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炎停了下來,目光向黑衣男子看了過來,眸光冷冽中也燃起了幾分自信和戰意了。

黑衣男子對石炎搖了搖頭,意思在說沒有用的。

「殺!」石炎一臉絕然的殺了過來了,七星劍神通全力的施展了出來。

黑衣男子嘴角露出了幾分清冷的淡笑,亦也是七星劍神通迎了上來,劍勢之威竟然也還是跟石炎一模一樣,兩人迅速的在空中交鋒在了一起,自然打的也是異常的激烈,可惜石炎依然是沒有辦法佔到黑衣男子半點便宜了。

黑衣男子輕挑一笑道:「我說過了,沒用的。不管你的用什麼神通法門,不管你的實力有多強,都是沒用的,只是在做無用功罷了。短短兩個月時間,你能有這樣的進步,也算是驚世騙俗的了。不過,沒用的,我這一關,你過不去的。你就是再將這七星劍神通修練到極致大圓滿,也還是沒用。你跟我的境界,差的太多了。所以,你實力再提升,也依然是沒用。」

「還有一個月時間,不要再爭扎了,沒有希望的。」

石炎搖了搖頭,依然一臉的決絕:「就是到最後一刻,我也絕對不會放棄。還有一個月時間,我一定會找到路的。」

石炎也是思忖了起來,看來靠修練神通法門提升實力的路子,是走不通的了。僅有一個月時間,再這樣盲目的修練下去,那也只有失敗一條。既然提升境界不行,那必須就得想別的辦法了。

可是,什麼樣的才是正確的路?

所有人都走進了一個迷區,真正的光明在哪裡?

這個問題,也是讓石炎深思不已的了。石炎相信,只要自己找對了路,那就一定可以通的過這關的考驗的。千星大帝既然留下這樣的考驗,不可能完全沒有路可走了。要是完全沒有路可走,那他留下來的考驗,也就完全的失去了意義了。

只是這樣的考驗,太難太難太難了罷了。再難,石炎也不懼畏,也有著堅定無比的信念,要將這考驗給衝破。

路在何方?到底在何方?

劍之道?

融合?

忽然幾個零星的念頭閃出了石炎的腦海中,讓石炎抓住了這個念頭。所有的路好像都已經死了,斷絕了。提升實力,提升境界,修練神通法門,這樣的結局都只有一個,那就是闖不過這一關。

所以,路只有另闢蹊徑,只有別人想不到,別人走不了的路,才有可能會成功。

劍之道本源,石炎自認為應該沒有什麼人像自己這樣的境界可以觸及的出來了。不過,自己還只是觸及到了一絲絲,能觸發的威力實在是太小太小了。光是憑這一點點劍之道本源的力量,還不足以擊敗黑衣男子的。

除非來說,能在劍之道本源上有一個大的突破,才有可能獲得更深層次的力量了。只是那樣的難度太大太大了,畢竟自己的境界實在是太低了,想要有大的提升,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了。

當前最主的,還是因為時間的原因吧。

時間太短太短了,只有一個月的時間,根本不夠去做什麼。真要去領悟劍之道本源,一個月的時間根本就不夠,遠遠的不夠。要是給石炎足夠多的時間,或許石炎可以領悟深一點,但是也僅僅只是或許而已。

畢竟這可是劍之道本源,至高無上的道。

一般來說,都只有神通**重的無上強者,才能開始撐握道之本源。


想走這一條路,太難太難,幾率不足億分之一吧。當然,也算是一條路了。不過石炎的心中,還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融合。石炎成功的償試過將償還之道細流融合進青劍神通之中,這一次在這焚劍池又領悟出了更多的劍之道細流了。而這些,也皆是可以融合進青劍神通之中。只是,光是這點,還是不夠啊,還不足以對付黑衣男子。

