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王東擎要走,天佑急了,「寶寶還在他手上,他一個人留在那裡,會害怕的!」

慕洛琛斂了心頭的怒氣,沉聲安撫他,說:「佑佑,爸爸知道,寶寶會害怕。可為了救寶寶回來,我們必須先救你回來,相信爸爸,不出三天,會把寶寶給你帶回來。」

三天後,就是王老爺子的壽辰。

這一次,他不會再讓事情出任何岔子。

天佑相信爸爸能說到做到,可一想到,天寶一個人留在了王家,他的胸口就悶悶的。

寶寶那個膽小鬼,沒他陪著根本不敢睡覺。

還有王東擎那個大壞蛋,他回去肯定又要嚇唬寶寶了……

天佑沉默了一會兒,勉為其難的點了點頭,然後趴在葉簡汐的肩頭,抱著她白皙的的脖頸,一張小臉上寫滿了不高興。

葉簡汐摸了摸他的腦袋,在心裡暗暗地嘆息了聲。

哪怕天佑是他們的親生兒子,王家尚且不肯好好的歸還,更何況是天寶……

先救出天佑也是為大局著想,畢竟天佑在王家其實是人質。

只要天佑在王家手上一天,慕洛琛行動起來,就會束手束腳。

而天寶被王家重視,出來的幾率高。

他們營救他出來的幾率也大一些。

她懂洛琛的意思,但天佑、天寶小小年紀,未必懂。

葉簡汐最怕的是,天寶會怪他們。

覺得他們更愛天佑多一些,愛他少一些。

……

抱著悶悶不樂的天寶,從金藍海會所里出來。葉簡汐和慕洛琛沒回沈家,而是去了相反的方向……安家。

到了安家。

安老爺子剛好在,聽說他們把天佑要回來了,安老爺子格外高興,抱著天佑在原地打了幾個轉。

葉簡汐在一旁,看的膽戰心驚。畢竟安老爺子身體不好,而天佑也不是半歲的孩童,她不怕把天佑怎麼著了,就怕安老爺子萬一有什麼閃失。

萬幸,安老爺子興緻很快過去。

抱著天佑,走到椅子前坐下,安老爺子面帶紅光,樂呵呵的說:「孩子能要回來一個就是成功了一大半,要知道那王老頭子向來有鐵公雞的稱呼,能進他嘴裡的東西,想再出來可比登天還難。」

慕洛琛說,「這次多虧了墨卿幫忙,不然事情不會這麼順利。」

安老爺子笑著看向兩人的身後,「說曹操,曹操就到了。墨卿,洛琛和簡汐來感謝你們呢。」

安墨卿抱著妞妞走進客廳。

還沒開口說話。

妞妞一骨碌就從他懷裡掙脫,跑到安老爺子跟前,指著天佑說:「佑佑,我半年不見你,你怎麼長得跟這麼大了!」

孩子幼稚的話,惹得客廳里的大人笑了起來。

天佑從安老爺子懷裡落地,挺著小胸膛,驕傲而矜持的說,「男孩子,本來就比女孩子高一些。你看你爸爸不也比你媽媽高嗎?」

妞妞撅了撅粉嫩的嘴,說:「討厭!你比我高,我就不能讓你叫我姐姐了。」

妞妞很不開心。

天佑抬了抬自己的下巴,說:「你怎麼那麼笨,姐姐和弟弟是用年紀劃分的,不是用身高。」

「真的?」妞妞半信半疑。

天佑一臉「你好笨」的點了點頭。

妞妞又看向安老爺子,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睛,像是在問……天佑說的是不死真的?

安老爺子面色和藹道,「佑佑說的是真的。」

妞妞踩著紅色的小皮靴,高興的蹦達了兩下,伸出肉乎乎的食指,戳了戳天佑的臉頰,說:「那你快叫我姐姐!」

「我才不要叫你姐姐。」笨死了,還沒寶寶聰明呢!

