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

龍陽的身軀就是被猛然轟擊出去了。

頓時,身體內一股氣血翻騰,猶如要炸了一般。龍陽猛吸了一口,將氣血壓了下去。

“哈哈,我不需要什麼魂力啊。”羅成猙獰說道,瞳孔猶如銅鐘一般、

龍陽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眼前的羅成已經瘋了,昔日的恨都是涌上心頭,一時半會,龍陽根本是穩定不了他的心情。

戰鬥中加入情緒,最容易走火入魔,而此刻,羅成姿態與那又有什麼不同啊。

頓時,龍陽深深嘆了一口氣。


當一個人想要得到的東西在他費勁千辛萬苦還是沒有一點思緒之後,迎接這個人的只有瘋狂了,無盡的瘋狂。

此刻,龍陽也是更認真了,這一次,不是他亡就是羅成戰死,兩個人之中必須有個人死,若是自己在勸阻下去,死的那個人就是自己了。

頓時,龍陽緊咬着牙,手中方天畫戟猶如蛟龍,一個轉身,猶如狸貓一般靈活衝了上去,藍色魂力涌出,將方天畫戟周圍都是圍繞起來。

陣陣衝擊波猶如江濤一般滾滾而來,空氣都是迅速涌動起來。

羅成更是瘋狂,長槍舉起,頓時,鋒芒畢露,真是猙獰相畢露。

長槍刺空,亦是兇惡,毫無任何章法。

一槍劈來,猶如鬼魅一般,那股陣勢居然是讓龍陽睜不開眼睛,頓時就是匆忙用方天畫戟抵擋。

轟一聲, 一槍拍下,龍陽的衣物都是盡數爆裂,變成碎末向四處散開。

龍陽眼中猩紅,彷彿在那一陣也是傷的嚴重,這時,龍陽嘶吼起來,渾身肌肉暴漲,只見他青筋暴起,頓時長戟舞動起來,游龍生風。

龍陽銀牙緊咬,頓時一股暴戾之氣出現,就是一方天畫戟砍了出去。

轟一聲,更是兇狠,咔嚓卡擦聲響起,肋骨斷裂聲清晰的可以用耳朵撲捉到。

陣陣鮮血猶如噴泉一般涌動出來,羅成的胸部被一戟割傷,

兩人的身軀都是被震退後去。

圍觀衆人都是十分驚駭,沒想到兩人的第一次交手居然是這般強悍,看的衆人都是目瞪口呆。

這時,羅成凌亂着頭髮,手裏拿着長槍,就是狂嘯起來,猶如黃金甲死神一般,腐朽的味道飄揚出來。

全身籠罩的魂力突然變的黑暗起來。

龍陽看到這一幕頓時愣住了,這一刻,他的瞳孔都是睜得極大,羅成身上飄蕩出來的味道對龍陽來說是極爲熟悉的,在滅火神墓當中,龍陽也是曾被它困擾。

那是要入魔的徵兆。

修煉之人,最怕的就是心中有恨,當初龍陽就是心中有恨才導致快要走火入魔,而此刻羅成所遭遇的與龍陽一模一樣。

“快給我醒來啊。”龍陽面色蒼白卻是怒聲吼道。

入魔這條路對修煉者來說無疑是一條不歸之路,

“都給我去死吧,老子這輩子不需要任何人愛。”羅成怒聲吼道,突然他哈哈笑了起來,真如一個羅剎,看了周圍人都是嚇了一大跳。

龍陽銀牙緊咬,就是揮舞方天畫戟上去,腳踏七星,全身火焰圍繞,周圍地面都是搖晃起來。

龍陽知道,入魔之後,這羅成將會更難對付,若是這樣下去,這裏所有的人都會出事的。

爲了圍觀的人,龍陽唯一能做的就是喚醒他。

“放下你的仇恨,就可以了啊、”龍陽道。

“我不,我不放下。”羅成怒聲喊道,牙齒之上流淌着鮮血。

兩個都是動了起來,在空中激烈的戰鬥着。

竟是不相上下。

一個爲了仇恨而戰。

而另一個爲了別人而戰。

轟轟轟、

劇烈的爆炸聲響了起來。

此處的擂臺都是坑坑窪窪了。

周圍圍觀魂痕低的人都是盡數離開了, 留在這裏只有被壓迫的喘不上氣。

而問天等人由於魂痕等級高一些。不過面對這樣激烈的戰鬥也是驚呆了。

問靜盯着龍陽身影,小手不停的搓着衣服,一副擔心的模樣,小聲喃喃道:”龍陽,你千萬別有事啊。”

這時,龍陽和羅成在空中打的不可開交。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前來阻擋。

若是仔細看去,在不遠處,黃老頭和章老頭也是在看着。

“喂,黃老頭,你那個徒弟還真是厲害,居然是有這麼一層身份?”

黃老頭臉一紅,就是道:“那不是我徒弟,我沒有入魔的徒弟,”

其實黃老頭一直很喜歡這個羅成的,這個徒弟是他有生以來最好的一個,爲人和氣,雖然修爲不是很高,但是現在黃老頭才知道原來這武榜第四的龍王就是自己眼中的“和氣”徒弟,頓時心中就惱火了。那麼強的一個人在黃老頭身邊還這麼低調,這不是一直在欺騙黃老頭嗎?

