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瞭解一下沒壞處。”山狼說。

“你可別誤會,我是對這裏的飲食文化感興趣,順便看來一下他們的歷史,現在我基本上已經掌握了這裏各種美食的分佈情況,”重拳很坦白地說。但他的表情看上去卻很欠揍。

“多少了解一下城市結構還是有用的。”山狼說,“還是那句話,至少在任務的時候不會迷路。”

“迷路,這不他可能,我不是天生的路癡,而且方向感一向很好。”重拳說,“實在不行聞着美食的香味都能找到方向。”

“邁阿密可是國際性大都市。你的做好心理準備。”

“我們住的地方哪個不是國際性大都市?巴黎、東京、上海,哪個也不比邁阿密差什麼。”重拳很無所謂地說。“頂多這裏車多點。”

“邁阿密的交通還是說得過去的,至少不會堵得讓人想自殺。”幽靈開着車說。

“你沒來過怎麼知道這裏不堵車?”重拳不相信地問。

“不會看新聞?不會上網看?”幽靈撇了撇嘴,“我不瞭解歷史不等於不瞭解現狀好不好。”

“我靠……”重拳很無語。

山狼說:“好了,總之這次我們要在一個大都市在執行任務,這裏的警察滿大街都是,反和特勤組也隨時待命,我們要小心,任務難度應該不會太高,但謹慎爲上。”

“在我看來對付黑幫就是對我們的侮辱。我們的對手應該是特種部隊。”重拳降下車窗讓風吹進來,“現在卻叫我們去和流氓黑社會戰鬥,這算不算是種侮辱?”

“頂多算是大材小用,侮辱還算不上吧?”山狼說,“別忘了,這次我們可是能弄到一大筆錢。”

“一個億我們也不可能都運走,能帶走多少?”

“至少比上次在埃及分的多。”山狼說。“所以,值得一搏。”

“好吧,你是老大,你說了算,下令就是了。”重拳有點心不在焉。

“老大在另一輛車上。”山狼看着前面本.艾倫的車說,“最近隊長又開始不正常。總是單獨行動,自從幹掉信使之後神祕莫測了。”

“又不是第一天你這樣,有什麼值得大驚下個的。”重拳已經習慣了。

他們的落腳點是馬丁提供的CIA的一個備用安全屋,這裏一切設備齊全,包括武器、通信設備在內,所以他們基本上用在爲了這些東西奔波。

“CIA的東西就是全。”幽靈從裏面提着兩支SCAR突擊步槍出來,“都是最新式的。”

“那是自然。他們可是世界第一大情報機構。”重拳接過一支槍,“怎麼沒有消音器?”

“在裏面,自己拿。”幽靈坐下開始檢查槍支。

“你這服務真部到位。”重拳撇撇嘴進裏面去了。

“黑幫的武器很齊全,雖然都是民出版,但也只不過子彈少了幾顆,數量還是相當客觀的,三十幾個人都拿槍,打起來也不是那麼容易。”本.艾倫拿着一支MG36型輕機(在G36標準型安裝加厚的重型槍管、C-MAG彈鼓以及摺疊式兩腳架。)

“我就不信他們比僱傭軍難對付。”重拳軍醫撇了撇嘴。

“隊長我能不能用這個?”瘋狗提着一挺M214從裏面出來。

幾乎所有人都被他的舉動雷倒了,本.艾倫很無奈的看着他:“我們是去打劫,不是去屠殺,你帶這玩意兒的目的是什麼?對方需要這東西壓制?還是你單純是爲了過癮?”

“我還從沒用過這個,看着心裏癢癢。”瘋狗說。

“否決。”本.艾米沒好氣地說。

“是,長官。”瘋狗耷拉着腦袋把槍送回去,又拿了一挺M249通用機槍出來,這次本.艾倫沒說什麼,但實質上在他看來對付黑幫用機槍都是一種浪費,只是他不想再打消瘋狗的積極性。

“做好準備,我們今晚就動手。”本.艾倫將MG36放在一邊看着大家,“除了武器之外美國人還要準備一個大口袋,方別攜帶那種,在警察來之前,我們儘量帶更多的錢出來,帶出來的錢一半歸你們自己,一半歸公司,所以拿的越多得的越多,明白嗎?”

