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稍息,立正!”寒傑向後轉,立正敬禮,“a、x、c小組整隊完畢,請下指示。”

由隊長微微點頭:“稍息。”“稍息。”寒傑轉過身子重複了由隊長的話,“好了,現在開始,武裝跑步極限越野10公里!”大家自認倒黴。

寒傑跑在最前面,由隊長和他的隊友坐在車上拿着喇叭吼,還用槍不斷向天射,“呼哧,呼哧,累死我啦!”跑了三公里於藝曦就累得不行了,“加油!”林曉楠扶起她來兩人一起跑,5公里了,寒傑覺得腰痠背痛,“頭!累死我了,我喉嚨都快冒煙了,好渴啊!”大曼扶扶槍加快了速度。

不斷有人體力不支而被帶走了,8公里了,寒傑實在是跑不動了,他雖然走走停停,但是後面的人已經倒下了一片,“咳咳……”亞稟奇努力的跑到寒傑面前,突然,他覺得四肢無力,腿猛地一軟癱倒在地,寒傑急忙扶起他來,“不行了,我快累死了,不跑啦不跑啦!”“快點,否則要懲罰!”寒傑將他扶起。

現在陸熒飛、周論語、林冰、張佳佳、林冰、於藝曦都累的不行,被軍車帶走了,被帶走的人都將失敗。“好累啊……!”

林曉楠覺得眼前累的已經視線模糊了。跑了13公里,那時候已經到了傍晚7點了,只剩下了寒傑、林曉楠、大曼還沒有累死了。

他們跑到了終點,林曉楠坐到地上,大口喘氣,“尼瑪累死我們了,我剛剛看到都有人跑吐了,這些人也太狠了吧?!”大曼抱怨了一聲!寒傑急忙捂住他的嘴。

走回宿舍,那些被帶走的人都在被罰擡木樁,“寒傑,恭喜你啊!去給我做上2小時的俯臥撐!”由隊長的臉色及其難看。

他呆了呆,我什麼也沒做啊,爲什麼罰我?!

這時,由隊長拿着一個手機在他的面前晃,他嘆了口氣走出去,“扣十分。”真是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直到9點了,寒傑才能夠有機會休息,可是已經熄燈了。

自認倒黴吧。大家還不消停,寒傑是下鋪,他坐在牀上,陸熒飛、亞稟奇和大曼躺在牀上與他們聊天,周論語還在吃巧克力。結果被捕了個正着,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他們欲哭無淚的,默默地穿上軍常衣走出去躺在水裏,擡木樁,天上打着雷,還下着傾盆大雨,“又能免費洗一個涼水澡啦。”亞稟奇配合着動作擡起木樁。

雨點無的打在他們的身上,寒冷的風吹過,陸熒飛閉上雙眼,“他體罰戰士,我要去上級控告他啊。”小棱不滿的說道。“控告他?我就怕他到時候把你給拍成鴕鳥兒肉味餅乾。”寒傑配合着舉起木樁,又放下。小棱哼了一聲。

醉臥美人膝攜美九夫任逍遙 大家一齊喊出了突擊小組的口號,寒傑:“能打仗!”

其他人:”打勝仗!“

“我不活了啊!讓雷劈死我吧!!”周論語大喊了一聲。

“轟隆隆——叱啦!嗞嗞——!”

天上的雷異常的大,他們還是頭一次見過真麼厲害的雷,似乎要劃破天空,要劈到他們了。

亞稟奇禁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天啊!!周論語,你的嘴是不是開過光啊——?!”小棱歪頭斜眼白了周論語一眼。

本書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二天。

“緊急集合我有事要宣佈!”劉大隊長走過來。

寒傑整好隊入列,“突擊隊將實行一個戰鬥演習,任務是擊敗敵人得到第三大隊i數碼信息然後安全回來!你們的防爆鋼盔上有一個極點,被打中就會冒出黃色的煙霧,你們的敵人是,我、張大隊長、李龍少尉等人。明白?!”他嚴肅的看着他們,突擊隊所有人員敬禮,禮畢。“明白!”劉大隊長滿意的點了點頭。

“我們現在的位置是1點鐘方向,然後進入總部,找到司令部帳篷,問出密碼然後讓他們自己打自己的空中部隊,我們還需要安全回來,或許還可以偷一架飛機。”

寒傑指着地圖。

“兵分兩路。我、大曼、周論語去執行任務,而小棱、陸熒飛和亞稟奇,你們三個負責幫我們把把關的打敗,幫助我們潛入。過草叢的時候肯定有地雷,要小心,那個一般是一猜就炸的那種,時間不會停留,記住,不能饒路,你們要干擾他們的信號,千萬不能有誤,明白?”

