!

【專題】完本經典,無需追更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趙鈺一路跟隨,和西門魅影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而西門魅影一路上心事重重,左顧右盼,又不時的摸著自己的臉,難道是自己出現幻覺了?還是在這虛空境遇上了上古時代留下來的靈魂,故意在戲弄自己?

沒一會兒西門慶等人便來到了地洞口,但是這一次他們沒有貿然進入,上一次損失了三個人,卻是死的毫無價值,地洞中是什麼情況,不得而知。

「你們讓開」西門慶從懷中取出一面鏡子,趙鈺感覺不妙,主動撤離了一段距離,「師傅,那個是個什麼東西?」

古玉老人沉默了一下,「那個就是乾坤境,沒有想到這一次竟然被古族之人帶來了,看來這裡確實有一些好東西,這乾坤境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帶出來的,趙鈺你要小心了,這乾坤境可是能看到你在哪裡的。」

說完,趙鈺伸過頭去,看向那個乾坤境,真的有那麼神奇?只見西門慶將乾坤境放在洞口上,一束光直接打在地洞之中,洞中傳來嚎叫聲,顯然是這乾坤境發現了什麼。


「你們進去一個,但是記住,只能站在有乾坤境照射的地方,它可以保護你們不受傷害」說完乾坤境的光束又增強了幾分。

一個人跳了下去,這一次是為了進去打探情況的,能了解一下之後再想對策,沒多久那個人便上來了,整個人臉色蒼白,如同遭受了莫大的傷害,但是身體之上並沒有發現有什麼異樣。

「怎麼樣,裡面有什麼東西?」西門慶急切的問到。

「靈魂,無數的靈魂,它們的聲音太可怕了,如果不是因為這乾坤境的光束,我怕是出不來了。」男子臉上的表情還是沒有恢復過來,整個人就像被抽掉了靈魂一樣。

「靈魂,果然是靈魂,看來我猜對了,宋兄,你跟在我身後,保護好我小妹,其他人也都打起精神來,跟在我身後」說完帶著乾坤境直接跳下地洞,其他人紛紛跟在身後,趙鈺也跑到了洞口考慮在三,還是決定下去看看,這花姐下去這麼久了,不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

剛進去,一股惡臭襲來,是那種死屍的味道,地洞里不通風,這惡臭積攢的越來越濃,趙鈺不由的用功抵擋,避免吸入,正如前一個人打探的情況,除了惡臭還有就是各種各樣凄慘的聲音,不過有西門慶開路,但是走在最後的趙鈺總感覺有些陰森,趁著後面幾人不注意擠到了中間。

「少欽別鬧,把你的手放下去」西門慶現在的神經是高度緊張,肩膀上卻多了一雙手,西門慶伸手拍下去,但是碰到的時候,瞳孔頓時變大,因為西門慶清晰的感覺到摸到一隻冰冷的白骨,一個沒有血肉的手。

「誰?」西門慶轉過乾坤境,趙鈺直接蹲了下去,但是西門慶照的地方是洞頂,一具白骨身上散發著寒氣,兩隻手自然垂了下來,看樣子已經死了很久了,看著白骨沒有動彈,西門慶才放下心來,轉身繼續向前走去。

趙鈺刻意停了一下腳步,伸出手,沒有想到的是這白骨竟然會動,而且和趙鈺在握手!

趙鈺想要大叫,但是被西門慶發現了那自己可就不容易逃了。

趙鈺使勁的掙扎著想要擺脫這隻手,但是白骨的力量奇大,捏的趙鈺生疼,等別人走了之後,趙鈺手上冒出一股淡黃色火焰,白骨瞬間離開,洞中響起了哀鳴聲,趙鈺趕緊追了上去,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趙鈺不敢在有什麼小動作。

「停通過一道路來到了地洞的盡頭,放著三口棺材,這裡有些無數的靈魂,為何放著三口棺材?西門慶拿著乾坤境在棺材的四周轉了一圈,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在看看洞口,洞頂上全是白骨,有些是完整的,有些則是殘缺,趙鈺看見所有的白骨彷彿沒有死去,都在注視著闖入洞中的人。

