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漢身軀高大,臂膀粗大,孔武有力,雖然只有真元境九重修爲,但是戰力早已經超越了真元境的範疇,曾經和狄生雲切磋過一次,兩人不分勝負。

秦漢走到秦月璃身旁的時候,看了她一眼,秦月璃連忙轉過身去,裝作沒有看到他的樣子。

秦漢好像也沒有在意,直接來到一間獨立的房間之外,敲了敲門,並未聽到裏面有聲音傳出,他便輕輕推門而進。

房間之中,秦彧正在揮毫潑墨,不知在寫寫什麼。

秦漢恭敬的來到秦彧面前,恭敬抱拳道:“王爺!按照這個速度,我們只需要兩天應該能趕到汨羅城!”

秦彧放下筆,擡頭看向秦漢,微微點頭道:“我知道了,雖然天齊大軍來勢洶洶,狄生雲肯定是堅持不到兩天的,不過他們應該可以退到宣化城之中!想來性命無虞,不過還是儘量最快,免得讓天齊小覷了我們!”

秦漢點點頭,道:“王爺!……十三公主…!”

秦彧擺擺手道:“隨她去了,裝作不知道也就罷了!”

秦漢緩緩點頭,隨即退下。

秦月璃以爲自己神不知鬼不覺就上了撲天雕,還有些沾沾自喜,殊不知,這早就秦彧和秦升的掌控之中,否則,只有一百五十人之數的真元境武者,每一個都是有名有姓,若是連秦月璃這麼拙劣的手段都看不出來,那天秦帝國的武者水平也實在太低。

早有秦彧暗中叮囑秦漢,不必過分刁難於秦月璃,秦月璃這才能夠成功冒充其中一個真元境武者。

其實,知女莫若父,當秦月璃第一次提出要去汨羅城的時候,秦升就心中意識到,秦月璃必然有原因,畢竟自家寶貝女兒,他豈能不知,是不可能突然心血來潮要做一件事情,如果有那都是早有預謀。

但是秦升更加知道自己也是問不出來原因的,所以若是想要知道,就必須將計就計,讓她去汨羅城。

當然秦升的好奇心也沒有那麼重,之所以讓秦月璃偷偷離開皇宮,最重要的原因,更是因爲,秦月璃決定要做的事情,是一定要做到的,否則絕不會善罷甘休!

從小到大,秦月璃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偷偷溜出宮,以她那點修爲,之所以能夠成功,若沒有秦升刻意放水,天秦帝國的皇宮禁衛可就真的如同虛設了!

所以,秦升很瞭解秦月璃一旦生出了去汨羅城的心思,不管自己如何反對,都是行不通的,她勢必要想盡一切辦法偷偷前去。

這一點,秦升早已經在這個寶貝女兒身上領教過好多次了,所以與其讓她哪一天沒注意真的偷偷溜走,還不如讓她現在和大軍一起前去。

當然最終讓秦升毫無顧忌的讓秦月璃離開,自然是有秦彧親自前去,有秦彧在,秦升相信足以萬無一失,不會讓秦月璃有一點危險。

而現在秦月璃依然被矇在鼓裏,以爲自己真的再次擺脫了秦升,父皇和她的爭鬥之中,她又一次勝利了!

秦月璃藏躲了一會兒,發現根本沒有人過來理會她,本來她心中還有些擔心,但是現在才發現這種擔心完全是多餘的了,心中還有些猜疑是不是自己碰巧打暈的這個倒黴蛋是個沒什麼本事的,所以別人都不願意和他玩。

很快一天過去,秦月璃現在已經放鬆了許多,就算現在她被發現了,也沒有什麼問題,難不成他們還能現在把她送回去?


所以,秦月璃也不再躲避他們,勉強遮掩一下便想找一個房間避避風,她雖然有護體真氣,但是吹了一天的冷風,讓幾乎沒有受過這種苦楚的秦月璃還是微微有些不適應。

秦月璃仔細觀察了一下,十個房間之中,只有兩個是不怎麼有人進出的,其中一個,秦月璃看見過秦漢,心中便猜定肯定是秦漢專用的房間,他現在是三軍之帥,肯定是不會敢跟他搶的。

那另一個房間是誰呢?