“那剩下的呢?”瘋狗興奮的有點發抖,搶錢的任務還是第一次遇到,他慶幸自己能加入這支隊伍,這麼快就能發家致富了。

“燒了,還得多帶點汽油,總之不能給他們留下一張鈔票。”本.艾倫說。

“我們十幾個人充其量弄出一輛千萬,剩下的都燒掉,實在是太可惜了。”軍醫說。

“那你有什麼辦法?”本.艾倫看着他。

“沒有。”軍醫搖了搖頭。

“所以,只能燒掉。”本.艾倫聳了聳肩,“我們就是要讓‘斷手’瘋掉。”

“看着那麼多錢化爲灰燼,估計我也可能會瘋掉。”重拳撓了撓頭,“這響起來就覺得刺激,別說做了。”

“幽靈,獅鷲下午跟我去偵查外圍的情況,其他人留在這裏待命,禁止外出。”本.艾倫說。

“那豈不是很無聊?”重拳撓了撓頭。

“覺得無聊就睡覺。”山狼說,“總比你在這發呆好。”

“睡覺……”重拳無語。

下午本.艾倫帶着走了,其餘人就在客廳裏乾坐着,實在無聊就各種找個地方睡覺去了。

山狼一直在研究着任務地點的地圖,選出一條撤退路線。

下午六點多重拳爬起來睡眼惺忪的進入客廳,山狼正在看電視。

“一直沒睡?”重拳伸了個懶腰問。

“睡了一會兒。”山狼頭也不回地說。

“隊長他們還沒回來?”重拳坐下點上一支菸。

“應該快了。”山狼看了看錶。

“睡得好累。”重拳仰在沙發上,“有吃的沒?”

“隊長會帶回來,等等吧。”山狼說。

直到晚上八點多本.艾倫他們纔回來,幽靈帶了一大堆食物。

“怎麼這麼晚?出了什麼狀況嗎?”山狼問。

“那邊情況有點複雜,浪費了點時間。”本.艾倫說,“不過沒關係,對晚上的行動沒什麼影響。”

獅鷲提這個包裹進來:“隊長,馬丁叫人送過來的,說我們用得上。”

“我知道了,他給我打過電話。”本.艾倫點了點頭,“大家先吃東西。”

重拳側翼了幾塊比薩之後就不再吃了,原本他挺能吃的,但這比薩的味道實在不合他的胃口。

“凌晨亮點行動,我們十二點出發。”本.艾倫看了看錶,“還有三個小時,我要睡一會兒,沒事別叫我。”

“是,長官。”山狼點了點頭。

шωш▪ Tтkǎ n▪ ¢○

“馬丁會叫他的每隔半小時提供一份任務地點的衛星地圖給我們,記得接收。”本.艾倫站起身上樓睡覺去了。

“不是CIA的任務就是不一樣,連實時衛星圖像都沒有。”重拳說。

“這可是私人任務,馬丁能幫忙已經算是不錯了,他甚至默許我們在這裏動武,也算是冒着不小的風險,要知道,這裏可是美國本土。”軍醫說。

“看來你還挺了解他。”重拳說。

“不是,我只是就事論事。”軍醫聳了聳肩。

“他沒說要情報酬勞,但這次我們回去肯定要份給他一份,所以別以爲這午餐是免費的。”山狼說,“沒那麼好的事情。” 凌晨,隊伍準時出發,所有人分成兩組乘車前往目的地。

目標地點是一個廢棄的汽車修理廠,在城市的邊緣地帶,外圍有哨兵和狗把守。

按照計劃衆人分開,各自前往預定位置。

因爲有狗他們不能靠的太近,第一項任務就是清理哨兵和狗。

這是獅鷲的工作,遠距離狙殺不驚動任何人,但是,敵人的哨兵和狗至少有三個位置,所以獅鷲只負責一個,另外兩個分別‘交’給毒‘藥’和幽靈。

敵人的哨兵是兩人一組大的一條狗守住前後兩個大‘門’。行動開始,獅鷲和幽靈,先後搞定了正‘門’的四個哨兵和兩條狗,前面的流動哨兵就此清除,剩下的‘交’給其他人。沒多久毒‘藥’也把後‘門’的遊動哨和狗幹掉。

