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男人帶著一絲落寞憂傷彷彿多接觸一點就能夠更多的感受到他深邃的內涵。一本有著古典色彩的羊皮卷一頁頁的翻看那些悠悠的文字。品味著的不只是文本身的優雅和麗。更有著悠久的歷史賜予它的厚重

奧蘿拉用這樣的喻來形容陸斯恩。心中那一份幽怨和忿恨隨著他那種近乎人情的可憐自尊心和男人的驕傲而煙消雲散。

奧蘿拉的心情輕鬆下來。似乎沒有必在一剛向自己展露了他不為人知一面的男人持著某種矜的姿態。她嬌笑一聲。躺倒在長長的觀景長廊旁背靠著牆壁的吊椅。悠然自的搖著雙腿。「你一定不會相信。我很高興。因為你樣評價我最好的朋友之一——芬格爾斯小姐。」

「女人之間的友誼就像兩個國家之間的同盟一樣讓人難以相信。弗洛希德在他早年間游於社交場式各樣的女人交往時就的出了這樣的結論。」陸斯恩的手指搭在吊椅點綴著細密水晶片的綢緞吊繩上。搖動著吊椅前後擺動。奧蘿拉細長的小腿搖曳出一段撩人的風姿。堪堪遮住大腿的裙擺飛揚。露出乳白色絲襪紫羅蘭色的上沿。

「格里沙爾塔小姐梅薇絲公主呢?」奧蘿拉搖了搖頭。並不認同陸斯恩的話。

「那不只是友誼。那是一種近乎親情的憐惜和保護。」陸斯恩並不願意和奧蘿拉過多的論羅秀和梅絲。他因自己的需要隨意定位芬格爾斯的角色。但羅秀不能。他不能這樣做

奧蘿拉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她不曾想和陸斯恩在這樣泛濫著溫馨和曖昧氣息的酒店房裡。看著茫茫夜景閑聊。這樣的場景並非她刻意追尋的。卻比以前

她獻殷勤的男人造出各種自以為適合男女曖昧的她的心容易陷入一種微微帶著興奮的期待中。

酒店廣場前的夜光噴泉突然間爆出一層層**疊加的泉水。在強光的照耀下如同夢神瑟拉的幻境。不遠處巨大銅鐘合著洛德大帝鐘樓的鐘聲一聲聲響起。卻輕而易舉的透了酒店特殊設計的牆壁。震驚了奧蘿拉。

和陸斯恩在一起。她沒有注意到多事情。例如間。例如魯賓為什麼還沒有來。例如她心中那股越來越難以壓抑的需求。她恍然驚醒。就算自己願意以更真實而坦白的方式和陸斯恩接。卻也不能讓她知道自己和魯賓來往的秘密。

可是陸斯恩已經站這裡了。他知道多少?

「你忘記回答我了。你怎麼會在這裡?」奧蘿拉的臉色白。她很清楚她吸食的那種藥粉摻雜在煙草的楊生花葉末樣的效果。只是要強烈的多。帶給她的感覺也愉悅許多。雖然會在藥效過去後有點副作用但是比起吸食時那種奧蘿拉無法忘懷的深入靈魂的暢快感覺比起來。些許頭疼和**的疲乏。以及精神上的空虛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在櫻蘭羅帝國方的輿論宣傳中。楊生花就象徵著**墮落。更不用說奧蘿拉吸食的這種來自新月大陸的藥粉了。奧蘿拉不願意在被揭去「丑如豬」的面紗后。蒙上一層讓人更加厭惡的。

陸斯恩輕輕了一口氣。手指停住了搖動吊繩的動作。

奧蘿拉心一緊。面容慘淡。如果自己吸食這些東西的事情傳出去。她的名聲就徹底毀掉了。即使是坎斯拉夫家族三小姐的光環也沒有辦法庇佑他。

西里爾區的老派貴們。包括坎斯拉夫伯爵就非常厭惡楊生花這種東西。他認為這些東西會讓吸食者精渙身體虛弱。甚至無法把握韁繩。如果一位騎士上這種東西。那麼他將無關騎士精神等種種美德。

