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話,下了林飛一跳,沒想明白剛纔還含情脈脈的妹子怎麼突然畫風就變了,但是看到白薇的神情並不想是再跟自己開玩笑,於是慎重的點了點頭。

“咱們快出去吧,他們估計都等急了。”林飛拉着白薇的小手,這次白薇沒有一點的抗拒。 林飛帶着白薇從懸崖上攀爬了上去,此時已經是夜晚,天上的星星和月亮已經出來。

打開了手機,才發現竟然有幾十個未接電話。

全是王天琦打過來的,林飛眉頭一皺,感覺到一絲不好的預感。

點擊了回撥,電話響了兩聲,很快便接通了。

“前輩,可算是聯繫上你了。”王天琦在電話那邊氣喘吁吁的說道。

“天琦,怎麼回事?”林飛聽到王天琦不正常的喘息,眉頭皺的更緊了,王天琦一向十分的穩重,遇到事情不會慌亂,出現這種情況,一定是遇到了不能解決的事情。

“前輩,你快來吧,白靈被人劫持走了,我在追他們,我給你發個位置共享。”

“什麼?被什麼人劫持了?”林飛大聲的問道,有些不可思議,他本來以爲是王家的人派人來處理王天琦,但是沒想到出事的竟然是白靈。

白薇聽到自己妹妹出事了,臉色立即就變得焦急了起來,緊緊的抓着林飛的手臂。

林飛給了她一個安定的眼神,白薇的情緒纔算是稍微穩定了下來。

“是徐大娘他兒子,好像是變異了一樣,突然變的特別兇,將白靈還有那個找事的李燕一起抓走了,我現在正在緊緊的跟着他們。”

“壞了!”聽到時徐大娘兒子,林飛的腦袋中突然聯想到了天蛇老人的功法。

練就《天蛇功法》後,就會有一個特殊的能力,就是將自己的靈識注入到蛇的體內,用此來延續自己的生命,甚至碰到合適的人,還能夠奪舍人的軀體佔爲己用。

林飛猜測,這徐大娘的兒子估計就是被人奪舍了,而且他又是在蛇洞裏被咬的,那就只有可能是一個人,就是那個殺死天蛇老人,忘恩負義的徒弟。

在條蛇老人的記載中,林飛知道了這個人的名字,正是天蛇老人撿到的一個可憐的孤兒,天蛇老人給他取名爲蛇生。

蛇生是個長相十分清秀的男子,而且天賦很高,天蛇老人對他一直很滿意,至於爲什的最後兩人會反目成仇,林飛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對於這個欺師滅祖的人,林飛沒有什麼好的印象,而且他還劫持了白靈,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呢?

打開手機的定位,發現王天琦在一個距離兩人很遠的山谷裏,林飛趕忙拉着白薇向着徐大娘的山村裏跑去。

因爲村子裏有人,說不定能借到代步工具,總比跑着過去要快很多。

快速的來到徐大娘家,發現一羣人正圍在徐大娘家門口,指指點點,徐大娘哭聲也傳了很遠。

林飛趕忙擠了進去,看到一把鼻涕一把淚,跪在地上哀聲痛哭的徐大娘。

在她的旁邊,之前那些被王天琦打傷的執法隊大漢,一個個躺在地上,口吐白沫。

如今李燕被抓了,村裏沒有一個會看病的,所以都不敢上前。

林飛剛忙上前,渡入靈力,幫幾個人解了性命之危,然後走到徐大娘面前,“大娘,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跟我說一遍。”

徐大娘看到林飛,眼中突然露出了痛恨的神色,“都怪你,你還我兒子,都怪你把我兒子弄成了那樣。”徐大娘情緒失控,抓着林飛的身子搖晃起來,好像恨極了他。

林飛張大了嘴巴,有些不能接受,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也不明白這個徐大娘怎麼突然要這麼對自己。

“你放開,林飛救了你們一家,要不是他,你兒子早就死了,你還在這裏恩將仇報。”白薇趕忙站了出來,一把將大娘拉開,把林飛護在了身後。

林飛心中感動,臉上的神色也變得好看了起來。

徐大娘不再理會兩人,蹲在一遍獨自傷心的哭了起來。

白薇咋感覺自己剛纔的反應過於激烈了,於是想要上前安慰幾句,卻被徐大娘無情的推開了。

“咱們先走吧,把他們都救回來就沒事了。”林飛拉着白薇來到了村子裏,想要找代步工具。

但是村子裏實在是太窮了,除了村長家都窮的連鍋都揭不開了。

沒辦法,林飛只好帶着白薇,在村人的指點下,來到了村裏村長李剛家。

李剛也是第一時間知道自己女兒被劫持了,正召集着村裏的保安隊,準備去救李燕。

“去把徐婆娘給我抓過來,他兒子抓了我女兒,要是燕兒有個三長兩短,我就把這死老太婆抓了祭天。”李剛揮了揮手,手底下的幾個壯實的年輕人立馬磨拳霍霍的想要去抓徐大娘。


“站住!”林飛來到了門前,一聲呵斥。

看到林飛,李剛眉頭緊皺,問道:“你小子臉生的狠啊,哪裏來的外人,還敢管我們村自己的事情。”

