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凌搖了搖頭:「這東西和你的心臟連在一起,如果想要將它們盡數除去,你的心臟估計也會在頃刻間爆裂。」

聽到穆凌的話,本來還臉頰緋紅的易千蕁,此刻臉色瞬間再度蒼白起來。

穆凌的過程進展的很順利,但沒想到最後還是出了問題。

「哎,實在不行就算了吧,這種結果,我也能坦然接受!」

穆凌搖了搖頭,旋即感知力直接穿透易千蕁的胸膛來到了她的心臟之內,半晌過後,穆凌的臉上出現了一抹驚駭之色。

看到穆凌的神情,易千蕁也是感覺到了一絲不妙,不過她卻沒有任何的苦惱,對這種結果,她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你,你體內的這個東西不是天生的,是被人封印進去的!」

穆凌話音落下,易千蕁的臉上也是完全變了:「你說什麼?被人封印進去的,什麼意思?」

穆凌深吸一口氣然後道:「你的心臟裡面被下了一道封印,它將這種咒蠱和你的心臟完全連接在了一起,封印之術是陣法師的強項,我曾經在冥荒學院見過這東西,只是你心臟裡面的封印,似乎更高級。」


「那,那怎麼辦?」

「小子,這點兒小孩子的把戲就難倒你了,還是我還助你一臂之力吧。」

還不待穆凌從腦海之中的話里反應過來,他的左手中陡然多出了一枚藍色印記,然後他的腦海之中憑空多了一門解除封印的法訣。

「你,這……」

穆凌也是無奈苦笑的搖了搖頭,他體內這些個東西都是神出鬼沒,弄的他現在都有些神經兮兮了。

「你說你知道這東西,幹嘛不早告訴我,害的她和我受這麼多苦!」

「臭小子,不要不知足,我要早告訴你了,你現在能達到一星體修?我要早告訴你了,嘖嘖,那小妞兒能給你倒貼過來……」

「好了好了,算我服了你了,不過你這個老傢伙最好安分點兒,少偷看我的隱私之事!」

「老子我行的隱私之事都是以億為單位的,你那點兒小破事兒……」

「……」

穆凌權當和一個神經病在對話,所以腦海裡面的話直接無視,他現在在意的是,易千蕁有救了。


「哦對了,小子,我告訴你,那個封印是為了封住易千蕁原本特殊的靈木血脈,所以上面可是有特殊印記的,你一旦破除,曾經做出這個封印的人立刻就會知道,當然,你的位置也會在頃刻間暴露出來。」

「你怎麼不早說?還有,靈木血脈是什麼東西?」穆凌面色一驚,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這個封印的等級並不低,所以這個陣法師同樣應該是很強的存在。

這要找到自己,不是得任人宰割么。

腦海之中陡然出現了一絲得意之色:「嘿嘿,看你小子吃癟的樣子,我真心高興啊,告訴你吧,你手中的解印符可以抹除這個陣法師設置的東西而不會被他所發現,剛才是嚇唬嚇唬你呢,至於靈木血脈嘛,也不是什麼稀奇玩意兒,以後你就會知道的,先拜拜了,咱們下次再見……」

「你……」

「哈哈哈……」

腦海中再一次悄無聲息,這傢伙似乎每次出來都得折騰一番穆凌才肯罷休離去。

看到穆凌獃滯的神色,易千蕁的心也是涼下來大半截:「是,是不是真的沒救了?」

穆凌從惱怒中驚醒,看到易千蕁,他也是轉眼一笑道:「誰說沒救了,我是在享受掌心之中的這種感覺。」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場中局勢一觸即發,觀衆在**過後全部屏息平靜下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的畫面,眼神中透露出瘋狂,興奮的神色,伴隨着他們混亂的衣物,手裏緊緊攥着的門票或其他不知道什麼的小紙片,都讓人無比期待他們看到了什麼。

他們看到的自然是鬥獸場上必死小青年和此刻堪比九級的魔獸妖血狐的戰鬥,經過之前殊死的戰鬥,雙方開始準備用這最後一擊結束戰鬥,若兩位少年勝利,則延續不敗神話,繼續挑戰最後的三十大關,若是妖狐勝,則終結少年的鬥志和生命,從此靈魂大陸將隕落兩位天縱奇才,實在是大陸的可惜,不過結果如何對觀衆沒有絲毫影響,此刻他們期望的僅僅是一場值回票價的戰鬥。