「不,我比你大,你怎麼可以不叫我姐姐?」

妞妞急了,抓著天佑的胳膊,非要他叫自己姐姐。

天佑掙脫,「就不。」

……

兩個孩子圍著客廳轉圈,爭執要不要叫姐姐的事情。

葉簡汐笑著看了一會兒,抬眸看向安墨卿,問:「颯颯呢?怎麼沒見到她?」

「她還病著,不見好轉。」

安墨卿回答。

葉簡汐聞言,不由得皺了眉頭。

景颯颯這病都病了好幾天了,前兩天她看到景颯颯時候,就覺得她氣色不好。

現在看安墨卿的神色,便知道依然沒有起色。

再這麼下去,只怕景颯颯真的要把自己的壽命,提前熬沒了。

「我去看看她。」

葉簡汐說。

安墨卿點了點頭,由著她去,有人能陪著颯颯,他也能放心一些。 葉簡汐來安家很多次了,知道景颯颯住在哪裡。

所以沒有人帶路,也很熟悉的走到了她房間門口。

葉簡汐站在門口就聽到裡面傳出來咳嗽的聲音,這一聲聲的咳嗽,格外的讓人揪心,像是要把五臟六腑都咳出來。

葉簡汐推開門,咳嗽聲戛然而止。

走進去一些,景颯颯看到她,明顯鬆了口氣。

葉簡汐知道,她剛才那般遮掩,肯定以為是安墨卿來了,無奈的說:「颯颯,你既然害怕他擔心你,你為什麼要這麼折磨自己的身體?」

「我沒有……」

話說了一半,景颯颯再次咳嗽了起來。

葉簡汐走到她身邊,幫她敲打後背,「你還說沒有,你都沒看到自己現在的臉色,白的跟外面的雪似的。」

景颯颯沒回答她的話。

用力的咳嗽了十幾下,喉嚨里湧出一股腥甜,她忙用手帕捂住了嘴巴。

嗓子疼得厲害,可堵住的胸口,終於舒暢開來。

景颯颯用力的抓住手帕,不想讓葉簡汐看到帕子里的東西。

可葉簡汐就在旁邊,怎麼看不到?

伸手把她的手指掰開,葉簡汐看著那抹鮮紅,怔怔的說不出一句話。

景颯颯知道瞞不住她,抓住葉簡汐的手,眼裡帶著淚光,懇求道:「簡汐,別告訴任何人,就當我求求你了……」

葉簡汐心裡既悲涼,又覺得無所適從,「這種情況,持續多久了?」

「兩天。」

景颯颯猶豫的回答。

兩天……

時間不長,可也不短了,正常人哪個會咳血兩天?

