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見著天色黑了下來,上官映月四處轉了一圈,見山洞裡空空蕩蕩,沒有取暖的東西,在幫玉海棠和少年包紮完傷口之後,便就起身走了出去。

沒等走出兩步,又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便又回頭喚了一聲。

「海棠,你跟我一起去!」

要不然……

把他們兩人「單獨」留下,又不知道要鬧出什麼事兒來!

可別是等她抱著一捆柴火回來,兩個都掛了,各自死在了對方的暗器之中……那就太mmp了!

「好。」

聽到上官映月叫喚自己,玉海棠自是不會拒絕,也不放心她一個人到外面,便就起身跟了過去。

看著他們兩人一前一後走離山洞,溫孤珏不由微勾嘴角。

隨即緩緩俯下身,自地上拾起了一截枯枝……

不過多久,上官映月便就抱了一捆乾柴回來,身後跟著玉海棠,手裡還拎著兩隻野兔,便當是今晚的伙食。

三個人折騰了一天,幾乎一路都在奔逃,到了這會兒已是有些筋疲力盡……再加上玉海棠和溫孤珏兩人幾乎都不怎麼說話,上官映月雖是個喜歡鬧騰的,遇著他們兩個也是無計可施,等到填飽肚子,便就開始無聊得直打呵欠!

忽然間!

手心一動,似是叫人塞了什麼東西過來,一番動作小心翼翼的……像是不想叫旁人察覺。

而那個「旁人」,無非就是坐在上官映月另一邊的玉海棠。

覺察到少年暗中的舉動,上官映月一下子便就來了精神!

卻是不敢做出太明顯的反應,便只依舊哈欠連連——

玉海棠那樣機警,她若是稍有異樣,他又怎麼可能不起疑心?!

* 經過這兩天的相處,上官映月多多少少……還是有點了解他的性子的。

更何況……

那個少年用這樣的方式同她「聯絡」,必然也有他不得不這樣做的原因。

「好睏啊……不行了!我撐不住了……要不然,海棠你先留下來守夜,我去睡一會兒,等下再起來替你……對了,還有你……」

一面說著,上官映月迷夢著惺忪的眸子。

手裡暗暗握緊少年遞來的那截枯枝,面上卻要裝做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迷迷糊糊地問向看個少年。

「你……你叫什麼來著?」

少年淡淡開口,眉眼間同樣不動聲色。

「溫孤珏。」

聽得這個名字,玉海棠不由眸光一爍……大概知道了那群官兵為什麼要追捕他!

溫孤珏他不認識。

但「溫孤」這個姓氏,乃是北狄的國姓,他又豈能不知道?!

雖然天下複姓溫孤的人,並不僅僅只有北狄的皇族一脈,但看溫孤珏的舉止言行,再加上他如今的處境……只怕也是八九不離十了!

果然……他不是宇文琅琊。

只怕他同宇文琅琊,才是真正的孿生兄弟!

難怪先前在破廟的時候,溫孤雪聽到上官映月說自己是太子妃的孿生妹妹時,會忍不住笑出聲——

上官映月的那句話,他顯然一個字都不信。

不過,他信不信不重要,只要他不在上官映月的面前揭穿……那就足夠了!

「溫孤珏?這名字不錯……」

輕笑兩聲,上官映月接著又道。

「你也休息一下,到時候……你再來替我,這樣我們三個人都可以睡上一陣子!怎麼樣?!」

「你去睡吧,晚上有我們兩個輪流守著就行了。」

一句話,溫孤珏說得十分體貼,卻難得玉海棠沒有反對。

畢竟他們兩個大男人,又怎麼好叫上官映月這樣一個身懷六甲的孕婦給他們守夜把風?

而且……

溫孤珏目光幽幽,心下暗想……等到了夜裡,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好吧,這樣也行!那我先去睡了!」

見他們兩人難得達成共識,上官映月也就沒有爭辯什麼,雖然這個時候……她根本已經不困了,甚至還非常的精神!

但做戲就要做到底,要不然……被玉海棠發現就不好玩了!

莫名的,上官映月竟然暗暗地還有一些小激動,那種感覺……便像是在玉海棠的眼皮子地下,偷偷摸摸地跟溫孤珏「偷情」一樣……呸呸呸!不對不對……她才不是這麼沒節操的人好嗎!

走到石壁邊,上官映月順勢就著先前鋪好的草席躺下,繼而背對著玉海棠和溫孤珏兩人,小心翼翼地將手中的枯枝拿到了眼前。

一番動作尤其小心謹慎,全身上下的感官更是警惕到了空前的高度,好似雷達全開一般!

那種感覺,只怕比學生在考試的時候背著監考老師偷看小抄……還要來得更加緊張敏銳!

借著身後昏黃的火光,上官映月立時半眯起眸子,往那截枯枝上瞧了過去。

* 卻也只是一截稀鬆平常的枯枝,並無任何稀奇,只那上面用刀子刻了一行小字——

「戌時三刻,洞左百步,不見不散。」

霎時!

在見到「不見不散」四個字的一瞬間,上官映月頓覺心尖兒驀然一動,忍不住暗自興奮了起來!

所以……

溫孤珏這是在同她——深夜約見小樹林嗎?!

他是不是有什麼秘密想要告訴她?!

豪娶腹黑新妻 沒錯!

一定是這樣!

先前上官映月就覺得那個少年很奇怪,明明跟她交情不錯,便是在地洞那樣昏暗的視線下,也一眼就將她認了出來,肯定是跟她很熟了……至少不會太陌生!