他甚至認為。如果生花被泛種植。大量輸入櫻蘭羅帝國。那些缺乏抵抗力和自制力的底層士兵和平,也能吸食的起的話。這種似乎能帶給人享受的植物花瓣。最後將會把個櫻蘭羅帝國拖入深淵。

他甚至向上議院案。要求通過一項全面禁止楊生花出現在櫻蘭羅帝國的法案。任何吸食者。攜帶者和傳播者一縷處以絞刑。


最終因為楊生花的生長條件苛刻。無廣泛種植。而且它的藥效還不足以強大到完全控帝**事棟的騎士階層。再加上許多和上議院議員們有關聯的上層人士也有吸食楊生花的習慣。這項法案才沒有辦法通過。

現在奧蘿拉吸食的這種。卻足以讓坎斯拉夫伯爵有慎重的理由相信它會給櫻蘭羅帝國帶來的危害。非常了解父親的奧蘿拉也不會懷疑。如果需要犧牲自己。坎斯夫伯爵會拿他的女兒奧蘿拉為示例。以證明這種藥物如何讓人難以擺脫。並且在缺乏它時會讓人完全失去理智和道德觀念。以此逼迫上院通過他提出的法案。

「你都知道了?」奧蘿份繚繞在心頭纏綿的青澀情懷隨著她破落的心情而消失。艱難的抬起頭看陸斯恩。

「我知道了不算什。最重要的是。你都知道些什麼。」陸斯恩略帶苦澀的聲音里有著奧蘿拉悔恨的心疼。「魯賓不會來了。」

奧蘿拉驚訝的站了來。卻不是因斯恩知道了她和魯賓的交易。而是她今天沒有機從魯賓手裡拿到那種藥粉了。

她失望的跌倒在吊上。雙腿僵硬的垂下。

「你知道埃博拉商的女寵嗎?」陸斯恩似乎對奧蘿拉的反應十分失望冷冷的問道。

奧蘿拉雙目無神的望著窗外。空洞而沒有焦距。

「在一些所謂的高私人俱樂部里。常常會有人炫耀他們從埃博拉商人手裡高價收購的女。這些女寵系著項圈。被人牽的上用四肢爬行。她們像真正的狗一樣會搖擺臀。當然用上等貂尾製作成的尾巴是鑲嵌在她們臀瓣的。她們會因為主人的愛撫而搖尾乞憐。連眼神都和真正的狗一般無二。你能夠想象她們是如何練出來。以至於完全失去人性了嗎?」陸斯恩望著奧蘿拉白嫩的脖頸。彷彿那裡已經被裝上了項圈。 貴族法則第一百九十二章煙斗

奧蘿拉的臉色蒼白。【】陸斯恩在這候提起這個話。顯那些藥粉有關。

「女寵的培養有兩種基本的方法。第一種是最極的。也是投資的。同時也能夠獲的最豐厚的回報。他們在多米尼克大陸收購女嬰。這些女嬰一般都是來自破落的貴族家庭。像某些被削除爵位和封的的貴族往往會被埃博拉人趁機擄掠走他們的孩子。你許會奇怪為什麼貴族家庭的女嬰培養成女寵能夠帶來更豐厚的利潤。除了涉及到血統問題……像純血馬和名犬一樣。另外就是貴族家庭的孩子會繼承母親美麗的容貌和白嫩的肌膚。你不的不承認貧民階層里誕生美女的幾率遠遠低於貴族階層和富裕階,。這些孩子和一群幼犬一起生活在一起。學習著犬類的生活習性。她們長大以後會是什麼樣子你也可以想象的到。」陸斯恩望著沉浸在猜疑中的奧蘿拉。無情的將可怕的事實陳述出來。卻沒有要安慰她採取委婉的說法。「另外一種卻簡單的多。投資也較低。獲利也不如前者。埃博拉選擇那些美貌女子……如果有貴族血統那就更合適了。誘她們吸食一種叫曼的植物花粉。這種花粉吸食後會產生各種各的幻覺。讓人享受到為所欲為的快感。那是一種純粹的精神享受。會人拋開一切俗世的煩惱。沉浸在猶如天國的快樂中……這種花粉帶的愉悅觀感人難以捨棄。何況它具備比楊生花強烈一百倍的成癮性。吸食它之後會產生強烈的依賴。如果隔一段時間沒有吸食。人就會陷入一種痴狂瘋癲的狀態。只想著如何的到這種花粉。完全失去人性。埃博拉人就依靠這種曼花粉控制女寵。她們為了的到曼花粉。會產生一種對主人百依百順的本能是她們總是會殘存著一點人性。而讓飼養她們的人的到更多的樂趣。這種曼花粉。你應該知道是什麼了吧?」