黃老頭這人一生之中最恨別人騙他了。

“章老頭,你說他們兩個人誰能贏啊?”黃老頭突然說道。

“不知道啊,羅成的魔氣看來已經深入骨髓了,實力更是強大了不少啊。龍陽看來得有一場苦戰啊。”章老頭道。

“那我們要不要幫他呢?”

“不。這是他作爲總指揮的第一戰,他必須贏,也必須一個人贏,這樣才能確立威信。”章老頭擺了擺手道。突然,又是很慎重的看着黃老頭,道:“而且,我相信龍陽這小子會贏。”


最後那句話,章老頭說的特別有氣魄,彷彿那根本就是鐵板上頂釘子,很明顯的事。

而此時,龍陽和羅成依然在激戰。 羅成甚是兇狠,魂力化爲的波動就是向龍陽襲擊而去,劃過龍陽的臉龐,一股鮮血猛然跳出來。

圍觀的衆人都是窒息了。

眼前的戰鬥太激烈了,激烈的讓他們插不上話了。

龍陽看着瘋狂的羅成,道:“你若如此,我爲何要放過你。”

頓時,只見龍陽仰天長嘯,頓時全身上下火焰灼燒,沖天的魂力向四周散去,圍觀的人都是往後退了幾步。

一陣蒼天龍嘯就是這樣震天。

“不可能,滅火是神物,他難道是要用滅火,滅火他能驅使嗎?”黃老頭臉色都青了,看着龍陽呆住了。

章老頭看着黃老頭,目光中有些不相信。

只見,龍陽身上的魂力耀眼奪目,最後突然消散而去。

轟一聲,整個大地都是顫抖起來。

一身龍麟的龍陽出現在擂臺上。

“來吧,我要你死。”龍陽龍爪伸出,猶如神龍一般,就是揮舞着方天畫戟向羅成看去。

灰塵飛揚,瀟灑至極。

整個場地轟隆隆想起。

羅成見狀,也是迎了上去。

兩個人激鬥在一起,誰都不服誰。

龍陽一戟砍出,羅成的身軀上頓時鮮血直流,羅成也是不服輸,就是一槍刺出。

此刻龍陽的防禦甚是強悍,豈非是普通武器可以傷到了。

長槍刺在龍陽身上,頓時濺起陣陣火花。

擂臺東西,兩人身影來來去去。

入魔之後的羅成好像不怕受傷似的,全身上下無數傷口卻是毫不在乎。

轟一聲,只見羅成的身軀被狠狠的轟擊出去,在地面上滾動了幾圈之後,纔是停了下來 。

倒地之後的羅成單手撐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氣,雙眼血腥的看着龍陽,笑了起來,陣陣魔氣翻滾而出,兇狠至極。

這時,龍陽站了起來,看着龍陽咧嘴一笑,就是舉起手中的槍,頓時一個姿勢,就是擺動出來。

龍陽瞳孔爲之一亮,臉色都是變了,這姿勢他很熟悉,曾經看過羅安使用過。

”天絕霸王槍。”羅成慘笑喊道,手中長槍都是揮舞起來,陣陣魔氣翻滾,長髮飄零, 亦是可怕。整個擂臺都是向下陷了幾分。


只見長槍最先伸了出來,頓時,槍身圍繞一條用魂力幻化出來的黑龍,很是兇狠。

“去死吧。”羅成目露兇光,猙獰說道。

頓時,滔天魂力出,龍陽匆忙就是使用方天畫戟。

羅成入魔前就是一個魂痕二十九層的強者,如今入魔之後更是強悍,魂力之中蘊藏的暴戾氣息甚是兇狠。滔天威勢倒不是什麼重要的。

這時,龍陽的身體內一陣濃厚的聲音就是傳了出來。

“小子,我感覺到了你有危險了。”滅火道。

龍陽一聽,就是道:“對的,”

“就是對面那個入魔的小子嗎?”

“恩恩。滅火快來助我啊。”此刻龍陽彷彿抓住救命稻草就是喊道。

“那人魔種太深了,若是不殺了他,他定是一個定時**啊,”

“那就殺了他吧。”龍陽道。

“好,我借力給你。”

頓時,龍陽的目光中猶如充滿火焰似的,身上的熱血都是沸騰起來,在他的身軀當中,一股黑芒涌出,逐漸蔓延到方天畫戟之上。

頓時,龍陽更似一個殺神。

“我來救你出苦海吧。”龍陽怒聲吼道,火焰暴戾氣息涌動。

頓時,龍陽一個起身就是旋轉而起,陣陣蒸騰的火焰,就是洶涌而上,頓時,在龍陽的身上,一股黑芒慢慢凝聚出一隻蒼天火焰舉手。

羅成看到這一幕,目光也是呆滯了一會,突然,就是大聲喊道:“垂死掙扎,真是可惡啊,也好,我要更快的解決你。”頓時,槍身上的魂力又是強大了幾分。

轟一聲,只見龍陽身軀上的火焰雙手,頓時將羅成的槍狠狠抓住,另羅成動彈不得。

“我靠,放開我。”羅成嘶吼道,頓時掙扎起來,可是怎麼也逃脫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