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響起驚雷之聲,蘇柳兒整張臉上都布滿了寒霜。

「柳兒姐。」

「我再問一次,葉子晨到底在哪!」

蘇柳兒的眸子死死的凝視著前方,那漆黑的瞳孔已讓冰霜逐漸覆蓋成晶瑩的藍色。

看到這一幕的袁洪不禁咽了一口唾沫,旋即朝著楊戩開口道。

「楊戩大哥,葉老弟他到底在哪呀,你趕緊說吧。柳兒她發起火來,整個獸域都沒人敢拉呀!」

「他都進至尊山啦。」楊戩攤手道,「你們就來晚了一點,要是早十分鐘來,他還在的。」

「該死!」

砰。

用力的跺腳,地面立即裂開一道巨大的溝壑。

袁洪偷偷的碰了下蘇竹的肩膀,給她打了個眼色。蘇竹點了點頭,剛想上前……

「讓開!」

蘇柳兒沉聲怒喝,周圍的人下意識的將路給讓開。

「破。」

拳頭用力的打在那禁制之上,巨大的反作用力讓她口中立即吐出一口鮮血。可她根本不理會自身的傷勢,抬著拳頭瘋狂的朝著那禁制上砸了過去。

「我說,你就算是打到明年,也不一定能打開。」楊戩在一旁不禁開口道,「這是至尊留下的禁制,你……」

「閉嘴!」

抬起手將嘴角的血跡抹去,蘇柳兒又一次朝著那禁制沖了上去。

咚。

這一次禁制的反彈更強,再次倒在地面的蘇柳兒踉蹌著才從地面站起。

「姐,別去了。」蘇竹抬起手從後面抱住她,蘇柳兒卻是死死的咬著牙,鮮血不停的順著她的嘴角滴落在地面,「我必須要將這禁制破了,我必須要將葉子晨抓回來。」

「可是,這禁制根本破不開呀!」蘇竹苦笑道。

「破不開也要破,不然小妹怎麼辦!」蘇柳兒死死的盯著前方,哼道,「這禁制我破定了!」

刷。

在進入洞口之後,葉子晨便直接被傳送到了一處宮殿的大殿之處。

「看來進來的人空間落點都是不同的。」

葉子晨挑了挑眉,看了眼周圍。

在他的視線範圍內,跟他一同進來的人都不在周圍,碩大的宮殿內只有他一人,走在宮殿內還能聽到腳步的迴響。

「歡迎各位來到老夫的遊戲王國。」

宮殿內突然間出現一道蒼老的聲音,葉子晨挑了挑眉,看樣子這應該是留下這座至尊山的人,不過遊戲王國到底又是何意。

「本次參加遊戲的共有23人,跟老夫想的有點不盡相同,不過這樣倒是更為有趣,單數。從現在開始,你們有三天的時間組隊,組隊的方式很簡單,在你們的面前有一枚玉佩。」

抬起頭,葉子晨便看到前方不遠處的確有一枚白色的玉佩徐徐發光。

將玉佩拾起,玉佩入收微涼,在碰觸的瞬間就感覺整個人的心神都安靜了不少。

「沒想到竟然有清心的功效。」葉子晨挑眉,「不過竟然有這麼多人進來么,他本以為不會超過十五人。」

「這玉佩便是你們組隊的物品,找到隊友,交換即可。至於三天之後沒有找到隊友的人,將視為遊戲失敗,抹殺!好了,祝各位玩的愉快,三天之後我會告訴你們下一步。」

抹殺!

這至尊山到底是想要幹什麼?

「幽冥冰龍當年在成神之前便酷愛各種遊戲,他甚至將天道、天命都當成遊戲來對待,能弄出這種方式來也算正常。」

軒轅香從劍內鑽了出來,淡淡笑道。

「就是沒想到他的遊戲方式如此極端,抹殺。」

「他什麼意思,將我們當玩偶?」葉子晨蹙眉道,「他太不將人命當一回事了吧。」

「到他那種級別早已視人命為螻蟻,死幾個人在他眼裡能如何。在說,修仙本就是逆天改命,任何成功者的背後都是由皚皚白骨堆砌成的,你們在這裡謀機緣,死了……只能說機緣不夠。」

軒轅香淡淡的笑著回答,看的出,她對這遊戲模式沒有任何反感。

「我依舊還是覺得不太妥當。」

「小輩。」

就在葉子晨握著白玉心中不爽之時,他的腦海里卻是出現一道蒼老的傳音,這傳音正是剛才發出遊戲指令的人。

「怎麼了?」軒轅香注意到葉子晨的神色不禁挑眉,葉子晨搖了搖頭示意她別講話,旋即在腦海內回應道,「你找我?」

「你很幸運,竟然獲得了這次遊戲的地圖。不過你並非我神選之人,很是可惜。為了補償你,你可以現在進行選擇,你的面前這裡有三十件神界頂級至寶。」

嘩。

葉子晨的前方突然間出現一座武器台,上方拜訪著琳琅滿目的神器。

「選取一件退出,或者是參與遊戲獲取最後的寶藏,當然你選擇後者,你將會跟那些遊戲者一樣,隨時面臨抹殺的危險,你……如何選擇!」 第571章惡趣味的大神

「這裡的我都可以選?」

葉子晨淡淡的在腦海中回應著,同時朝著前方走了過去。

玉簪、玉佩、匕首、短刃、長劍……

各個寶物上面都閃爍著七彩的光暈,單看其面相的確有點至寶的意思。

「當然,這是你獲得地圖卻不是神選之人的獎勵。」

那蒼老的笑從葉子晨的腦海中浮起,就在這時葉子晨朝著後方退了一步。

「難道你沒有看上,這可都是神界的頂級至寶。只要你能取到一件,以你人仙的修為去對付仙王都不會有任何危險。」

老者話音一落,一枚青色的玉佩朝著飛了過來。

「這玉佩是我當年從一座古山處尋得,防禦力驚人。當年我與魔界十大高手對戰,單品它我又利於不敗之地。」

緊接著,又一枚七彩之下閃爍著幽光的短刃飛了過來。

「隕鐵劍,當年我在凡間遊歷所得。上古洪荒開天闢地之時,頂級煉器師采域外隕鐵所致。我看中他的鋒利和小巧,在這之上又布下十幾道攻擊靈陣,可有說是攻擊系不可多得的法寶。」