秦月璃一直沒有見有人從裏面走出來,而且裏面也沒什麼動靜,秦月璃猜想,這不會是一個放雜物的房間吧!既然如此,那肯定是沒有人的。

想到這裏,秦月璃心中暗暗一喜,那自己正好進去休息休息,雖然是雜物間,也比在這裏吹冷風好些。

秦月璃覺得肚子有些餓了,便吞服了兩粒血元丹,便向那個冷僻的房間走了過去。

她向四周看了看,見都沒有注意到這裏,便輕輕的伸出一根纖纖玉指把窗戶紙給捅破,向裏面偷窺了幾眼,頓時有些驚訝,裏面裝潢很是不凡,雖然並不華貴,但是佈置修景都十分雅緻,哪裏是一個雜貨間?

“算了!不管了!反正裏面沒人,閒着倒是浪費了,即便有人來了,我藏起來就是了!”

秦月璃心中暗暗想定,隨即輕輕推開房門。

“吱呀…!”

卻不料這門栓好像有些鏗鏘,開門的聲音還真是不小,秦月璃頓時微微一驚,連忙看向周圍,站在外面的幾個零零星星的武者,都沒有注意這裏。

秦月璃這才鬆了口氣,連忙一閃身進去,然後“啪”的一聲把門關住。

秦月璃心裏很激動,暗想,這些武者警惕性真是太差了,這都發現不了?不過以她神經大條的性格,也懶得多想,隨即輕輕邁步,四處看了看,沒想到房間還挺不錯,暗自嘀咕:“這些笨蛋,這麼好的房間竟然空下來閒着,真是浪費!”


隨即一下腳尖一點,把自己丟在錦榻上,舒舒服服的伸開四肢,然後滿意的睡着了。

過了一會兒,秦彧的身影才緩緩顯現在房間之中,看着睡姿凌亂的秦月璃,秦彧忍不住笑了笑。

第二天,清晨。

我在三國當龍神 ,已經差不多過了三天。

現在他們終於來到汨羅城的地界。

早有駕馭撲天雕的武者向秦漢稟告道:“元帥,我們已經到達汨羅城,現在我們要在哪裏下降?”

秦漢隨即走出房間,順着撲天雕的翅膀,向下俯視,他緩緩道:“汨羅城現在已經被天齊帝國拿下,我們大軍還未到,還不是時候去奪回汨羅城,狄生雲說他們在一個叫綺羅鎮的地方,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撐到我們到來,查看地圖,找到汨羅城綺羅鎮的位置。”

那武者連忙答應一聲,一旁調度。

很快那武者指揮撲天雕向綺羅鎮的位置緩緩落下。

忽的,秦漢目光一凜,他指着地面上面緩緩變得越來越大的紅光,突然道:“你們看,那…是誰在放火?!”

頓時所有真元境高手都連忙順着秦漢指的方向看下去。

………………

“轟……轟隆隆……!”


齊弘一掌推開面前沒有記號的一棵大樹,頓時一下子從樹林裏跳了出來。

感受着內外完全不同的氣息,齊弘忍不住大笑三聲“哈哈!!本王終於出來了!”

他身後的六萬大軍,也都趨之若鶩的從出口之處紛紛跑出來。很快六萬大軍便全部走出林子。

齊弘指着眼前的林子,大笑道:“哼!憑藉這一個破林子就想困住我十萬大軍!哼……狄生雲,天秦帝國,你們完了!……立刻,全軍出擊,以最快的速度把綺羅鎮給我夷爲平地!”

