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有些奇怪,這昊霖如此陷害昊淵,後者卻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般,只是讓昊霖滾。

這如何不讓眾人驚訝。

自他們心目中,那個果斷無比,兇殘至極的昊淵,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

他們哪知道,對於昊淵來說,根本無需在意螻蟻的死活。

而昊霖,就是螻蟻。

聞言,昊霖一臉喜色,在他看來,昊淵完全就是怕了自己,所以才放自己走。

如果讓昊淵知道他的想法,恐怕他今天真的出不了萬寶樓的大門。

昊霖沒敢猶豫片刻,直接帶著那「七星劍法」,灰溜溜的逃竄,狼狽至極。

墨無極給那名黑衣女子一個眼色,後者領悟,當下嫵媚一笑。

「中間出現了這個小插曲,還有大人要加價嗎?」

拍賣場中一片安靜。

加價?

找死嗎?

他們可不想得罪萬寶樓,更不想得罪昊淵!

最終,那冰球被昊淵以二百五十萬的價格,收入囊中。

待得拍賣會結束后,墨無極二人找到昊淵。

「淵少…」

墨無極剛想開口,便被昊淵打住。

魔尊圖騰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的病,我會找機會給你治。」

此言一出,墨無極牧南子二人面面相覷,都是從對方眼裡看出了駭然之色。

因為…昊淵竟然隨便看了一眼,就能看出墨無極身上有病!

沒錯。

當年墨無極天賦極高,原本在上級萬寶樓頗受重視,可就在十年前,後者被數人暗算,受到重傷,體內落下隱患。

為了不讓墨無極再度受到傷害,後者的師傅方才讓墨無極來到羅天城萬寶樓,擔任了樓主一職。

這件事,除了墨無極本人以及牧南子外,任何人都不知道!

他們沒想到,昊淵竟然看了前者一眼,就能看出墨無極身上的隱晦。

之前牧南子見到昊淵拿出凌雪丹后,也只是抱著試探一下的想法,不然,本在閉關的墨無極,也不可能突然出現在拍賣會現場。

不過現在看來,或許還真有那麼點希望。

畢竟,他的丹道造詣,就連丹閣閣主方木,都自甘稱葯徒。

若是連昊淵都救不了他,恐怕整個羅天城都沒人能救。

墨無極老臉大喜過望,連忙說道:「請淵少受晚輩墨無極一拜!」

如果昊淵真能救助他的隱疾,就算自稱晚輩又有何妨。

要知道,若不是有這個隱疾存在,他的實力恐怕早就達到了天級!

昊淵獨自回到昊家。

再過兩日,便要去天雲學府,在此之前,他準備突破到黃級後期。

途徑一座流水小橋時,忽然止住腳步,喃喃自語道:「是我大意了,既然現在才發現你!」

他身形一動,瞬間化為一道黑影,驟然掃向身側。

一道人影躲避不及,索性不再躲避。

那人身著黑衣,頭戴面紗,雙眼兇狠冷厲道:「你死期到了!」

話落,其身形瞬間爆射而出,一身黃級後期巔峰修為盡數爆發。

昊淵眼眸一凌,體內真力也是頓時狂涌。

昊淵一掌拍出,可那人彷彿知道了他的招式一般,身形連忙一躲,避開了這一擊。

同時,一道匕首出現在他手中,刀芒凌厲,極為驚人。

昊淵面色不動,身形瞬間來到那人身後,還不待對方回過神來,一記狠拳頓時轟在了後者頭上。

「砰!」

那人頭顱瞬間爆炸,霎那間,血濺四周,空氣中充斥著一股血腥之味。

不過昊淵面色卻沒有任何變化,只是眉頭緊鎖,看著這道屍體。

究竟是誰,要暗害於他! 昊淵凝視地上那道無頭屍體,陷入沉思。

究竟是誰要殺自己?

他曾經在羅天城中不過只是一個廢物,若是真有仇人,恐怕也只是自己重生在這身體后,結交的仇人。

如此一來,那就簡單多了。

譬如昊龍一脈、柳家、程家、蕭戰等等….

昊淵也沒多想,直接搜尋其那道屍體來了。

他前世身為魔帝,殺過天地間無數強者,所以面對這道屍體,面龐上卻是毫無表情。

很快,他便是找到一枚令牌和一封書信。

昊淵展開書信,看尋其上內容。

內容大致是想讓此人在昊淵前往天雲學府前,斬殺後者,事成之後,賞賜一千萬金幣。

「呵呵…看來我還挺值錢的嘛。」昊淵淡笑一聲,眼眸中掠過幾分冰冷。

他再看向那枚令牌。

令牌上,只刻著一枚字。

柳。

「看來這柳家還真是作死呢….」

「也罷,這柳家…很快就會從天雲國消失了。」

昊淵眸子中掠過一抹冷漠,他堂堂魔帝豈能讓一個垃圾家族隨意放肆。

這柳家一次次挑釁他的威嚴。

所以….

這個家族。

寵妻成魔:夫人,輕點踹! 不能存!