他掃視了其他人一眼。

“明白!!”

寒傑翻了一個跟頭越過一顆地雷穩穩地站在地上,大曼跳過一顆地雷踩在一塊石頭上,然後打了一個滾,一個掃腿到了周論語旁邊,他們以麻利的動作越過一個個地雷,“我們要怎麼進去?”大曼看着寒傑。

寒傑託着下巴思考了一會兒,一輛武器車駛過,“設路障!”他們們將一個大樹墩擺在路中間擋住他們的去路,趁機跳進了後備箱,“好多武器喲。”大曼挑了兩把槍掛在脖子上,“卸武器。”

兩個人走下來,聽不見槍響,他們兩個人的背部冒出黃色的煙,兩人嘆口氣。

寒傑拿起一個手雷猛地扔過去,一聲巨響,然後是黃色的煙霧慢慢的瀰漫起來。

“你們掛了。”寒傑他們下車。

他們鬆了聳肩,“死人可不能報信喲。”周論語拍了拍他們的肩膀。

拐了幾個彎,聽到了李龍少尉的聲音:“怎麼回事?信號受到干擾了?!”他急得轉來轉去。

大曼捂嘴偷偷的笑了笑,周論語衝進去舉起槍扣動扳機,“掩護……”衛兵話還沒說,他的防爆鋼盔就冒煙了,李龍少尉的背部也開始冒出黃色的煙霧,“掩護什麼啊?!”他瞪了他一眼,寒傑坐到‘第五代’旁邊,手指敲動着鍵盤,不斷點擊鼠標,“快說,密碼是什麼?!”大曼瞅了李龍少尉一眼,李龍少尉搖了搖腦袋。“死人不會說話。”他送了聳肩,寒傑捂住頭,“你應該先問密碼然後再打死他。”

周論語拿出手機,插入電腦連接在一起,“125800219,這什麼破密碼啊。”寒傑打上密碼,手指飛快敲擊鍵盤輸入命令:‘突擊隊已經駕駛飛機準備飛走了,不過資料我們還保護着,司令部下祕密指令,趕快用航空導彈將003號飛機和005號飛機打下。’

寒傑點擊回車鍵盤,電腦上出現正在送至航空總部幾個字。

周論語壞笑幾聲。

大曼坐到寒傑的旁邊,寒傑戴上耳機。

此時此刻,在航空總部處。“這幾個小兔崽子還蠻厲害,射!打下005和003號飛機。” 腹黑妖孽纏上我 劉大隊長下了指令,衛兵喊了一聲是,便按了射按鈕,這時,耳機中出總部的罵罵咧咧的聲音,“哪個混賬射的導彈?!”張大隊長生氣的吼,劉大隊長呆了一下。

“司令部送的密件信息!”劉大隊長着急的坐到板凳上,“什麼?那是我的兵!哪來的什麼劫機?他們肯定潛入了,派兵快點去抓他們!!”劉大隊長趕緊附和着恩了幾聲,“快跑吧!”寒傑他們急急忙忙跑出去,周論語拿出一把剪刀將鐵絲網剪短,他們逃出去,緊接着背後傳來了敵人的咆哮聲。

寒傑將守衛打死,“哎!”守衛嘆了一口氣,他們坐上了飛機,“大家坐好了,要出了。”

寒傑起飛了機,拉桿,踩板。他射導彈,下面的人防爆鋼盔上不斷地冒出黃色的煙霧。

寒傑扭過頭,三個人伸出拳頭同時碰撞了一下,這時,三輛飛機將他們給圍住了,“現在你們要坐好了,隨時準備跳機。”寒傑掛檔,操縱飛機,飛機急速下降飛行,大曼啊啊的喊叫。

太爽了啊——!大曼張開雙臂,邊喊邊做出飛翔的動作。

寒傑不斷射擊其他的飛機,只聽轟的一聲。009射了導彈!他急速上升,周論語覺得很憋得慌,寒傑來了一個漂移。悠着點!周論語喊了一嗓子,飛機與006擦肩而過,005墜機了,只看見三個人挎着降落傘,背部冒出黃色的煙霧。“氣壓不穩定,我數五個數一起跳倉!”寒傑將旁邊的微型衝鋒槍挎在肩上,然後收拾裝備,“3、2、1!”大家一齊跳下,風特別的大。

大曼極力的控制着降落傘的方向,從地上看,他們三個簡直就是三個還沒有一塊橡皮大的三個點~

成功落地,將揹包鬆開,三個人聚在一起。

“我們現在的地點是在航空總部,潛入總部,劫機,然後再……”寒傑還沒說完,周論語就接下了他的話:“擊殺鬼子!”寒傑看了他一眼,微微點頭,他們三個貓着腰快速的行動了起來,大曼聽說了,這次的敵人還有日本的呢!

