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眼前的人,夜曦眼中充滿了疑惑,「小白,你為什麼會在這裡?而且你這個裝束好奇怪,搞得這麼專業差點就認不出來了。」

沒錯,突然出現的人正是白墨,一改以往邋遢的形象,一身黑色盜賊服飾,臉上還掛滿了乾笑,「別激動!別激動!」白墨用手將寒夜劍從自己面前撥開,「追你好久了,總算是追上了,難道你沒發現自己已經追錯方向了嗎?」

說著便拉起夜曦的手向著另一個方向跑起來,但夜曦卻一動不動,單手一甩掙脫了白墨的手,雙目平靜地看著對方。

「怎麼了?」見到夜曦這個反應,白墨很是費解,臉上也顯露出疑惑。

「我說小白,那三個靈階盜賊頭目中的一個,應該有個叫白墨的吧?」夜曦平淡的話語不禁讓白墨臉上的笑容凝固,漸漸消失,兩人靜靜地對峙在了原地。

「開……開玩笑的吧?」白墨乾笑了兩聲,「你不要把我想那麼壞行不行,我不就失蹤了幾天嗎,怎麼就變成壞人了?你要相信我!」

聽著白墨的話,夜曦臉上出現了一絲猶豫,見到對方表情的變化,白墨笑了笑,「快走吧,趕緊追上去,不然就來不及了!」說著將手伸到了夜曦的面前。

「歘」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陣破風身,夜曦感覺有東西在這一刻略過了他的身體,下一秒,面前的白墨竟然直直倒飛了出去,還沒等夜曦反應過來,一道身影擋在了他的面前。

「好險、好險,差點就出事了!」調皮的語氣讓夜曦不覺吃了一驚,身前的人披著一件破舊的土色披風,以及那不分場合的吐槽,讓夜曦感覺格外熟悉。

「小白?兩個小白?」

「嘿嘿,辦了點事情,所以出現晚了,不過還算及時,趕上了!」白墨轉身看向夜曦,「夜王爺?有沒有想我丫?」

「……」面對白墨不分尺度的話語,夜曦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哎?你是白墨,那剛剛那個人是誰啊?」

看向不遠處被白墨一腳踹飛的人,夜曦很疑惑,但完全看不到對方的面容,似乎就這樣被一腳踹暈了。

看了眼夜曦所指的人,白墨擺了擺手,「金幣輝煌的團長,也就是那三個靈階頭目中的一個,金靈,一個為了錢可以做任何事的人,不過他的實力很一般,是說那個頭目中最弱的一個,靈階一段而已。」

聽了白墨的分析,夜曦沉默了,無論對方到底有多一般,他還是靈階的實力,自己只要稍不小心就有被秒殺的危險,階與階的差距他可是深有感觸的。

「夜王爺你就別擺出這幅臭表情了,你先走吧~」白墨手指一個方向,調侃著說道,「快去,他們並沒有走多久,這裡交給我就行了。」

夜曦看了白墨一眼,回憶起了夜冥對自己說過的話,白墨的實力雖不如夜冥但能從夜冥手中全身而退必定也是靈階,所以並不用太過於擔心。

點點頭,夜曦轉身欲走,卻被人從身後一把拉住,猛地回頭,看到白墨正拉著自己的衣服,滿腦子疑惑,剛想開口詢問,對方就主動回答了他的問題。

「夜王爺,憑你將階二段的速度追上他們只怕霜霜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最後一個頭目是靈階三段的實力,而且擅長速度,有時候機會可只有一次啊。」

白墨話中有話意味深長,令夜曦也為之一驚,但轉眼便恢復了正常,重重地點點頭,閃身一躍跳入了樹林深處,徹底消失。

「唔,好痛!」金靈緩緩起身揉了揉肚子,體格和容貌都已經恢復了原來的樣子,「你就這麼把那個小鬼往地獄里推嗎?白小子,是急著幫他收屍嗎?哈哈!」

「什麼意思?」白墨詢問,但臉上卻閃過一絲輕蔑的笑容,「你想說你在前面布置了很多陷阱對吧?」

「白小子不虧是白小子,還是比較聰明的,你猜對了,嘿嘿!怎麼樣?後悔讓那個小鬼過去了吧?」

聽到了對方肯定的回答,白墨沒有作聲,依舊這麼輕蔑的看著金靈,兩人對立而站,金靈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從剛一開始的笑容漸漸陰沉下來,「臭小子!你什麼時候做的!」