正然高興終於走出來的六萬大軍,聽到齊弘的命令,頓時叫苦不迭。

齊弘看了看軍心有些不齊,士氣不足,便命令道:“給大軍一人發放一粒血元丹!而後全速前進,誰再敢拖延,立斬不赦。”

聽到血元丹,所有士兵頓時再次激動起來。雖然他們都是靈元境高手,但是軍中的血元丹比之外面的不同,他的藥效更猛,能極快的恢復消耗的元力,所以不到關鍵時刻,是不可能隨便能吃到的,而且大軍人數何其多,便是眼前六萬大軍,一人一粒,便是六萬粒,即便沒一粒幾個銀幣,這也是幾十萬銀幣,所以軍隊的消耗絕不是一個小數目。

忽然有一個副將吞吞吐吐的道:“王爺!原澤將軍……他們還沒有出來,還有四萬兵馬被困在裏面!”

齊弘頓時驚醒過來,剛纔太過激動,只想着踏破綺羅鎮,以報受困之辱。卻差一點忘了原澤和四萬兵馬!

他頓時怒目看了那副將一眼,喝道:“放肆,本王還需要你提醒?”

“是是是…末將之罪!”

那副將連忙點頭。

齊弘冷哼一聲,看着眼前依舊迷霧深深的林子,真恨不得一把火燒光了他們!

不過他還是有幾分理智的,正當猶豫不決,進退兩難之際,忽的,眼前的樹林忽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由大軍開闢出來一條大道,裏面更是數十萬棵大樹倒在地面上卻忽然全部消失了!

“王爺……這…!!!”

齊弘身後的三十位真元境高手頓時驚恐的盯着眼前的林子,剛纔裏面還深不見底,現在彷彿已經可以看穿過去,而一個真元境武者便立即大喊:“原將軍在那!四萬大軍也都在那裏!…我看到了!”

果然,所有人都清晰的看見原澤率領四萬大軍在林子裏面奔走,很快便出現在齊弘的面前,他激動不已道:“王爺!王爺!你們也出來了?……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咦!”

他猛一回頭,當再次在外面向林子裏看去,也不由瞳孔猛然一縮,好似見鬼了一般。

這林子裏面哪有多麼粗壯的大樹,地面上更是零零星星只有數百棵被砍斷的樹木,哪裏有十萬大軍亂砍亂伐的痕跡?

所有人此時都有些懵了,“這這……眼前的景象和剛纔的哪一個纔是真的?”

齊弘目光陰沉似水,見到他們都一副驚恐的模樣,心中怒火中燒,他喝道:“都給我把臉轉過來!這裏無論真真假假都是假的!有何可懼?……看我一把火燒了他!”

隨即他手中一道火光閃動,隨即一掌把火光打到林子裏面,頓時一陣轟鳴聲響起。轉眼間,一棵大樹被引燃,一傳十十傳百,整個林子頓時被無盡火光包圍。

炙熱的氣浪從林子裏面很快蔓延過來,圍在林子外面的士兵頓時紛紛後退。

林子雖然不大,但是什麼鳥都有,火光很快吞噬了整個林子,好多棲息在林木上的鳥類都連忙展翅高飛,但還是有許多沒來得及飛開的老鳥被一片火光吞噬,當落到裏面的時候,已經化作焦炭。

不知天公如何戲弄,忽的又一陣清風拂過,頓時火勢愈加高漲,風助火勢,火借風威,一時間不知道多少棵林木被風火引燃,這場大火,連綿數十里,一直燒到麒麟山的腳下,才被山下的一澗溪水所熄滅。

而齊弘則是不管這些,他大喝一聲:“將士們!隨本王殺向綺羅鎮!有這萬米大火助威,還不急出!殺……!”

Www● Tтkд n● CΟ

隨即,齊弘一馬當先,向前衝了過去。

而原澤等真元境高手也連忙反應過來,帶領整備完畢的十萬大軍極速奔去。 秦漢站在撲天雕的翅膀上,看那轉眼之間燒便數十里的大火,微微驚訝到:“何人如此放肆,竟然引發如此大火!……讓撲天雕飛地更低一點,這很可能是天齊帝國的人做的!”

“是!元帥!”