昊淵收起令牌,他相信用不了多久,他便能擁有覆滅柳家的實力。

雖然他完全可以讓方木墨無極等人處理這件事,這他並不想這麼做。

他乃魔帝,他若殺人,何人攔!

昊淵回到昊家,沒有說一句話,直接回到房間中閉關修鍊。

他要在前往天雲學府前,實力達到黃級後期。

昊淵前世有一部煉體功法,同樣是他在神魔之地所得,此功法極為神奇,分為一至九重,如果能修鍊到九重巔峰,他便能擁有不死之軀,金剛不滅。

可他前世也不過只是修鍊到了第八重,他若是能修鍊到第九重,恐怕就算那些九天武帝同時圍攻,他也有信心抵擋下來。

「這「天魔神體」配合著「九天神魔錄」以及天血聖體,相信我能在這一世修鍊到更高層次…」昊淵咧嘴一笑,眼眸中有著喜色湧出。

這「天魔神體」是一道專為魔道而生的神魔煉體功法,唯有天生為魔之人,方才能修鍊到巔峰層次。

他前世雖為魔帝,可這畢竟是世人所逼,並非天生為魔。

可他此世,不僅覺醒的天魔血脈,更是有著九天神魔錄以及天血聖體加持,想必將這天魔神體修鍊到巔峰,也不是難事。

沒有猶豫,昊淵直接閉上雙眼,腦海中運轉前世記憶,一道道玄奧晦澀的滄桑之言,自他嘴中緩緩而出。

…..

兩日時間,一閃而過。

當斜陽揮灑在羅天城之時,昊淵也是從閉關中緩緩睜開雙眼。

感受著體內磅礴的真力,昊淵忍不住咧嘴一笑。

「天魔神體終於修鍊到第一重境界了….」

昊淵心中欣喜,如今他的肉體之力已經絲毫不比玄級後期弱多少,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他相信,玄級後期以下武者,都能一拳秒殺。

「實力也達到了黃級後期。」

不過相對而言,境界的提升卻沒讓昊淵有多少意外。

畢竟這只是黃級而已,突破太容易了。

「今日應該便是前往帝都的日子…」

天雲學府位於天雲國帝都,與羅天城之間相隔一海,他需要乘船而去。

碼頭。

昊淵立在天雲學府派來船隻的甲板上。

身後,是本次同樣入選的常三念、柳塵二人。

岸上,昊嘯天等一眾昊家之人、墨無極、方木等諸多武道大勢力相送。

眾人見到墨無極和方木二人時,心中也都是頗為驚訝,沒想到這兩位大能竟然也會出現在此。

這不禁使眾人看向昊淵的目光微微變幻,心中不由得多了幾分敬佩。

畢竟,這個面子,恐怕整個羅天城除了他之外,誰都沒法擁有。

「淵少…」

二人找到昊淵,異口同聲的恭敬道。

或許在外人看來,昊淵不過只是他們看好的小輩,但幾人真正的關係,唯有他們心中最清楚。

「淵少,我在帝都萬寶樓有些關係,我已聯繫的那邊萬寶樓,相信你過去后,會有人在那接應。」墨無極恭敬說道。

昊淵點點頭,道:「一個月後,你來帝都找我便是..」

墨無極心中大喜,有了昊淵的保證,自己體內的隱疾想必可以解除。

待得那時,他必能重返上級萬寶樓,重新受到重視!

聽到墨無極的話,方木卻是老臉一紅,不好意思道:「晚輩在帝都里沒什麼關係…」

昊淵搖搖頭,淡淡說道:「沒事,有心了。」

對於敵人,他一向心狠手辣,絕不留情,可對於自己的人,他必會善待。

方木清楚了昊淵的口氣,心中也是暗暗送了口氣。

當日昊淵走後,他也是按照後者的說法,修鍊那部功法以及服用丹藥,隱隱間能感覺到,自己精神力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提升,而他的丹道造詣也是成功得到了突破,完美的煉製出了三品丹藥。

所以,昊淵對他而言,早就是恩人般的人物。

就算把他這個老命交代給後者,他也在所不惜!

「叫你們來,是為了拜託你們件事。」

「淵少請講。」二人說道。

昊淵點點頭,道:「待我走後,希望你們照顧我父親那一脈一二…」

若是其他人說著請求,他們二人肯定連理都不理,畢竟以丹閣和萬寶樓的地位,插手其餘勢力的紛爭,的確有些破壞規矩。

不過二人聞言,想都沒想便是說道:「請淵少放心,昊家主就不會有一根毫毛的閃失!」

昊淵在他們眼中,早已是最尊敬的人物,所以昊淵吩咐的事,他們自然要竭盡全力完成。

昊淵點點頭,再與昊嘯天等人說了一會,也是登船而去。

一聲號角,上傳緩緩駛離岸邊,順流而下,直奔帝都。

天明十分,巨船已離開羅天城,進入了遼闊的運河水域。

此去最少需要一月時間。

昊淵打算理會途中時間,將剛剛提升的真力,再度穩定一下。

夜色,很快降臨。

昊淵緩緩睜開雙眼,修鍊半天,神清氣爽,心情大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