「就你那點破爛玩意兒,還不夠我玩的呢。」白墨極其隨意地撓撓頭,目光突然冰冷,「跟我玩陷阱?你以為這跟數錢那麼簡單嗎?」

「白小子!」金靈憤怒地大吼一聲,罵罵咧咧起來,「青鋒這傢伙,還說自己能擊殺靈階八段的強者,竟然還一次放了兩個小鬼過來,分錢的時候一定要好好算這筆賬!」

「這個你放心,會讓你們有時間算賬的,只不過是去地獄算!」白墨微微一笑,盡情地嘲諷。

「白墨!你別太猖狂了,就你將階巔峰的實力還想殺我?雖然你的速度和隱匿能力我的確不及,但老子還是靈階的實力,這一階的實力就擺在這裡,你真以為這麼好跨越?」

「哦?」白墨俯下身體,雙手一甩兩把匕首出現在手中,「我應該跟你說過吧,你遲早是會死在錢眼裡的,如果剛剛直接殺了夜曦說不定就不會有現在這種事,但你非要裝成我的樣子去騙他入陷阱,只能說,你這是在作死!」

「是嗎?」金靈隨意地轉悠著手中匕首,一臉戲虐,「不得了啊,曾經的小弟要逆天啊,而且還想越階挑戰自己的老大,來啊!過來試……」


「嘭」金靈的話還沒有說完,他的身體就倒飛了出去。

冷視著撞在樹榦上的人,白墨冷冷說道:「我雖然自信,但絕不自負,今天就是你金靈的死期,我說到做到!」

用力緊了緊手中的雙匕,黑色的光芒浮現在了白墨的身體外。

「臭……臭小子,竟然進階靈階了!」靠在樹榦上,金靈驚懼地看著白墨,恐懼開始支配起了他的內心。

……

「欻、欻……」一個黑衣人正背著一個少女飛速奔襲在森林中,每向前行進一段距離,他都要往後看一眼,眼神中顯露出急切。

「切!到底是誰,越來越近了!青鋒和金靈在搞什麼?難道都已經被滅了嗎?」黑衣人憤怒地咆哮著,同時速度越來越快。

突然,他停下了腳步,看向了後方,「消失了?那個人的氣息竟然消失了?」就在前一秒鐘,還在後面緊追不捨的氣息不翼而飛,完全失去了蹤跡。

「歘」頭頂傳來一陣雜音,黑衣人抬頭望去,樹榦上竟然蹲著一個藍發的少年,金色的魔力散布在他的身體周圍,嘴裡和左手上分別閃耀著金色和青色的光芒。

「錚」並沒有猶豫,右手握住寒夜劍直接從樹榦上跳了下來,從天而降劈斬向了那個黑衣盜賊。

「嘩」一擊落空,黑衣盜賊已經後退到了數十米外,眼神中充滿了警惕,「靈階魔核,而且一用就用了兩顆,臭小子就不怕魔力暴動而炸體身亡嗎?」

對於對方的問題,夜曦並沒有過於在意,口中咬一顆,左手捏一顆,淡漠地看著面前的黑衣盜賊,此刻的他,有絕對信心對付這個人。 猛虎山狀若一隻猛虎,位於三國交界之處,虎頭正對北方的百族聯盟,虎身及其右側屬於嘯月帝國,左側則是山國的地盤。

