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得這樣的情景,幽炎尊者的臉色頓時便是有些慘白:「小心點,不要碰周圍的任何東西,這些石柱要是砸下來……我們得完蛋!」

幽炎尊者的呼聲方才落下,一道黑色光芒陡然間便是在這大殿之中略過,旋即,伴隨著一陣地面的劇烈抖動,那一塊一塊巨石有著數十米長的巨石陡然間便是砸落而下!

「蓬!」「蓬!」「蓬!」

一段段巨石接連砸落下來,重達數十萬斤的巨石落下,頓時便是令得鬼宗眾人臉色一陣煞白,連忙是動身逃竄,然而,沒等他們太初幾步,巨石便是已經落在了頭上!

「嘭!」

一聲巨響之下,一段巨石便是直接砸落在了他們幾人的頭上,所有人幾乎是同時出手,這才將那巨石給生生的接住了,只是,那般恐怖的重量,也是頓時讓得他們的身軀猛然下沉,幾乎是所有人都被壓完了腰桿!

「哐……」

沉沉的聲音在腳下響起,那幽炎尊者埋頭一看,便是見得自己的雙腳,此刻已經是深陷在了地面之中,雙腿傳來的劇痛,讓她清楚的感受到自己這一雙腿,隨時都要報廢了!

「這地方絕對有問題!」幽炎尊者緊咬著牙沉聲道,「我們的位置發生了偏移,這應該是被轉移到了西北方向的艮山卦上了,這座大殿,肯定是有什麼人在操控著!」

此刻,那幽炎尊者的全身上下已經是被那黑紫色的鱗片所覆蓋,這是鬼人身軀所能夠達到的最強狀態,體內的鬼血完全的激活了起來,爆發出的威力,是尋常肉體的五倍有餘!

唯有這樣,她才能夠支撐得住,才能讓得自己不至於雙腿崩塌,整個人都傾倒下去!

僅僅是這樣一塊巨石,便是已經將他們逼到了這個份上,已然不是他們的能力所能夠抗衡的東西了!

「丫的,這巨石得舉著等到什麼時候?給我破!頭,你們先走!」

幾人當中,那幽雲尊者陡然間便是發出一聲爆喝,身軀立刻便是急速的膨脹了起來,變得異常的龐大,足有五丈高!宛如一個銅澆鐵鑄的巨人一般!

而那巨石,赫然也是被他撐起了一段來!

然而,鬼宗眾人根本也都沒有機會去竊喜,連忙是飛快的朝著巨石的範圍之外衝去!

幽雲尊者這才稍微的鬆了一口氣,然而就在此刻,那巨石之上卻是都任由著一道詭異的黑芒閃過,重量瞬間提升了三倍有餘,只瞬間,那幽雲尊者的身上便是傳出大量的骨骼破碎之聲,那巨石轟然落下,瞬間便是將他壓平在了地上!

「啊!梁雲!你給我滾出來!」

瞧得此一幕,幽炎尊者已經是臨近瘋狂了!

幽雲也死了,那巨石之下,正有著潺潺鮮血流淌而出,不用想,被這樣的巨石碾壓而下,會直接要了他的命!

「滾出來!」

「滾出來!!」

「滾出來!!!」

幽炎尊者的雙手之中,大量的黑火靈氣不斷地朝著四面八方轟擊而去,彷彿是要靠著這般狂轟濫炸,將葉天給生生的逼出來似的!

就剩三個人了,就剩下幽鬼和幽玄了,現在,想要使用挪移之法都已經是不可能了,就剩下他們三個,百餘人的隊伍啊!

只剩他們三個人了!

