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塔法是個老兵了,四十出頭,跟隨武裝南征北戰,可以說立下了赫赫戰功,儘管如此,在和政府軍的戰鬥中武裝的實力卻在不斷的下降,幾次大規模戰役之後他們只能退守沙漠深處,依靠萬里黃沙這個天然屏障和政府軍對峙。

儘管這樣穆塔法的日子依然過得有滋有味,每天吃飽喝足,帶着士兵到處逛逛,打獵回來喝酒,生活真是相當的美好,尤其是在退守埃莫森峽谷營地之後,上層幾乎不管他們,而政府軍也那他們沒轍,幾天前武裝司令部傳來消息,會有幾個人過來幫助他們防禦整個埃莫森峽谷,開始基地的負責人穆謝爾沒弄明白怎麼回事,仔細詢問之後才弄清楚,原來他們已經得到可靠情報,政府軍正利用僱傭兵對他們發起進攻,埃莫森峽谷基地正是首要目標,不知道什麼原因這裏即將部署放空導彈的消息被政府軍知曉,而且搞錯了時間,還以爲這裏已經部署了防空導彈,所以纔有了這次軍事行動。

而這個消息直接導致在埃莫森峽谷基地的變速互新式放空導彈的計劃擱淺,上層考慮問題的方式很簡單,這裏有經不安全,彌足珍貴的心事防空導彈不能部署在隱患地區,這讓穆謝尓很惱火,防空導彈部署不僅可以增強埃莫森峽谷的防禦能力,還能彰顯這個基地在高層心中的重要性,對今後在上層爭取補給品和武器裝備方面都有着絕佳的幫助,可現因爲僱傭兵的原因他們將失去這次成爲高層心目中寵兒的良機。

很快一批異教徒穿越沙漠風塵僕僕的來到這裏,這三個異教徒帶來了大量他不認識的設備,到了之後就開始對這裏的防禦指手畫腳,而且對兵力部署情況進行了調整,儼然成了這裏的作戰參謀,一切行動都要通過他們的許可,因爲有武裝司令部的支持,所以一來就連穆謝尓都得聽他們的,所以穆謝尓和穆塔法都不敢有半點微詞,儘管他們心裏老大的不願意,臉上卻還得笑呵呵的聽命於人reads;。?廣告

不高興歸不高興,這些人的確有點本事,前兩天他們成功解決了一批僱傭兵,雖然沒有將他們全都幹掉,但卻捉住了其中至關重要的人物,聽異教徒說兩個俘虜中那個年紀大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黑血”僱傭軍的隊長,而困在峽谷裏的人中有一個是他們的副隊長,雖然穆塔法對這些什麼隊長不隊長的不感興趣,但幾個異教徒卻非常的高興,他們將兩個俘虜關進營房,然後派人困住河谷深處的另一批人,而不極具進攻,後來他才明白,原來異教徒是打算利用這些人作爲誘餌,引誘剩下的僱傭兵自投羅網。

之所以沒有進攻峽谷就是爲了讓來營救的僱傭兵有所顧忌,也算是給他們一點希望,被困只就說明至少保證他們還有一條命,有營救的價值。

對此穆塔法並不在意,首先守住河谷的出口用不了幾個人,沒事兒開幾槍騷擾一下被困的敵人也挺有趣,其次既然異教徒有上層的命令,那自己也用多管閒事,聽命行事就是了。

雖然他不喜歡這些異教徒,但他還是很佩服這些傢伙的,這些人擁有先進的電子設備,可以監聽僱傭兵的通話,只要僱傭兵進行通話他們就能在很短的時間內確定雙方的所在位置,並且張望他們的通話內容。

在山狼和獅鷲他們第一次通話的時候幾個人就已經開始竊聽了,他們掌握了獅鷲他們的人數,以及山狼他們目前的情況。

甚至還確定了獅鷲所說的援軍的線索,三十個特種部隊士兵即將到達,這讓幾個異教徒非常的緊張,立即派遣大批士兵外出攔截,到這裏來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經過那片唯一的綠洲,方向上很好判斷,只要在半路進行攔截就可以了,因此纔有了之前獅鷲他們發現了武裝的大批調動,因爲這一個安慰山狼他們的謊言,導致大批武裝被調走也算是歪打正着了。

等大隊人馬外出去對付僱傭兵們即將到達的“援兵”之後,穆塔法有接到了幾個異教徒的命令,根據他們提供的座標搜尋散佈在附近的僱傭兵偵察小組,這些僱傭兵非常的分散,三兩個人一組,四處活動,三個異教徒可以迅速準確的找到他們停留的位置,前提的他們要進行無線電通訊,穆塔法帶着手下帶上衛星定位設備、開着幾輛破破吉普車四處亂轉,接到命令之後就直接撲向座標地點,但每次他們到達之後那裏都是空無一人,看着四周黑漆漆的環境穆塔法心裏有點發毛,他很清楚,敵人肯定就在黑暗中的某個地方注視着自己,之所以沒開槍就是因爲敵人的實力不足,人數太少,但自己這麼做下去肯定會惹怒這些人。