“快追!”一羣日本士兵衝了過來,用日語說着他們聽不明白的話,他們舉着衝鋒槍,挎着軍刀,右肩還貼着一個日本軍隊徽章。

炸日鬼子太爽了。大曼拍了拍寒傑的肩膀。

“日本太郎,喪盡良心,日本二郎,砸鍋賣娘,日本三郎,育不良!”周論語笑嘻嘻的說道,寒傑從砸腰間拿出一法手榴彈,熟練的拉開環扔了過去。他們的防爆鋼盔上冒出黃色煙霧。

大曼邊喊着邊跑,還不停的回頭用槍掃射。

本書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只見大曼從膝蓋套中利索而麻利的拿出一把手槍,無的扣動了扳機,寒傑微微挑動對講機,“呼叫,報告,我們這裏的工作已經完成,成功回到後勤大廳!就等你們三個了。”這個聲音是亞稟奇和周論語的,寒傑嗯了一聲,拿出彈夾,從包中拿出子彈按上。他們三個找到了一個避風處,在這一個比較茂密一點的草叢裏,角度剛剛好,不會被放哨的查看到,也不會被燈塔照到,還能避一避寒冷呼嘯的風。

寒傑從揹包中掏出兩小袋香橙味的壓縮餅乾和他們啃了起來。

只見大曼將兩腿盤起,將揹包放在腿上,翻找着什麼東西,周論語用疑惑的眼神盯着他的揹包,“頭兒!”他忽然叫了一聲,將兩瓶罐頭遞到寒傑和周論語的手裏。

寒傑不肯接,大曼卻還是硬是塞給了他,“天!黃桃罐頭!我多久沒吃過了啊!等等等等,不對啊!你敢帶違禁品,不怕被捉到扣分體罰啊?!”周論語的臉色由喜悅變成了驚恐,大曼急忙捂住周論語的嘴巴,做出一個不要吵,安靜下來的動作。

“我偷偷帶的!你知我知,他知,你不說我不說,他不說,無人能知!再說了我也是爲了你們好啊,演習都不能吃好飯,還只能餓得半死不活了纔要吃壓縮餅乾,餅乾還又容易碎,又難吃!萬一你們暈了,我怎麼辦啊?”大曼翻了一個白眼,寒傑很平靜的看着他們兩個低聲吵嚷,沒有一點兒要阻止的樣子。

“等着執行任務吧。”

約是凌晨幾點,五個守衛哨兵現了他們,寒傑兩腿一蹬飛速的坐了起來,伸手從膝蓋袋中拿出一把左輪扣動扳機。哨兵慢慢的將頭上的鋼盔摘下來了。

大曼站起來:“不許報信哇,你可死了嘍!”

哨兵翻了一個白眼,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靜靜地站在原地等待其他人。

周論語也站了起來。

初冬的風掠過湖面,掠過他們每個人的軍衣,吹過每一個角落。

寒傑微微的嘆了一口氣,他們潛入總部,張大隊長正在向總部打電話求支援,寒傑剛舉起手槍周論語就撲了過來,他還沒來得及扣動扳機,這時,一顆槍子彈打在了周論語的防爆鋼盔上,防爆鋼盔的極點緩緩的冒出黃色煙霧。

寒傑急忙扣動扳機,只見張大隊長敏捷的閃開了,他舉起手槍射向寒傑,寒傑急忙舉起桌子上的一個花瓶擋住了這一擊,花瓶上沾了一些彩粉,大曼扣動扳機,這才現沒有了子彈,他以2秒的快速成績換上了彈夾,彈夾與手槍摩擦出出咔咔的聲音。大曼舉起步槍打到了張大隊長的背部,緩緩冒出黃色的煙霧,“哎!”他嘆了一口氣。

幾個門衛現有動靜便闖了進來,“汪汪!”陌火大聲的向着寒傑吼叫,這是在執行任務,陌火是不能背叛原則幫助寒傑的,雖然狗比較是有人性的動物,它還是有種要撲倒寒傑的感覺。

大曼迅速扣動扳機,“汪汪!”只見陌火背上的牽引索冒出黃色的煙霧,它被牽引索拉着,兩隻前爪垂在半空中,不斷的揮舞着,還不斷掃視周圍,不時呼出幾口粗氣,“蹲下。”指導員喊了一聲,它犬叫了幾聲便乖乖的蹲下了。

看起來很不服氣,但是軍犬的天職就是永遠都忠誠的服從命令!