「呵呵,就剩你們啦?嘖嘖,百來個人,就剩三個,還一個是重傷,路都快不能走了,我可是很心疼你們啊。」

陰暗之處,陡然傳來一陣幸災樂禍的笑聲,那幽炎尊者頓時雙目一縮,目光冷徹的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梁雲!是不是你?!」

伴著幽炎尊者的喝聲落下,陰影之中,葉天的身影便是飄然浮現而出:「正是在下,在此恭候多時了。」

幽炎尊者臉色一沉道,「王八蛋!這些機關是不是你搞的鬼?!」

「不不不,機關乃是家師寒空子設計的,我不過是能夠使用它們罷了。」 沉香閣摘錄 葉天擺了擺手笑道,旋即,那開啟陵墓所用的陰陽魚玉佩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掌心。

「梁雲!我要你的命!!!」

瞧得葉天根本是不避諱解釋,那幽炎尊者臉上的瘋狂之色陡然更甚,直接便是身影猛然衝刺,朝著葉天便是攻殺而去!

然而,此時此刻的她,哪裡還有能夠威脅葉天的速度?不等她衝上前來,葉天便已經是閃掠而出,瞬間出現在了她的身後,拳勁直接轟擊而下,瞬間將那幽炎尊者給轟飛了出去!

那幽炎尊者,此事已經是雙腿瀕臨崩潰,哪裡有還能有什麼速度和穩定?身影直接便是被轟飛而出,狠狠撞擊在一根立柱之上,口鼻之中,陡然便是有著大量的血霧噴洒而出!

「別著急啊,你現在這樣的狀態,還說什麼要我的命,是不是有點太自信了點?我想殺你們,你們早就死絕了!」

葉天泯然一笑,輕彈了一個響指,周圍的那些巨石,立刻便是再度動搖了起來,儼然便是隨時要砸落而下!

「不如我們來做個遊戲吧?你們有三個人,我現在呢,給你們兩個活下來的名額,只有兩個人能夠活著走出前殿,你們選一個人出來將他留在這裡,之後,我會放剩下兩個離開前殿,繼續朝著中殿走,當然了,你們可隨意上來攻擊我,我也可以告訴你們,這樣一來,你們三個都會立刻死在這裡,我說到做到。」

一邊說著,葉天便是望著那三人戲謔一笑。

「那麼現在你們來選一下吧,誰,來做這個必死之人!」 宋離沒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鎮上。對於現在的宋離來說,跟二哥之間的溝通才是最大的問題。

「阿離,你該不會真的去找喬大郎了吧!」陳氏把宋離拉到一邊,悄聲的問道。

宋離不認為自己去找喬大郎是什麼不能說的事,所以直接點頭承認了。

陳氏驚呼一聲,「你咋就這麼大的膽子?你知不知道我們都快要擔心死了。」

宋離看著她大嫂一臉的認真,也就有一點愧疚起來。自己去找喬大郎確實太過莽撞了,可是要是不去找喬大郎自己心裡一股惡氣恐怕到現在都還是咽不下去。

恃寵而婚:總裁大人,別放肆 「大嫂,你看我現在不是什麼事情都沒有嗎?還有等會兒在娘面前,大嫂你可一定要幫我說幾句好話」宋離雖然自詡天不怕地不怕但是面對她娘的時候還是有些膽怯。

陳氏拿宋離根本就沒有辦法。

「爹剛才醒了一直就在問你在哪裡,我什麼都沒有說。」陳氏道。

宋離大喜,爹已經醒了?

「大夫有沒有說爹的腿怎麼樣?」宋離問道。

陳氏搖頭,「大夫只是說讓爹好好將養著。」

宋離禁不住失望,好好將養著。這跟自己離開前跟自己說的話有什麼不一樣?