「各路神仙行行好,我不是來這裡盜寶的,我是來這裡找人的,有什麼得罪的地方還請多多原諒」說完趙鈺在洞中四個方向來了一個九十度的大鞠躬,這裡太陰森了。

「西門慶,要不要開棺?」宋少欽看著擺放整齊的三個棺材,西門慶一時拿不定主意,萬一棺材打開出來死屍怎麼辦?這些死屍可都是上古時代留下來的,如果還有攻擊人的能力,西門慶不敢肯定所有人能夠逃離這裡。

就在西門慶還在猶豫的時候,棺材發出了響聲,所有人都退向出口,只要有什麼異常情況西門慶打算拔腿就跑,棺材中發齣劇烈的抖動,洞中的慘叫聲變得更加強烈,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讓其他的靈魂感到如此的害怕?

棺材只開了一個小口,但是彷彿有一股強大的吸力,西門慶用乾坤境照片,眼前的一幕讓他不由的握緊了手中的劍,無數的靈魂似乎不受控制瘋狂的湧向棺材縫,顯然是被棺材中的東西所吞噬。

「西門慶,要不我們還是走吧,這裡除了這麼幾口棺材也沒有什麼好東西了,看起來怪可怕的」宋少欽打起了退堂鼓,西門慶也想走,但是聽說虛空境的無上法寶就在這個地洞中,看情況就是在這三個棺材中,西門慶這個時候離開顯然是不甘心。

「你們讓開」西門慶打算破棺,將乾坤境交在宋少欽的手中,西門慶則是舉劍,強大的劍氣環繞劍身,西門慶狠狠的斬了下去。

「嘭」一聲巨響,棺材上留下一道淺淺的劍痕,西門慶咽了一口口水,再次舉劍,趙鈺明顯的感覺到了強大的劍意,而且比自己領悟的劍意要強的多,恐怕已經是達到了劍之奧義的地步了。

「給我破」這一劍落下,火光四射,棺材之上的落痕更加的明顯,但是也只是劍痕,除此之外沒有什麼作用,西門慶這才感覺到棺材的詭異,自己用了多大的力自己很清楚,但是這棺材未免也太結實了吧,竟然只是落下劍痕?

西門慶收起劍站在一邊,將乾坤境拿在手中,棺材中還在不斷的吸著那些死去的靈魂,但是另外兩個棺材卻沒有什麼動靜,西門慶揮劍斬去,一口棺材應聲而破,棺材之中之放了一個小小的紫色葫蘆。

從外面看並沒有什麼詭異,「你上前去取過來」西門慶指著手下的一個人,男子小心翼翼的走過去,顯然也是心存防備,手上用功試探著紫色葫蘆,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手中挑著長劍,紫色葫蘆被慢慢的挑起來,看著一切都沒有問題。

就在男子將紫色葫蘆拿到手的一瞬間,整個人變的僵硬,保持著最後動作不在改變,「怎麼了?」西門慶問到,感覺不妙,舉劍推了一下,整個人瞬間變成粉末,紫色葫蘆又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這可是一個地尊啊,一個動作也沒有就死了?西門慶看著詭異的紫色葫蘆,在看向其他的棺材,最開始吸收靈魂的棺材,棺蓋脫離棺材板,兩個逐漸的分開,所有的人都在注視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

而趙鈺的目光在那個小小的紫色葫蘆之上,趙鈺知道這是個寶貝,但是究竟怎麼拿到手是一個麻煩事,就在這時,棺材徹底打開了,棺蓋被掀開放在一旁。

正當西門慶打算用乾坤境查看一番的時候,棺木之中出現六道黑色繩索,帶著森森寒氣向著眾人襲來,趙鈺本以為自己能夠躲過,但是很不巧,有一根黑色繩索明顯的是沖向他的,西門慶等人也是被繩索盯上,所有人舉著手中的劍,一劍落下,黑色繩索沒有受到任何的影響,有一個人被繩索控住,直接拉進了棺木中,只傳來一聲慘叫,扔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具白骨,這個時候趙鈺在抬頭看去,難不成這裡的白骨都是棺材里的這個東西吃掉的?