所以,石炎心中一動,也是冒出了一個大膽的念頭出來:「我是不是可以將七星劍神通也融合進青劍神通之中?」


這個想法,確實是有夠大膽的了。

不過這個想法一出,石炎也是感覺自己找到了一條路了,雖然這條路不一定會成功,但是石炎覺得自己應該嘗試一下,也值得嘗試一下。除了這條路來說,石炎實在是想不出來了第三條路了。而且石炎心中也是有種感覺,這條路是可以走的通的。正是有這樣的感覺,所以石炎心中也更加的堅定了這個念頭了。石炎就是這樣的性格,一旦堅定了的事情,那不管如何,都會義無反顧的去做了。

最壞的打算,也都已經做好了,一切的退路都準備好了。

現在,也只能是一拼了。

石炎一手握著七星劍,一手握著青源劍,心境玄妙,目光清銳堅定,忽然一動,七星劍直接向青源劍中靠了過去,一連竄的奇異光芒閃爍了出來。青劍神通和七星劍神通也是施展了出來。石炎正在讓七星劍神通融合進青劍神通之中,讓七星劍神通成為青劍神通的一分子。

但是,那樣的話,青劍神通就完全擁有了七星劍神通的威力了,然後還又跟青劍神通的威力疊加在了一起,再疊加上那些劍之道細流的威力,將這三種的威力全部疊加,達到一個可怕的地步,這就是石炎的初衷了。

這個想法,不可謂是不大膽了。

但是石炎堅定了這條路,此時石炎手中也是光芒大作,一些奇異的異象生了出來。

時間飛逝,又是過去了十天時間了,十天的時間石炎都在做著各種的嘗試。

之前有了將劍之道細流融合進青劍神通中的經驗,這一次來說,雖然要難的多,但也是有路可尋,一遍遍的嘗試,也終於是讓石炎摸到了敲門,打開了融合之門。而這兩種神通法門,也頓時有了一些奇妙的變化了。

這變化,在外人看來,就是驚世駭俗的了。

就是那黑衣男子的眉頭,也是不由的緊皺了起來了,顯得有幾分凝重之色了,他的眼裡也是閃過了幾分濃濃的訝異之色:「歷害,竟然能將七星劍神通融合到他的青劍神通之中,要讓兩種神通法門合二為一。奇怪了,他的青劍神通為什麼能夠融合其他的神通法門?而且是完全的融合,就像是蛇吞鼠一樣,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讓威力大大的提升增加。」

「而且,還融合了許多的劍之道細流,他是怎麼做到的?」

「那青劍神通,好像很是古怪奇特,這等的神通法門,我倒也是沒有見過了,奇怪,太奇怪了。果然,外面的世界,還是太大太大,神通法門也是無窮無盡,千變萬化。」

「難不成說,他有希望擊敗我,通過這一關?不不不,我族守護千星世界百萬年,先祖的遺訓,給我們的宗旨就是要盡我們所能的去阻擋有緣人,不讓他們輕易的過關。我既然被選派出來鎮守這最重要的一關,那就不能讓我族對我失望,一定要鎮守下來,不讓任何人從我這裡過關。一定,不能讓。」

吟——

一聲長嘯的劍吟聲忽然從石炎手中的劍上發了出來,驚嘯天地,彷彿是一頭蘇醒的巨龍發出來的龍吟聲一般。

七星劍,竟然直接的融合進了青源劍中,讓青源劍的樣式也發生了一些改變。

石炎的臉上,也是露出了幾分喜色了:「成了,哈哈,我竟然真的成功的將七星劍神通融合進了青劍神通之中。而且,讓兩者完美的融合,從此不會分開。也就相當於,我的青劍神通將七星劍神通給吃掉了。這一次的突破,倒是讓我的青劍神通,也是跟著突破到了四品青劍神通初入之境了。現在我要修練的話,就相當於同時一起修練這兩門神通法門了。」

「不過這樣帶來的威力,卻不是一加一那麼簡單了,讓我的青劍神通之中,還蘊含著七星劍神通,讓我的劍勢之威,大大的提升。還有這青源劍,融合了七星劍之後,竟然讓我感覺更加的鋒芒沉厚了。青源劍,不愧是本源之劍。」

看了看手中的青源劍,石炎心中也是一陣驚喜吧。他本來沒有想將七星劍也融合進青源劍中的,只是不自覺的就將七星劍融合進去了,彷彿青源劍有一種無形的召喚吧。所以,也是讓石炎有些訝異吧。

