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小中年人突然注意到了秦小悠,目光yin·穢的在她身上審視著,嘴裡不斷發出yin笑。

秦小悠嬌軀一顫,面色瞬間蒼白無血,下意識的縮在了莫問身後。

「今天我連累你們了,你們怪我也沒有用,很快我就是一個死人了,或許這就是命吧。」

柳光文無奈的望著莫問幾人,如果知道仇家會跟蹤過來,他絕對不會離開軍營。

對他來說,軍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至於體內的微型gps定位器,他相信幾個月後就會在胃酸的腐蝕下失去效果。他當初逃過了滅門大劫,本以為還有報仇的機會,卻不想栽在了最心愛的女人手中。

「小悠,怕不怕?」

緊張的氣氛下,莫問卻是笑了笑,伸手摸了摸秦小悠的腦袋。

「不…不…怕……」

秦小悠緊緊抱著手裡的木棍,嬌小的身軀都在微微顫抖,但嘴裡卻說著不怕。

「怕就怕,不過也不用怕他們,等會戰鬥的時候,你立刻往山上跑,別回頭。」

莫問莞爾的笑了笑,指著身後那條崎嶇的山路道。

之所以支開秦小悠,主要怕對付人太多,戰鬥的時候他照顧不到秦小悠,戰場的除了秦小悠,幾乎都是古武者,她一個普通女孩子捲入進來只會吃虧。

對面七個人,有三個內息境界的古武者,還有四個也有著固體境界的修為,尤其是那個領頭的矮小中年人,恐怕已經是內息後期巔峰,接近通脈境界的古武者。

莫問雖然不怕,對如此混亂的場面,他也不敢保證秦小悠的安全。

「不,我怎麼能當逃兵,我要跟你們並肩作戰。」

秦小悠咬著牙,想起不久前教官教她的格鬥技巧,把抱在懷裡的木棍緊緊握在了手中,那模樣似乎要跟對面的敵人鬥上一場。

莫問翻了一個白眼,還並肩作戰,還真當自己是戰士不成。

「小悠,等會你還是聽莫問的吧,我們的能力你都知道,你留下只會給我們添亂,等會你跑了,我們才能一心一意的對敵。」

王元此時也嚴肅了起來,關鍵時刻他也不會任由秦小悠瞎胡鬧,面對這種場面,秦小悠那點戰鬥力根本不夠看,留下來只會讓他們分心。

「聽我的,往山上跑,別停下來,事情結束后,我會去找你的。」

莫問自然不可能讓秦小悠留下,語氣沒有任何迴轉的餘地。

「好吧,我聽你的。」

秦小悠有些黯然的低下了頭,知道莫問與王元說的沒錯,她就是一個拖油瓶,留下只會添麻煩。

「你一個女孩子就別舞刀弄棒的了,打架那是男人的事。」

莫問瞧秦小悠如此模樣,語氣不由軟了下來。

「知道了。」

秦小悠臉蛋微微一紅,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遇上了我,我們還想著逃跑,簡直太天真了。」