結果她問了半天,也沒從他嘴裡問出個所以然來……不管她怎麼試探,他都不肯透露半個字!

如今看來,溫孤珏不是不想告訴她實情!

只怕是礙著玉海棠在場,所以無法在他的面前開口。

正因為如此,溫孤珏才想出了這樣一個法子……打算趁著玉海棠半夜睡熟了之後,將她悄悄叫出去,再偷偷地跟她說實話,把她想知道的事兒……全都告訴她!

想到這裡,上官映月不禁一陣激動,霎時更加興奮得睡不著了。

恨不得時間馬上過去,月亮馬上升到高空,這樣她就能快點解開心中的謎團……從而得到事實的真相!

不過……

皺了皺眉頭,上官映月捏著那截枯枝,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心中隨之逐漸升起一股巨大的、不好的預感!

等一下!!!

誰能告訴她——

戌時是什麼時辰?!那是晚上幾點?!

戌時三刻,又是幾點幾分?!!

她們現代……不這麼算時間好嗎?!

生平頭一回,上官映月如此後悔……自己沒有好好地學習歷史知識!

竟然連古代最基本的常識都不知道,她就這麼穿越過來了,這都不是坑爹了……簡直坑爺爺啊有沒有?!

秦少的心尖狂妻 所以,現在該怎麼辦?!

她都已經睡下了,又不能爬起來問他們。

而且這種問題……一旦她問了,必定會引起玉海棠的懷疑,所以她肯定不能在他面前問!

但是依照玉海棠千提萬防的性子,又不會允許她和溫孤珏單獨相處,要不然……溫孤珏也不至於用這樣的方式,偷偷地向她邀約了!

艾瑪!好著急有沒有?!

所以古代為什麼沒有手機?!為什麼沒有電腦?!

哪怕是給她一本《新華字典》……也好過像現在這樣一頭霧水、兩眼懵逼啊!

正暗暗著急著,上官映月一時翻來覆去……哪裡還有心思睡覺。

轉過身,卻見玉海棠款步走了過來。

見狀,上官映月立時閉緊了眼睛,一動也不敢再動……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泄露了情緒,叫玉海棠覺察到什麼。

行至上官映月的身邊,玉海棠隨手解下一件衣衫,繼而輕輕地披到了她的身上。

動作同樣小心細緻,像是不敢驚擾了她。

見他沒有起疑,上官映月方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只心裡還有些緊張,一直等著玉海棠快些走開……卻不想,他竟是直接在她身邊距離不到一米的地方,徑自合衣睡下了!

*

【更完~~~後天凌晨爆更啦~~~】 聽得耳邊傳來的「窸窣」聲,上官映月不由眼角輕抽,忍不住暗暗「靠」了一聲!

有意思嗎?!這樣有意思嗎?!

還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玉海棠這樣子防著她……簡直就跟防賊一樣有沒有?!

而且,更要命的是——

玉海棠就地睡在她的身邊也就算了,上官映月原本也沒指望他會離自己太遠,尤其在有溫孤珏在場的情況下,這傢伙顯然不可能叫她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之內。

但眼下……他躺的這個位置,未免也太刁鑽了一點吧?!

當上官映月小心翼翼地眯開一道細縫,悄咪咪地往玉海棠身上掃過去的時候,幾乎是一眼就瞧見了他臉上那張——便是連睡覺都不肯摘下的駭人面具!

霎時間,上官映月不禁心頭一跳,趕忙又閉上了眼睛!

暗自靜默了好一會兒。

一直等到玉海棠的鼻息間傳出平穩的呼吸聲,估摸著他差不多已經合眼睡下了,上官映月才敢壯著膽兒,再一次悄悄地睜開眼睛。

奈何玉海棠躺的位置實在太過「恰到好處」!

不遠不近,不偏不倚……正好擋在了她和溫孤珏兩人的中間!

便像是故意隔著她和溫孤珏,不讓他們二人之間有任何的「交流」一般,嚴嚴實實地擋住了她大半的視線,一時間叫她望也望不見溫孤珏的身影。

更別說是趁著他睡下的時候,偷摸著同溫孤珏比劃兩句了!

倘若說溫孤珏能夠站起身倒也還好,看他那身段,少說也有一米七八的個子……可偏偏他雙腿有疾,沒法從輪椅上站起來,以至於就算她使勁兒瞪圓了眼睛,也只能瞧見溫孤珏頭頂上的冰青色玉冠,便是連個眼神也對不上!

又何談同其——「四目相對」、「心領神會」?!

所以啊,這年頭……要「偷個情」,「幽個會」,還真的是十分艱難的!

但是,她又怎麼可能就這樣認輸?!

不行,一定還有別的辦法!

她一定會想出辦法的!

暗暗握緊拳頭,上官映月在心下這樣默默地想著!

爾後,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頓然叫她靈機一動,精光一閃,冒出了一個絕妙的主意來!

嗨呀……剛才一著急,她竟是把自己最大的本事給忘了!

何必要越過玉海棠的身子才能同溫孤珏比劃,她那控物異能……難道就只是用來吹牛裝逼的嗎?!

雖說異能不宜外露,但在派得上用場的時候,還是要亮出來用一用的,更何況方才在遇上官兵圍剿的時候……情急之下,她為了將溫孤珏從圍殺中救出,就已經在他面前用過一次了。

如今也不用繼續在他面前藏著掖著,那樣一來,反而只會叫他更加起疑。

這麼想著,上官映月便就不再猶猶豫豫,當下發動異能……豎起了溫孤珏身前的一截樹枝,繼而小心翼翼就著地面上厚厚積著的灰塵,一筆一劃的,寫下了一行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