這時,一羣日兵跑了進來,大事不妙啊!大曼扔出一顆閃光彈,他們兩個急忙跳窗逃走,已經完成了,何必和其他人糾纏不休呢?寒傑想着,他們兩個進入18號lh型戰鬥機機艙內,迅速動飛機,他可不想像上次一樣機翼被打下來了!

兩人伸出拳頭同時碰撞了一下。成功降落了,他們兩人下了飛機。首長、由隊長、六大隊長、張大隊長和突擊隊的成員都在這兒。(李龍少尉接到了一個任務臨時離開)由隊長帶頭鼓掌,“很好。你們這次任務成功的完成了!”

首長滿面春風的看着他們,“以後玄別拉得太緊,多讓他們放鬆放鬆吧,呃,我先走了。”首長向他們敬禮,“敬禮!”寒傑喊了一聲,他們同時舉起手,寒傑緩緩張口:“禮畢。”

首長走後,由隊長盯着他們看了一會兒,開口道:“我將批准給你們放假1個星期!”突擊隊全部沉默了,沒有一個人吱聲,由隊長不禁將兩條劍眉皺成了疙瘩。“怎麼,不想放假嗎?”“想!!”

他們歡呼着,跳躍着!

心裏充滿着激動,就連寒傑也微微的揚氣了嘴角,所有人將防爆鋼盔扔上了天,寒傑將左手放在他的碎上。

傍晚,寒傑嘴裏叼着一根棒棒糖與大家一起聊天。有說有笑的,“頭兒,你說我們該去哪兒玩纔好呢?”陸熒飛看着寒傑,寒傑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什麼好玩的地兒,“不如這樣吧,明天天氣似乎還不錯,”

“是個懲罰你們的好機會。”由隊長不知什麼時候進來了,他們不解的看着由隊長,寒傑似乎明白什麼了……“由於作戰中,成員大曼攜帶違禁品,你們整個小組都要被受到嚴厲的體罰。”他苦笑了一聲,寒傑用手捂住臉。

天啊。

小棱,陸熒飛和亞稟奇都用在驚異的目光看着大曼和周論語,寒傑,“怎麼會被現啊……”大曼嘟囔了一聲,由隊長忽然放聲大笑,“我負責檢查你們,你們三個安頓的地方剛好有我們安裝的針孔攝像頭。”

喏。

亞稟奇嘆口氣,他們崩潰了,然後整個突擊隊在晚上陪練了c小組武裝越野10公里,寒傑、大曼、周論語還被扣上了拇指扣:“加油吧,別總想着耍些小聰明瞭。”由隊長苦笑一聲,他們三個被拘留了一天,每人都被扣掉了五分。周論語心疼不已。

所以說,偷懶作弊什麼的耍些小聰明,還是放棄吧,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

本書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哈欠~”4:30分,張大隊長走了過來:“稍息,立正!”,他的兩條眉皺在一起。

“寒傑出列,跟着我過來一趟。”寒傑邁着輕快的步伐走過來,“呃……”張大隊長不知該怎麼開口,寒傑輕微歪斜着頭,不解的看着他。

這是他認識張大隊長以來第一次見到他有些結巴。感到一種不祥的預感。“你的父親……帶着你的哥哥……”張大隊長覺得不知該怎麼說下去,奇偶是像是突然不出話,拌拌卡卡的有些結巴。寒傑的手心慢慢冒出汗,心臟加速有力的跳動着,“離開了。”他頓了頓,纔將這三個字說出。

寒傑如同晴天霹靂,百年一遇的還偏偏被他劈到了。他沒有任何的反應,仍是一副冷冰冰的眼神,這使張大隊長顯得有些驚訝。他哦了一聲:“張大隊長,如果沒有其他事,我們l、c小組還有一次射擊訓練和一次卸裝越野。

張大隊長的眼瞳大了,用吃驚的眼神看着他,良久,不知該說些什麼,寒傑敬了禮變跨起兩手小跑着回去了,一瞬間,冷漠的眼神閃出一絲悲傷,雖然接着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但還是被於藝曦和夏奇逮同時了個正着。張大隊長嘆了口氣,便默默地走開了!“現在,c小組,l小組跟着我來射擊場!”他在前面領跑,剩下的兩組有順序的跟着他跑在後面。

劉大隊長走過來,“突擊隊,你們將接到一個任務,在xx地點受到威脅電話,聲稱湖中有炸彈!還說要和我們好好玩兒一場。”突擊隊躍躍欲試!