「撤退」西門慶一邊出手抵擋,一邊後退,但是繩索的速度顯然要快的多,三根黑色繩索封住了出口,另外的三根集中精力對付西門慶,宋少欽和西門魅影只能在一旁幫一幫,但是這黑色繩索斬不斷,只能是讓它改變方向,但是這麼做沒有什麼作用。

「」宋少欽你去將棺材中的東西殺了,快「」西門慶大叫,宋少欽一個閃身接近棺木,手中拿著幾顆霹靂彈扔進了棺材中,劇烈的聲響彷彿要將整個地洞炸開,黑色繩索極速收回,正當所有人感覺可以輕鬆一下的時候,棺材中的那個東西緩緩的站了起來,是一具屍體,不同於其他的死屍,他身上除了有些乾癟外一切還保持著生前的模樣,只是沒有眼睛。



六根黑色繩索纏繞在屍體只上,它將自己束縛住吊在半空中,整個人面對著西門慶等人。

「桀桀桀桀」死屍發出聲音,但是聽不懂它在說什麼,下一個瞬間,所有的白骨都活了,一個人整整齊齊的排列在死屍面前,盯著西門慶等人。

「撤退」西門慶大叫,這裡有些無數死屍,真要打起來,很棘手,但是已經晚了,所有的白骨都涌了過來,形成白色的浪潮。

【專題】最熱連載小說搶先看

【書單】推理懸疑,古墓驚悚一籮筐

【書單】熱血玄幻大合集!

【專題】完本經典,無需追更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擺陣」西門慶大叫,所有人在第一時間聚攏過來,趙鈺夾在中間分外難受,看著周圍森森白骨,身上的雞皮疙瘩不由得遍布全身。

殺陣擺好,但是白骨全部撲了上來,只要碰到殺陣,所有的白骨瞬間化為粉末,突然六根黑色繩索飛來,將殺陣牢牢的控住,在殺陣的上方撕開一個裂口,讓所有的白骨都沖了進來。

「加固殺陣,將所有的力量集中在死屍的身上」西門慶和所有的人將乾坤境放在殺陣中央,如果他們仔細看的話,乾坤境里多了一個人,就是隱藏在殺陣中央的趙鈺,趙鈺低著頭,看著鏡子中自己的模樣,就是在山洞中被花可兒用功逼出來的原來的模樣,只是這個時候所有人的精力都在對付這具死屍,讓趙鈺稍微放心了點兒,可是看著自己的模樣,總感覺那麼的不舒服。

現在的趙鈺只想著待會兒怎麼套,而且死屍每一次伸出繩索,方向都是沖著趙鈺來的,實在是西門慶他們不知道,要不然趙鈺可就要完蛋了。

有了乾坤境的壓陣,對付死屍容易了一些,白骨都避開乾坤境的光束,就在這個時候,意外發生了,西門慶因為不小心沾染上了白骨粉,當即雙手發黑,毒素蔓延開來。

「不好,這屍骨有毒」西門慶運功,直接在手掌處劃開一個血口,黑色的血水往外涌,一時間西門慶臉色蒼白。

「怎麼辦,在這麼下去我們都完了」宋少欽皺著眉頭,手中的遮天傘也沒有什麼用處。

「只能這麼做了,所有人都圍著我,我們進入乾坤境中,乾坤境是無上寶器,但是需要消耗大量的」功力,你們全部將功力傳到我的身上,千萬別分心。說完西門慶將乾坤境拿在手中,趙鈺的臉赫然映在乾坤境中,西門慶眼前一亮。

趙鈺卻大叫一聲壞了,連忙後退,西門慶看著趙鈺的樣子,腦袋卻看向了頭頂上的死屍。

「這是死屍的原貌?怎麼長成這麼一個樣子,也太奇怪了吧,什麼玩意兒變得啊」聽到這話趙鈺真想上去猛敲一頓,老子不是什麼玩意兒變得,不過聽了西門慶這句話,趙鈺放下心來。

趙鈺猶豫不決,不知道該不該和西門慶一起進入乾坤境中,進入了九死一生,想了想站在了一邊,殺陣現在劇烈的晃動,死屍手中的六根繩索牢牢的在殺陣上束縛著,在過一段時間,殺陣就徹底毀了,而西門慶一行人正在聚集功力,準備進入乾坤境中。