「對了,你去找喬大郎到底怎麼樣了?」陳氏雖然不贊同宋離去找喬大郎,但是終究還是好奇結果的。

宋離得意的一笑,「我出馬還有什麼搞不定的,只是那喬大郎怎麼看都不是一個好東西。」要不是二哥在一旁攔著,自己非要把喬大郎揍得滿地找牙不可。

陳氏失笑,「你呀,你這樣的性子今後不管嫁給誰,都是吃不了虧的。」要不是發生了公爹腿傷的事情,恐怕忙完地里的活計,就該要忙給小姑子找婆家的事情了。

宋離從來都沒有想過找婆家的事情,畢竟在她自己的認知裡面,她才十三歲橫看豎看都不像是可以嫁人。

「大嫂。」

不可名狀的賽博朋克 陳氏笑看著宋離。小姑子也只有在說道親事的時候才會稍微有一點點姑娘家的害羞,只是也不知道到底誰家的漢子能把她家小姑子給娶回去。

「好了,我不說了,你快進去見見爹吧,還有好好跟爹說話。」陳氏是擔心宋離的性子沖,怕她說不到兩句話就要跟宋老漢兒吵起來。

宋離掀開帘子。

「爹,您醒了。」現在的宋離那就是一個乖乖的孩子,一點都沒有在喬大郎面前的兇悍。

宋老漢兒讓趙氏把自己扶起來,靠在枕頭上。

「你去哪裡了?」

「我就是出去走了走。」宋離眼睛都不敢看她爹。

宋老漢兒冷哼一聲,道:「還敢騙我,隨便走走就知道了人家黃良村去?說,你是不是去找人家喬大郎的麻煩了?」

「難道我不該去找他嗎?」宋離反問道。

「你這孩子怎麼還敢跟你爹犟嘴?」趙氏拍著宋老漢兒的後背。

「那喬家一屋子的流氓癟三,你一個姑娘家家的,要是吃虧了怎麼辦?」宋老漢兒倒不是說覺得宋離去找喬大郎錯了,而是因為他認為宋離畢竟是一個姑娘,就這麼去找喬大郎卻是不好。而且要是傳出去了,對他閨女的名聲也不好聽。

宋離一聽她爹沒有責怪她的意思,立馬就坐到宋老漢兒的床邊。

「爹,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宋離撒嬌道。

宋老漢兒也是好氣,「她娘,我看這孩子現在這膽子那可是大得很,什麼都不害怕。你還是早一點給她找個婆家把她給嫁了吧。」

宋離的腦子裡瞬間警鈴大作,怎麼爹也說這樣的話。難道他們真的有把自己嫁出去的打算?

「爹,我要陪著您,」宋離靠在宋老漢兒的床邊道。

「你這麼無法無天的,我可不敢讓你陪著我。」

宋離把趙氏手裡的葯碗接了過來。

「爹,喝葯。」

「還喝葯,早晚都要被你這丫頭給氣死。」

「怎麼會,我爹一定長命百歲。」宋離笑嘻嘻的說道。

宋老漢兒被宋離磨得沒有任何辦法誰讓這丫頭是自己最心疼的小閨女呢。

「對了,那喬家怎麼說。」宋老漢兒雖然不願意宋離去找喬大郎,但是既然喬大郎既然已經去找過喬大郎了,那自己總是要關心一下到底怎麼樣了。

宋離把自己去找喬大郎的情況半真半假的說了,當然自己揍了喬大郎一頓,這個事情自然是沒有說的。

「那喬大郎真的說願意賠償我們所有的醫藥費?」宋老漢兒顯然還有些不敢相信,那喬大郎是什麼人?要是自己那麼好說話自己又怎麼可能會被他推到在地?

宋離點頭。

「當然是真的,難不成爹您認為我還會騙您不成?」宋離一副爹您怎麼可以不相信我的樣子。

宋老漢兒想不通閨女到底是怎麼解決這件事情的,不過喬大郎這麼說倒是還算是個人。

趙氏把宋離拉到一邊。

「剛才那大夫過來跟我說,你留下的醫藥費恐怕還不夠。說是讓你再準備一些。」趙氏心裡也急得很,這要是醫藥錢不夠難不成就不給老頭子醫治了?