現在好了,這些人中的一部分被他困在了峽谷裏,算是逃不出來了,剩下的敵人更加不足爲患。

想到這些穆塔法心裏不由得一陣得意,只動了動刀子就解決了敵人大半的兵力,剩下的一部分也在不遠處等自己去搞定,這種感覺真是太爽了。

“走,去搞定剩下的僱傭兵,我倒要看看他們到底有什麼本事。”穆塔法很得意上了越野車,根據幾個異教徒的信息指引目標所在的地點正是谷口斜上方的那片河牀邊緣,從竊聽到的內容中他們得知,這些僱傭兵打算利用這個自上而下的地形制造一次塌方,利用落石和崩塌的土層重創下面的守軍。不提爆破的作用究竟能否達到造成塌方的效果,就算成功也不可能對下面的守軍造成太大的威脅,這裏的地形他太熟悉了,除非用重型炸彈爆破,否則能產生的塌方效果十分有限,下滑的石塊頂多能傷到幾個人。

穆塔法思索着河牀爆破可能造成的損失一邊聯繫營地裏的守軍要他們再派一輛車過來,之所以很難找到那些僱傭軍主要原因就是兵力不足,無法形成快速機動和大面積搜索,現在人數有限大面積搜索已經無法完成,只有靠快速機動一個辦法了,一會兒敵人在河牀上方作業的時候他們可以從幾個方向同時出擊,將敵人一舉殲滅。

穆塔法開始從新調配軍力,谷口、河谷兩側的河牀上的巡邏哨、固定哨全都進行了調整,對敵人即將出現位置進行了層層的包圍,當然,這中包圍是不可能在明面上形成的,他只是將一些兵力集中到僅有的幾臺車上,隨時準備對出現的敵人進行圍剿,敵人的動作再快,也不可能在幾輛車同時追逐之下逃走。

將自己的計劃從新梳理了一下之後穆塔法確認沒什麼漏洞,就坐下車上等消息,現在可謂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一切準備已經做好,久等敵人出現。可是等了二十幾分鍾居然還沒動靜,這讓他心裏有點沒底。就在這個時候,他看見一條長長的火焰從遠處疾馳而來,直奔不遠處的一輛越野車。“該死是火箭彈。”穆塔法大吼一聲從自己的車上跳了出去,與此同時,那輛越野車已經被擊中,併發生了劇烈的爆炸,車上的士兵只有三名成功跳車,其餘四個人隨着汽車被炸得四分五裂

爲您精選 劇烈的爆炸徹底擊碎了穆塔法的美夢,他沒想到敵人會出現在完全和河谷相反的另一側,按照情報剩餘的這幾名敵人應該是河谷上面佈置炸藥纔對,可他派人搜了半天也沒看到一個人影,沒想到他們居然悄悄的迂迴到了另一名並推門起了進攻。

穆塔法已經從監聽敵人通信得到的情報,除了進入峽谷的五個人之外,這邊還有三個敵人,只是他們爲什麼沒有按照原計劃去做爆破呢?而是選擇了偷襲?穆塔法有些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從敵人的活力上判斷襲擊者應該只有一個人,他覺得敵人可能是打算派一個人吸引他們的注意力,然後其他人會悄悄的實施定向爆破。

圖塔法仔細推敲了一下,堅信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這個敵人應該是在吸引他們的注意力,爲另外兩個人制造機會。

一個人就想來搗亂,穆塔法冷笑着對身邊的人說道:“把他給我抓回來,我要知道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鬼。”隨着他的話音剛落,旁邊的兩輛越野車已經衝了出去,他們已經判斷出射火箭彈的距離並不遠,雖然在夜晚無法準去計算,但根據經驗判斷應該不過一百米。只是敵人哪來的火箭彈呢?按照穆塔法從軍多年的經驗判斷這應該是rpg,可是敵人應該沒有這種東西纔對,除非……自己一份有人遭遇了襲擊?穆塔法皺了皺眉,這麼說的話自己的士兵很可能已經遭遇不測,只是消息爲什麼還沒反饋上來?難道是這些敵人太詭祕了,自己的人還沒現嗎?