已經好久沒有上過真實戰場了。

“這次任務,由於藝曦帶領爲隊長。”這個聲音是張大隊長的,大家都用驚訝的目光看着他,只有寒傑冷冷的低着頭,似乎在想着什麼。

劉大隊長尷尬的看了一眼寒傑,“寒傑。”他仍然在低頭思考着什麼,劉大隊長乾咳了一聲,寒傑這纔回過神來。

“到。”他擡起頭,大家都有些奇怪,寒傑怎會走神。

“你同意於藝曦擔任這次任務的隊長嗎?”她看了一眼寒傑,等待着他的回答……“我。”他正視張大隊長的眼神,“你們在說些什麼。”他一臉茫然的表,搞得大家哈哈大笑,只有於藝曦和小棱微微的皺了皺眉,“這不是玩笑!剛剛說的話你一點也沒聽進去嗎?你這是一個軍人的樣子嗎?!”劉大隊長吼了他一聲。

寒傑沉默了。

大家的笑聲也被這一吼震住了。

“是,同意。”寒傑終於開口了,如果再這樣問下去,他就會被體罰了,“我說,蟑螂,雖然知道你有苦難言,但是爲什麼要分配於藝曦去擔任隊長?”劉大隊長看着張大隊長。

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是啊。有苦難言,如果讓寒傑擔任這次的隊長,他們估計,都得成爲烈士了!”劉大隊長驚了一下,劉大隊長踏着哨聲小跑着過來了,“突擊隊,於藝曦,你們跟着我走!”他們去了武器室挑選各類武器,然後又進入了應去地點。

圍觀的人堵住了通道,甚至都在拿着照相機怕,吵吵嚷嚷的。

“請保持安靜,保持距離!這裏很危險,請離開!”12個民警不斷的圍欄着人們,怕他們走進來,萬一定時炸彈是這個時候爆炸了怎麼辦?他們要做的就是保護村民的安全!

只聽砰的一聲,一個男人的心臟被打穿了,子彈深深地囊進他的肉裏,頓時,鮮血四濺,羣衆們亂了。

跑的跑喊的喊,有的甚至嚇暈了過去,還有的嚇哭了。

寒傑猛地從膝蓋袋中抽出手槍,對着一棵樹上打了一槍,一個女人慘叫一聲掉了下來。

周論語舉好了衝鋒槍,八個人背靠着背,機警的觀察四周。寒傑脫下裝備,摘下防爆鋼盔。只穿着一身軍衣,小金操控着搜索儀器,“4點鐘方向人工湖約30米下現一顆防水定時炸彈!1點鐘方向3米左右水深24米處現一顆定時炸彈!”陸熒飛抹了一把汗,怎麼會有真麼多的定時炸彈呢。

大曼也在搜尋着,一瞬間,他的臉繃緊了!“6點鐘方向現三顆定時炸彈,約在水深20米左右!應該是防水性。”寒傑呆了!五顆定時炸彈?!想把這整個地方給炸平了吧?這個難度相當的大,於藝曦翻一個跟頭,她剛剛站在後面的建築物上囊進去了3顆機槍子彈,寒傑跳下了水,撲通一聲,濺起許多漂亮的水花,慢慢的重新融入水中。

湖面漸漸平靜了,只剩下了幾個泡泡,慢慢的破碎。

“噗!”寒傑露出頭,亞稟奇將他拉上來,只見他的手中小心翼翼拿着兩個軍車模型,纏繞着許多的電線,“這個人應該對我們好了解。”寒傑小心翼翼的放下,然後走向軍車,準備拿裝備,“砰!”只聽一聲槍響,寒傑的左肩衣服染紅了鮮血,他麻利的舉起步槍掃射,躲在草叢中的五人便亂了腳步。

