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信是發給小雅的,內容是:“小雅!對不起!我欺騙了你,沒有帶你一起離開帝國,其實我也想帶你一起離開,和你永遠在一起,可是我還有一些事沒完成,而這些事很危險,我不想你有什麼事發生,所以我選擇單獨離開,我向你保證,我一定會回來的,要是你願意,就等我三年,三年之內我一定回來,然後娶你,哦!不,是和你結婚,要是我發生什麼事,不,我一定會回來的。”

短信成功的發送,血仇也安心了下來,半小時之後,血仇的手機響了,手機上顯示了三個字:“我等你!”

字並不多,但是意義卻十分重大,三年之後的小雅,也就失去了三年的青春,而女人的青春也就那麼短短十年不到,血仇也能從這三個字裏面,體會到小雅的濃濃深情。

血仇緊緊的捏住手機,沒有再回復一條短信,仰望着天際,姜峯和秦風也一樣,三人都靜靜的欣賞着極光,各有所思。。。 花了半月時間,姜峯三人離開了極寒地域,到了血族所在城池周圍地帶。

“今天大家休息一下!明天再行動!”姜峯三人在一片大樹林的中央,坐在地上吃着乾糧,姜峯說道。

姜峯並沒有選擇帶着血仇二人去城中的旅店住宿,這是因爲姜峯害怕自己幾人的身份被暴露,姜峯還記得,血仇是血海大力通緝的人,血族控制的城池都有血仇的通緝令,那就更別說血族的大本營了,即便這裏沒有通緝令,也有很多血族的眼線,情況更不妙一點的話,恐怕即便是普通的老百姓都對血仇的模樣記憶猶新,對於那些窮苦人,只要有人認出血仇,絕對會立刻向血族通報,那高額的懸賞金誘惑,絕對不是普通人所能抵擋的。

“明天就行動?”血**秦風二人表情吃驚的不約而同的問道,二人都覺得這樣實在太倉促了。

這次的行動主要分爲兩點,一是先救出不知道是否已經死亡的許飛崖,二是滅了血族。

雖然姜峯三人的實力都大大的提升了,有能力和血族相抗,但是這並不代表可以輕易的滅了血族,而且在做這些事情之前,總要有個詳細的計劃,難道就這樣衝上血族大本營?現在最起碼也要想辦法弄清許飛崖是否健在,如果還活着,那就要打聽清楚被關押在什麼地方,其次就是要打探清楚血族現在的戰力分佈,有多少帝級實力的長老外出執行任務了,而本族內又有多少的長老。

血仇覺得,這些東西連自己都能夠想到,以姜峯的睿智不可能想不到,而現在姜峯的表現完全就是沒有絲毫計劃的準備,難道是知道些什麼?血仇完全搞不懂姜峯葫蘆裏賣的什麼藥。

“明天就行動怎麼了?你們幹嘛用這種眼神看着我?”血仇二人的表情吃驚,姜峯的表情更吃驚,姜峯不是不明白血仇二人爲何會這麼吃驚,但是姜峯故意這麼做,也不是爲了別的,就是裝下逼而已。

。。。

三人用了易容術換了張面目,雖然即便是這樣,三個陌生人進了城,也會引起別人的注意,畢竟血族駐紮的城池因爲血族的威懾力,很少有外來人到來,但這樣總比用本來模樣進城好。

這座城池本來名叫望月城,原因就是很久以前這城裏有棟望月樓,樓高三十丈,但因此樓爲凡金木打造,堅韌非凡,所以即便如此的高,也從未發生過坍塌的情況。

望月樓是望月城內最高的建築物,很久之前,來望月城的人,只要遠遠的看到望月樓,就知道到了望月城,這也是區別望月城的地方。

而望月樓這麼出名不僅是因爲它的高,更重要的是,在望月樓頂樓,有一個結界,這結界的作用也是和月亮有關的,據說在滿月之時,月光從結界中照射進來,若是有修煉者在裏面修煉,就會事半功倍的效果。