“轟……”又是一聲巨響打斷了他的思緒,定睛一看他才現原來是一輛還沒開出去多遠的越野車再次遭遇火箭彈的攻擊,被劇烈的爆炸掀翻在地變成一個巨大的火球,而這次火箭彈飛來的方向和之前的又有所不同,還有其他敵人在附近,穆塔法這才明白,敵人的行爲並非自己想像的那麼簡單,看來要用認真對待,如果這麼有兩個敵人的話,那真值得他們小心應對。

想到這些穆塔法立即命令道:“谷口守軍不動,防止裏面的敵人突圍,其他巡邏隊跟我追,一定要幹掉她們,,原來那些留在外面的人在這。”對於敵人的所作所爲他很生氣,這分明是沒把他放在眼裏,沒搞爆破,卻玩兒起了偷襲,以數人之力挑戰他手下的幾十人,敵人不是瘋了,就是狂妄到極點。

谷口留下二十人把守足夠用,敵人不可能從狹窄的谷口逃出來,更沒法從河谷兩側的峽谷爬上去,所以外圍的巡邏哨全都被他集中了過來,現在兩輛車被毀死了七個人,除了留守谷口的人馬之外他手下還有三輛車和接近二十人可以調動。

“照明彈,打照面的。”穆塔法大喊。

“嘭嘭嘭……”數枚照明彈被打上了天空,慘烈的白光在夜空中炸開,河灘和巖漠被照的雪亮,穆塔法清晰的看見大約在兩百米外一輛軍用卡車正狂奔。

“卡車?”穆塔法一愣,“那不是我們的卡車嗎?怎麼落到他們手裏了?”

“長官,營地傳來消息,他們那邊丟了三輛車,第四營正派人過來。”一名負責通信的手下在後座上報告。

“哼,一羣笨蛋,幾輛車都看不足。”穆塔法冷笑,“加加,不能讓第四營的人搶了我們的功勞,敵人就在前面,抓住他們回去領賞。”

在他的鼓舞之下士兵們精神大振,車輛提的同時有人已經開始向卡車掃射,雖然顛簸之下沒什麼準頭,但密集的子彈還是鋪天蓋地的掃過去。

“轟轟……”地面上突然展開一道道火光,把正盤算着如何搞定前面敵人的穆塔法嚇了一跳,“地雷?媽的,這些僱傭兵到底帶了多少東西?大家別擔心,這裏第十足夠開闊,他們埋設的地雷根本起不到太大作用,軋到地雷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放心的進攻吧,把這些入侵者全部殺掉。”

武裝的士兵受到鼓舞,嗷嗷叫着開始對前面的卡車起進攻,三臺車上重機槍、火箭彈、突擊步槍一起開火,子彈飛馳,穆塔法冷靜的看着前面車輛的表現,他大概弄清了事情的經過,僱傭兵的計劃很簡單,爆破、突襲,只是現在進入河谷的僱傭兵還沒動突襲,而負責爆破的這批人卻出現在卡車上並對他們起進攻。

就在這個時候前面的卡車突然停了下來,這讓所有人都很意外,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卡車的後箱裏突然伸出兩挺重機槍,開始瘋狂的向這邊掃射。

“糟糕。”穆塔法顧不得多想一縱身從車上跳了下來,在沙地上一滾卸掉衝力之後他也顧不上渾身的劇痛而是連滾帶爬才衝向一片凹地,就在這時一輛越野車已經被重機槍掃中生了爆炸,車行只有兩個人跳了下來,剩下的幾個人不是被機槍打死就是被爆炸炸死。

“下車,都下車。”穆塔法在後面狂嚎,這個時候留在車上無疑與給敵人當靶子,下車四散奔逃至少能保住大部分人的性命。

“該死……”穆塔法大罵,自己真是白癡,既然敵人能繳獲火箭彈同樣也能繳獲重機槍纔對,自己怎麼就沒想到呢?此時第二輛越野車已經被密集的彈雨穿透,緊跟着炸成一團火球,雖然另一輛車上的人已經全部跳車,但敵人仍然不依不饒的繼續追着士兵掃射,中彈的士兵無不支離破碎,慘不忍睹。“快,呼叫支援,媽的,我們這次虧大了。”穆塔法一邊說一邊端起槍打算給對方來個精準射擊,但還沒店等他瞄準,對方的卡車又開動了。“。”穆塔法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對方離開就好,至少能保住小命,可還沒等他氣喘勻,卡車卻停在了大約六七百米之外繼續向這邊掃射,他們居然如此奸猾,剛纔的舉動只是爲了拉開距離而已,這樣一來穆塔法他們的ak已經無法保證精準射擊,雖然可以憑藉經驗擡高槍口保證射程的延伸,彈頭同樣有殺傷力,但這樣一來準頭卻大打折扣,而唯一能和對方抗衡的重機槍卻三挺中有兩挺跟着被擊毀的越野車變成了零件,唯一一挺還遠處的車上,而此時車上已經空無一人,想過去,是不可能的,在兩挺重機槍的掃射之下沒人有這個膽量。“。”穆塔法端起自己的ak47,打算用長點射進行掃射,可是他剛要瞄準卻覺得眼前一黑,照明燈落地了,四周又再次被黑夜吞噬。