這樣的融合,給青源劍,也是帶來了諸多的好處了。這樣的情況,以前是沒有發生過的。這一次,也算是一個意外的驚喜了。

最讓石炎驚喜的,還是七星劍神通的融合了,現在七星劍神通完全的融合到了青劍神通之中,也就相當於沒有了青劍神通了。當然了,石炎願意的話,還是可以另外的再施展出七星劍神通的。但是青劍神通來說,只要一施展,那就是將那些融合進去的東西,全部一下子施展出來了。七星劍神通,劍之道細流,也都會一起施展出來了。

因為融合之後,就是形成了一個整體了,不可分割的整體。

這樣的變化,非常的奇特吧。

至少來說,石炎是沒有聽過還有這樣的事情了。 融合成功了,石炎嘴角一揚,看向了那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微皺著眉頭,看著石炎:「不錯,看來我確實是有些小看你了。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達到這樣的層次,短短三個月時間,你竟然能有這樣的一個蛻變,確實是讓人很驚訝的一件事情。雖然我不你是怎麼做到將一門神通法門完美的融合到了另一種神通法門之中,也雖然你現在的實力確實很強,但想要擊敗我,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來吧,你只有最次一次機會了。」

「最後一次機會,也該是結束這次考驗的時候了,你還是會失敗的。再怎麼爭扎,也終究是會失敗的。大帝的傳承,也只有大帝之相之人,才有可能得到。」

石炎也懶得再多說,雖然將七星劍神通完美的融合進了青劍神通之中,不過石炎依然不敢大意了。

畢竟眼前這個黑衣人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想要擊敗他,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好在,並不是需要正面的實力擊敗他,不然的話石炎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嘩啦——

石炎也是出手了,青劍的鋒芒直接的斬殺了出去,頓時猶如是打出了一道天塹一般,一劍出四方驚動,天地驚雲。千丈的光芒,也是映耀天際。這一劍之威,即有青劍神通之威,又有諸多劍之道細流之威,還有七星劍神通之威。三種威能,此時完美的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擰在了一起,爆發出了無比可怕的威拋。

一劍掃下,讓石炎有種感覺,縱然是御獸宗主那等神通四重境巔峰的強者存在,也會被自己這一劍給擊敗了。不敢說能一劍直接的斬了,但一劍擊敗應該是可以的了。這也是此時石炎的雄心,而且這種感覺愈發的強烈了。正是這強烈的預感,也是讓石炎對自己這一劍,更是充滿著自信了。

感覺到了這一劍之威,黑衣男子的眉對也頓時是微皺了起來了,臉上露出了幾許凝重之色。不過此時,也是直接的迎鋒了上來,也只是青劍神通迎殺了上來。他的實力是壓縮到跟石炎相同的境地,所以這一劍打出,威力雖然不錯,但是卻不如石炎這一劍。交鋒之下,黑夜男子也不由的後退了兩步了。要不是最後關頭,又增加了幾分實力,恐怕要有些狼狽了。

石炎停了下來,沒有繼續的攻擊,而是劍指著黑衣男子道:「這樣,應該是算你輸了吧?」

黑衣男子有些楞在了當場,看了看石炎,苦澀的一笑:「對,是我輸了。人類,我還是太小看你了,你也算是在眼前創了一個奇迹出來吧。能夠擊敗我,這一關算是你過了。接下來,你就將是進入最後一關了。能通過最後一關的考驗,那你便是可以傳承千星大帝的傳承,那樣你的將來,必定是不可限量,甚至有可能可以追尋千星大步的代步,將來人間稱帝,君臨天下,俯瞰眾生。」