正因爲這個原因,望月樓成爲了周邊修煉者的嚮往之地,每逢每月月圓之時,望月城內的最大家族就會帶領族內天賦最好的一些人,霸佔瞭望月樓,而那些閒散修煉者就只有羨慕的份,不過有時大家族高興了,也會讓一些閒散修煉者上去修煉。

不過好景不長,望月樓的名聲慢慢的傳了出去,許多更遠地方的勢力也知道了望月樓這神奇的地方,對於勢力來說,這望月樓的誘惑是極大的。

而在看到控制這望月樓的家族僅僅只是個低等家族,一些外來勢力就起了歹念,想攻佔望月城,將望月樓佔爲己有。

災難襲來,望月城的大家族一夜之間被一個外來勢力滅亡,而這外來勢力也順勢佔領瞭望月城。

望月城內的老百姓和一下閒散修煉者並未對此作出什麼反應,誰來管轄望月城,對這些平民老百姓來說都是一樣,反正自己的貧窮和疾苦是無法改變的,他們只能將希望寄託在後代身上,而對於那些閒散修煉者來說,那個勢力佔領望月城都是一樣的,反正他們一樣沒有機會去望月樓修煉。

然而,事實並沒有這些老百姓和閒散修煉者想象的那麼簡單,隨着第一個勢力的入駐,接二連三的又來了許多的勢力,每個勢力到來都會清楚前一個勢力。

就像生物鏈,大吃小不斷的吃下去,但是總會有個飽和,因爲望月樓的誘惑並不能使一些特大勢力有興趣入駐。

隨着戰事的升級,老百姓的生活也隨之受到了影響,而這些勢力中,有一些的統治者是殘忍之輩,在得到望月城統治權的短暫時間,經常做出一些不人道的殺戮,從此望月城內的人民陷入了水深火熱之中。

不過,讓望月城老百姓高興的日子終於來了,因爲血族入駐了,並不是說血族的政策有多麼的好,而是因爲血族在和前一個入駐勢力爭奪的時候,前一個勢力見大勢已去,就來了個魚死網破,把望月樓摧毀了。

雖然血族最後勝利了,但是也並沒有享受到望月樓的福利,這同時也讓後來的勢力也沒有再進駐望月城的慾望了,而血族也在勝利後,沒有再離開,將望月城當成了根據地,並改名叫“血城”,雖然名字聽上去給人感覺不是很好,但這個血仇也和其他的城池無異。

。。。

“我們直接去血族的區域吧!”姜峯小聲的說道,血族的駐地和其他的宗門駐地有些不同,一般來說,其他的宗門駐地都是在高山之上的,這會給世人一種飄渺的感覺,不過血族的駐地卻是在城內的一大片區域內。

“姜兄,我們真的就這麼去?”血仇還是有些不放心,沒有計劃,不成方圓,雖然昨晚血仇也想了很多,覺得姜峯從來不做無把握的事,但是這事情事關重大,血仇也處理得十分的嚴謹。

“走吧!都到這裏了,難道還要退回去?”姜峯再次小聲的說了句,就朝着血族的方向前進了。

城內的平民都是注視着姜峯這三個陌生人,目光或是好奇,或是猜疑,或是擔憂,總總不同。

“跟着這三個人,他們的方向就是朝宗門在前進。”幾個從飯店出來的便衣血族族人,也注意到了姜峯三人,立刻注意到了姜峯三人的前進方向,馬上起了疑心。

。。。

末世重生:女王修煉手冊 ,不過姜峯三人很有自信,自己三人不可能被認出。

而這時,前面迎面走來了一撥人,爲首的三個人穿着都很華貴,而他們身後,則跟着幾個素衣的人,不用想,這三人就是什麼公子少爺,而那幾個穿着素衣的人,就是他們的下手。

周圍的行人在見到這撥人後,立刻將注意力從姜峯幾人身上移開,一些擺攤的小販,在遠遠看到這撥人來了後,都馬上收起攤位,穿過巷子,暫時躲了起來,而路中央的行人,也立刻將大路讓了出來,雖然這路很寬敞。

