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宇宙?夜凌的話落下衆人的耳朵裏,無異於一道驚雷,每個人都不禁在心裏問自己,這一天真得會來到嗎,可是在這個問題出現之後,每個人心中又下意識的出現了一個答案,那就是這一天會來到,因爲說出這句話的人,名字叫夜凌。

“夜寒,自行演化的星系就不要再增加了,虛擬宇宙畢竟是要賺錢的,讓那些種族自己掏錢申請建造吧,另外讓晴雅和艾娜絲協助你儘快建立虛擬宇宙的秩序,早一天建立早一天開放。”

夜凌說完兩人同一時間點了點頭,至於爲什麼讓晴雅和艾娜絲一同協助夜寒,主要是因爲晴雅是新晉的帝國兵馬大元帥,管理整個帝國的兵馬大權,至於之前的元帥萬磁王,他現在正帶着一支艦隊在現實世界和黑獄鬥智鬥勇,而艾娜絲就不用說了,作爲一直管理天戈帝國政務的她,調動政治力量建立虛擬宇宙公司,自然是由她來作,至於夜靈,現在她已經上傳進了培育的身體,但想要醒過來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又在虛擬宇宙之中游覽了一會,剛要離開夜凌等人,忽然得到了一個十分緊急的消息,在天戈帝國東北部邊疆的一個星系當中,竟然發現了星空蟲族的蹤跡,目前已經有三支艦隊對蟲族展開了進攻,不過從穿回來的信息來看形式並不容樂觀。

星空蟲族不管在那個宇宙當中都是災難和浩劫的代名詞,自己的疆域當中竟然出現了蟲族,由不得夜凌不重視。

“夜寒,調出維蘭星系的畫面,”維蘭星系也就那個遭受蟲族進攻的星系,距離天戈帝國的帝星天戈星將近一千二百四十萬光年,但虛擬宇宙剛好將其覆蓋。

夜寒點點頭,沒有絲毫猶豫,大手一揮,衆人周圍的場景瞬間改變,由原本陽光和煦的祥和世界變成了黑暗冰冷的星空。

近萬米長度的星艦密密麻麻的橫貫在星空之中,猙獰的能量炮向着洶涌過來的蟲海噴吐着炮彈,一隻只蟲族不斷爆炸,但每當一隻蟲族死亡之後,就會有更多的蟲族涌上來,彷彿殺之不盡。

不僅如此,蟲族在進攻星艦的同時,也把一顆顆蟲卵種到星球之上,隨後蟲卵在接觸到星球的瞬間就自動孵化,孵化出的蟲族就開始吞吃星球,吞吃它們見到的一切,然後快速成長,從幼蟲變成成蟲再進入星空,參加到戰鬥之中。

“送我過去”

一艘艘星艦被蟲族打爆之後,眼看最後的一批星艦還沒有撤退的意思,那些星艦上的艦員甚至都開始準備和蟲族同歸於盡的時候,夜凌一直波瀾不驚的臉色終於變了。

夜寒點點頭,一揮手,在夜凌面前瞬間出現了一個接口,這個接口直接通往維蘭星系,相當於虛擬宇宙當中的空間星門,不過要從價值上來看,虛擬宇宙當中的接口星門比現實宇宙的空間星門價值要要高的多。

接口一出面,夜凌瞬間進入其中,維蘭星系,就在最後一支艦隊下令全艦自毀之時,一道巨大的身影在他們艦隊前方出現。

熟悉的霸氣威嚴的龍袍,腳下飛舞的紫金巨龍,夜凌一出現,瞬間整支艦隊上的數百萬艦員都爆發出了震天的歡呼聲。

吼…紫金巨龍對着蟲海一聲巨吼,空間中一道巨大的波瀾席捲過去,大片大片的蟲族爆炸,成爲一堆碎肉,星空之中很快就出現了大片的缺口,不過並沒有經過多長時間,這個缺口又被密密麻麻的蟲海填滿,並隨之朝夜凌蜂擁過來。

夜凌眼神一寒,念力從腦海中噴涌而出,直接在夜凌身前化成一片金色劍海,然後朝蟲族飛射而去。

咻咻…,沒有轟鳴的爆炸聲響,金劍直接從蟲族身上穿過,一時間整片蟲海變成了死海,星空之中,堆滿了密密麻麻的蟲族死屍,隨即這些死屍又在絕對零度的空間中被凍成了冰屍。

所有艦員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不到兩個小時就將兩隻滿編艦隊消滅的蟲海,竟然在瞬間就變成了死屍,他們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不只是這些艦員,艾娜絲等人看到這一幕也是震撼無比,雖然她們是夜凌的枕邊人,基本上都知道夜凌的實力,但是今天她們纔對夜凌有了一個更加清晰認知,她們赫然發現不知不覺當中,夜凌的實力竟然到了恐怖如斯的地步,她們和夜凌的之間的實力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心中不禁產生了一種緊迫感,這種緊迫感十分強烈,她們從來沒有在這個時候有對實力如此巨大的渴望。

