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砰砰砰……

受到驚嚇的菲律賓戰士胡亂開槍,子彈在樹林里胡亂飛射,樹葉和樹榦的碎片也四處飛濺。十幾匹馱馬受到驚訝,往森林裡奔逃。

「敵人在——」一個菲律賓戰士話還沒有說話,從側面飛來一顆子彈將他撂倒在地。同樣是一槍爆頭。

對方沒有槍聲,難以判斷子彈是從什麼地方飛來。

就在那個菲律賓戰士倒在地上的時候,從另一個方向又飛來一顆子彈,將另一個菲律賓戰士的腦袋擊穿。

「我們被包圍了!」一個菲律賓戰士轉身就往島心方向逃跑。

噗!一顆子彈從他的後腦勺扎進去,然後從他的右眼裡飛出去。他的眼球和著鮮血和腦漿向前噴射,構成了一個類似圓錐的形狀。

剩下的菲律賓戰士哪裡還敢繼續戰鬥,一個個都轉身向島心的基地奔逃。

噗、噗……

一個又一個的菲律賓戰士倒在了血泊之中。

如果他們組成陣線,沒準還能抵擋一陣,可他們放棄戰鬥那就只有死路一條了,而且死得更快。

兩分鐘,十多個菲律賓戰士就只還剩下了一個。

一棵樹上,月野杏子舉起了手中的疾風突擊步槍,她的手指搭在了扳機上。在疾風突擊步槍的瞄準鏡上,最後一個菲律賓戰士的後腦勺在晃動著。卻就在她準備扣動扳機射殺最後一個目標的時候,通訊器里傳來了夏雷的聲音。

「不要殺他。」夏雷說。

「收到。」月野杏子收起了手中的疾風突擊步槍,然後從樹上跳了下去。

額爾德木圖從另一個方向走來,他向月野杏子比了一個「四」的手勢。

月野杏子翹了一下嘴角,然後比了一個「五」的手勢。

在剛才的戰鬥里額爾德木圖殺了四個人,月野杏子殺了五個人。這種手語在生肖戰隊每次戰鬥結束之後都會出現。

樹林里一共有十六具屍體,所以夏雷不用比什麼手語,他也是殺人最多的那一個。

「老大,為什麼要留一個活口?」與夏雷碰面的時候月野杏子說道:「這座島很小,槍聲足以傳到島心的軍事基地,不用那個活口回去報信,那個基地之中的人也知道是什麼情況。」

夏雷說道:「我留下他不是讓他回去報信,是讓他給我們帶路。我們殺過去,島心的軍事基地上大概還有六十個人,你們行嗎?」

「哈哈哈!」額爾德木圖說道:「我還嫌人不夠多!」

「我已經做好準備了,老大,走在我的後面吧。」月野杏子給她的疾風突擊步槍更換了彈夾,然後向最後一個菲律賓戰士逃走的方向走去。

額爾德木圖與月野杏子並肩而行,但保持著十米的間距。

夏雷將裝備部背在了背上,然後跟隨額爾德木圖和月野杏子往島心疾行。

最後一個菲律賓戰士留下的痕迹很明顯,不僅是地上的腳印,還有斷斷續續的血跡。那個幸運的傢伙很明顯是受傷了。沿著地上的痕迹前進了大約五百米之後,夏雷喚醒了左眼和右眼的能力,還有他的耳朵也進入了辯聽的狀態。以他的身體為中心,方圓百米之內的任何動靜,包括聲音都難逃他的偵察。

樹木遮擋了視線,無法用透視看到目標,可他的耳朵卻是一個很好的補充。耳朵受到風聲的影響,他的眼睛卻又是一個很好的補充。他其實就是一部人形生物雷達,只要他靜下心來觀察和辯聽,即便是在茂密的原始森林裡他也能提前發現隱藏的目標。

地上的血跡忽然多了起來,又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夏雷突然停下了腳步,同時吹了一聲口哨。

月野杏子和額爾德木圖頓時停下了腳步。兩人四下張望,警惕地觀察著,可什麼都沒發現。

夏雷的視線鎖定了一個方向,層層疊疊的樹木遮擋了他的視線,無法用左眼和右眼的能力進行視覺偵察,可他的耳朵卻已經聽到了非常清晰的聲音。

那是受傷的菲律賓戰士在用塔加洛語說話,「不好……不好了!有人入侵、入侵了這裡!運輸隊的人都死了,只、只剩下了我……」

這些聲音進入夏雷的耳朵,然後再進入他的大腦,他的大腦里跟著就浮現出了塔加洛語的教學音頻,還有字典。他從來沒有刻意學習過菲律賓的語言,可他的大腦里刻意裝下了學習這種語言的工具。一門陌生的語言被他聽到,大腦幾乎在沒有延遲的情況下將之翻譯出來。之前的情況也是一樣的,那個菲律賓軍官和他的手下的對話,他的大腦也幾乎沒有延遲的翻譯了出來,準確率達到了百分之九十五。這是屬於他一個人的奇迹。