這,是一場屬於藍海和南傑的戰鬥,一場讓兩個各懷鬼胎的少年齊心協力的戰鬥,一場無關他人的戰鬥,一場日後流傳千古的鐵血兄弟的戰鬥…………

嗷嗷嗷

吼吼吼

啊啊啊

三聲劇烈的嘶吼,帶着三個生命最後的希望,帶着三個生命最後的鬥志碰撞在一起,鬥獸場最中央掀起一陣巨大的蘑菇雲,失去陣法保護的牆壁也在之前破損的一瞬間被趕來的三個九級念師修復完好,不過攻擊的餘波還是堅強的穿過層層陣法將接近五十萬觀衆衝擊的眼睛都無法睜開。

待攻擊結束,餘波散去,塵埃落定,鬥獸場上看不見那高如小山的妖狐,也看不到兩位英勇的少年,更看不到原本鬥獸場該有的面貌。

這巨大的攻擊竟然將巨大的鬥獸場的地形生生改變了,不過此刻沒有人關心鬥獸場的變化,都在一心尋找着。

“你們看那,妖狐。”一位細心的觀衆好像看見了什麼,衆人順着他的手指看到縮小爲原來大小的妖狐站在鬥獸場的一邊。

“什麼,難道,那兩個小子……”

“哎, 巧為農家女 ,畢竟等級的差距在那裏。”

在時光深處等你 ……”

…………

“可惜你妹的可惜,小爺還沒死呢,可惜什麼。”

“哎,你就算傷心也不能罵人啊,什麼素質。”

忽然全場觀衆愣住了,短暫的幾秒鐘後,所有觀衆齊刷刷看向聲音的源頭,發現兩個少年齊齊掛在鬥獸場邊緣的一棵樹上,滿臉綠油油的葉子,甚至藍海的嘴裏還塞着樹葉。

砰!

一聲細微的響動傳來,卻在滿場寂靜的情況下,傳遍五十萬人的耳朵,再一次齊刷刷的轉向聲音的源頭。

妖血狐倒下了,八級巔峯變異魔獸妖血狐,魔林海中的霸主倒下了。

雖然此刻倒下的只是縮小後的妖血狐,但在觀衆心中無一例外的全部想象那身材巨碩,攻擊強大,實力駭人巨大變異魔獸妖血狐倒下了。

本來寂靜的場面便的更爲寂靜,所有觀衆全部長大這嘴,直愣愣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一幕。

“哎你說,他們不是應該歡呼麼,怎麼沒反應呢,難道這場打的不好。”藍海用手肘碰了碰南傑小聲說道。

因爲鬥獸場頗爲巨大,觀衆可以通過特殊裝置看到場上的一舉一動,參賽者卻無法看到觀衆的表情,只能看見一個個小的像螞蟻一樣大小的人,所以面對毫無反應的觀衆,剛剛取得勝利的藍海稍微有一點腦袋短路。

“嘿嘿,稍等。”

“稍等?”

“三。”

“三?”

“二。”

“二?”

“一。”


嘩嘩嘩嘩嘩嘩!!

藍海的一還沒開口就趕緊捂着耳朵蹲了下來。

這下,鬥獸場,終於沸騰了。

五十萬的觀衆巨大的歡呼叫喊竟然生生將鬥獸場的陣法震碎了,這能抵抗九級巔峯念師的全力一擊的陣法今天竟然在一場中兩次被震碎,修復陣法的三位九級念師鬱悶的看着眼前破損的比之前還要嚴重的陣法,雖然震撼於兩位少年的實力和超高的人氣,但事關自己,還是暗暗嘆了一口氣。

現場的歡呼還在持續,南傑則好像接受屬下的敬畏一般向着四周招着手,而藍海從未經歷過這種事,一開始被嚇的捂住耳朵,漸漸的他鬆開了耳朵,看着滿場觀衆的歡呼,看着這近五十萬人的歡呼,少年內心的熱血被刺激的不行了,在藍海的童年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自從自己遭遇那件事以來,自己從未像現在一樣出現在公衆面前,接受這一切屬於自己的歡呼和敬仰,此刻,藍海發現,這種感覺,真是好極了。

工作人員趕緊將妖狐擡下去準備救治,畢竟這麼稀有的妖血狐可能沒有第二隻,絕對不能就這麼讓它死了,經過強大的光明牧師的救治,妖狐終於清醒過來,不過在看向場上二人的眼光中充滿了恐懼。

觀衆的歡呼一直持續了近一炷香的時間,趁着觀衆換氣的縫隙,講解員趕快上來說道:“哈哈,好啊,沒想到必死小青年的兩位成員實力如此強悍,果然是有志青年啊,下面請欣賞一個串場節目,讓兩位少年稍作休息,然後爲大家帶來更爲精彩的決鬥,如果有對兩位少年感興趣的人可以報名參加之後五場與必死小青年的對戰。”