因爲她們明白夜凌的實力越高,那麼之後夜凌遇到的敵人的實力也將越高,而她們的實力太低肯定會成爲夜凌的拖累,雖然她們知道夜凌並不會這樣認爲。

就在衆女心思電轉之間,夜凌已經將整個維蘭星系的蟲族差不多處理完畢,當然這其實也是因爲蟲族發現的比較早的緣故,蟲族肆虐的區域並不大,夜凌才能在短時間內處理完畢,不然雖說維蘭星系並不大,但對目前的夜凌來說,想要在短時間內過一遍,還是有些不現實的,當然如果藉助虛擬宇宙又是另一回事了。

處理完蟲族之後,夜凌來到了最後一支倖存的艦隊面前。

“參見陛下,”倖存的艦員都在用最恭敬的方式在向夜凌表達着自己的敬意,這不僅是在對一個帝王,更是對一個強者。

“平身”雖然星空之中並不能傳遞聲音,夜凌還是從心中聽到了他們每個人的敬意。

“你們做得不錯,沒有你們的死命不退,恐怕整個維蘭星系都會從帝國版圖中摸出,更難能可貴的是,你們保護了那麼多的種族,免遭死亡,你們是英雄,是維蘭星系乃至整個天戈帝國的英雄,稍後在你們回到宇宙港休整之後,獎勵會由艾娜絲總行政長和晴雅元帥頒發到你們每個人手中,同時這些戰死的士兵將會進入維蘭星系的忠國祠受萬世香火”

一句句話從夜凌的嘴裏說出來,每名艦員心中除了感動就是激動,爲這樣一個帝王,這樣一個國家而死,死也死而無憾了。


回到虛擬宇宙,夜凌很快便帶着衆人回到了天戈星域,而後又迅速離開一號星,回到了帝星天戈星,並立刻召開了緊急會議,會議的主要內容自然是圍繞在維蘭星域突然出現的蟲族。

將維蘭星域的慘烈景象放映出來之後,每個大臣臉上都出現一抹凝重之色。

“陛下,從臣得到的情報來看,帝國境內除維蘭星系之外並沒有出現蟲族,並且與帝國接壤的幾大勢力境內也都沒有蟲族出現的蹤跡,所以維蘭星系的蟲族可能隨隕石而來的休眠的蟲族,碰巧降落在維蘭星系當中,當然也不排除是它們通過蟲洞來到這裏。”作爲帝國的情報大臣,夏音這個第一批調製出來的變種人,因爲異能的緣故,從天戈的一名情報人員,一步步成長到了現在的情報大臣,不得不說她的能力非常之強。

“陛下,臣認爲,不管這蟲族是因何而來,但都不能掉以輕心,否則那將會是整個宇宙的浩劫。”一個看起來藍皮膚大腦袋的克蘭族大臣,神色凝重地說道,惹來一衆大臣的附和。

夜凌也知道這些傳承數以十萬年的種族,對蟲族的記載頗多,瞭解的也多,所以他們才如此緊張。

“衆位愛卿,不必緊張,朕已經下令帝國科學院研究滅殺蟲族的方法,同時晴雅元帥也開始整頓兵力,向邊疆派兵,加強戒備,再者虛擬宇宙也可探測蟲族蹤跡,一旦蟲族在帝國境內出現,畢竟遭到雷霆打擊”

夜凌的話,好比給衆多大臣打了一劑強心針,大臣也都放下了心中的擔憂,他們知道,既然夜凌這位神祕而強大的陛下都這麼說了,那麼蟲族的問題就絕對不成問題了。 1940年,上海郊區,這是一片連黑幫都不願意來的地方,貧窮是這裏最讓人深刻的東西。

豬龍城寨,一片住宅區,俗稱筒子樓,新的一天開始,一羣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前呼後擁地擠進了一間澡堂洗漱,早上正是用水的時候,而且只有一間澡堂,所以每個人都很急都很趕。

相比澡堂之內的擁擠,很多人還是喜歡外邊的大水管,並不小的出水量可以同時容納五六個人洗漱。

一個年輕人幸運的搶到了水管,但因爲時間已經不早,所以他在洗頭的同時也刷起了牙,但洗到一半他突然發現他已經好幾天都沒有洗澡了,所以他又立刻把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根本沒有在意這是公共場合,當衆洗起了身體,可是洗到一半,水管卻突然斷水了。