“只要是不平事,我都要管!”林飛冷哼一聲,堵在了李剛家的大門口,誰也出不去。

“踏馬的,給我廢了他,趕在我的地界給我耍橫,我看你是不知道馬王爺有三隻眼。”李剛氣急敗壞,氣的快要跳腳,揮手一指林飛,吩咐手底下的人衝上去。

幾個體格健壯的保安隊青年,獰笑着掰着拳頭向林飛走了過來。

“小子,你挺橫啊,啥事你都要管,就是不知道,我今天要玩你女友,你管不管得着?”

一個穿着紅褲衩,頭上綁了一條頭帶的小混混,看上了白薇的美貌,伸手就向着白薇的小臉上摸了過去。

白薇趕忙躲在了林飛的身後,緊緊的抓着他的衣角。


“當然管了,不僅如此,我還要保證你的下半輩子,無子無孫!”白薇是林飛的逆鱗,觸之必怒。

林飛眼中閃過一絲冷光,一把抓住頭帶男的衣領,照着他的臉上狠狠的打去。

頭戴男沒想到林飛的力氣這麼大,臉上露出驚恐的神色,趕忙伸手去擋。

但是卻無濟於事,只見林飛大大的巴掌印子,狠狠的印在了他的臉上,把頭帶男打蒙逼了。

一個勾腿把頭戴男撂趴在地上,林飛對着他的胯下狠狠的來了一腳。

一聲爆裂的聲音傳來,頭戴男傳出一聲痛徹心扉的慘叫。 “啊!”慘叫了一聲後,直接暈了過去。

“我去,真狠啊。”幾個保安隊的你看我我看你,都被林飛的狠勁給震懾住了。

李剛也狠狠的嚥了一口唾沫,眼睛珠子滴溜溜的轉了起來,看出來林飛不是凡人。

能夠當了這麼多年村長,貪了這麼多,還沒被人搞下去,可見這李剛是及其的油滑的。

看到自己擺不定林飛,李剛的老臉上立即洋溢起了笑容,笑得像一朵綻放的菊花。

笑呵呵的來到林飛的面前,李剛一改剛纔跋扈的神色,滿臉笑容,看着林飛說道:“後生好生精猛啊,前途不可限量,是從哪裏來的啊,來我們村要幹什麼呢?我一定給你提供幫助。”


看着李剛變化的這麼大,白薇詫異的看着他,臉色卻不好,她最討厭這種表裏不一的人,於是緊緊的抓着林飛的胳膊,示意他不要被騙。

林飛好笑的看了她一眼,示意她安心,然後轉過頭去對李剛冷聲說道:“你的摩托車我徵用了,去救我的夥伴們。”

林飛指了指李剛的寶馬摩托車,臉上露出不容置疑的神色。

李剛一聽是要去救人,立馬高興的拍了拍手,“您早說啊,原來咱們是一路的啊,我們也正準去救人呢,一起吧?”