愛上隔壁水泥工[重生] ,頓時秦漢睜大雙眼.看着腳下密密麻麻的黑影,如同螞蟻一半,以他的見識閱歷,只是微微一怔,便立刻反應過來,這是一直裝備完整的大軍!

待撲天雕在下降一點,秦漢連忙道:“保持這個高度!”

此刻他清晰的看見腳下果然是一支大軍,以他的眼光,粗略估計,至少十萬大軍!

他訝然道:“這必然是天齊帝國的軍隊!哼!竟然有十萬大軍在我天秦帝國的國土上橫行霸道,還真是可惡至極!……他們這是要去……綺羅鎮?”

秦漢忽然驚訝到,他再次看了看地圖,根據地圖上的方向來看,天齊帝國十萬大軍竟然真的是向綺羅鎮進發而去。而那場大火也必然是天齊帝國大軍剛剛放的!

看這個樣子,天齊帝國根本不是想要佔領汨羅城,而是想要毀滅汨羅城啊!

秦漢微微思忖,感知了一下天齊大軍的氣息,他察覺到下面竟然有數十道真元境氣息。

而根據狄生雲的情報,天齊帝國至少有一百位真元境高手!而此時不過一半,看來天齊帝國不僅僅有十萬大軍前來!

秦漢頓時心中一緊,雖然他們現在有一百五十位真元境高手,但是二十萬大軍最快的速度還需要三天時間才能趕到,而且三日後到達也不過是疲弊之師,至少要再有一天的時間修養!

所以,四日之內,天秦帝國的真正戰力也只有一百五十人位真元境高手和遠處宣化城的五萬大軍。

而此時遠在天秦皇城的秦升便再次收到一份戰報,宣化城破!秦升頓時驚怒不已,他計算了一下時間,也就是說他派出二十萬大軍的時候,宣化城便已經被攻破了!但此時已經爲時已晚。

若是秦漢知道此時宣化城已經被攻破,也不知作何感想。

他隨即命令道:“緊緊跟在這天齊兵馬之上,但是要儘量躲避在雲層之中,以我們現在的實力,一定要突然襲擊才能獲取最大的利益!”

隨即他一把推開秦彧的房間,急聲道:“王爺!天齊帝國如今十萬大軍進宮綺羅鎮!可見綺羅鎮依舊在狄生雲的手中,只是以我們現在大軍未到,該如何行事?”

雖然秦漢剛纔的確很焦急,但是當想到秦彧的時候,便瞬間釋然,秦彧一人足以勝過十萬雄兵,這一場,天秦帝國註定不會失敗。只不過不到關鍵時刻,秦彧必然是不能出手,而且出手也只能在暗中出手,否則若是天秦帝國有玄元境高手出動的消息傳到了天齊帝國,天齊帝國不僅僅有了理由反咬一口,也一定會派遣足以和秦彧對抗的玄元境高手前來。

如此對天秦帝國並無利處。

秦彧忽然輕聲“噓”了一聲,示意他輕聲,隨即他淡淡道:“你是三軍元帥,這件事你處理即可,不需問我!關鍵時刻我自會出手,不過,我們有一百五十位真元境高手,即便面對十萬大軍也未必會敗!至於勝負可全在主帥身上!”

秦漢微微一驚,隨即重重明白,點頭道:“我明白!”

隨即向內間看了一眼,便連忙出去,籌劃如何出手!

而秦彧卻身影一閃,消失不見,而撲天雕上也緩緩落下一道身影,但是卻沒有任何人可以發現。

秦月璃迷迷糊糊的從牀上爬起來,聽到外面那麼熱鬧,也連忙遮掩一下跟了出去,不過現在真元境後期的高手正和秦漢議事。

而剩下近百位真元境初期高手也是憂心忡忡,嚴陣以待,根本沒有心情查看秦月璃。

秦月璃頓時很好奇的向下看了看,先是看到百里火光,又看到十萬大軍,心中頓時又驚又喜,喃喃道:“這就是打仗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