他伸出手使勁扭了幾下閥門,水龍頭還是一滴水都沒有,伸出手勾了勾褲衩,但沒有穿好,半個屁股蛋還露在外面。

“包租婆,包租婆”夾雜着濃重的上海口音的普通話從他嘴裏喊出來,這一喊,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不約而同地看向了高層的一處窗戶。

砰地一聲,窗戶猛的打開,出現一個穿着白色紗裙的中年婦女,中年婦女嘴裏叼着捲菸,捲髮上還卷着幾個五顏六色的空心卷。

包租婆虎視眈眈的看了一圈所有的人,然後把視線放在了他身上,靜等着他說話。


“爲什麼突然之間沒水了呢?”醬爆問完。

窗戶又砰的一聲被關上,下一刻,腳上穿着拖鞋的包租婆,竟然迅速出現在了樓下。


白色紗裙在她略顯發福的身體上,絲毫沒有體現出應有的美感,反而襯托出了她的彪悍。

“水費不用花錢啊?你們這些混蛋!”包租婆叼着菸頭,張嘴便罵,一身彪悍的脾氣展露無遺。

“這個月房租也不交,還有那麼多廢話”

“但是我頭洗到一半”醬爆語氣有些抱怨,但他似乎不敢和包租婆對視,低着頭又道“你把水閘關了”

周圍的人也有些不平,漸漸圍攏過來,但包租婆絲毫沒有受到影響。

“我現在不光是關,”包租婆左手叉腰,右手對着人羣指指點點,道“從明天開始,逢一、三、五停水,二、四、六間接性供水,怎樣?”

對包租婆這個決斷,衆人雖然憤怒但卻不敢出聲反抗。

“斜眉歪眼,一個個鬼哭狼嚎什麼?找死啊!我看你們都是活膩歪了”

“goodmorning啊,包租婆”買早餐的阿鬼,見包租婆正在氣頭上,拽了一句洋文打算安慰她一下。

“姑你媽了個頭啊”包租婆根本不買他的賬,劈頭蓋臉就是一通臭罵,“再不交房租,老孃就燒了你的鋪子”

對此,阿鬼只是悻悻一笑,也不說什麼,對他來說,早就習慣了,若是包租婆那天早晨不罵一通,那才叫奇怪呢。

旁邊還有一個支保持微笑的兔爺,包租婆看他不順眼,也上罵了兩句,“笑,笑什麼笑?笑就不用交房租了?你個老**!”

聞言,兔爺害羞地跟個大姑娘似的,轉過身屁股一扭一扭的,撩起腿跑開了。

或許包租婆的興趣愛好就是如此,每天早上非要罵痛快了才能盡興,見抗着幾麻袋的苦力強,又罵道“呵,這麼有力氣,活該你一輩子做苦力,欠我幾個月的房租,早上連招呼也不打一聲,累死你個王八蛋。”

夜凌站在門口饒有興致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和單純地看電影不同,電影世界發生在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每一個人都是真真正正的人,自然它帶給夜凌的感覺也不同。

在門口駐足良久,爲了不惹人懷疑,夜凌還是走了進去。

搞定虛擬宇宙的問題之後,又解決了蟲族,趁着夜靈暫時還沒有甦醒,夜凌直接踏上了玄幻世界,或者說武俠世界的行程,第一個世界便是功夫,之所以來到這個世界,那是因爲結合整個功夫的時代背景和功夫當中出現的力量體系,按照夜凌目前的情況來說,最爲合適,武力值表現的既不高同樣也不低。

“喂,幹什麼的?”

夜凌的一身不凡的氣質還是引起了包租婆的注意,當然引起包租婆注意的,或許是夜凌身上的休閒服更多一點。

“過路的,進來歇歇腳”夜凌微微一笑,很是客氣地對包租婆說道,他可是知道包租婆是超一流高手,一手獅吼功所向披靡,在沒有得到什麼武功祕籍之前,夜凌可不想得罪她。

“切,穿的人模狗樣的,還不是一個窮鬼!”包租婆鄙視地上下打量了夜凌一眼,轉過身繼續大罵那些租客。

到底不是一個看臉的時代啊,夜凌伸出手無奈地摸了摸下巴,心中感慨了一句,向阿鬼的早餐攤走去。

“goodmorning啊,先生,”見夜凌走過來,阿鬼趕緊過來擦了擦板凳,微笑着向夜凌打了聲招呼。

聽到阿鬼這賤兮兮的問候,夜凌還真想和包租婆一樣,來一句姑你媽了個頭。

“先生,您要吃點什麼?”