“呼叫支援,敵人火力太猛了,我們根本拿他們沒辦法。”穆塔法趴在地上無奈地說,“敵人有夜視設備,我們太被動了,叫他們帶上足夠的照明彈。”

“營地裏派了二十個人出來,要十幾分鍾纔到。”負責通信的士兵對他們喊道。

穆塔法皺了皺眉:“媽的,二十個人夠幹什麼的?這裏的敵人有重機槍,叫他們帶上迫擊炮。”

“是。”

穆塔法斟酌了一下說:“留守谷口的人中抽出一半過來,敵人都在這邊,谷口不可能被偷襲,只要防止裏面的人逃出來就行了。”

“谷口位置一個人就能守住,就怕敵人搞偷襲,從外面起進攻,否則敵人是不可能出來的。”負責通信的士兵說道。

豪門婚纏之老公求複合 “出來個屁,裏面大半都是重傷員,進去的幾個人無既運送傷員又擔任突襲主力的任務。”穆塔法冷笑,他早就通過竊聽得知了山狼他們的通話內容,對他們的情況瞭如指掌,他又說道,“射照明燈,這對他們的夜視儀不利。”

“是。”穆塔法的手下開始向空中射照明燈,開始是一輛沒,後來越來越多,夜空再次被照的雪亮。

卡車上的兩挺重機槍掃出的彈雨鞭子一樣抽在穆塔法剛更換的藏身地點不遠處的地上,被打碎的石塊在他的臉上劃開了數道口子,疼得他一縮脖子:“爲什麼援軍還不到?”

“至少需要五分鐘,我們離營地和谷口的位置已經很遠了。”通信兵大聲回答道,心裏卻在嘀咕,還沒過去一分鐘你就崔個不停。

穆塔法看着遠處咆哮的機槍沉思這說:“他們的目的可能是爲了把我們引走,讓主要兵力遠離谷口。”

“可是就算那我們離開了他們也沒機會從裏面衝出來的纔對,進去的幾個人也不可突破防線衝出來。”通信兵說。

“我也覺得奇怪,但一時間還是想不通,難道他們對自己的作戰能力很自信?媽的,通知離開谷口的部隊趕緊回去,那邊就三十人,在調一半出來不保險,讓他們守住谷口。”就在這個是谷口的方向遠遠的傳來了一連串的沉悶的爆炸聲。穆塔法心裏一沉:“他們終於還是引爆了,只是……這真的管用嗎?” 穆塔法有很多問題都想不通,雖然他們成功的通過追蹤敵的通信來掌握敵人的行蹤,但這些敵人狡猾的簡直無法用常理去理解,沒錯可以確定的是一組敵人進入了峽谷,而另一組敵人也去谷口位置,但敵人卻沒有去完成他們所說的安裝炸藥,而是突然對他們發動瘋狂的攻擊,這導致圖塔法在有着充足準備的情況下吃了大虧,出乎他預料的是敵人並沒有小心翼翼的對他們進行偷襲,而是明目張膽的發起進攻,他有點惱火的是敵人居然可以如此悄聲無息的從他們的稍微或者巡邏哨手中得到這些武器,難道自己訓練的士兵都是一羣白癡嗎?就算敵不過這些敵人也不至於毫無反抗能力,怎麼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來?

這些敵人利用從他們手中繳獲的武器前前後後擊毀了他四輛車,殺了十幾個人,而對方只有三個人,這讓他很惱火,三個人,三個人就可以在自己面前如此囂張,這簡直是的自大到了極點,穆塔法大怒,立即呼叫支援,反正三名敵人都在這裏,另外五個已經被他“關進”了峽谷,只要搞定這三個人,那今晚的戰鬥就可以提前結束了,他發誓要活捉三名敵人,然後一刀刀割下他們身上的肉……

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追擊並不順利,敵人的兩挺重機槍讓他們和他的手下吃盡了苦頭,沒多久他就發覺情況有點不對勁,似乎這輛卡車上的敵人這只是個釣餌,敵人好像是在故意將他們的兵力從河谷附近引開,只是這樣做又有什麼意義呢?沉悶的爆炸聲打斷了他的思緒,但他還是想不通二者之間有什麼關聯,敵人的兩組人馬已經被分別圍困,雖然這邊他們暫時處於劣勢,但他們至少牽制了三名敵人的行動,既然這樣那這爆炸是怎麼回事?難道是被困在峽谷裏的敵人搞的?

河谷那邊傳來的爆炸並沒有讓穆塔陷入慌張,在他看來敵人無非是對谷口的守軍發動攻擊,利用爆破製造塌方然後內外同時動手,裏應外合打破守軍的防禦,對此穆塔法已經早有準備,谷口的守軍是不會讓敵人有機會佈置炸藥的,就算敵人找了辦法將炸藥裝上去,也不可能對谷口的守軍造成太大的傷害,所以在他看來敵人的計劃已經落空了一半reads;。

不過現在他不明白的是,既然敵人已經知道進行爆破無法答道目的爲什麼還要做呢?