說話間,黑衣男子眼裡也流露出了幾分羨慕之色一般。

聽到黑衣男子說自己通過了考驗,石炎臉上這才露出了幾許笑意出來了,終於是通過了考驗了。

既然有路,那就一定有走出來的可能,只是幾率大小的問題。千星大帝既然留下考驗,那就不可能是死局了。只是,沒有什麼人能走的出來這個局罷了。

別人都無法走出這個局,但是自己走出來了。當然了,這一點石炎也是慶幸自己有著逆天的機緣了。 皇后權利大:誰做皇上我來定 。不然的話,石炎也是沒有可能可以通的過這樣的考驗了。無論是虛影前輩那裡的考驗,還是神秘黑石,石炎都敢說是沒有人可以比擬的了的。

有著這樣的優勢,自然也是讓石炎的路好走一點了。

通過了這關的考驗,只剩下最後一關了。

黑衣男子再次深看了石炎一眼,才道:「雖然我敗了,這算是我的恥辱吧。不過——還是祝你好運吧。說起來,要是你能夠通過最後一關的考驗,得到千星大帝的傳承,那也算是讓我族完成了使命了,以後也完全的自由了。不過,能不能得到千星大帝的傳承,就看你的造化了。」

說完,黑衣男子也是直接的離開了。

送走了黑衣男子,石炎也是繼續的向前,很快就看到了一根根衝天的石柱,石柱之上雕刻著複雜無比的圖案符文。一根根石柱之上,都散發著氤氳的光芒,絞織在一起,形成了一道絢爛的結界一般。足足有九根千丈長的石柱,衝天而起,然後光芒在空中交匯,又輝灑下來,將地面一片空間籠罩在了其中,形成了一個異常絢爛多彩的小空間。

而這小空間之中,是一個祭壇似的玉台,一層層玉台。玉台的正中間,竟然盤坐著一道身影。一身黑色的長袍直接拖地,上面綉著一幅幅星圖的花案。看模樣,也不過就是三十齣頭模樣。閉目修神,靜靜的盤坐在那裡。

「什麼?那是誰?好強好強好強大的氣息。」只是看了一眼,石炎腦海中便是一片嗡鳴作響,感覺像是天崩地裂了一般,無形的壓力也是如洪潮一般的洶湧進了腦海之中,來了一次猛烈的撞擊,也是讓石炎一陣異樣的難受,說不出的感覺。

這氣息,絕對是石炎所見的最可怕的氣息了。

石炎感覺,蒼龍宗主的氣息跟這道身影一比,那簡直就是不值一提了。如此可怕的氣息,到底是怎樣的存在?隔這麼遠,竟然就讓自己有種螞蟻面對了巨龍的感覺了,發在內心肺腑的恐懼,完全不由自主的。

「難道——是千星大帝?」忽然,一個可怕的念頭也是涌了出來,有了這個念頭,石炎也差點沒有驚出一身冷汗出來:「怎麼會?怎麼可能?千星大帝不應該是百萬年前的人物嗎?不應該早就死在了百萬年前嗎?難道——這是千星大帝的屍體嗎?這這——屍體,竟然可以保留千萬年不腐,竟然可以承受的住時間的洗禮,歲月的長河,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百萬年的光景,竟然絲毫不腐不朽,而且還是栩栩如生,跟活的一般,沒有一點痕迹。就連衣服,都還是那麼的光鮮亮澤。這,難道就是大帝的威能嗎?」

一個個念頭,此時也是在石炎的腦海中閃過,只不過石炎也是得不到答案了。

這樣的情況,確實是太驚人了,太匪夷所思了。

「看來應該是千星大帝了,這是最後一關的考驗了。能不能得到千星大帝的認可,能不能傳承千星大帝的傳承,也就看這一關的考驗了。」

石炎再次的抬頭看去,只是看了一眼之後,就不由自主的收回了目光,實是沒有辦法再多看一眼。再多看一眼,彷彿就是對大帝的褻瀆一般:「千星大帝死去了百萬年,但是屍體留下來的氣息,竟然還是如此的可怕。難不成說,千星大帝,真的是一尊大帝級的存在嗎?如果真的是大帝,為什麼在歷史上,沒有半點的記載呢?一尊大帝,震古爍今,不可能會在歷中上沒有留下任何的記載吧?」