逃跑。

邊不斷向着這兒射擊,小棱從腰間拿出手榴彈開了手榴彈防護蓋,拉了環扔了過去,手榴彈在天空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緊接着,傳來了敵人的驚叫聲,草坪上冒出一團威力極大的火球!4、5棵大樹轟然而倒。

那個女人快速的跑到了一棵梧桐樹上,這才避免了一次死亡。她拔出一把刀子,像扔飛鏢一樣扔了向寒傑,寒傑完全沒有感到威脅。還剩下半米就要插進他的額頭了!寒傑急忙低下頭!刀子直直的插在了他身後的樹上,半個刀身插進了樹裏,陸熒飛的心跳加速,“好險!!”小金和小凌同時將手放在胸脯拍打了幾下,“寒傑,你到底在想什麼?這樣很危險啊!”於藝曦怒視了他一眼,女人從樹上跳下來,看到寒傑沒死,便急忙舉起手槍,邊跑邊射擊!

雙手持槍衝了過來!亞稟奇向後退了一步,猛地,一馬力十足的狙擊槍子彈打了出去,她踩在一棵倒塌的樹幹上,膝蓋微微一彎,蹦跳起躲過了這法狙擊槍子彈。

寒傑呆呆的愣在那兒。寒傑,真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大曼看了一眼寒傑。

那個女人敏捷的衝過來,7對1竟然還沒有一點恐懼,想必,是一個特種兵尖子吧?

她一腳將小棱的槍踹飛,將他掃倒後,在他的腿部開了一槍。

然後接着又向着愣在那兒的寒傑衝過去,於藝曦呆了,她急忙扣動扳機,“砰”的一聲,一個物體擋住了這子彈,是一個男人用三把刀子擋住了這子彈!寒傑依然愣在那裏,這兩個來歷不明的人,何止是特種兵尖子啊?他將一顆手榴彈扔到了陸熒飛身旁,亞稟奇瞪大了眼睛。“小心!”他吼叫一聲衝過去,用手死死抓住了那根線,火熄了。

“呼!你可真是亂來!”小金放鬆的笑了笑,“啊——”於藝曦大叫了一聲,他們齊刷刷的將眼神轉移,那個女人與寒傑只剩下了3米的距離了!“寒傑!”周論語大喊了一聲,可是他依然呆在那裏,好比一個木偶,明明手中有一把手槍,爲何不趕快自衛?她將刀子舉起,狠狠地刺向他的額頭!

刀尖與環境的額頭只剩下了7釐米的距離了。“寒傑!快躲開啊!!”大曼和亞稟奇、小棱幾乎是同時喊出,可是他還是愣在那裏。

“完了……”於藝曦也不知道該怎麼樣,愣在了那裏。

本書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寒傑的瞳中翻出她的刀鋒。他以極快的速度從腰間拔出軍刀護在額頭。

一個刀尖被一個刀身給擋住了,寒傑飛起一腳將她的刀子踹飛,刀子插進了土地中,寒傑掐住她的脖子,兩人打成了一團。

“寒傑……!”小棱跑過來將她踹開。

寒傑慢慢的坐起來,長舒了一口氣。他剛擡起頭,就現有一個很大很大的背影!只見於藝曦站在他的面前怒視着他,兩眼冒出火焰,“呃……我聞到了火藥的味道!”夏奇揮揮左手,“我不忍心看這個血膩場面啊!”周論語來了一個向後轉,你們在說什麼。

寒傑看了他們一眼。

“我要扣你分……”於藝曦故作生氣的說道,雖然她知道自己沒有這個資格。一顆子彈飛過來,將寒傑的防爆鋼盔打裂了一小塊,子彈藉助氣流將他的防爆鋼盔從頭上打了下來,好大威力的子彈!幸好的是這個子彈打偏了,否則寒傑就沒命了!“嗚呼!打偏了呢!”這是那個男人的聲音,他的身後還有一羣持槍的手下,那女人將於藝曦踹開回到隊伍中。

男人嬉皮笑臉的掃視了一遍a小組的人。

“滴滴!滴滴!”這個聲音讓人緊張……“炸彈快爆炸了!”陸熒飛大喊一聲,被無視的炸彈。

怎麼會無視了它呢,多麼危險。亞稟奇跑過去,還差半米就接近炸彈了,只聽見了喀拉一聲,竟然踩到了地雷……“別過來,這裏有地雷啊!!”已經晚了,大曼也走了過來。

剛踏進5歩就踩到了地雷。“倒黴倒黴啊!爲什麼每次我都會踩到這種讓人嚇死的玩意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