奧蘿拉渾身冰涼。如果恩只是一味的向她闡述這種曼花粉的效用沒有吸食時會讓人產生如何狂的狀態。奧蘿拉並不一定會在意。不可能支付不起這種昂貴植物花粉的價格。可是陸斯恩告訴她的是不是她會為這樣曼花粉做出什麼事情而是告訴她別人可以用這種曼花粉脅迫她做些什。

她一直瞧不起魯賓。這時候才想自己似乎並沒有辦法從其他途徑到這種花粉。如果魯賓以中斷這種花粉的供應來脅迫她。她並沒有太多的自信去拒絕。

如果魯賓不只是想通過出售這種花粉來獲利他有更大的野心說不定他可以讓奧蘿拉做出一切她現在想想就不寒而顫的行為。讓奧蘿拉成為女寵她怕自己在吸食這些花粉后甚至會失去死亡的勇氣。她害怕自己被賓牽著脖子像狗一樣搖尾乞憐然後任由魯賓這條公狗對待她像對待一條母狗一樣交。

人類社會中高高視的頂,階級在面對低層人類時總是不屑的。輕蔑的輕視的。以至於沒有怎麼在他們對自己的脅。奧蘿拉這時候才的害怕。才感覺魯賓像《》中描述的惡魔。會將她帶入無底的深淵。

她望著陸斯恩。像虔誠的信希望獲救時看到的天使。

「該怎麼辦?」她呢喃自語。在問自己也在問陸斯恩。

陸斯恩沒有回答她。垂下手摸著奧蘿拉柔的絲。靜謐不語。

這時候的奧蘿拉不會對些許的肢體觸碰有任何反感。反而會產生一種親近的依賴感。彷彿在他觸碰時。讓她不再感覺那麼恍然無措。陸斯恩很自然的把著奧蘿拉的理。在獨自的沉默中撩撥著奧蘿拉的焦慮。

奧蘿拉緊抓住陸斯恩的手。用溺水者抓住最後一根稻草時的眼神死的盯著陸斯恩。

「你和魯賓接觸有長時間了?」陸斯恩問道。

「幾天……十多天……」奧蘿拉這才想起自己似乎已經很少注意日子了-天都只是在期待著魯賓將曼花粉交給她。對其他任何事物都沒有什麼興趣。

「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將你關起來。強硬的戒掉你對曼花粉的依賴。讓你身體對它的反漸漸消失。」陸斯恩接著自否定了這個辦法。「可是你對曼花粉帶來的那種享受依然會有一種渴望。即使身體不需要吸食它。可是你心理依然不會排斥它。很容易就在某种放松的環境下。或者是被人誘導再次吸食。這種辦法