姜峯也注意到了周圍的人的異樣舉動,知道眼前的人應該是地痞流氓之類的人,不過他們有背景,姜峯這次的任務很嚴峻,不想節外生枝,以免打草驚蛇。

可是有時候,你不想惹麻煩,麻煩偏偏惹上你,姜峯三人也和其他路人一樣,靠在邊上走了,把大路都讓了出來,可是還是被爲首三人中的一人看到了。

穿着黃色錦衣的青年男子,搖着摺扇,風度翩翩的走了過來,上看看下瞧瞧,一臉笑意打量着姜峯三人,不過他的笑容,讓姜峯三人感到的是極其的噁心,即便這黃衣男子裝扮得斯斯文文玉樹凌風,可是依舊遮擋不住那本質的痞氣。

姜峯身子微微擋在血仇的面前,表情冷漠的面對着黃衣男子的打量,姜峯之前從血仇的眼神中讀出了怨毒,姜峯猜測到,血仇一定認識這男子,而且一定和血族有關,姜峯怕血仇一衝動,做出什麼事,到時候影響了計劃,就不好了。

“幾位看着面生得緊啊!你們是從哪裏來?要到哪裏去啊?”黃衣男子收起了對姜峯三人的打量,站直身子,又開始搖着那把摺扇,繼續裝作風度翩翩的說道。

姜峯沒有說話,言多必失這個道理他是懂的,姜峯本來是想通過加入血族這個理由混進血族內的,但是姜峯在猜到黃衣男子可能是血族的人後,也不敢說出這個理由,害怕因爲黃衣男子,打亂了自己的計劃。

“問你話呢!你是聾子啊?”見到姜峯沒有說話,一個更爲囂張的穿着藍色錦衣的男子也站了出來,指着姜峯就大喝道。

姜峯用身子貼了一下血仇,意思是讓血仇不要衝動,然後朝前一步走,對着黃衣男子抱拳恭敬說道:“幾位大人,我是帶着兄弟幾人來城裏進點貨,然後到旁邊的幕城去賣的,剛纔因爲見到幾位大人器宇軒昂,樣貌不凡,一時之間有些震驚,所以失神之下忘記回覆大人的問話,實在抱歉。”

姜峯說着,就鞠了一躬,以表歉意,聽到姜峯的話,和看到姜峯的行動,黃衣男子愣了一下,回頭看了一下同樣愣了一下的藍衣男子,轉過頭大笑了兩聲,連忙也對着姜峯報了報拳:“兄弟謬讚了,本來這城裏有規矩,進城是要繳錢的,不過我見兄弟你眼光獨到,交你這個朋友,錢就免了。”


僅僅是一個馬屁,就讓黃衣男子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這結局甚至連姜峯都沒有想到,姜峯又對黃衣男子吹捧了一番後,終於送走了這具瘟神,直到黃衣男子那撥人離開了姜峯三人的視野,三人才鬆了一口氣。 姜峯三人幸運的躲過了黃衣男子的糾纏,就繼續朝着血族區域前進,至始至終沒有發現身後跟着的幾個人。

“不用跟了。”爲首的一個人見到還有小弟想跟上去,連忙叫住,然後又說道:“他們應該是商人不假了,如果是修煉者,是絕對容忍大長老公子的羞辱的。”

。。。

“血仇,剛纔那幾個人是誰?”姜峯問道。

“黃衣服那個是大長老的兒子,藍衣服那個是二長老的,灰衣服那個是三長老的,都是二世祖,不思修煉,每天都只知道欺負平民百姓,狐假虎威。”血仇不屑的說道。

姜峯想了一下,最後還是沒有說出來,本來姜峯覺得似乎還可以利用一下幾人,不過馬上又覺得沒必要,便沒有說出來。

一路無話,幾人很快就來到了血族的大前門。

“站住!來血族有何貴幹?”姜峯三人離大門還有一小段距離,立刻就被看門人喝住了前行的腳步。

姜峯立刻停下腳步,對着看門人一抱拳,客氣說道:“這位兄弟,我們兄弟三人遠道而來,就是爲了加入血族這個大家庭的。”

聽到姜峯這麼說,看門人快走幾步靠近了姜峯,用一種犀利的眼神看了姜峯幾眼,就說道:“跟我來!”