夏雷將他的左手舉了起來,然後豎了一根指頭,隨後將指頭指向了那個受傷的菲律賓戰士的方向。

月野杏子和額爾德木圖點了一下頭,然後從兩側包圍了過去。

受傷的菲律賓戰士還在與人通話,「……很多人!起碼二十個!他們包圍了我們,偷襲了我們!他們一定是華國的軍人!」

說到這裡,他突然看向了來時的方向。一個華國青年出現在了他的視野之中。他手中的通訊器頓時掉在了地上,他慌忙去抓放在身邊的AK47步槍。他的手剛剛抓到AK47步槍的槍柄,一把軍刀突然從他的身後探過來,悄無聲息地抹過了他的脖子。

菲律賓戰士下意識地捂住了他的咽喉,他的喉嚨里發出了奇怪的聲音。腥紅的鮮血從他的指縫之中奔流出來,怎麼也止不住。他想回頭去看是誰對他做了這麼殘忍的事情,可他卻連回頭看一眼的力氣都沒有了。三秒鐘之後,他大腦失血,雙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額爾德木圖比了一個五的手語。

夏雷忽然說道:「他們來了。」他側耳傾聽,然後又說道:「大約三十個人,距離我們大概五十米。」

「老大,你……怎麼這麼確定?」額爾德木圖一臉驚訝的樣子。

「回去再告訴你,現在該你發揮了。」夏雷說。

額爾德木圖跟著就取下了他的裝備包,從裡面取出了幾隻防步兵跳雷。這種地雷體積很小,但一旦被碰到觸發裝置就會從地面上跳起來,在0.5米的高度爆炸。這樣的地雷雖然裝葯很少,但殺傷力卻遠比普通的步兵地雷大得多。

額爾德木圖佈雷的速度很快,選擇的地點也是從軍事基地過來的援兵最有可能走的路線。

夏雷和月野杏子則各自找到了狙擊點,做好了戰鬥準備。

PS:感謝wang大頭天話的打賞,謝謝你!閑魚粉絲的打賞!謝謝你!感謝拔劍老哥的打賞,謝謝你!感謝蕭冉清楓的打賞,謝謝你!感謝指端亮物質的打賞,謝謝你!感謝一起走看海的打賞,謝謝你!感謝阿威gmail和723360874的打賞,謝謝你們的打賞!感謝兄弟們的支持! 叢林里,三十個菲律賓戰士快速前進。

這是一個菲律賓的標準排,清一色的M14突擊步槍,還配備了三架輕機槍和三支榴彈反射器,三支火箭發射筒,還有一支狙擊步槍。帶領這支隊伍的是一個少尉,三十歲出頭的樣子,個頭不高但很強壯。他走在隊伍的最前面。

到了一片樹林中少尉突然停下了腳步,舉高了他的左手。

隊伍頓時停了下來,然後又根據少尉的戰鬥手語分成兩股向前面包抄過去。

少尉小心翼翼地前進,手中的一支M14突擊步槍始終保持著射擊的姿勢。一具屍體很快就進入了他的視線。屍體是趴著的,流出的鮮血打濕了一片地面。

屍體的肩頭下好像壓著什麼東西。

少尉指了一下屍體,一個士兵跟著就上去檢查。士兵用他手中的M14突擊步槍的槍管伸到屍體的肩頭下,然後將屍體往上撬。屍體的肩頭離開地面大約四公分的時候一隻防步兵跳雷突然從肩頭下跳了起來。

轟!

爆炸聲中,幾個菲律賓戰士瞬間被掀倒在地,有斷腿的,又斷手的,還有腦袋少了一塊的。除了幾具屍體,爆炸的彈片還製造幾個傷員,有的小腹中彈,有的胸膛中彈,還有的四肢受傷。

這就是跳雷的威力,在空中爆炸的它擁有三百六十度的球形殺傷範圍。除非是爆炸範圍之外,或者是躲在掩體後面,否則根本就逃脫不了它的殺傷!

噗、噗、噗!