矮小中年人不屑的冷笑了一聲,那群學生倒是很有意思,此時還想著怎麼逃跑,不會是讀書讀傻了吧。

「誰說我們要逃跑了?我倒是想跟你玩玩。」

莫問冷笑一聲,逃跑?不得不說,那一世的神醫莫問經常逃跑,逃跑的本事倒是一絕,但憑藉這幾個人,就像讓他逃跑,簡直就是開玩笑。

「上,除了柳光文與那個水靈的小妞,另外兩個人都給宰了。」

矮小中年人見莫問竟然還能笑出來,頓時感到威嚴受到了挑釁,面色一狠,直接下令把他們四個小傢伙一舉拿下,等落在了他手中,還不是他想怎麼炮製就怎麼炮製。

矮小中年人身後六人得令,立刻一擁而上,戰鬥瞬間爆發。

柳光文突然瘋狂的咆哮一聲,直接飛身撲向為首的矮小中年人,從他身上的內氣波動可以看出,他果然有著內息後期的修為。

王元嚇了一跳,他此時才知道原來柳光文原來也是一個古武者,而且還是一個修為高深的古武者,難怪能引來這麼多古武者追殺。

望著凶神惡煞撲來的敵人,王元有些艱難的吐了口唾沫,此時可是生死攸關的時候,而且敵人的修為似乎都比他高。

不一會兒,就有兩個固體境界的古武者纏上了王元,出手狠辣,招招致命,只是片刻功夫,王元就險象環生。

莫問目光望了秦小悠一眼,秦小悠一咬嘴唇,拔腿就往山上跑,雖然山上的路很難走,但下山的路卻被那些人堵住了,她只能跑上山。

「想走?哪有那麼容易。」

一名高瘦像是一根竹竿的男人從懷中掏出一把手槍,砰地一聲,對著秦小悠后心就是一槍。

; 身後的槍聲下了秦小悠一跳,但她沒有回頭,始終咬著牙往山上沖,雖然山上黑不溜秋的,但她此時卻一點都不害怕。

莫問冷哼一聲,手臂一抬,一道銀光一閃而出。

虛空中驀然一團火花,以及刺耳的金屬摩擦聲,緊接著一顆子彈殼掉落在地上,除此之外,還有一枚略微變形的鋼鏰。

剛才莫問隨手一揚,竟是把高速飛射的子彈給攔截了下來。

見子彈殼掉在地上,莫問微微吐了口氣,剛才他一點把握都沒有,全憑著感覺出手,畢竟他現在沒有了以前的修為,憑藉暗器攔截高速飛行的子彈,難度很大很大。

不過好在他的水平不低,憑藉直覺,準確的把子彈擊落了。

當年莫問深入荒山的時候,拜在一名暗器大宗師門下,花費了大量精力,才學成一手神乎其神的暗器神通。雖然他修為尚淺,無法跟大宗師相比,但放在武林中,依舊是大師水準。

那人見莫問憑藉一枚鋼棚就攔截下了他的子彈,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宛如見了鬼似的。別說普通的古武者,即使一名氣海境界的古武者恐怕都很難做到。

或許氣海境界的古武者能很輕鬆的躲避子彈,能在對手開槍之前,就瞬間把對手殺死。但射出槍膛的子彈,那是何等恐怖的速度,恐怕氣海境界的古武者,也很難精準的攔截下來。

那名高瘦男子還在發獃的時候,一道亮麗的銀光再次一閃,下一刻高瘦男子直愣愣的倒了下去,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一聲,在他的眉心處,赫然出現了一個血洞,不斷往外流出殷紅的血液。