“這……怎麼有爆炸聲?”通信兵愣住了,他不知道那邊發生了什麼,不過既然穆塔法能如此鎮定就說明應該沒有什麼大事。

“不知道,我們撤。”穆塔法搖了搖頭。

“那……這幾個敵人在呢麼辦?任由他們在這裏放肆?”通信兵看了一眼遠處卡車上還在咆哮的重機槍。

“不管了,他們的目的就是把我們引開,我們不能被他們牽着鼻子走,留幾個人用火箭彈進行攻擊,然後等營地裏的援兵到了之後用迫擊炮對付他們,計劃改變,這幾個敵人不用抓活的,只要弄死就行,不管用什麼辦法。”

“是。”哨兵趁着重機槍掃射另一名的這段時間爬起來,他可不管是否能殲滅這些什麼僱傭兵,自己只是個通信兵,上級讓幹什麼就幹什麼,他走了幾步又回來說道,“剛想起來,車都毀了,剩下的那臺又在敵人射擊範圍之內,所以我們只能跑步回去。”

“嗯,走吧,沒多遠,叫大家跑步前進。”穆塔法說,“對了,問問河谷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情況。”

“是。”通信兵立即聯繫谷口的守軍,很快得到了結果,敵人被困的河谷內部發生了爆炸,搞得飛沙走石煙塵瀰漫,不知道里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已經派人爬上河牀向爆炸地點靠近查看情況。

“在裏面高爆炸?難道他們要給自己搞活葬嗎?”穆塔一時間也想不通其中的問題所在,不過他也想起來外圍的士兵都被自己帶出來追擊卡車上的敵人了,河谷那邊只有出口留下了足夠的人馬,河牀上已經沒了守衛。“嗯,情況好像有點不妙,我們趕緊回去。”穆塔法隱隱覺得好像要出事。開車出來的時候穆塔法並沒有覺得他們走了多遠,可回去的時候卻要不行,他這才發覺,原來他們在不知不覺之間被敵人引到了幾公里之外,等他們累的吁吁帶喘的跑回到峽谷的時候才發現,一切都已經晚了,峽谷裏依然煙塵瀰漫,什麼都看不見,沒有槍聲,沒有爆炸聲,谷口的士兵已經少了一半,剩下的正收拾定西準備離開i,而這裏負責把谷口的哨位正六神無主的來回亂轉reads;。

“究竟是怎麼回事?”穆塔法強壓怒火。

少尉哆嗦着說道:“他們在靠近谷口裏側的區域實施了定向爆破,將懸空的崖壁炸塌了一小部分,藥量掌控的非常準確,爆破額之後落石和坍塌物形成了一個斜坡,然後他們在大量煙幕彈掩護之下從斜……從斜坡……跑了,我們只負責守住谷口,河谷上面沒有人把守,等我的人趕過去已經來不及了,他們早就跑了,不過您可以放心,我已經派人去追了,還沒消息。”“你爲什麼不去?”

少尉檐口唾沫:“是,我接到命令說剛纔你們那邊需要支援,就打算帶隊過去……”

“你這個廢物,居然讓他們從眼皮底下跑了。”穆塔法陰着臉:“他們帶着重傷員走不遠,追。”

至尊丹神 “他們……他們向北走的,有車……”少尉聲音越來越低,因爲他看到穆塔法的臉色越來越來越難看。

穆塔法這纔想起來之前通信兵曾經告訴他營地那邊丟了三臺車加上這邊出現在才兩臺,那應該還有一臺還沒露面在對,想到這些他又問道:“他們走多久了?”

“不到五分鐘……”少尉結結巴巴的說道,他已經從穆塔法的眼神中獨到了殺意。

“嘭……”少尉的頭上突然炸開一個血洞,穆塔法收起還在冒着青煙的手槍:“這麼多人都讓他們跑了,你這該死的東西得負全責。”他看了看附近的士兵,“上車,我們追,如果他們活着離開沙漠只能向唯一的綠洲前進,呼叫營地派兵支援,呼叫負責阻擊援兵的隊伍負責堵截。”

“是!”通信兵立即聯繫兩方面。

“上車,追。”穆塔法咬着牙說。

“轟轟轟……”遠處突然傳來了連續的爆炸聲。

“是營地趕去的援軍在用迫擊炮攻擊那輛誘餌車。”通信兵地說說道。

“哼,炸死那些王八蛋。”穆塔法冷笑。

現在他們這邊只剩下了一輛越野車,和一輛卡車,儘量往上裝也能載二三十人。

兩輛車風馳電掣的衝了出去,方向確定之後他們就不擔心找不到敵人,就是那敵人頭了車,車上不會有太多的水和食物,如果想或者離開沙漠就必須經過綠洲,只要速度夠快就能追上。