樣養尊處優的小姐可能受不了。有可能瘋掉者通來減少無法吸食時的痛苦。」

「你一定有辦法的」奧蘿拉的手臂顫抖著。手指在陸斯恩的手背上掐出了血痕。

陸斯恩猶豫。「我也可以為你一個條可靠的途徑。從新月大陸進口這種花粉。你直接面對那些專業從事出售花粉的博拉人了。他們以出售獲利。不必擔心他們通過花粉來控制你……當你真正接觸他們時。你會現倫德至少有幾十個人可提供這種花粉。不只是魯賓而已。這樣你就無須戒掉了。」

奧蘿拉-頭。很顯然她在掙扎。那種吸食時的快樂並不是能夠輕易捨棄的。她只是害怕被控制而已。如果沒有這種危險……

陸斯恩饒有興趣的看著奧蘿拉。在她抬起頭時。臉上的表情自然的轉換成一種期待。「可是我希望你就是那個有點自私。有點憂鬱的頹廢的奧蘿拉。而不是一個日懶散的躺在卧榻上面對曼花粉露出貪婪神情的墮落女人。」

陸斯恩的話給了奧做出最後決斷的力量。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你應該有另外一讓我擺脫曼花粉的方法。」陸斯恩的手中多了一個煙。黃和白玉的質的。雕的青藤紋路纏繞著手托。銘刻有託名畫《午後》微縮場景的煙嘴。還有那裝飾著空蕾絲的紅煙讓它像所有成功的奢品一。將彰顯主人氣質的外觀和藝術結合起來。

「在吸食楊生花時。些人會到煙斗。」奧蘿以為陸斯恩是想讓她拿楊生花當作替代品。雖然楊生花和曼花粉都很危險。但比較起來前者的效用還是稍弱一點。

恩聽出了奧蘿拉的意思。將這隻煙斗交給奧蘿拉。「它的名字叫格瑞莫莉隱匿。它不是普通的煙斗。更不是讓楊生花葉裝進去的煙斗。」

「格瑞莫莉隱匿?」奧蘿拉重複著個奇怪的名字。一隻煙斗而已。就算它是奢侈品。它是藝術品。最多也是冠上設計者的名字而已。

奧蘿拉所熟知的那些珠設計師和奢侈品設計師中可沒有格瑞莫莉這號人物。這個名字似乎也不屬於歷上某個名人。

「格瑞莫莉!」奧蘿拉恍然想起來她和一幫姐妹覓到一本據說記載著惡魔魅惑能力修**時其中的內容。其中有格瑞莫莉這個名字。「她是一個大惡魔的名字。她參與過《月經》中記載的天使和惡魔的戰爭。」

「她對於人類的宗捲來說。是不多的幾個有記載女性大惡魔之一。但她在惡魔之中卻是赫赫有名……呵呵。不過那也只是一些異教徒編出來的故事。」陸斯恩看著奧蘿拉把玩著精美的煙斗。她那白皙細嫩的手指和煙斗中央的白玉幾乎渾然一體。「傳說這件格瑞莫莉隱匿就是她的物品。」

奧蘿拉也笑了起來。似乎在聽陸斯恩避開曼花粉的話題說起閑情趣聞時心情也放鬆下來。「你不會是真的認為有格瑞莫莉這樣的惡魔存在吧……而且這真的是-瑞莫莉的東西?」

「也許是。也許不是……這個不重要。但我知道它是我目前唯一有把握讓你不被曼花粉制的道具。」陸斯恩收斂了意。

奧蘿拉也緊來。張中更帶著一絲莫名的恐懼。彷彿她真的可能會被陸斯恩帶去接到格瑞莫莉這樣傳說中存在的惡魔。

「當你感覺到你想要吸食曼花粉時。一定要努力的控制自己。實在沒有辦法了。就使用個煙斗。將嘴放入嘴中。輕的吸一口。當然這種情況只有在你的自己再不吸食曼花粉就會痛苦的死去時。不到迫不已不要去吸這個煙斗。」陸斯恩慎重的告奧蘿拉。