「準備好沒有,我要進去了」說完西門慶手中一束光波亮起鏈接著乾坤境,一瞬間所有人消失在了地洞之中。

殺陣破的瞬間黑色繩索直接控住趙鈺,趙鈺閃身躲過,但是很快繩索又沖了過來,趙鈺取出琉璃劍,揮劍而去,刀光劍影之間,只是蹦出點點火光,這繩索也堪稱寶物,竟然能和琉璃劍一拼高下,趙鈺只能邊打邊退。

乾坤境!趙鈺的腦中出現三個字,看著地上的乾坤境,但是光芒已經失去,不知道在趙鈺的手中還能不能用。

接觸的瞬間趙鈺的手上傳來火辣辣的疼,但是乾坤境中射出一抹光束將纏繞在趙鈺身上的鐵鎖打開,趙鈺忍著疼痛將乾坤境拿在手中,乾坤境瘋狂的吸收著趙鈺體內的能量,吸收到一定的容量便會發出一束光,將周圍的白骨消滅,但是所消耗的能量不是趙鈺所能一直承受的。

怎麼辦,怎麼辦,趙鈺的腦海中瘋狂的搜索著各種辦法,趙鈺果斷的將乾坤境扔在地上,在這麼下去逃也逃不了了。

腳下瞬間移動,在地道中不斷的轉換著位置,但是還是被飛來的繩索牢牢的控住,隨著繩索飛到了死屍的身邊,死屍的面目有些猙獰,也不知道是誰安葬在這個地方。

趙鈺閉上眼睛,現在唯一能求助的就是師傅了,古玉老人卻毫無聲響,趙鈺焦急的等待著,現在他明顯的感覺到身體上的內氣被死屍吸收,身體越來越憔悴,如果靈魂也被死屍的抽去的話,那將會萬劫不復。

「祭魂」古玉老人將神識灌入在趙鈺的腦海中。


祭魂是一種收服魂魄的辦法,魂殿就是以這種辦法來提高自身的實力,而眼前的死屍顯然和魂殿有些淵源,死屍的怨念很重,想必死的時候很不甘心,在喉嚨處留下一口真氣,死後又被安葬在金絲楠木做成的棺木中,保證了屍體用不腐壞,通過自身強悍的靈魂,將其他所有的魂魄吸收,以此不斷的增強實力,等到了大圓滿的時候便可以在世成人,只需要在找一個**就可以了。

但是所有祭魂都有一個避諱的地方就是不能見光,特別是自然之力,那樣會讓它們直接魂飛魄散,但是這裡遮天蔽日,根本見不上太陽,對死屍來說是更合適。

「咚咚咚」地洞中又傳來聲響,趙鈺呼聲大叫,如果是花姐的話自己就有救了,但是死屍沒有給趙鈺任何機會,飛身將趙鈺帶入了棺木之中,棺蓋被再一次牢牢的蓋上,趙鈺眼前瞬間變黑,伸手不見五指,身上的繩索越來越緊,受到擠壓的不僅僅是身體,更重要的是趙鈺感覺到靈魂彷彿要被抽走一般,極盡煎熬。

「師傅,祭魂是怎麼回事,該怎麼破啊,在想下去我就要被人祭魂了」趙鈺的神識也變得微弱,古玉老人還在想辦法,普通的破解方法對死屍怕是沒有任何的作用,而且破解祭魂只有一次機會,如果被死屍發覺的話,趙鈺的魂魄將會被直接毀滅,而不是一點點的抽離吸收了。

進入地洞的是墨志剛,他們在虛空境中找到了西門慶的腳印,跟著腳印一路來到了這裡,不過墨志剛等人進入這裡就相當順利了,所有的白骨都集中在死屍這裡,當墨志剛踏入停屍洞的一瞬間無數的白骨襲來,打的墨志剛等人措手不及,有一些人不小心中了白骨粉的屍毒,當即接觸的地方變成一片黑色,只能坐在一旁用功抵擋。