略施手段,陳宇就加入了猛虎山,正式成為一名有理想有道德的山賊。

精、氣、神全部達到至尊級聖人極限,再往上就是大道,無法繼續用錢充值。

個人餘額裡面的下品聖石日益增多,陳宇考慮一番后,不斷充值根骨和悟性。

眨眼之間,大漢紙幣……宇宙幣,全部消耗一空,根骨增加一百多點。

心中一動,靈石全部消失,悟性增強幾百點。

念頭一轉,仙石一乾二淨,根骨暴增幾千點。

一念之間,神石不見蹤影,悟性提升幾萬點。

不到五分鐘時間,個人餘額裡面的下品聖石都不見了,此時的陳宇,根骨變成三千六百多萬點,悟性變成三千五百多萬點。

「力量兩千七百多億點,速度也是兩千七百多億點,精神力也有五十億點,根骨和悟性都只有三千多萬,以後多充一下精神力、根骨、悟性。」

躺在石頭上,曬著太陽的陳宇,心裡盤算著如何成就大道。

大道之下無敵,那也是大道不出的情況下無敵,並不是真正的無敵。

「一個聚寶盆,每天可以複製三百六十萬顆下品聖石。」

「十個聚寶盆,每天就能複製三千六百萬顆下品聖石。」

「有得幾百億個聚寶盆,我想怎麼充值就能怎麼充值。」

如此一個念頭,突然出現在陳宇腦海之中,想了想后,他開始研究聚寶盆。

用下品混沌石負充值,聚寶盆的品級,從極品混沌至寶,變成上品混沌至寶。

將聚寶盆研究透徹后,陳宇又用下品混沌石,將它充成極品混沌至寶。

神識一掃,見四周無人,陳宇瞬移來到浩瀚星空,調動規則弄了一個時間結界。

取出一種種煉器材料,用混元之火將其融化……不到十分鐘時間,他就煉製了九十九億九千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個聚寶盆。

「煉器材料差了點,只是下品後天靈寶,但我有錢有系統。」

財大氣粗的陳宇,肆無忌憚的給一個個聚寶盆充錢。

「兩個極品混沌至寶級別的聚寶盆了。」

「十個極品混沌至寶級別的聚寶盆了。」

「一百個極品混沌至寶級別的聚寶盆了。」

……

「加上正版聚寶盆,正好一百億個極品混沌至寶級別的聚寶盆。」

時間結界之中,過去了無數年,時間結界之外,僅有幾分鐘。

「一百億個聚寶盆,每天增加三十六萬億極品聖石,如果換成下品混沌石,僅有三千六百顆下品混沌石,算了,先就這樣吧。」

把隨身宇宙之中,分身的精氣神,都充到地級聖人極限,陳宇回到猛虎山。

「回去吃飯,我來看著。」山賊劉大彪說道。

「嗯。」陳宇點了點頭,快步走向飯堂。

猛虎山的飯堂,就是一個棚子,為了山寨的安全,吃飯都是輪換著吃。

山賊是一個有前途的職業,但也是一個刀尖上行走的行當。

猛虎山的山賊,算得上義匪,正常情況下,只劫財不殺人。

整個猛虎山,當家的有五個,山賊及其家屬,足有一千五百多人。

加入山寨之後,精通箭術的陳宇,淪為一個負責放哨的山賊。

邁步來到飯堂,端起盛滿飯菜的斗碗,他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


原本難以下咽的飯菜,只因充了一點錢,陳宇也就吃得津津有味。

十幾分鐘后,李飛快步跑進聚義堂,氣喘吁吁、吞吞吐吐的說道:「各,各位當家,來,來了一隻大肥羊。」

「有多肥?」大當家甄猛眉頭一揚的問道。

「十三輛馬車組成的商隊,車轍印足有一寸之深。」李飛說道。

「有多少人?」二當家吳凱問道。

「鏢師五十餘人,商隊有三十幾人,十三輛馬車,有十二輛裝著箱子,剩下一輛馬車裡面,應該坐了一兩個人。」李飛說道。

「鏢師是哪個鏢局的?」甄猛問道。

「鏢旗上面寫著長風二字。」李飛說道。

「大哥,長風鏢局的總鏢頭鄭長風,是後天極限高手。」五當家趙光明提醒道。

「大哥,要不要放他們過去?」三當家徐成問道,如今山寨有錢有糧,犯不著得罪長風鏢局。

「鄭長風是後天極限,大哥難道就不是?」四當家周海說道。

「從我猛虎山過,怎麼也得給點買路錢,就算鄭長風親自來了,也得給一點過路費。」甄猛一字一頓的說道。

「商隊到哪裡了?」吳凱問道。

「離我們猛虎山,應該還有七八里地。」李飛說道。

「二弟,三弟,陪我走一趟?」甄猛說道。

「是,大哥。」吳凱和徐成點頭應下。

甄猛召集一百大刀手與一百弓箭手,想了想后,他又讓李飛去把新來的幾個人叫來,剛加入山寨的幾個新人,總得有個投名狀不是?

一行人帶足武器,沿著陡峭的虎頭而下。

「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準動手。」甄猛大聲說道。

兩百多名山賊,異口同聲的應道:「是!」


十幾分鐘后,李飛折身而返,說道:「大當家,商隊馬上過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