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柱看看那一直被黑氣籠罩著的傢伙,心中忽然警惕起來。

「沒錯,我就是為你而來!」對方說道。

一旁,寧龍臣聽到那人說的話之後,臉色一冷看向旁邊的宋真子。

「寧老弟,你這麼看著我幹嘛,我也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啊!」宋真子察覺到了寧龍臣身上的敵意后,急忙開口解釋道。

「二弟!不關宋兄的事情,此人分明是沖著我來的。不論宋兄是否出面,最終都會與之對上的。」石柱攔住了寧龍臣。

「我就說石兄聰慧過人,一下子就分辨出來這是對方的離間計!」宋真子看向石柱誇讚道。

「你是青峰?」石柱並未理會宋真子,而是看向對面那人問道。

「青峰?什麼玩意兒!拜你所賜,我如今成為了地獄聖使座下的勾魂使者,變成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既然在這裡遇上了,那就不用我大老遠跑去找你了!你的那條獸寵金龍呢,把它也一起叫出來,正好一併解決了!」神秘人物說道。

「你是大風的大太子風悲烈?」

聽完神秘人所說的話之後,石柱驚訝道。

對方怎麼會變成了這個樣子?莫非,這就是由人變成天魔之後的樣子?

看著此時的風悲烈,石柱忽然感覺到幽泉聖朝的手段實在是有些可怕。

求婚成癮:霸蠻總裁強撩妻 現在的風悲烈,還能稱之為人嗎?

不,對方已經變成魔了!

「哼,終於認出我是誰了!這樣最好,免得你到了地下之後,還不知道是誰宰了你!給我死!」

風悲烈冷哼一聲,手中忽然出現一把黑色的鉤子。

風悲烈抓住那長長的黑鉤子,就朝著對面石柱狠狠一鉤子劃去。

頓時,一股恐怖的黑氣從黑鉤子上釋放出來,化作千萬厲鬼一般朝著石柱等人撲去。

「你們都別動手!」

石柱大喝一聲,一掌打了出去,將對面黑氣幻化出來的厲鬼全部打散。

然後石柱縱身一跳,朝著遠處天上飛去。

「哼,不知死活的東西!等我收拾了他,再來收拾你們!」

風悲烈看了一眼城樓上眾人,然後去追石柱了。

天上,石柱背後張開一對金色翅膀,施展出鯤鵬急速,很快就飛出去千米、萬米……

風悲烈早已突破到敗天境,實力比之石柱強出不知多少。

上次是因為大陣被小金的血脈克制了,這才敗下陣來。

這次就不同了,沒有了種族的壓制,本身又經過幽泉聖朝魔氣的洗禮,實力比之之前更強。

因此,風悲烈就這樣吊在石柱身後,如同貓捉老鼠一般戲耍對方。

等到石柱什麼時候跑得沒有力氣了,再出手將之斬殺!

於是,寧龍臣等人就看到石柱一直被風悲烈的魔氣圍攻之中,幾次都險象環生,差點逃不出來了!