身後的一顆大樹上,赫然鑲嵌著一枚帶著血液的銀色硬幣。

身在原始森林裡面,莫問也不再有什麼顧忌,直接就把人給殺了。而且今天的局面,不殺人恐怕無法收場。

「你找死。」

見一瞬間己方就死掉一個人,另一名身材微微發福的矮小胖子怒喝一聲,幾個閃身就出現在莫問面前,肥胖狠狠地拍向莫問的腦門。

尚未至,凌厲的掌風就撲面而來,颳得莫問的頭髮紛飛,與此同時一股氣壓籠罩在莫問身上,空氣似乎都粘稠了幾分。

莫問眼睛微眯,發福的胖子同樣有著內息後期的修為,在場七人中他的修為僅次於那個矮小中年人。

一開始,莫問就注意到了他,此時見他突然出手,倒是不慌不忙的身軀微微震顫了幾下,一陣詭異的波動從他身上發出,那矮胖子的氣壓就消弭於無形。

腳下微微一動,身影一閃就詭異的生生後退了三尺,徹底脫離了矮胖子的掌風。

與此同時,三道銀光一閃而出,直奔矮胖子的眉心、咽喉、心臟三處要害。

矮胖子心中一驚,他甚至都沒有發現莫問究竟怎麼脫離了他的攻擊,似乎只是一閃就出現在三尺之外,他一掌徹底落空。

一道危機感從心中升起,矮胖子想也不想,一個靈活的側面翻身。

兩道銀光從他身邊一掠而過,但卻有一道銀光直接射入了矮胖子肥胖的大腿里。

矮胖子慘叫一聲,從空中一下摔在了地上,右大腿出現了一個殷紅的血洞,瞬間就染紅了褲子。

他感覺大腿骨頭都斷裂了,站都站不起來,當時感覺不對他就立馬把內氣聚集在腿部,卻依舊阻止不了銀光的貫穿,隨手擲出的暗器,力道竟是如此可怕!

他有些驚恐的望向莫問,做夢都沒有想到會遇上一個如此恐怖的少年。

莫問冷笑一聲,腳下微微一動,身影幾個閃動就再次出現在矮胖子面前。

然而,還沒等他有什麼動作,背後突然有一道勁風襲來。

他挑了挑眉頭,身形微動,就憑空橫移了兩尺,一道凜冽的寒光瞬間從他身側一閃而過。

莫問伸手一探,那道寒光一下就出現在他手中。

正是一柄寒光閃閃的柳葉飛刀,至於最基礎,最容易學的暗器之一。

十米之外,一名身材中等的男人躲在一顆大樹後面,剛才正是他偷襲莫問。

莫問一眼就認出,那人就是一直沒有出手,七人中最後一個內息境界的古武者。

「暗器不是這麼玩的。」

莫問勾了勾嘴角,隨手把暗器射了回去。

一道寒光一閃,瞬間就奔向那名藏在大樹後面的男子,迅若閃電。

那名藏在大樹后的男子冷笑一聲,身子一縮就全部藏在了樹榦後面。他就不信,莫問的暗器再厲害,還能穿透直徑一米的大樹把他擊殺不成。

結果寒光像是長了眼睛,根本沒有射在大樹上,而是靈巧的圍繞著大樹一繞,寒光一閃又射了回來,落在了莫問的手中。

不過此時的柳葉飛刀,卻粘著一抹殷紅的鮮血,一滴滴地掉落在地上。

此時,那顆大樹後面,才緩緩倒下一道人影,咽喉部位一道細長的口子正緩緩往外流著血液。

以那人內息中期的修為,若是小心謹慎,倒也不至於如此輕易就被莫問擊殺,可他太相信那顆大樹能幫他避災擋難,與低估了莫問那一手驚艷的暗器絕技。

他恐怕致死都不敢相信,原來飛刀還能轉彎。

因為那人的干擾,雖然只是一瞬間的時間,但此時那名矮胖子也緩過了一口氣。體內內氣一轉,強行把鑲嵌在腿骨上的硬幣逼出了體外。

直接一掌拍在地上,肥胖的身子一躍而起,很靈活的倒飛而出,竟是不敢與莫問再交手,想也不想就逃跑。

他知道,遇見一個如此恐怖的人,今天的計劃恐怕要失敗了。

「想走?走的了么。」

莫問不在意的輕笑一聲,手指一彈,手中的柳葉飛刀瞬間就飛奔而出,眨眼就射入那個矮胖子的咽喉,沉著的力量帶著他的屍體釘在了一顆大樹上。

莫問的戰鬥,只是幾個呼吸的工夫,就有三個人死在了他手中。

此時,另外兩個戰場,王元身陷在兩名固體境界的古武者圍觀中,雖然只是一會兒,但也身上多處受傷,險象環生。

至於柳光文,此時情況也很危急,他雖然有著內息後期的修為,但獨自面對七人中那名的最強大的矮小中年人,而且還有一名固體境界的人虎視眈眈的守在不遠處,隨時準備下yin手。