“你們不用去,去幾個死幾個,沒有你們想象的這麼簡單,就在這裏老老實實的呆着吧。”林飛實話實說,不想要這裏個人跟着自己,拖自己後退。

“什麼,這麼危險啊,那我的燕兒豈不是危險了!”李剛一聽就急眼了,畢竟是自己女兒,自己唯一的孩子,不管這個老混蛋多麼的混蛋,也還是急了。

“你放心,我會把他們救回來,但是徐大娘也是受害者,你要是敢動她們,小心我讓你下輩子都躺在醫院的病牀上。”林飛威脅道。

雖然徐大娘剛纔把錯都推給了自己,但是林飛知道,她本心並不怪,只是唯一的兒子出事了,急了。

“好,我答應你,只要你能把燕兒救回來,拜託了。”李剛狠狠的向着林飛鞠了個躬,然後把懷中的鑰匙遞給了林飛。

林飛接過鑰匙,騎上了寶馬摩托車,白薇在後座緊緊的抱着他。

摩托車轟鳴一聲,兩人揚長而去。

林飛按着王天琦發來的座標,開着摩托車快速的向着那邊移動。


感受着迎面而來的風速,與背後傳來的柔軟,林飛愜意無比,簡直就是“速度與激情”啊,怪不得那些小混混都喜歡騎着摩托帶着馬子,原來這麼爽。

很快就到了王天琦所在的那座小山,林飛將摩托車停在路邊,然後拉着白薇的手,快速的向着山谷內移動過去。

王天琦正在焦急的左顧右盼,他隱藏在草叢中,不敢貿然衝出去,只見他的面前有一個黑漆漆的山洞。

王天琦的目光,一直徘徊在這個山洞前面,眼中很是焦急,要不是林飛讓他原地等待,他就要着急的衝進去了。

林飛拉着白薇,兩人很快就摸到了王天琦的身邊。

看到林飛來了,王天琦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然後緊緊的抓着林飛的手,說道:“前輩,他們就在那個山洞裏,徐大娘兒子變得特別兇烈,還會放毒,一開始我把他打傷了,但是發現他的實力越來越厲害,追了一路,我已經打不過他了。”

“看來是正在慢慢覺醒,咱們一起衝過去,不能再給他時間了,不然他會變得越來越厲害。”林飛眉頭緊皺,向着白薇和王天琦遞了一個眼神,然後三人向着山洞走了過去。

林飛打開手機上的手電筒,向着山洞沒照了過去,發現山洞很深,一下子還照不到底。

林飛從懷中取出了匕首,束靈鎖也準備起來,應對突然情況。

“嘶嘶嘶。”

一陣怪異的聲音傳來,林飛趕忙打開了透視眼去觀察,發現幾十條蛇已經將三人圍了起來。

“不好,中計了,白薇,火球術!”林飛大喝了一聲,直接一個火球術砸了出去,將聚集在一起的幾條蛇全部殺了。

白薇也釋放了火球術,一時之間,幾條蛇都不敢再靠近。

“這,好厲害。”王天琦好奇的看着兩人釋放法術。

“不用羨慕,回頭我教給你。”林飛拍了拍他的後背,然後將手中的匕首交給了他防身。

王天琦點了點頭,對着飛過來的一條蛇,一下子將之砍成了兩半。

“加快速度,她們可能有危險!”林飛大喝一聲,連續釋放了三次火球術,將大部分的毒蛇全部殺死。

三人繼續前進,突然林飛感覺一陣涼意傳來,隨後就聽到王天琦一聲慘叫。

林飛趕忙衝上前去,一腳向着黑影踢了過去,這才救下了王天琦,但是他的胸口卻有一個血印子,向着外面冒着血。

林飛吸了一口冷聲,玩不是自己及時阻止,王天琦可能已經一命嗚呼了。

趕忙將白薇護在了身後,林飛打開靈識,謹慎的防備着。

讓他有些驚慌的是,他竟然根本檢測不到那個黑影,就好像不存在這個人一樣。

這種情況只有一種可能,就是對方的靈識要比自己還強大,兩個靈識場疊加在一起,弱的靈識場可能要被強的覆蓋住。

“糟糕了。”林飛只好關閉了靈覺,開啓靈覺是很消耗精神力的。


現在他只能相信自己的感官了,因爲黑影移動肯定會產生空氣的震動,靈識感覺不到,但是感官卻能夠清晰的捕捉到。

這就是地球的法則,除非到了十分高深的地步,不然不可能擺脫規則的束縛。

果然,黑影又閃現出來,這次攻擊的對象正是林飛背後的白薇。林飛想都沒想,直接催動束靈鎖,一聲大喝,將全部的靈力都注入到了束靈鎖中,向着黑影狠狠的砸了過去。

林飛現在的靈力,能催動幾千斤的重量向着黑影砸去。

黑影猝不及防,想要躲閃已經來不及了,被砸了個正準,直接一口鮮血吐了出來,砸到了對面的石壁上。 白薇也在這時候及時的補了兩顆火球術,向着黑影砸了過去。

“嗤。”

黑影身上傳來了一陣燒焦的味道,林飛打開手電筒一看,這才發現,正是徐大娘的兒子。

不過他現在一改之前老實巴交的樣子,眼睛中泛着綠光,全身上下冒着綠皮,極其的嚇人。

“束靈鎖,竟然是束靈鎖,你獲得了老頭子的傳承?”徐大娘兒子身上燒焦,不可思議的看着林飛,臉上露出貪婪的神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