“把這邊的情況報告給穆謝尓,我們需要他對所有兵力進行調整,不能讓這些人跑了。”穆塔法對通信兵說。

“是,我馬上聯繫。”。

很快他們就得到了回覆,穆謝尓表示營地房門會全力支持他們,除了必要的守衛之外將會派出所有兵力參與對逃跑僱傭兵的圍剿。

得到這一消息之後穆塔法總算是鬆了口氣,至少他們還有人支持,這比什麼動重要

在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之後,穆塔法大致想明白整個過程中到底都發生了什麼,他才發現自己真是稀裏糊塗的就中了敵人的詭計,算來還是自己幫着敵人把峽谷裏的幾個敵人弄出去的。

之前卡車上出現的敵人是誘餌,這的確沒錯,主要目的是引走除了谷口以外的所有守軍,正式穆塔法帶走的這些人,將河谷上面兩側的守軍肅清,誰都知道那些別困的敵人是沒辦法從下面爬上來的,上面的守軍只是以防萬一,所以穆塔法纔會安心的帶上這部分人去追趕卡車,這樣敵人的第一個目的就已經達到了。

然後他們的確實施了爆破,只是爆破的地點和之前穆塔法得到的情報略有不同,敵人爆破的目的也完全不一樣,並非是對守軍發動進攻,而是哥自己製造一個能逃離峽谷的斜坡,這需要相當高超的爆破技術,藥量的拿捏必須精準,否則在爆炸之後不可能製造出那麼均勻的斜坡,供人攀爬上去。看來是低估這些傢伙了,穆塔法嘆了口氣,敵人自始至終都沒有打算和他們發生證明衝突,一切都是在爲了掩蓋真正的目的,現在他終於明白了所有的事情,但一切都晚了,敵人已經成功完成了營救行動。隨着穆塔法帶人離開之後河谷裏除了還沒散盡的煙幕之外很快就陷入了寧靜,幾分鐘後,黃蜂和巫妖從煙霧裏鑽出來……

【 – 爲您精選 】 穆塔法根本就沒想到峽谷裏還有人,幾乎所有人都以爲裏面的人已經從爆破的斜坡逃走了,可沒想到的是巫妖和黃蜂居然在他們離開之後悄聲無息的冒了出來

。巫妖端着槍迅速向河牀上衝去,他看到敵人真的走遠了之後才鬆了口氣,然後他對着下面的黃蜂打手語:“走了,安全。”“媽的……嚇死我了。”黃蜂長出了一口氣,對着巫妖打了個ok的手勢之後立即返回河谷,巫妖也跑回來,很快二人揹着紳士和牛仔出來爬上河谷鑽進了黑暗,原來不是所有人都已經沿着斜坡攀上去走了,因爲敵人來得太快他們只能分批撤離,幸虧敵人沒有夜視設備,黑燈瞎火的根本就沒看清走了幾個人,等穆塔法等人走了之後他們纔算是鬆了口氣,悄聲無息的從裏面出來……

雖然敵人已經走遠,但爲了以防萬一,二人加快了腳步,直到離開相當遠的一段距離之後他們才鬆了口氣,黃蜂低聲說:“總算是出來了,他媽的,嚇老子一身冷汗。”

“我也捏了把汗。”巫妖說,“形勢所逼,也算是無奈之舉,如果有一點辦法我們也不該冒這種風險,這他媽的簡直就是賭運氣。”

“你說的沒錯,敵人果然沒有繼續深入搜索峽谷,以爲我們都跑了,這叫逆向思維,你小子有一套。”黃蜂看了看遠處。

“我只是隨機應變,如果不是敵人來的太快我們沒法及時撤走也不用冒這種總風險。”“好了,出來就好,你這腦袋反應真快,佩服佩服。”黃蜂由衷的說道,“我們下一步該在怎麼辦?通信設備無法使用怎麼聯繫其他人?”“聯繫就不i要了,按照約定去預定地點吧,媽的,沒通信設備真不方便。”屬於哦這巫妖向上託了託背上的牛仔,“夥計,堅持一下,我們已經逃出來了,會盡快送你出沙漠。”說完他看了一下g***,“快點,儘量我們必須儘快趕到預定地點。”

牛仔依然處於昏迷狀態,一點反應都沒有。

黃蜂有些擔心的說道:“不知道山狼他們情況怎麼樣了,他們雖然先走一步,但敵人肯定會緊追不捨!”