「吸了以後會有什麼後果?」奧拉看著那個精緻的煙嘴。嘴唇不自的抿了抿。彷彿那個煙嘴散著某種誘惑促使她的嘴唇去靠近。

「你會暫時失去意識。」陸斯恩答。「等你清醒過來以後。那種渴望吸食曼花粉的望就會消失。同時清醒的感覺到那種吸食時的愉悅。卻不會產生任何依賴感。」

「像這樣嗎?」奧拉的眼睛突然閉上。將煙嘴塞入唇間。輕輕的吸了一下。

有一點煙絲和火星。空空如也的煙斗里冒出了一縷青煙。 貴族法則第一百九十三章無痕

外轟鳴的噴泉。【】曖昧的夜景。寂靜的長廊。柔軟的素色的牆壁。搖蕩的吊椅。熱的女體。邪魅的男子。彷彿純意識流派畫師的作品。

奧蘿拉的身體從吊上滑下。短裙掛在椅子上。露出兩條潔凈修長的大腿。白皙的膚色彷彿光是用眼睛就能夠觸摸到那份溫膩的手感。

幾根微微捲曲的毛不安分的從紫色的鏤空褻褲邊沿跑了出來。雙腿緊的夾住一團微微隆起的軟肉。中間有一條並不顯眼的溝壑凹進去。

儘管春光乍泄。奧蘿拉卻沒有去遮掩的意思。她感覺到一陣強烈的困意讓她睜不開眼睛她迷迷糊糊的望著眼前修長的男子身影。側過頭去陷入了沉睡之中。

她無意識的緊抓著那隻煙。

煙斗里的青煙沒有消散。反而像冬日裡小戶人家暖爐煙囪冒出的灰煙一樣。一團團的鼓出來。四處飄蕩著。佔據了整長廊。

陸斯恩沒有去奧蘿拉。只是望著長廊的盡頭。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一串清脆耳的駝鈴聲響起。帶著日落時大沙的滄桑凄涼味道。回蕩在迷霧茫茫的廊里。漸漸的近了。漸漸的靠近著陸斯恩。似乎還能聽到駱駝那緩慢而沉穩的腳步聲。

一隻體形和馬駒相;無幾的金駱駝。帶著頭盔式的金冠。披著藍紫色絨毯。搖著那而無毛的尾巴。在長廊的盡頭突兀的顯出身影。

它的背上坐著一個穿青色長裙禮的美貌女子。

女子有著嬌俏玲瓏的身材。卻不乏惹火的誇張曲線。鼓脹脹的碩**房沉的掛在胸隨著-駝的腳步一起。

她頭頂古拉西維尼王時期的公爵夫人頭冠。銀白色的長間鑲嵌著幾根色彩斑斕的羽織。戴著潔白紗巾手套的右手握著一隻煙斗。赫然和奧蘿拉手中的那隻「-瑞莫莉隱匿」一模一樣。

陸斯恩露出些許笑意。看著眼前煙霧中顯虛無縹緲的一幕。女子的身影隱隱綽綽仿如幻影好久不見。格瑞莫莉夫人。」

「呵……」格瑞莫莉夫人慵懶的著腰肢。她那雙半睜半閉的眼睛總是帶著睡意。讓她多了几絲嫵媚。「的主人。我被召喚出來了?」「這是提供給你的主。」陸斯恩指著躺在的上的奧蘿拉。手指直直的伸入格瑞莫莉夫人的身體中。輕輕的攪動著-莫莉夫人的身影便模糊起來。變成了一團煙霧。

當他停下這個動作煙霧再次聚出格瑞莫莉人的模樣「我沒有辦法支撐你這形態太長時間。你必須快點入她的身體。否則就會煙消雲散。」

聽陸斯恩說慎重格瑞莫莉夫人收斂了那份漫不經心。化成一團煙鑽入奧蘿拉手中的煙斗。

整個房間的煙霧也這一刻消失。奧蘿拉緩緩睜開眼睛迷茫的望著陸斯恩。


「剛才生了什麼情?」奧蘿迷惑的看著陸斯恩。「你昏睡了過去。這是這個煙斗的功效。讓你在覺到對曼花粉的饑渴時陷入沉睡。在睡眠中讓身體的到等同於吸食了曼花粉的滿足。」陸斯恩解釋道。「你剛才是不做了一個夢?」