這個問題,又是讓石炎非常的費解了。

古之大帝,石炎也是在書籍上看過一些了,比如紅塵大帝,比如天啟大帝,比如衍昊大帝,比如霸天大帝等等,一個個都是古之大帝,一個都是已經死去的驚艷人物,一個個都是留下了千古的美名,縱然是死去了數百萬年,依然留筆今史,被世人記住他們的名字,傳頌著他們的輝煌史事。

這樣的光芒,才應該是大帝有的。

千星大帝,或許是石炎太孤陋寡聞了,至少石炎是沒有聽聞過了。

好一會兒,石炎才平復下了心情,調整了一個狀態,也是向那光芒之中走了過去了。

一踏入其中,頓時感覺神威降臨,天威壓下,五雷轟頂,大道壓迫。各種的力量,也是一股腦的噴涌了下來,如是一個濤天的巨浪拍打下來,要將石炎給吞噬,湮滅掉了。

這樣的可怕威壓,也是差點將石炎直接的擊崩潰了,也是差點沒有一下跪下去了。

不過這一路來,也是經歷了無數的考驗了,所以石炎也自然是咬牙堅持了下來。只是心中那股被無上神威壓迫的感覺,還真是非常的難受。莫名的,心中就是有恐懼感一陣陣的升涌,這種感覺根本就不受控制,不由自主,也是讓石炎竟然有些顫抖了起來。

石炎一咬牙,信念堅定,也是毅然的向千星大帝坐化之地走了過去,其實距離並不長,也就千丈左右的距離。

一步步,向那邊走了過去了。不過讓石炎也是有些意外驚喜的,越靠近千星大帝坐化之處,這份威壓並沒有加重,而是跟剛進來的時候差不多。甚至——石炎彷彿還能感覺到有一絲絲召喚的感覺從千星大帝的屍體之上傳遞過來一般。

只不過,這種感覺太微弱了,弱不可聞,所以石炎也不太敢確定,或許這只是自己的一個念想罷了,並不一定是真的。


一路,竟然是暢通無阻,讓石炎很快便是接近到了千星大帝的百丈之前了。在這裡,就沒有辦法再前進了。因為這裡,被一個半徑百丈的池子給隔離了開來了,而千星大帝的屍體,也是盤坐在這池子最中間一塊玉石之上,這池子裡面,是一種無色的液體。

對於這未知的東西,石炎也是有些警惕的打量了起來,很快石炎的眼睛就是一瞪,驚喜無比了起來,也是有些瞠目結舌的看著這個池子:「靈液,竟然是靈液,而且是純度如此高的靈液,必定是極品的靈液。天吶,如此一大池子的靈液?這,根本是不敢想像的事情。難道,這就是大帝的手筆嗎?瘋了,真是瘋了。大帝啊,果然是不可想像的存在。」 靈液,是靈石的精華化液,所之謂靈液,

靈石,裡面都是蘊含著天地靈氣,而這靈液,就是將那天地靈氣濃縮成液,所謂靈液,

如果說靈石是做為玄靈大陸通用的貨幣的話,那靈液就相當於高級的貨幣了,可以說是硬通貨了,靈石只有一到五品之分,五品之上,便是靈液了,靈液,就沒有品階之分了,滴液,也是以滴以瓶和以方來計算了,

一瓶就是等於一百滴,而一方呢就是相當於一百瓶,

一滴靈液的話,都是價值一百五品靈石了,一百五品靈石啊,那可是相當於一百萬三品靈石啊,就是一滴靈液,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擁有的起的,就是一名神通四重境巔峰的強者身家,都不見得值一滴靈液了,

而要是有一瓶靈液的話,那絕對就是富裕之人了,絕對是連神通五重境的強進都會眼紅搶奪的了,一瓶靈液,也足以能夠讓兩名神通五重境大打出手了,

靈液的價值,不用多說,絕對是非常的可怕的,所以,看到眼前這麼一大池子的靈液,石炎都是覺得自己要瘋了,這種感覺,就好比是一個乞丐看到了一座大金山了,這麼一大池子的靈液,數量簡直就是難以計量的了,估計,少也得是幾十甚至是幾百萬方來計了,

一方靈液,縱然是一名神通七重境,也不一定能夠輕易的拿的出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