沒有槍聲,幾個在爆炸中受到驚嚇的菲律賓戰士被爆了頭。

「機槍手!12點方向!」 全知全能者 菲律賓少尉趴在地上,指揮手下的戰鬥!

噠噠噠!

三架機槍怒射,叢林里頓時構成了一張火力網。不過茂密的樹木卻成了機槍掃射的障礙,它們射出去的子彈巨大多數都被樹木的樹榦擋了下來。

「沖!」少尉吼道。

趴在地上和藏在樹后的菲律賓戰士紛紛向前沖。

噗、噗、噗……

子彈沖另外一個方向飛來,瞬間又撂倒了好幾個菲律賓戰士。

少尉頓時慌神了,也害怕了。他端著M14突擊步槍向子彈飛來的方向射擊,一邊指揮手下的戰士,「8點鐘方向!」

一個機槍手跟著調整方向,用機槍掃射8點鐘方向。同時也有幾個突擊手從側面突擊過去。不過他們並沒有突進多遠,一個菲律賓戰士腳下便觸發了防步兵跳雷,又一顆跳雷蹦跳了起來,在空中炸開。

幾具屍體,血肉模糊!

「撤退!撤退!」少尉哪裡還有繼續戰鬥的勇氣,不等他的手下撤退,下了命令的他就從地上爬起來,轉身向島心基地的方向奔逃。

剩下的菲律賓戰士也轉身奔跑。

然而,就在菲律賓戰士放棄戰鬥開始撤退的幾秒鐘時間裡,從島心基地的方向也飛來了一梭子子彈。那些子彈就像是長了眼睛一樣,雖然是在兩三秒鐘的時間裡射擊出來的,但每一顆都能射爆一顆腦袋,擁有媲美狙擊步槍的精準度!

機槍掃射,槍搶爆頭!

這個世界上就只有一個人能做到,那就是夏雷。

整個戰鬥從開始到結束,持續的時間不到五分鐘。五分鐘之前,這是一支生龍活虎的隊伍,五分鐘后就只剩下了少尉一個人。

咔咔……

少尉扣動扳機,可他的步槍里已經沒有子彈了。他扔掉了手中的M14突擊步槍,拔出了他的手槍,然後向身前方開槍,一邊開槍一邊怒吼道:「出來! 我有一條時空表 出來——啊!」

他的精神已經崩潰了,手下全死了,他卻連敵人的面孔都沒有看見一張!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三顆子彈便不約而同地從三個不同的方向飛來,其中一顆擊中了他的右手手腕,一顆擊中了他的左膝蓋,一顆擊中了他的右膝蓋。他倒在了地上,劇烈的疼痛險些讓他昏厥過去。

他拚命地呼吸,幾秒鐘后他恢復了一點力氣,他伸出左手去揀掉在地上的手槍。他的左手剛剛抓住槍柄的時候,一隻穿著陸戰靴的大腳便踩在了他的手背上,然後狠狠地往泥土裡旋轉。

「啊——」少尉慘叫。他看到了一個身材魁偉的亞洲男子,那個亞洲男子正用冷漠而殘忍的眼神看著他,就像是看著一條蟲子。然後他又看到了兩張面孔,一個亞洲青年,一個身材嬌小卻很豐滿的亞洲女人。

敵人只有三個人!

「老大,為什麼你每次都要留下一個活口?」額爾德木圖鬆開了踩在少尉手背上的腳,然後將手槍踢飛。

夏雷說道:「我得問一下基地里的情況。」隨即,他用塔加洛語說道:「少尉,我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告訴我基地里還有多少戰士,有多少美國人,他們是什麼身份。告訴我這些,我就放了你。」

「我、我說……」少尉連一秒鐘都沒有猶豫,張口便說道:「基地里還有一個排,不過他們是特種部隊。基地里有八個美國人,兩個安裝雷達的專家,還有六個海豹突擊隊的特種兵,他們是保護那兩個專家的。」