「是啊。」奧蘿拉並不奇怪陸斯恩知道她做了一夢。有些興奮的說道:「夢裡我在參一個宮廷舞會。我穿著一身青色的長裙禮服。和我一起跳舞的是你。你像古拉西維尼王朝的公爵一樣穿戴我們的周圍都是那個時代的服飾連舞步都是沒有被法蘭篡改過的古典舞步。我都沒有辦法想象能跳的那麼好周圍的人讓出一個圈子。觀看著我們盡情跳舞。他們稱呼你的名字是公爵。雖然這個封號有些奇怪。更奇怪的是他們還叫我格瑞莫莉夫人。我簡直不能相信這是夢境。一切都是那麼真實。人的笑容。他們身上的小飾品。還有他們說的每一句都清清楚楚的記的。」

「如果不是現在清醒過來。我只會以為自己一直呆在那個舞會上。而自己是坎斯拉夫家族小姐的身份才一個夢。」奧蘿拉的頰有些興奮的潮紅。有些內容她不能再和陸恩說了。夢她和陸斯恩在舞會中曖昧的燈光下緊貼著身體。那一陣陣耳鬢廝磨的親密帶來如火的熱吻。更有舞會後古拉西宮廷里浪漫的夜晚。在夜風吹拂著的溫克爾曼式紗帳中。她品嘗到了這個男人帶給她深入骨髓的巔峰愉悅。那種感覺是如此的真實和暢快淋漓。遠遠越了曼花粉帶來的那種虛幻的快感。

奧蘿拉甚至覺的曼花粉對她的吸引力已經沒有那麼強烈了。如果

斯恩的警告。她至想再吸一下煙斗。卻感受那種

「走入你的夢境中。我的榮幸。」陸斯恩似乎高興奧蘿拉能夠擺脫曼花粉的控制。握著奧蘿拉的手指。拉著她站起身來。「看來這個煙斗和格瑞莫莉夫人還真是有關係。在傳說中格瑞莫莉夫人第一次登場時就是在古拉西維尼王朝。時候她似乎也有個公爵夫人的頭銜。也許你夢境中宮廷舞會就是她的一段經歷。」

奧蘿拉的身體還有軟。彷彿真正的經歷過一次纏綿惻的情事。她緊緊的夾住雙腿。至能夠感覺到那種濕潤潤的液體在股間糾纏著肌膚和毛。這讓她反而不怎麼在乎才現的春光暴露的場景了。

在夢中自己的身體是被這個男人肆無忌憚的享用了。這種奇怪的心理讓她覺的和眼前的男人親密無間。她覺的自己可以讓這個男人無所顧忌的靠近自己。可以他袒露自己的一切。

聽到陸,又將煙和格瑞莫莉夫人聯繫在一起。奧蘿拉還是隱隱有些顧慮。

「在維納多古典場外。我代表莉絲汀夫人邀請魯賓前往夏洛特莊園做客。」陸斯恩自然要替奧蘿拉打消這種顧慮。

「你是說這個煙和克莉絲汀夫人有關係?」奧蘿拉疑惑的望著陸斯恩。作為一位位高權重的伯爵的女兒。奧蘿拉並不對當前政治局勢的了解。即使她總在忙碌著作為一個閑暇貴族小姐的生活。她依然清楚現在克莉絲汀夫人是倫德最炙手可熱的人物。這樣一位奧蘿拉也願意稱呼為尊貴的夫人的克莉絲汀夫人突然關注她這樣一位毫無聯繫的貴族小姐。難道是因為坎斯拉夫家族?這是克莉絲汀夫人打算通過她向父親傳達某種善意