“一根油條,一碗稀粥”夜凌見他這裏只有這兩種東西,也就只點了這兩樣。

很快阿鬼就將油條和稀粥端了上來,夜凌咬了一口油條,發現味道果然如同想象的沒什麼出入,很像是沾了一點葷腥的饅頭,不過面的口感很好,很是勁道,細嚼起來還是挺香的。

“先生,擀麪需要用到這麼多擀麪杖嗎?”夜凌眼睛瞥到案板上排放着大大小小長度不一的長棍,心中除了阿鬼喜好長棍愛好長棍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答案了。

“只是收集而已”阿鬼或許是不願參與到外邊包租婆的訓話當中,便搬了個凳子,稍稍靠近了夜凌一點坐下。

“先生哪裏人士?”阿鬼問道。

“內陸的,剛從國外回來,”夜凌將手中的油條吃完,再將還算可以的稀粥喝乾淨,雖然兩樣東西都十分難吃,但從小就養成的絕不浪費的習慣,還是讓夜凌硬着頭皮吃了乾淨。


外邊包租婆罵的真兇,這個時候走出去,絕對會被包租婆的唾沫星子淹死,所以還不如在這裏和阿鬼聊幾句,或許還可以從阿鬼這裏知道一些關於功夫的東西。

“做生意?”

“不是,因爲在國外有幸見識了咱們華夏功夫的厲害,所以打算回國來拜師學個一招半式,同時結束國內的動亂,”夜凌頓了頓,又說道“如果再不出手,恐怕整個華夏文明將毀於一旦,到時候國不在,家何在!”

國不在,家何在?阿鬼嘴裏反反覆覆唸叨着這句話,雙眼之中閃過一絲懷念,又有一些迷茫。

夜凌也沒有打擾他,將視線放在了外邊,這時包租婆似乎罵盡興了,衆人也都散去,自顧自地忙碌起來,這時兩個身穿西裝腳踏涼鞋的男人走了過來,兩人似乎爲營造某種氣勢,刻意的步伐一致,走路的樣子還很拽,不過身上西裝後領上的開口和腋下的針線頭,似乎把兩個人的身份出賣了。

阿星和肥仔,這個世界的主角和主角跟班,身負絕世武功如來神掌,當然現在還只是一個假扮斧頭幫過來打算敲詐勒索賺點錢的小混混。

夜凌坐在桌子上,靜靜地看着阿星和肥仔表演,但卻沒有注意到阿鬼看向他的眼睛裏,卻有一股複雜的情緒。

“哦,原來你想勒索我!”醬爆還是沒有提上褲子,半個屁股蛋還是露在外面。

“你完了你,我大哥要砍死你!”

“我不怕!”帶着濃濃的鼻音,醬爆慷慨激昂地說道“就算殺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

等他把話說完,豬龍寨所有居民都圍攏了過來,平日裏大家住在一起,有什麼事也都互相幫忙,像阿星這樣的小混混見多了,每次他們只要一羣人一起,這種小麻煩就能挺過去。

京杭之戀

“她勒索我”醬爆帶着包租婆,走了過來,用手指着阿星,依舊帶着濃重的鼻音。

阿星嘴角依舊掛着鮮血,但還是在充大爺,“哦,肥婆,這裏的負責人是你,對吧?”

對此,肥婆摘下腳上的拖鞋,直接朝這阿星的臉,就甩了過去。

“肥婆啊!”

“哎,我斧頭幫啊!”阿星被這一拖鞋扇的有些找不着北,躲閃着把斧頭幫這杆大旗祭了出來,希望可以嚇到她。

但混跡這裏多年的包租婆,什麼樣的人沒見過,一眼就看出了阿星的狐假虎威。

迴應阿星的又是一拖鞋,“斧頭幫啊!”

“大哥!”阿星有點慫了。

但包租婆又是一下,“大哥啊!”

“賠醫藥費啊你!”

“醫藥費啊!”啪的又是一聲,包租婆的拖鞋,再次和阿星的臉,來了一個親密接觸。 “自己人,自己人”阿星是真的有點被包租婆的拖鞋給打怕了,一邊說一邊撩開腿向外跑。

“自己人啊”包租婆踮起一隻腳緊追不捨,把阿星打的狼狽不堪。

夜凌看着兩人追打,感到頗爲有趣,這畢竟是一個真實的世界,和單純的電影不同,沒有背景音樂,但也頗有一番韻味。

阿鬼這時的視線雖然沒有在夜凌身上,但從他眼睛之中的掙扎還是能夠看出來,夜凌剛纔的一番話對他產生的影響。

阿星走到院牆旁邊,一邊走一邊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個炮仗,“有種人啊你,我叫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