說完,開始表演串場節目,來到幕後,剛剛那位工作人員對着眼前的黑衣男子說道:“老闆,之後五場對戰必死小青年的人全部棄權了,您看要不要……”

“意料之中,既然如此就直接派我們的人上場吧,哈哈,這兩個小子……”工作人員明顯能感覺到隱藏在黑袍地下的老闆對兩位少年的喜愛之情。

“好的,親愛的觀衆朋友們,接下來就讓我們迴歸正題,由於兩位少年驚人的實力,導致接下來五場自由挑戰賽的參賽選手全部棄權……”

譁……

講解員還沒說完,觀衆已經想炸鍋一般嘈雜起來。

“但是,接下來還有我們的終極挑戰,由我們鬥獸場選出的五位選手將對戰兩位少年,並且還有最後的神祕領航人對戰兩位少年的環節,那麼這次兩位少年到底會碰到哪位神祕的領航人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譁……觀衆再次沸騰了,什麼?領航人,竟然有領航人的出場。

什麼?你竟然不知道領航人?聽着,領航人就是由鬥獸場六位元老和最終也是最強大的老闆萬鬼組成的,每位領航人的實力都在九級巔峯以上,甚至傳說那萬鬼的實力與大陸第一的端木楓無限接近。

知道這個消息的觀衆久久不能平靜自己的心情,一想到最後兩位少年將和領航人的一戰,頓時對後面的戰鬥充滿了期待。 「你……」

聽到穆凌的話,易千蕁當即是面紅耳赤,高聳的胸膛再一次忍不住上下劇烈起伏起來,這樣便更加的便宜了穆凌。


「咳咳,那個,咱們繼續辦正事兒……」

話音落下,穆凌左手上面的藍色符文被他直接拍進了易千蕁的體內,然後遺傳古老而生澀的法訣開始催動這藍色的符文進入易千蕁的心臟之內。

半晌過後,穆凌神色一凝,旋即右手離開易千蕁的胸膛雙指並曲直接點去。

就在此刻,一絲絲黑色的氣焰自易千蕁的左胸緩緩升騰起來,穆凌的臉上也是出現了一絲喜色。

「得罪了,千蕁!」

話音落下,穆凌的右手再一次來到了易千蕁的左胸之上,控雷手此刻再次施展而出,易千蕁的臉上又一次出現了極度痛苦的表情。

穆凌的掌心緩緩的離開易千蕁的身軀,同時一道青色的光芒也開始立體而出,在這青色的光芒四周,無數黑紫色的小蟲想要掙脫離去。


但這雷霆之靈卻是天生對其有著克制的作用,在穆凌的控制之下,直接飛到了半空之中。

緊接著轟然一聲爆開,伴隨著,那些存在於易千蕁體內的東西也是煙消雲散。

看到這一幕,穆凌也是長舒了一口氣,不知不覺,他的額頭上已經被汗水所密布,這看似簡單的一些動作。

其中蘊含的危險係數只有穆凌自己知道有多高,稍有差池就有可能讓易千蕁香消玉殞。

所幸的是,體內那個神秘的傢伙給了穆凌解印符,這樣一來,事情倒是進展的格外的順利。

「恭喜,你解放了!」

地面上,易千蕁帶著一絲嬌羞緩緩起身,此刻她面色潮紅,衣衫薄屢,盡顯女兒嬌柔的姿態。

「穆凌,謝謝你!」

但這一次,她並未因此而有什麼太多的不好意思,她反而主動一步上前,將穆凌緊緊的擁抱了起來。

感受著懷中熾熱的溫暖,穆凌身軀微震,對他來說也許只是一次幫忙,可對於易千蕁來說卻是有如再造之恩。

因為咒蠱,她年紀輕輕便要天天和死神打交道,這十來年,她每一天都在提心弔膽之中度過。

常人看她樂觀開朗,可心中的痛楚只有她自己知道。

而穆凌,卻為她解決了困擾她一輩子的難題,這其中更是屢次為她涉險而差點喪命,易千蕁對他有敬佩,但更多的是愧疚。

「謝什麼,這可是我答應過你爹的,再說了,沒有這次的行程,我要突破指不定得等到多會兒呢。」

穆凌話的聽在易千蕁的耳中便讓她更加的佩服起來,這樣一個長相俊俏品質如此優秀的少年,誰不喜歡呢。

感受著穆凌厚實的胸膛,易千蕁和穆凌四目相對,然後她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沖穆凌吻了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