景颯颯的身體,真的被她自己拖垮了。

「你這樣瞞著安墨卿,也瞞不了多久,遲早他會知道的。」葉簡汐不忍心拒絕她的請求,但要她幫著景颯颯隱瞞病情,無疑是把景颯颯往死路上推。

「能瞞多久就瞞多久,瞞不住了,我也就跟著他一起走了。」

景颯颯呵了一口氣,口腔里濃濃的血腥味揮之不去。

葉簡汐聞言,道:「你這又是何必,颯颯……」

「簡汐,我跟墨卿,好不容易才重新在一起,我不想再忍受一次失去他的痛苦了。當我自私也好,無理取鬧也罷,我只想和他生不能同時,但求死能同寢。」

景颯颯說著,眼角落下幾滴清淚。

她哭的無聲無息。

可站在旁邊的人,能感覺出她渾身散發出的那種生無可戀的氣息。

葉簡汐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怎麼勸她。

設身處地,站在景颯颯的角度考慮,自己也會選擇這麼做吧,哪怕明知道是錯的,可情不由己,身不由衷。

葉簡汐默了片刻,抬手覆在景颯颯的肩膀上,說:「那妞妞呢?即使我跟洛琛能護住她,但終究不及你跟墨卿對她的心,你難道就不怕她傷心嗎?」

景颯颯眼裡滑過不舍,但最終說:「早晚都是要傷心的,長痛不如短痛。」

她跟安墨卿都是將死之人。

哪怕再拖,她也拖不了兩年。

這一點景颯颯比任何人都清楚,所以更加能下定決心。

連妞妞都無法撼動她,葉簡汐真的找不到別的理由來勸說景颯颯了,只好嘆息了聲,不再說話。

房間里的氣氛格外的沉悶。

直到窗外傳來孩子嬉笑的聲音,這才打破了氣氛。

「聽著是妞妞和天佑的聲音。」

葉簡汐走到窗戶前去看,果然在窗外的空地上,找到了他們的身影,兩個小傢伙正撅著屁股,在雪地里堆雪人。

景颯颯費力的從床上走下來到窗口,看到兩人說:「妞妞難得跟別的孩子玩的這麼開。」

葉簡汐想起來,第一次見到妞妞的時候,不由得笑了笑,附和:「是啊,我初見她的時候,小丫頭可拽了,誰都不理會。」

景颯颯聽的認真。

婚癢 葉簡汐見她感興趣,把妞妞住在慕家,跟天佑、天寶一起玩的糗事,都說了出來。

聽到自己女兒去拽天寶的小雞雞,景颯颯臉上露出了笑容,半嗔半怒的說:「這孩子下手沒輕沒重的,你就該教訓教訓她。」

葉簡汐說:「不用我出手,她自己就嚇得夠嗆了,寶寶他是個淚罐子,誰把他惹著了,能哭上三天三夜。妞妞打那之後,就不敢輕易惹他了。」

兩人說著話,窗外天佑和妞妞已經對好了一個雪人。

妞妞還讓傭人拿了她以前穿的衣服,給雪人穿上。

雖然雪人樣子不怎樣,可葉簡汐覺得還是挺可愛的。

正看的入神,耳邊忽然響起景颯颯的聲音……

「簡汐,你覺得把妞妞跟天佑定親好,還是天寶定親好?」

葉簡汐有那麼幾秒,沒反應過來,等聽清楚她的問題,說:「這個問題,我還真沒想過。」

答應定親,只是給妞妞一個庇護,又沒想著真的和安家結親。

無論是天佑、天寶,葉簡汐都不反對。

而打他們答應安家后,安家也沒人問起這件事,自然也就沒把這件事給定下來。

現在景颯颯忽然問起來,葉簡汐才想到這個問題。

的確需要定下一個人選,否則到時候寫邀請函,難不成些慕家的兒子?把兩個兒子都定給妞妞當未來老公?

咳咳……

葉簡汐被自己的想法雷的不輕。

景颯颯卻是認真思考了下,說:「定天佑怎麼樣?」

原本景颯颯考慮好的是天寶,她沒想著讓女兒占慕家的便宜,天佑是葉簡汐的親生兒子,性子又肖慕洛琛,將來十有八九要繼承慕家的。

把妞妞定給天寶,一來不會跟慕家的繼承人扯上關係,到時候斷也好斷。二來,天佑性子強勢,肯定不會受人擺布,妞妞長大后單方面喜歡他還好,依著慕天佑的性子,會幹凈利落的把妞妞的單相思斬斷。可萬一只是天佑喜歡上妞妞,那女兒肯定要受委屈。

景颯颯是當媽的,肯定不希望妞妞受半點委屈。

所以萬事都替她考慮周全了。

可她千算萬算,怎麼也沒想到,天寶會跟王家扯上關係。

王家在景颯颯眼裡就是一個大火坑,慕家把天寶哪怕要回來,天寶與王家的關係,也不覺會說斷就斷了,以後少不了有牽扯。

與其和王家有牽連,還不如跟慕家有羈絆。

畢竟有葉簡汐和慕洛琛在,他們看在與安家的舊情面上,肯定不捨得妞妞受太多委屈。

思來想去,景颯颯決定還是跟葉簡汐,提一些妞妞和天佑的事情。

葉簡汐聽到景颯颯決定選天佑。

愣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說:「好啊,我跟洛琛沒什麼問題,你跟墨卿既然決定了天佑,那就天佑吧。」

「謝謝你,簡汐。」

景颯颯由衷的感謝。

……

而窗外,兩個玩的熱火朝天的兩個小傢伙,絲毫不知道,自己的終身大事,就這麼三兩兩語被大人給定了下來。 等著天佑和妞妞玩盡興,景颯颯讓傭人備好的熱湯已經煮好。

給兩個孩子一人灌下一碗,兩個孩子的手腳回了暖意。

妞妞嚷嚷著還要玩,景颯颯看著時間差不多了,便不許她再胡鬧,示意葉簡汐帶著天佑走。

葉簡汐牽著天佑的手,往安家的正廳走。

路上……

葉簡汐想到自己剛才和景颯颯商量的事情,說:「佑佑,你喜歡妞妞嗎?」

「不喜歡,她笨笨的。」

天佑毫不猶豫的說。

葉簡汐被噎了下,有些尷尬的繼續問:「小孩子都這樣,等長大了就聰明了。而且,妞妞除了笨……唔……智商不如你,其他的不是都挺好的嗎?她可以陪著你一起玩,長得也好看,你就喜歡喜歡她。」

天佑板著一張小臉,認真的考慮她的話。

快到正廳的時候,他揚起小腦袋說,「那好吧,看在媽媽替她說話的份兒上,我就勉為其難的喜歡她一下好了。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爸爸、媽媽、寶寶,還有妹妹。」

……勉為其難。

唉,兒子,你知不知道她將來可能是你媳婦。

葉簡汐在心裡無奈的說。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