天上,石柱再次從對方魔氣中逃出來之後,目光一轉,看到了上空正在激烈戰鬥的定桃侯、魏王、燕王三人。

然後,石柱背後金色翅膀一扇,朝著上方戰場衝去。

「哼,以為這樣就可以擺脫我的控制了嗎?也罷,玩到現在也差不多了,就送你去死好了!」

風悲烈一眼就看出了石柱的意圖,冷哼一聲,滾滾魔氣包裹著身體向上追去。

「都給我進來吧!」

「哈哈哈哈~~~~~~」

正在戰鬥的定桃侯三人,忽然發現自己周圍一片漆黑。

魏王、燕王二人頓時意識到,自己被那個神秘人物給困住了。

二人嘗試了許多方法無果之後,忽然發現,自己身上的氣運似乎對著魔氣有著克製作用。

於是兩人將身上的氣運釋放出來,二人周身好似披上了萬千霞光一樣,將周圍的魔氣驅散。

只不過二人身上的氣運只能將身上魔氣逼出離體三尺,再遠就無法發揮作用了。

而且這種方法對於氣運的損耗很大,二人也不遲疑,急忙借著氣運護體霞光從魔氣中逃離出來。

「勾魂,你要對付就對付魏王、燕王他們好了,為何連我也給困住了!」

魔氣中,傳來定桃侯不滿地聲音。

「哼,你有大道護身,暫時不會有什麼危險的!此刻石柱那小子就在我的魔氣之中,用不了多久就要被我的魔氣吞噬乾淨了。」

「那石柱不也是你的仇人嗎?你先在我的魔氣之中忍耐一會,等我將那小子幹掉再說!」

外邊,風悲烈冷哼了一聲,對於定桃侯語氣中地不滿並不在意。

「哼,不用了,這烏漆嘛黑的,我呆不慣!」

定桃侯輕哼一聲,然後身體化作一陣風,從滾滾魔氣中飄離了出來!

這下,就剩下石柱一人還在魔氣之中了。

距離魔氣差不多十多里的地方,有一朵巨大的白雲,像一團棉花一樣靜靜飄在那兒不動。

白雲中,藏著飛公子、魏武侯等一批人。

「哼,真是便宜了石柱那小子了! 女帝法則:王者制霸攻略 公子,咱們現在要不要出手,將那石柱抓過來,好好折磨一番再讓他死去。」

魏武侯看著石柱被黑氣籠罩之中,對旁邊飛公子詢問道。

「不用,像石柱這種小角色,本公子已經提不起興趣來了!今日咱們過來,主要是將那定桃侯剷除,把我老祖宗的基業重新奪回來!」

多日不見,飛公子臉上多出了一股成熟,語氣很平淡。

「是,公子得主上傳授神功大法,此次回來定然可以重振老王爺的雄風,打造出一個無敵的聖朝勢力!」魏武侯神色恭敬道。

「行了,別說那些沒用的廢話了。定桃侯那老小子已經出來了,動手!」

飛公子見定桃侯化作一陣風把自己從魔氣中吹出來之後,人就已經沖了出去。 「老賊,竟敢竊取我張家的王庭,吃我一槍!」

剛剛從魔氣中出來的定桃侯,還沒反應過來,背後就傳來一聲憤怒的喝聲。

「不好,有人偷襲我!」

定桃侯心中大感不妙,急忙再度化為一陣風,朝著四周飄去。

「橫掃天下!」

剛剛從後面衝上來的飛公子,一看定桃侯想要逃走,急忙揮舞手中那桿長槍。

大片槍影從他手中的長槍中舞出來,化作一道道力量巨大的槍罡朝著四周射去。

頓時,以飛公子為中心,周圍一片空間全部都在他手中的槍影之下。

就連準備化作風逃走的定桃侯,也被對方這一手給打飛了出去。

「噗~~~」

身上中了十幾槍衝擊的定桃侯,在半空中吐下一口精血,然後在一片白雲上停頓下來。

定桃侯站在白雲上,看著那槍影中的身影,這才看出方才偷襲之人,正是早就該死去的飛公子。

「咳、咳、咳」

「是你,你不是早就應該被斬首了嗎?」

定桃侯看著那手握長槍的飛公子,臉色一沉。

同時,定桃侯心中充滿了震驚和不解之色。

定桃侯沒有想到的,這飛公子非但沒有死去。

而且從對方方才出手來看,飛公子如今的實力早已經已經是今非昔比。

就算對方剛才不偷襲自己,自己想要勝出也很難啊!

莫非這飛公子也和自己一般,獲得了某種奇遇不成?

只不過自己是煉化了那鎮北天王的大道,眼前這個飛公子就憑什麼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變得這麼強大呢?