“不用擔心,他們走的路線敵人肯定想不到,等他們明白過來恐怕已經來不及了;走吧,我們的路程還很長,這附近還到處都是敵人,其他人還在戰鬥,我們得儘快安置好傷員然後去幫忙,這場仗不好打,雖然我們已經達到了目的,但風險太大了,一招算錯肯定滿盤皆輸。”

二人快速推進,二十幾分鍾之後到達了指定地點,河谷下游的一片沙丘地帶,這裏遠離他們的撤退路線,敵人肯定不會想到他們會出現在這裏



轉過兩個沙丘他們放慢了腳步,黃蜂放下紳士低聲說:“我去看看情況。”

“小心。”巫妖點了點頭。

黃蜂提着槍像一座沙丘衝了過去,幾分鐘他跑回來:“安全。”

兩人立即揹着傷員轉過那個沙丘,只見山狼正端着槍半跪在地上注視着這邊。

“我們回來了,其他人呢?”巫妖問。

“跟我來。”山狼站起身一瘸一拐的在前面帶路,他的腿傷已經發炎,行動很是不方便,但他還是一直堅持着,從被困到現在真不知道他是怎麼熬過來的。

穿過兩個沙丘中間的縫隙,他們終於看到了一輛卡車,滿頭繃帶的夜火正站在車頂警戒,他的狀態比之前好多了,幸虧幽靈他們帶了足夠的食物過來,否則他們還真沒力氣逃命。

“上車。”山狼低聲說道。

二人將紳士和牛仔弄上後箱,橫炮和毒狼躺在裏面,還算清醒的橫炮手裏還抓着一支步槍對着外面。

“小心走火。”黃蜂將紳士放在他身邊,“好了,這小子歸你照顧。”

橫炮瞪了他一眼沒說話,事實上他已經沒法說話,臉上的傷勢很重,他現在連嘴巴都張不開。

安置好傷員之後而人從車上跳下來對山狼說:“我們去找其他人。”

“不必了,他們正在趕來的路上。”山狼搖了搖頭,“放心吧,他們脫身沒那麼困難,再說沒有通信設備,你去了也找不到他們。”

“通訊已經無法使用真是糟糕,對了,那你是怎麼知道的?”黃蜂奇怪地問。

“聽槍聲。”山狼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控制射擊節奏也是可以傳遞消息的,只是敵我槍聲交織混亂像分辨出來可不那麼容易;好了,你去沙丘頂上警戒,順便看看他們過沒過來

。”

“是。”黃蜂立即行動。

“夜火,你下來吧,我上去守着。”巫妖說。

“不,我可以,你照顧其他人吧。”夜火搖了搖頭,“放心,我狀態很好。”

“這次真是愧大了,真該把軍醫帶出來,媽的,早知道就不該派他去執行別的任務。”山狼痛苦的挪了一下自己的傷腿。

“沒來就沒來不吧,他來了說不定也會受傷。”巫妖看了看錶,“時間差不多了,我們怎麼辦?是按照原計劃離開還是再等一段時間?”

“再等等吧。”山狼也看了看錶,“不能就這麼走了,他們還在苦戰,好不容易把我們弄出來了,但自己卻還在和敵人戰鬥,我們不能一走了之。”

“不知道獸人他們怎麼樣了?是不是救出來了,唉……”

“從技術上講救他們比救我們要難,希望獅鷲他們能成功吧。”山狼很擔憂的說道,“整個計劃風險性太大了,但願一切順利。”

整個計劃說來並不複雜,其實之前在經過試探之後獅鷲已經發覺敵人監視了他們的通信,因爲每次敵人出現都是在他們通話之後,所以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敵人的監控之下,知道了這些之後獅鷲將計就計的制定了一個計劃,幽靈離開的那段時間就是下去將通信被竊聽的事情和獅鷲初步的設想告訴山狼,並在預定位置安裝了足夠數量的炸藥,幸虧這次他們帶了大量的炸藥過來,否則還真沒辦法完成這次任務。

而行動開始之後重拳等人並沒有真正進入峽谷,穆塔法發現的繩索只是他們留下的假象,是爲了讓穆塔法誤以爲他們真的下去了,這樣穆塔法就會專心地去對方獅鷲等人,完全忽略掉重拳等人的存在,然後重拳等人分兵兩路,一部分開始偷襲哨兵弄到了火箭彈和重機槍,另一部分去找獅鷲他們。

獅鷲一組也不是想穆塔法他們竊聽到的去了谷口的位置,他們的真正目的地是軍營,到了那邊之後他們偷了車輛回來,交給已經完成第一步計劃的重拳等人,重拳一組中巫妖和黃蜂留在峽谷附近,而重拳帶着另外兩個人對守軍發動了進攻,於是就有了穆塔法上當的一幕。

穆塔法連續調兵遣將的開始對重拳等人進行追擊的時候,很快谷口附近就剩下了很少一部敵人把守,黃蜂和巫妖立即在幽靈設置炸藥位置的上方將計算好的藥量補全,然後進行爆破,爆炸的效果非常理想,坍塌的部分正好形成一個大約四十度的斜坡,二人迅速下去救人,山狼和夜火的狀態並不好,他們把橫炮和毒狼送上車之後下面的守軍已經出現,無奈之下二人只能讓山狼和夜火開着車先走,然後他們返回谷底潛伏起來