宋離皺眉,怎麼難不成三十兩的銀子竟然一天都沒有用到就沒有了。

「我知道了,娘。」宋離已經在盤算著自己這一百兩銀子大概能用多長的時間。

趙氏也是沒有辦法了,才會跟宋離說這些的。而且剛才阿離不是也說了那喬大郎會把醫藥錢送來嗎?說不定到時候就能以解燃眉之急了。

「你這婆娘又在跟阿離說什麼悄悄話。」宋老漢兒見趙氏把宋離拉到一邊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說些什麼。

趙氏沒好氣的瞪了宋老漢兒一眼,「還不是在商量怎麼把你這腿給你治好。」

宋老漢兒尷尬的一笑。

「嘿嘿。」

「你說你一個大男人怎麼就被人給傷成這個樣子了?」趙氏現在想起來都還是滿肚子的火氣。

當時的時候宋老漢兒知道現在都還是心有餘悸,那喬大郎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是要殺人一樣。尤其是當他阻止他把水給阻斷的時候,他分明看見喬大郎仇恨的眼光看向自己,所以他現在更加想知道阿離到底是怎麼說服喬大郎的,竟然能讓喬大郎遠離把醫藥錢給出了。 另一名學員也是一臉擔憂地出聲說道。

「那也不見得吧?也許他們的實力還不如我呢。」

「說的也是!我聽父親他們說,我們這一屆的學員比上一屆的學員實力強多了,恐怕到時候,還不知道誰更強一些呢?」

沐靈夕等人一邊聽著那幾名學員的對話,臉上卻是露出了一幅思索的神色。

「大家都先別擔心了,到時候儘力就好了,即使實力不如人,我們以後努力修鍊,難道就不能追上他們嗎?」

夜元鈺在聽到那些人的話后,頓時出聲安慰道。

畢竟此時,誰也不知道上一屆學員的實力如何,若是妄自菲薄,指不定到時候發揮失常,更是影響了自己的排名。

所有人在聽到夜元鈺的話后,皆是一臉認同的點了點頭。

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一名導師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學院大門的入口處。

「各位學員,請依次在入口處報到,然後進入學院,老學員在右邊,新學員在左邊。報道完后,跟隨自己的導師,進入學員試煉場。」

那名導師說完,身影一閃,就消失不見了。

然而老學員們似乎已經司空見慣,在聽到那名導師所說的話后,直接朝著右邊的方向走了過去。

沐靈夕等人也不再猶豫,朝著左邊的方向站了過去。

高級學院學員的數量似乎並不多,只有不足百餘人,所以報到登記的速度非常快。

報道完后,一名二十歲左右的導師頓時出現在了沐靈夕等人的面前。

「所有新生學員都跟我來吧!拿好你們的身份號牌,等會兒比試的時候,會用來錄入成績。」

所有學員在聽到那名導師的話后,臉上卻是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這名導師還真是奇怪,怎麼也不先自我介紹一下,就直接帶著我們進去了。」

站在沐靈夕身後的一名學員,小聲的對著旁邊的學員說道。

「誰知道呢?快別說了,等會兒要是被導師發現了,指不定還怎麼懲罰我們呢!」

那兩名學員似乎是來自外圍學員的,並沒有什麼身份背景,此時進入高級學院,一切都顯得異常謹慎。

那名導似是聽見了兩人的對話,再次轉過身來,對著新生學員們說道。

「我這個人脾氣很怪,最好不要在背後議論我,否則,我會讓你們在高級學院的生活,過得非常的充實。」

那兩名學員在聽到這名導師的話后,更是嚇得呆若木雞,深深地低下頭,再也不敢多說一句。

沐靈夕不由好奇的抬起頭,朝著那名導師打量了過去。

只見那名導師身材修長挺拔,一張白皙的臉上帶著濃重的書生氣息,只不過他眼中的高傲卻毫不掩飾,讓他與生俱來的那種儒雅氣質被破壞殆盡。

見所有學員的眼中都露出了一抹敬畏的神色,那名導師這才轉過身去,繼續朝前行進。

不多時沐靈夕等人便來到了一處寬廣的場地,這個場地比沐靈夕之前見過的所有試煉場都要大。 宋有成是隨著宋離之後到的醫館,只是當宋有成到的時候宋離已經從宋老漢兒的屋子裡面出來了。

「二哥回來了。」

「阿離,你跟爹是怎麼說的?」宋有成把宋離拉到一邊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