硬拼是不可能了,自己如今受了重傷,肯定不是那飛公子的對手。

定桃侯震驚地看了眼飛公子之後,就將目光朝四周看去。

頓時,定桃侯的目光轉到了風悲烈的魔氣。

準確的說,是魔氣中的石柱。

定桃侯一直認定,當初在創世天宮的時候,九宮真人將最後的傳承給了石柱。

此刻想要在這飛公子手下反敗為勝,那就只有將石柱給煉化了。

「但願石柱這小子,還沒有被風悲烈的魔氣煉化!」

定桃侯打定主意之後,身體再度風化,朝著那魔氣吹去。

「哼,哪裡跑!」

飛公子見對方想要逃向那神秘人之處,急忙提著手中長槍追了上去。

後面,飛公子帶來的一群人,在魏武侯的帶領下,也快速跟了上來。

「給我死!」

眼看著定桃侯已經逃入魔氣之中了,飛公子臉上露出一股兇狠,一槍劈了下去。

「不要~~~」

就在這時,一直藏在飛公子懷中的那面寶鏡忽然飛了出來。

那一聲不要,就是從這面寶鏡中傳出來的。

寶鏡從飛公子的懷裡飛出來之後,就從裡面走出來一個人來,白憐花。

白憐花通過飛公子身上的寶鏡知道石柱有危險之後,就已經施展秘術,以寶鏡為傳送陣,將自己從遙遠之處,轉眼間傳送到了這裡。

「怎麼會這樣!」

飛公子看著寶鏡中飛出來的白憐花,眼中一驚,手中握著長槍的力道忽然間送了幾分。

即便如此,飛公子這一槍劈下的力量也是極為強大。

在這股巨大的力量之下,白憐花整個人都被打飛了出去,撲向前面魔氣之中。

重生娛樂圈:天后歸來 滾滾魔氣中,白憐花臉上慘白無比,看上去虛弱很多。

周圍魔氣更是趁虛而入,短短片刻白憐花的臉就已經由白轉黑,整個人都快被魔氣同化了。

「咳、咳、咳」

「人呢,我明明看到他被魔氣吞噬了,為何還是沒有見到他!」

白憐花看著周圍的魔氣,臉色非常難看。

就在白憐花有些失望地時候,忽然間有一隻散發出淡淡綠光的玉環從魔氣中飛出。

玉環飛到白憐花面前之後,忽然有個人憑空出現,正是一直躲藏在玉環空間內的石柱。

原來石柱被風悲烈魔氣困住之後,就察覺到了周圍魔氣的厲害,立刻將自己藏在玉環中。

如今見到白憐花之後,石柱這才趕緊出來。

「你、你不是…」

白憐花看著忽然出現的石柱,一臉驚訝之色。

「別說那麼多了,快跟我走!」

石柱一把拉住白憐花的手,然後帶著她逃出了風悲烈的魔氣。

外邊,風悲烈看著自己面前的魔氣,臉色一沉,忽然意識到有些不對勁。

「怎麼回事?那石柱不是被我魔氣困住了嗎?怎麼到現在,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來!」

風悲烈臉色陰沉地看著自己一手製造出來的魔氣。

要知道,就連剛才魏王、燕王、定桃侯三人都是吃不消自己的魔氣啊!

怎麼這個石柱,就這麼反常呢!

就在風悲烈感到不對勁的時候,正好看到石柱抱著白憐花從自己的魔氣中飛了出來。

「怎麼會這樣!對方怎麼一定事兒都沒有?」

風悲烈看著出來的石柱,眼睛一瞪。

石柱手中的女人臉上、身上漆黑一片,一看就知道是被自己魔氣侵蝕了。

可是為何進去更久的石柱,臉上沒有半點異常,好像並沒有被魔氣吞噬、侵蝕啊!

寵婚撩人:嬌妻帶球跑 風悲烈有些不解,莫非這個石柱百毒不侵,連自己的魔氣都奈何不了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