。。。

被看門人領到了申請入族的接待室,一位中年男子接待了姜峯,偌大的接待室裏,就只有一位接待員,另外就只有姜峯三人了,姜峯知道,很少有人會申請入血族,一是因爲血族比較封閉,很少向外界吸收人才,基本都是自產自足,不過因爲血海叛變一事,讓血族元氣頗傷,再加上血海成爲族長之後,野心頗大,想讓血族發展起來,這意味着自產自足已經跟不上需求,所以必須向外界吸納人才。

不過因爲血族的行事作風,還有一系列不好的名聲在外,使得向外界吸納人才的計劃並沒有理想中的那麼完美,幾年下來,也不過數十人,而且都是實力低微的閒散修煉者,對血族的改變不大。

接待的中年男子坐在太師椅上搖來搖去,看着姜峯三人進來,也沒有正眼瞧一下,以中年男子的經驗,這種年輕之輩,定多也就是將級之人,還入不了男子的法眼。

姜峯三人看了一眼接待人,因爲接待人沒有任何表示,姜峯三人很自然的認爲他不是接待人,或許他正在等待接待人,於是姜峯三人也各自找了張椅子坐下,一起等接待人。

“哼!沒規沒距,是誰讓你們坐下的?”接待人一拍椅子,怒氣騰騰的翻起身,對着姜峯三人喝道,接待了這麼多人,姜峯三人是他見過最沒眼色,也最不懂規矩的年輕人。

姜峯立刻意識到這或許就是那個所謂的接待人,立刻站起身,致歉道:“這位大人,是誤會,是誤會,我們還。。。”

接待人阻止了姜峯繼續說下去,對於姜峯的原因,接待人不想聽,反正接待人對姜峯的第一印象已經定了下來,就算姜峯你如何解釋,接待人都不會改變這印象。

“錢帶來了嗎?”接待人不耐煩的說道。

姜峯說道:“什麼?還要錢?”

“你真以爲血族想進就進啊?想你們這些小貓小狗,要是什麼代價都不付出,就想進血族,那血族不是成了烏合之衆的聚集地了?”接待人更加不耐煩了。

姜峯說道:“這樣啊! 命運修正系統[快穿] ?”

接待人說:“不多不少,每人五十萬。”

血仇馬上就爆了粗口:“我艹,五十萬,你怎麼不去搶。。。”

血仇雖然是血族人,但是對現在的血族是恨之入骨,因爲這些人都是參與了反宗行動的,雖然血仇也知道這次的任務事關重大,最好忍住不要說話,讓姜峯去解決,但是血仇就是忍耐不住。


血仇的話聲剛落,門外的幾個血族弟子就衝了進來,眼神都不怎麼好,隨時準備上前制服姜峯三人,這也是巴結領導的好機會,雖然接待人的地位並不高,但是這些看門弟子的地位更低,能巴結接待人,得到其重用,日子也會好過一些。

不過接待人似乎並沒有領那幾個看門弟子的好意,擺了擺手,示意他們不要衝動,又說道:“價格就這樣,沒錢你們可以滾了。”

其實五十萬入族費的確很高,要是一般的閒散修煉者,實力不強,得不到血族的重視,即便花費鉅款進入血族,也只能得到血族最低端的功法武技供以修煉,實在有些不划算。

血族這樣收取入族費,也是爲了節省開支,因爲血族現在的經濟也並不是很好。

姜峯不是沒有錢,不過姜峯的錢都在拍賣會的白金卡里,要是用白金卡去支付入族費,無疑會引起血族的懷疑,因爲白金卡不是普通的修煉者可以擁有的。

再說,姜峯並不是真的要入血族,現在來接待人這裏,不過是想要知道些什麼事。

“我沒這麼多錢,不過如果我有很強的實力呢?”姜峯說道。


接待人心中很是不屑,也將這種不屑放在了臉上,在接待人看來,姜峯幾人年紀輕輕,能有什麼很高的實力?就算有王級實力,都算是天賦奇佳之輩,不過王級實力對於血族來說,誘惑力並不大。