嘩啦啦。

那幾十道寶物同時飛了過來,在他的身邊不停的轉圈。

「這是我傾盡心血獲得的至寶,任何一件你只要獲得就能一步登天,這可比參與游冒險要強上太多,你竟然不動心?」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這古話葉子晨可是從小聽到大,可能冰龍大神沒有騙他。這些真的是至寶,可那又能如何。

他取了攻擊至寶,天仙大圓滿的高手一巴掌給他拍死搶了。

他取了防禦至寶,三界內的高手圍著他打,他就跟烏龜一般龜縮?

沒勁。

「我不想要。」

葉子晨淡笑著搖了搖頭,剎那間,他面前的至寶全都飛回到前面的長桌上。緊接著,上百本修真秘籍又飛了出來。

「神界頂尖的修鍊功法,金木水火土五系齊全。修鍊任何一本都可以讓你走到地至尊的位置,更有幾乎衝擊天至尊甚至更高。」

「不要。」

葉子晨依舊搖頭,這些秘籍的誘惑力還不如法寶。

他身上不具五行之力,就算給他在厲害的法決他也沒有辦法去修鍊。

「你這不要,那不要到底想要如何!」那聲音有些惱了,在葉子晨的識海內爆喝。

他的這種情緒引得葉子晨眉頭一挑,幹嘛這人一定要讓他選。

這裡面肯定有古怪。

「我什麼都不想要,我想參與這場遊戲。」

「愚蠢,明明這些寶物你可以唾手可得,可你竟然說要參與遊戲。難道你不知道,就算你通過了最後的試煉,選擇的依舊是這些么?」

「可我依舊不想要。」

葉子晨篤定的搖頭轉身,直到這時他的識海中才響起一道笑聲。

「哈哈,算你小子運氣好,你看看他們到底是什麼……」

嘶……

長桌上擺滿了吐著蛇信的毒蛇,看到這些葉子晨下意識的朝著後面退了一步。

「這是神界特有的七步斷命蛇,剛才你只要砰他們一下,你必死無疑!」

咯吱。

這傢伙。

葉子晨用力的握緊了拳頭,剛才他那麼竭盡全力的想讓他選,竟然是為了害死他。

「幸運的小輩,能抵擋誘惑很是不錯,可你要記住,未來你的路依舊不會平躺的,哈哈哈……」

識海內的笑越來越遠,葉子晨面容陰翳的看著前方。正巧那毒蛇朝著他吐了吐蛇信,他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緊緊的握著拳頭。

至尊山。

真是好一座至尊山。

在臨死的時候留下箴言,讓後輩來尋求造化,其真正目的竟然將求造化的人當成了他享樂的工具。

「奇怪,冰龍的確是有好玩的傳言,可卻從未聽說他如此惡趣味。」

軒轅香淡淡的蹙眉,葉子晨沉著臉看了眼桌上的七步斷命蛇,抬起軒轅劍……

「你要幹嘛,它們可別給我毒死嘍。」

可她的話已經晚了,葉子晨已經抬著她照著那蛇就砍了過去。

刷刷刷。

數十條毒蛇一分為二落在地面,葉子晨也在這時眯眼哼笑道。

「可能人死了,口味就變重了也說不定。」

想到此時還處於遊戲當中,他還需要找到一名隊友,沒有任何留戀便朝著殿外走了出去。

「這至尊山真的是夠大的。」

葉子晨一邊朝著前方走,一邊看著手中的地圖。

地圖上面標記的很詳細,他是一路沿著宮殿朝北走。可走了都要小半天的時間,他愣是連地圖上面的十分之一都沒走完。

「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哪,情況如何!」

緊緊團簇著眉毛,這至尊山的內部情況並非在外面想的那麼美好。他們這群人進來之後,只不過是成了遊戲玩家。

至於那至寶,也需要闖關才能獲得。

只不過不知道那傳承到底怎麼才能弄到,當然,葉子晨是肯定不會去要的。這種惡趣味的人的傳承,不要也罷。

再說了,不是還有神選之人么!

咳咳,為神選之人默哀半秒鐘。

穿過一道碎石小路,在路轉角的一處古樹上,葉子晨隱約間看到了彷彿有人存在。

緩緩的將軒轅劍抽了出來,這至尊山內的人可不都是他的人。

要是碰到卞天睿這種,他是不會留情的。

謹慎小心的朝著古樹處走了過去,離的近了葉子晨才發現那人竟然是被捆在樹上的,歪著頭看那樣子已然是昏死了過去。

「什麼情況,碰到劫匪了?」

葉子晨挑了挑眉又往前面走了幾步……

勾玉展?

這小子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剛才在進至尊山的時候也沒有看到過他呀。

快步朝著前面跑了過去,抬起手搖晃了幾下他的肩膀。

「醒醒!」

「哎喲。」

勾玉展抬起手摸了摸後腦勺,臉上堆滿了痛苦之色。好一會,他才回過神看向葉子晨……

「趕緊給我解開。」

這麼沖。

葉子晨挑了挑眉,卻依舊還是用軒轅劍將他身上的繩子給砍斷。

「你怎麼跑這來了。」葉子晨挑眉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