因爲敵人看到了遠去的卡車就誤以爲他們全都逃走了,所以纔沒人進入谷底搜查,等敵人走了之後他們帶着紳士和牛仔纔出來。

整個計劃完全是利用敵人監聽他們通話的前提,讓敵人陷入誤區,這才讓他們有機可乘。

“山狼,賭徒回來了。”黃蜂在沙丘頂上招呼他們。

“哦?怎麼樣?幾個人?”山狼聽到這個消息就向衝上去看看情況,但剛一動腿上就是一陣劇痛,只好在下面問。

“一個,就聽自己。”黃蜂說。

“就他自己?”山狼心裏一涼,誰沒回來。

幾分鐘後賭跑了過來:“快走,敵人沒了目標,很快就會擴大搜索範圍。”

“重拳和鐵拳呢?”山狼焦急地問。

“去接應獅鷲他們了,他讓我們先走,通信設備無法使用,我只能跑回來送信,他們會在儘快趕往我們的撤離地點。”賭徒一邊檢查卡車的油量一邊說道,“希望能開到撤離點。”

“獅鷲他們情況怎麼樣?”山狼跟着上車,既然這樣他們也沒必要留下。

“在第二批敵人離營地之後他們就已經展開了對獸人的營救行動,不知進展如何,重拳放心不下才去接應,我們要跟着他不同意,說這邊傷員太多讓我先帶你們走,沒有通信設備就是他媽的麻煩。”賭徒一邊咒罵着一邊發動卡車。“哼,通信,該死的通信……”山狼冷笑,“這次遇到麻煩就他媽的因爲通信被竊聽,回去之後一定要弄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是先離開這裏再說吧。”黃蜂從沙丘上滑下來,“快走,快走,敵人來了!” 獅鷲、幽靈、毒藥在和重拳他們分開之後就立即向營地方向進發,而敵人卻還以爲他們在谷口附近活動,沒多久他們就到了營地附近,在營地巡邏哨士兵的是使用的車隊中獅鷲和毒藥開始偷車,而幽靈卻開始發揮他的特長祕密潛入reads;。

營地環境並不複雜,到處都是帳篷,前後有石塊堆壘起來的防禦攻勢,猶如兩道城牆一樣扼守前後的兩條通道,但這東西幾乎形同虛設,上面根本沒人活動,只有靠近營地帳篷的地方有一些士兵巡邏,因此獅鷲和毒藥很容易就搞到了停在外面的車輛。

營地上方河堤兩岸有士兵巡邏,主要建築在河牀兩側開鑿的洞穴裏面,武裝在這裏就像老鼠一樣,開鑿了無數的洞穴,雖然因爲地質的原因無法開鑿的太深,但至少這樣可以解決住宿的問題,一些重要的東西也可以儲存在裏面。

幽靈藉着夜色從河牀一側橫着爬過去,越過下面對壘起來的防禦工事終於進入了營地的範圍,營地裏的人並不多,據他估計這裏頂多三十人左右,三十人看守一個能駐紮百餘人的營地的確少了點,所以幽靈可以在這裏很自由的活動。

本艾倫他們在哪呢這是個很關鍵的問題,他小心一樣的從前面轉到後面,一路上幾乎將經過地點的帳篷和洞穴都查探清楚,但讓他失望的是沒能找到本艾倫和颶風。

無奈之下幽靈只能沿着另一側繼續搜索,儘管是深夜,營地裏活動的人卻不在少數,幾乎沒人睡覺,所有人動在營地裏轉悠,目的很明顯,他們很怕有人潛進來。

在轉到一個守衛森嚴,較爲寬大的洞穴外面的時候幽靈發現了新的情況,他看見一個很典型的歐洲人從裏面衝出來跑到角落裏去撒尿。

“嗯”幽靈感到奇怪,在武裝的營地裏怎麼會有這種人在活動

就在幽靈在考慮是否要查探清楚的時候裏面突然有人用英語喊道:“戴維斯,情況可能不太對勁,他們並沒有按照我們竊聽到的活動,現在河谷那邊亂套了。”

“竊聽”幽靈一下愣住了在心裏想,“是他們在竊聽我們的通信”

幽靈決定觀察一下。

戴維斯一邊提着褲子一邊往回走:“可能他們發覺了自己被竊聽,沒關係,讓穆塔法他們去拼吧,能幹掉幾個算幾個人,反正我們已經捉到了獸人,他比任何人都重要。”這些武裝中幾乎沒人能聽懂英語,所以他們說話根本就不避諱這些在外面的守衛read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