可是接待人臉上的不屑在看到姜峯的一個動作後就立刻消失不見,馬上換上了一副錯愕的表情,因爲姜峯面對着接待人,小範圍的用出了空間之力。

接待人實力並不強,不會使用空間之力,但是曾經也有幸見過族內的高手使用過,有些印象,但是並不確定姜峯是用的空間之力。

在姜峯露了這一手後,接待人馬上就意識到,自己晉升的機會來了,要是能爲族內招進來三位帝級強者,不,哪怕是一位,接待人的地位至少都可以提升到掛名長老。

。。。

“你們都出去,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能進來,否則後果自負。”接待人面無表情的對着幾個看門弟子說道。

看門弟子都出去了,順便帶上了門,接待人的表情這才變了起來,一屁股從太師椅上彈了起來,滿臉笑容的對姜峯說道:“這位小兄弟,你剛纔那一手,可是。。。可是空間之力?”

接待人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姜峯一笑,對已接待人態度的一百八十度轉變,姜峯並沒有覺得多稀奇,只要你有實力,贏得他人的尊重,是很正常的事情。

姜峯給血仇二人使了個眼色,三人直接凌空漂浮了起來。

“皇級強者!”接待人小聲的驚呼一聲,內心越來越激動,三位皇級之上實力的年輕人,其中一位更有可能是帝級,要是這三人因爲自己而入了血族,那自己的地位,恐怕直接晉升爲掛名長老首座,不行,一定要和三人搞好關係,接待人心中想到。

不待接待人說話,姜峯開口道:“這裏可有密室?對於入族費的問題,我兄弟幾人想和接待人大哥詳談一下。”

接待人知道,以姜峯三人的實力,哪裏還需要什麼入族費,但是既然姜峯三人說了要到密室詳談,接待人不敢不答應姜峯三人的請求,在哪裏談不是一樣,只要能好好配合姜峯三人,博得三人的好感,接待人的前途將一片光明。

“兄弟嚴重了,你們纔是大哥纔對,幾位大哥,遂小弟來,旁邊就是密室。”

。。。

幾人進了密室,姜峯三人首先觀察了一下週圍的環境,首先是確定密室裏沒有人,其次是確定密室裏有沒有逃跑的結界之類的東西,在確定了這些之後,姜峯立刻變了一個人,一個箭步衝了上去,一招捏住接待人的脖子,將其制服。

“說,兩年多前,有個叫許飛崖的人,現在在哪裏?”姜峯聲音冰冷的說道。

“我。。。我不。。。不知道。。。你們在。。。在說什麼,真的。。。不知道。。。”接待人隱隱猜到眼前三人的身份,要找許飛崖,而且實力,不是姜峯血**秦風還有什麼人,接待人立刻也意識到事關重大,打死都不敢透露絲毫信心,否則被族內知道了,一樣也是死。

“嘴還挺硬的嘛!信不信我殺了你!”姜峯繼續威逼。

“我真不。。。知道,我。。。我只是個。。。小小的接待人。。。,不知道。。。知道。。。族內的機密。”接待人繼續狡辯。

“看來不給點厲害的,你是不相信我會殺了你?”姜峯說道,說完一抹納靈戒,取出一個丹藥,說道:“這是萬蟲丹,從一萬種毒蟲中選出一百種練成的丹藥,毒性極強,這毒膽等階雖然不高,但是若是不知道那百種毒蟲是什麼,就算帝級強者服下了都難救,相信你也聽過它的大名吧。”

接待人眼神中透露出絕望,額頭上的冷汗也止不住的滑落,他是血族本族人,雖然實力不強,但是卻聽過這萬蟲丹的大名,這要是服下了,自己是必死無疑。

看着姜峯拿着萬蟲丹慢慢放進自己嘴裏,接待人再也忍受不了那種恐懼,大聲叫道:“我知道!我知道!我說!我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