獅鷲的任務並沒有結束,雖然是黑幫,但是敵人也有自己的狙擊手,就在汽車修理廠的屋頂上,兩個。

時就趴在大約一百米左右的建築物上透過瞄準鏡盯着其中一名狙擊手,狙擊手很年輕時用的是雷明頓m700狙擊步槍,這種進一步將雖然古老但‘精’度非常好,在美國廣受歡迎。獅鷲槍瞄準鏡的十字線定在狙擊手的鼻樑位置,他要直接命中對方的運動神經,保證對方瞬間死亡不會發出聲音不會有太大的動作,不引起另一名狙擊手的注意因爲兩個狙擊手之間的位置遙遙相對,最多不超過三十米。

獅鷲扣動扳機,真收音器的作用下子彈悄無聲息的飛出槍膛,‘精’準的打穿了對方的腦袋。

獅鷲轉動槍口瞄準另一名狙擊手,也是一槍斃命,悄無聲息。

“清除。”獅鷲通過單兵電臺的聲報告道。

“開始行動!”本.艾倫低聲下達命令。

衆人分別從不同方向直奔修車廠,外圍的哨兵已經清除完畢,他們很輕鬆地進入了內部,給個內部活動的燒餅都在第一時間幹掉,這些人手裏輕重武器齊全,部分人是用的是AK47。要是真打起來還是個威脅,經過屍體的時候幽靈檢查了一下發現這些人身上帶的彈‘藥’非常多,看來他們已經做好了隨時迎接外部偷襲的準備。

很快院子裏的七八個哨兵被幹掉,再往前就是修理車間大‘門’,那還有兩個人把‘門’,本.艾倫叫他家站住。

“用溫壓彈!”本.艾倫低聲說道。

溫壓彈是馬丁叫人送來的,這玩意兒威力巨大。能夠輕易殺死封閉空間裏的所有人。

之所以晚上動手是因爲這裏晚上沒人工作,只有黑幫成員開看守。不會造成太大的傷亡。

溫雅的是小型的只有槍榴彈大小,本.艾倫教大家一起動手。

幽靈負責清理兩名哨兵,這個錢的,他連續兩個點‘射’就搞定了。

“通、通、通……”幾枚很快被打進了三個修理間。

“砰砰砰……”一陣空氣壓縮之後在炸開的爆破聲中,修理這裏的玻璃被擠的粉碎,鋁合金的房‘門’扭曲變形,部分屋頂被掀飛……

“進去看看。”本.艾倫揮了揮手,端着槍帶頭進入修理間。

裏面到處都是鈔票,桌案上還沒有清點的鈔票堆成山。多的向垃圾場的廢紙。

裏面到處都是扭曲的屍體,雙眼突出,大張着嘴巴,皮膚呈紫紺‘色’,更慘烈的是其中一間被改造成點鈔場的修理間中橫七豎八地躺着十幾具工人的屍體。

“不是說晚上沒人嗎?”本.艾倫皺了眉,“該死,傷及無辜。”

“隊長。你最好來看看這個。”軍醫站在裏側的庫房‘門’口。

本.艾倫立即過去,裏面的景象着實讓他震撼了一下,只見地上擺滿了用托盤碼放的鈔票……

“我靠。”跟着進來的幾個人都張大了嘴巴,他們看了看裏面成堆的鈔票,碼放的整整齊齊用塑料封得嚴嚴實實,幾個人看了看自己手裏的口袋生出的第一個念頭就是口袋帶小了。

“誰說這裏只有一億?打死我也不信。”重拳嚥了口唾沫。

“我們有十五分鐘時間。大家動作快點。”本.艾倫低聲說。

衆人迅速散開以最快的速度往自己的口袋裏裝錢,而重拳和幽靈卻站在倉庫‘門’口看着裏面的鈔票沒動。

“你們兩個發什麼呆?動作快點。”山狼在後面喊道。

“你覺得我們是不是該拿更多的?”重拳轉頭問幽靈。

“對,我也是這麼想的。”幽靈點頭。

兩人對視了一眼,一起鑽進了倉庫,其他人都在忙,根本就沒注意他們,可是幾分鐘後一陣馬達轉動的聲音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搞什麼?”軍醫回過頭。卻見幽靈開着叉車託着一托盤的鈔票從裏面出來。

“你大爺。”軍醫罵了一句,這一托盤足有上億。

“這是我和重拳的收穫,你別多想。”經過的時候幽靈對他們擠了擠眼睛。

“日。”山狼罵了一句,“時間差不多了,開始清掃!”