; 莫問從腿部掛具里抽出一把軍用匕首,每一個學員都會配備一把軍用匕首用來自保。

一名尖嘴猴腮臉上有一顆的矮個子追著王元攻擊,招招下狠手,以他固體後期的修為,對付固體中期的王元自然輕而易舉。

他嘴角勾著yin冷的笑容,手中戴著一雙爪套,不一會兒王元身上就多出十幾道爪痕,他很享受這種一點點折磨別人,把一個活人生生玩死的感覺。

正當他一個飛撲,準備給王元臉上再來一爪的時候,一道詭異的人影突然出現在他面前,下一刻一道寒光一閃,脖頸一涼,似乎有什麼東西流出體外,整個人宛如泄了氣的皮球,直接癱軟在地上。

他瞪大著眼睛,想努力看清那道人影,可那道人影卻不知何時又在他面前消失了,他致死都不知道,那道人影是怎麼出現在他面前,又如何消失不見的。

同樣的場景再次發生在另一個圍攻王元的高個子身上,還是一道寒光一閃,人影在眼前晃動了一下,然後就徹底消失不見了。

兩名圍攻他的敵人倒在地上,王元長出了一口氣,整個人宛如抽空了力氣一般一下癱坐在了地上,戰鬥時間雖然不長,但他身上的傷口卻一點也不少。

望著再次撲向柳光文戰圈的莫問,王元眼中閃過一抹驚駭與懼意,剛才莫問擊殺兩名敵人,乾脆利落,果斷狠辣,全部都是一擊斃命,顯然不是第一次殺人,而且還殺的很順手。

他究竟是什麼人?!

王元面色有些發白,莫問殺一個人跟玩似的,他竟然跟這樣人相處了一個月。

「不好,老大,其他人都死了。」

場上唯一一個沒有出手的人很快就發現了情況有些不對,不由驚恐的大聲叫喊了起來。

那名正專心對付柳光文的矮小中年人聞言心中一驚,目光往那邊一掃。果然,地上躺著五具屍體,全部都是他的人。

他的臉色瞬間就變得難看之極,哪裡還不知道事情有變。

這才多長時間?絕對不超過一分鐘,他們就死了五個人,什麼人能有如此可怕的手段!

「撤!」

矮小中年人幾乎想也不想,大呼一聲,直接拋下柳光文,閃身就想鑽入叢林中。

他知道今天失策了,沒有想到區區一個柳光文身邊會有這種高手,早知道就多派一些人出來,至少找一個通脈境界的古武者來。

「現在想走,不覺得晚了么?」

一道平淡的聲音突然在矮小中年人身後響起,與此同時一道寒光直奔他后心。

矮小中年人聞言臉色大變,想也不想就地一個打滾,險之又險的避開了莫問的匕首。

「把你之前說的話回送給你,今晚,一個人都別想走。」

莫問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手指一彈,一道銀光一閃,遠處已經跑出十幾米的那名固體境界古武者突然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後腦處赫然出現了一個血洞。

倒不是他殺心太重,而是不想惹一些莫名其妙的麻煩,今晚的事情可以說跟他沒有什麼關係,只是湊巧碰上了而已。不管柳光文身上發生了什麼,他都不想參與在柳光文的事情中。

所以今晚圍殺他們的人,都必須死,只有他們都死了,就不會有人再找上他與秦小悠他們,而是繼續追殺柳光文。

「你就不怕殺心太重遭了天譴。」

矮小中年人終於有些恐懼了,剛才莫問怎麼出現在他身後的,他都絲毫沒有發現,面對如此一個敵人,恐怕誰都不會安心。

「殺人有善殺與惡殺,問心無愧即可。你們留在世間污染了社會,我倒是不介意超度你們,把你們送上西方極樂世界。」

莫問風輕雲淡的笑了笑,他殺的人不少,但從不濫殺無辜。

有些人,只會認為自己的命珍貴,別人的命都是草芥,他殺別人的時候隨心所yu,別人殺他的時候就是罪孽滔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