想到這裡蘿拉有些釋懷了。不會覺的陸斯恩是無緣無故的關注自己了。這讓她有些失望同時也想這才是正常的道理。出身貴族家庭的奧蘿拉習慣了這樣的思維。這個世界可沒有無緣無故的好處給你。

恩明白奧蘿拉想法。也不去解釋。「克莉絲汀夫人出身神聖家族歐德修梵克。這隻斗是她最喜愛的收藏品之一。你應該清楚她和惡魔無關。就算格瑞莫莉夫人曾經讓這隻煙斗隱匿著某種邪惡氣息。也會被歐德修梵克家族的修士凈化才會交給克莉絲汀夫人。」

奧蘿拉心底最後一絲疑慮終於消散。跑著撿起她的提包。慎重的把煙斗放入。半蹲著身體。扯了扯裙腳遮住過多的裸露出的肌膚。面色緋的道:「很抱歉。要整理一下私人。」

陸斯恩點了點頭。奧蘿拉提著包跑著走進了大廳。迅的閃進了一間卧室。

這是奧蘿拉的朋友帶丈夫前來享受難的溫馨浪漫的套間。自然不會缺少換洗的褲。奧蘿拉在衣櫃里倒了整整齊齊疊放的一排嶄新的褲。趕緊脫掉了裙底下的那條。

她親親的一捏。那條濕潤褲居然能夠擠出水來。她無法相信那樣一個春夢居然會產生如此激烈而無可抑制的反應。

一想到這裡。她的喘息禁不住微微有些加劇。她背靠著衣櫃。褻褲上傳來一陣清香中帶著**的氣息。她趕緊把褻褲用小絲巾袋子裝起來塞進包里。換上了新的

一番整理之後。臉那種讓人想入非非的潤澤潮紅才消散掉。奧蘿拉走出卧室。雙手提著。看著安安靜靜的等待著她的陸斯恩。露出溫柔乾淨的笑容:「陸斯恩。我應該怎麼感謝你?」

「其實克莉絲汀夫挺喜歡你的。有時間去去洛特莊園陪陪她吧。

最近格里沙爾塔小姐會經歷一次漫長的遊學。會離開櫻蘭羅帝國一段時間。克莉絲汀夫人還不習慣身旁沒有女兒的日子。也許能夠讓她在這段日子裡開心一點。」陸斯恩看著露出驚喜神的奧蘿拉。「更何況和克莉絲汀夫人走在一起。會比芬格爾斯更加矚目。我無法想象一個經常陪伴克莉絲汀夫人的貴族小姐。不會成為倫德貴族心目中最的追求的名媛。」

奧蘿拉的笑意漸漸斂去。「這是否意味著你也將陪伴格里沙爾塔小姐離開蘭羅帝國第一段時間?」

陸斯恩微微眯著眼睛。嘴角牽扯出一絲戲謔的笑意。「你可以夢見我。」

奧蘿拉那的臉龐再一次布滿了紅霞——

~——


章節名字…… 貴族法則桫欏聖殿篇序章夏洛特莊園的午後(上

沉的黑夜走過。【】晨曦的陽安靜地走來

彷彿這是一個愉悅的黎明

清晨脫去她灰色的服

悄然無息地顯露出讓人屏住呼吸的美麗體

當熾熱的午時來臨時

聽到了那種聲音。亢號角和急遽的腳步

粗獷的戰鼓哀鳴

軍旗被冷風撕扯。遙遙指向前

喧囂聲欲聾。戰馬嘶不已

長矛和短刀鋒。金屬鏗鏘的聲音冷漠

騎士的護手染滿了血

城堡的護城河填滿了屍。城牆倒塌。大屠殺開始了

淌著血水。在濕滑街道。在鑲嵌著大理石**中

是昔去死者的冢石板上看不清楚他們的姓名。只有模糊不清的污血

大理石花紋綻放出絢爛的色彩。精緻的浮雕被磨光。被折斷的長劍和破損的鎧甲埋上

戰爭。只是死人。破壞。劫掠。,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