「撤」墨志剛不留戀這裡,所有人都一步步的撤離,死屍現在正不斷的抽離趙鈺的魂魄,無暇顧及其他,趙鈺的三魂七魄已經被抽走了一魂兩魄了。

「**」古玉老人再一次說到,但是辦法卻是讓趙鈺找死,趙鈺瞪大眼睛,不知所以。

「將你身上的異火全部釋放出來,只要黑色繩索有一絲的鬆動,你立馬將龍戒中的冰凝丸服下,機會只有一次,小心**身亡。」

我去,趙鈺心裡萬馬奔騰,身上的異火被內氣催動,逐漸的燃燒起來,全身山下所有的衣物被燒的一乾二淨,到時候就算是出去也只能是光著屁股出去了不過保命要緊,異火的溫度已經有了上千度,但是死屍依然在不緊不慢的抽離著趙鈺的靈魂,趙鈺狠下心來,猛的用功,異火騰空燃起,繩索有了一絲的鬆動,趙鈺抓住這個機會,伸手將龍戒中的一整瓶冰凝丸服下,現在是冰火兩重天,不過心肺算是護住了,不至於被這異火的能量所損壞。

死屍對這異火很是抵觸,表面上的皮膚已經被燒焦,蛋白質燒灼的味道充斥著整個棺木,趙鈺喉嚨一酸,一大股的穢物從嘴中吐了出來,這裡的味道極其的難聞,趙鈺感覺到身體要被窒息了一般。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趙鈺嘴中亂叫,感覺靈魂快要散失,古玉老人狠下心來,直接將自己的靈魂融入趙鈺的身體之中,趙鈺的靈魂被暫時的封存。

強大的靈魂瞬間佔據了趙鈺的身體,古玉老人現在才知道趙鈺的身體竟然變得如此憔悴,但是只能是加劇消耗的速度,否則古玉老人也沒有辦法出去了,死屍稍有了一絲的停頓,突然增強的靈魂讓它有些迷糊,明明自己都已經吸收了一魂二魄了,為什麼突然直接又全部歸位了?

古玉老人掙脫開束縛在趙鈺身上的黑色繩索,火焰將棺木之中的溫度整整提高了百倍,但是又怕趙鈺的**承受不住,古玉老人只得改變策略,手中的琉璃劍在古玉老人的手中閃出耀眼的光芒,龍紫依也被這股強大的靈魂所驚醒,因為古玉老人曾經刻意的隱藏,所以龍紫依並不知道趙鈺的身邊除了自己之外還隱藏著另一個靈魂,龍紫依竟然9感覺到一種熟悉,心裡不覺的想著一些事情,突然強大的趙鈺讓死屍變得狂躁不安,黑色繩索再一次的圈住趙鈺的身體。

沉睡在深處的趙鈺被古玉老人喚醒,用自己的神識感覺著外面的一切。

「趙鈺你看好,也許這是唯一的一次機會,劍字決的本事不在於修為,而在於領會,你要懂得劍為心動,意為我動,人劍合一」說完一招毀天滅地讓原本牢不可破的棺木瞬間爆炸,木屑飛的到處都是。

只此一招,趙鈺就知道自己的實力和師傅的差距,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古玉老人無心戀戰,直往出口逃去,黑色繩索依然在追,但是速度卻來不及,一出洞口,黑色繩索便抽了回去,古玉老人找到一個偏僻的地方,靈魂再一次進入墨玉之中,整個靈魂因為移動而變得脆弱不堪,為今之計,只能選擇沉睡,而缺了一魂二魄的趙鈺只能靜靜的等待著花姐的歸來。

【專題】最熱連載小說搶先看

【書單】推理懸疑,古墓驚悚一籮筐

【書單】熱血玄幻大合集!


【專題】完本經典,無需追更

if(q.storage(‘readtype!=2&&(‘vipchapter<0)

(‘;

「趙鈺」聽到一聲呼喚,趙鈺睜開眼,舉起手來無力的搖了搖,花可兒飛身過來,看著躺在地上的趙鈺,臉色蒼白,眼神沒有了往日的精氣。

「你是怎麼搞的,我不是告訴在上邊老老實實給我待著,你說你下去幹什麼,剛才我就聽見打鬥聲,還死了那麼多人,就怕你進來,現在好了吧,還進去不進去了,欠打啊你」花可兒過來就是一陣數落,趙鈺已經無力反駁,也無話可說。

花可兒蹲下身子,頓時芳香四溢,趙鈺哈感覺到身體好了一點兒,花可兒伸手在趙鈺的身上摸了摸,頓時眉頭一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