「你還知道什麼?」夏雷問。

「我、我還知道我們來的時候美國人已經呼叫了他們的戰機。」

「第七艦隊的戰機還是陸上軍事基地的戰機?」

「是包蒂斯卡空軍基地的戰機。」

「是戰鬥機還是直升機?」夏雷問。

少尉搖了搖頭,「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答應過的,你會放了我,對嗎?」

月野杏子看了夏雷一眼,夏雷點了一下頭。

月野杏子突然揮手,手中的武士短刀在空中劃出一道閃亮的弧線。

少尉捂著他的脖子倒在了地上。

「老大,要繼續進攻嗎?」額爾德木圖看著夏雷,眼裡滿是嗜血的神光。

夏雷看了一下手上的腕錶,說道:「杏子,你去沙灘接應葉列娜她們,她們應該已經到了這裡了。你見著她們之後,趕來與我和額爾德木圖會合。額爾德木圖,我們兩個先去基地。」

「沒問題。」額爾德木圖說道,他渴望戰鬥。

回沙灘,葉列娜她們應該到了。要攻下那個軍事基地,我們需要更多的人。」

月野杏子轉身向沙灘奔跑,她的速度飛快,靈敏如兔。

月野杏子離開之後夏雷卻沒有立刻向島心的軍事基地前進,而是拿出了他的黑客電腦進入北斗系統進行衛星偵察。

島心的軍事基地里,特種兵正在快速行動。有的進入堅固的地堡式的掩體,有的爬到很高的樹上架設狙擊步槍。海豹突擊隊的特種兵穿上了偽裝,分散在了雷達和魚叉反艦導彈的周圍。如果不是及時看見他們隱藏的過程,恐怕就是走到他們的身前都很難發現他們的偽裝。

同樣是看北斗的衛星偵察畫面,額爾德木圖卻看不出什麼名堂來。在他的視線里,島心的軍事基地一片安靜,就好像是被人遺棄了一樣。他並不知道,他身邊的青年在左眼和右眼的配合下對極其模糊的景象進行了放大和清晰化的處理。

夏雷跟著又將偵察的範圍轉移到了海面上。

拉賈胡馬邦號護衛艦已經很靠近這座小島了,最多還有二十分時間的航程就能達到這座小島。發生在這裡的戰鬥恐怕已經傳到了菲律賓的軍隊體系之中,當然還有駐紮在菲律賓的美軍軍事之地之中,還有即將進入馬六甲海峽的第七艦隊。也就是說,很快就會有三方面的援軍趕來增援這座小島上的菲律賓軍隊和美方人員。

這似乎也是那些菲律賓特種兵和海豹突擊隊特種兵不願意出來的原因,他們最多只需要堅守二十分鐘,菲律賓的拉賈胡馬邦號護衛艦就能支援這裡,另外還有從包蒂斯卡空軍基地飛來的戰機。在他們的眼裡,入侵這座小島的人無疑是自殺式入侵,戰鬥會在半個小時內結束。

夏雷將偵察範圍移到了登陸的沙灘上。他看到了一艘停在沙灘旁邊的漁船。伊蓮娜和安谷密汗已經登陸沙灘,四個女騎士則押著兩個人質正在涉水。

掌握了所有的情況,夏雷合上了黑客電腦,然後將之裝進了他的裝備包之中。他起身往島心的軍事基地走去。

「老大,你說我究竟要找一個什麼樣的女人才合適?」額爾德木圖忽然冒出了這樣一個問題。

夏雷詫異地看了他一眼,「你沒事吧?這個時候問我這種問題?」

額爾德木圖卻是一副很認真的樣子,「老大,等一下這裡多半會變成一片火海,我不知道能不能回去,你給我一個建議,我想一下我老婆的樣子就行了。」

「范彬彬型的吧,挺合適你的。」夏雷說。

「真的嗎?」

「柳煙型的也挺合適你的。」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對吧?」

「呵呵,別想了,想有什麼用?回去我給你介紹一個,我公司里多的是漂亮女生。」

「我可記住你這句話了,不許騙我。」

兩人身後,沙灘上,月野杏子出現在了沙灘上。

「杏子,老大和額爾德木圖呢?」葉列娜微微緊張地道。

月野杏子說道:「他們去攻打這座島上的軍事基地去了,跟我來,我們得去支援他們,儘快拿下這座島的控制權。」

「啊?」安谷密汗瞪大了雙眼,「我以為計劃是我們一來,他們就上船和我們一起離開,怎麼變成這樣的計劃了?」

「別廢話了,準備戰鬥吧。」葉列娜說道。

喬凡娜一腳踢在大衛的屁股上,呵斥道:「快點!」

大衛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沙灘上,他回頭怒視著喬凡娜。

一秒鐘后,特蕾莎的一根中指戳在了大衛的左眼上。

「啊!」大衛慘叫了一聲。

特蕾莎說道:「再看,那就不是中指了,是刀子,白痴!」

這時月野杏子招了一下手,「你們別玩了,跟我來!」

羅莎一槍柄砸在了凱恩的背上,怒吼道:「跑起來!我要是超過了你們,我送你們下地獄!」

凱恩撒腿就跑。

還有大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