幽靈開着叉車往外走同時呼叫毒‘藥’把車開過來,並且將後座放到,他們這次開的車裏有一輛大型SUV,後面足夠放下這麼大一堆鈔票。

十分鐘後,修車廠裏燃起了大夥,他們將帶來的汽油全都澆在了帶不走的鈔票上點燃,就是爲了一把火燒個乾淨。

“真是‘浪’費。”軍醫一臉惋惜的看着熊熊火焰。

“除了‘浪’費我們也沒別的辦法!”本.艾倫說,“走了,能拿的錢就這麼多了。”

“幽靈,你和重拳這次可能分一大筆了。”軍醫拍了拍幽靈的肩膀。

“誰讓你不進去看看了。”幽靈說,“叉車免費的。”

“趕緊走吧,警察馬上就到了。”山狼催促道。

衆人當晚就直接離開了邁阿密,在幾百公里之外的一個小鎮上落腳,和前來接應的當地分公司員工聯繫上將這批鈔票運走,見到這麼多鈔票幾個來接應員工嚇了一跳,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多錢。

“搞定了。”本.艾倫鬆了口氣,“這次任務還真簡單,而且收穫這麼大。”

“這次‘斷手’估計要氣死了。”重拳‘抽’着煙說,“唉……真希望能看到他們發飆時候的那副尊榮。” 回到巴黎之後本艾倫給了馬丁五百萬現金作爲提供情報的酬勞,馬丁倒也不客氣,並沒有拒絕,照單全收。

“謝了,合作愉快。”馬丁笑了笑,“今後這樣的合作還很多,大家一起發財。”

“好,期待。”本艾倫很平靜地說,“現在我們也算是自己人了,該透漏一些斷手的消息給我們了吧。”

“不急。”馬丁靠在椅子上,“我在努力說服上級,在得到許可之前我不會說什麼,但你可以放心。”

“我很急。”本艾倫說,“現在你是公司的人,該明白這件事對我們有多重要。”

“當然,後患無窮。”馬丁點了點頭,“我明白其中的厲害,現在斷手是我們最大的威脅。”

“對。”本艾倫說,“心腹之患。”

“你打算怎辦”馬丁問。

“很簡單,找到他們,消滅他們。”本艾倫說,“這是我們的責任,也是我們的使命。”

“嗯,理解。”馬丁說,“雖然有些東西不能說,但我還是能透漏一些給你,首先我可以告訴你,斷手是一個很神祕的組織,這你也清楚,但至於神祕到什麼程度你們卻不知道,這個組織的高層是誰我也查不到具體的資料,他們隱藏的極深,我們能查到的就是他們下面的各個組織,現在cia大約掌握了十幾個,被你們幹掉了不超過無五個,也就是說還有一半以上你們不知道,我現在爭取在不違反內部規定的情況下給你們提供一些線索,你們順着查,查到的不是我告訴你們的,我對上面也算是有個交代。”

本艾倫點了點頭:“可以,這也算是不違反規定。”

“對,因爲我現在是雙重身份,兩不相幫是不可能的。但不能做得太過,所以我們得想個折中的辦法。”馬丁說,“我先給你提供一點線索,斷手在西西里島有個訓練基地,至於在什麼地方需要你們自己查,怎麼查是你們的問題。”馬丁站起身走到地圖前,用煙在上面燙了個痕跡。“所以自己想辦法吧,我先走了。”

馬丁離開之後本艾倫走到地圖前面。看着上面的痕跡自言自的說道:“墨西拿海峽。”

馬丁雖然拒絕了他的要求,但至少給出了線索,可是墨西拿海峽非常巨大,該怎麼找呢這是個難題,不過既然馬丁已經給出了大體位置,那就一定有辦法找得到。

本艾倫打電話給馬丁要了一份最近期的墨西拿海峽衛星圖像,他打算通過對圖像的分析找到自己的目的地,然而事情並非他想像的那麼簡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