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間,雙眼猛地睜開,那是一雙透着白光的眼,眼中全是剛纔戰爭的畫面,正在冰雅閣的眼中上演着廝殺

一拳握住,冰雅閣的修爲瞬間到達武者層次,

扭頭一望,夢道臣就在眼前,冰雅閣的面容變得猙獰,揮舞着拳頭打了過去,如同一隻發瘋的野獸

夢道臣一個側身躲閃而過,一手對着冰雅閣的脖頸擒拿而去,只要能扼住她的喉嚨,冰雅閣就沒什麼反抗的力量了

“笨蛋,你是想讓着丫頭死啊,你是陪打,懂嗎?”龍莫敵氣急地罵道

冰雅閣可是有着龍莫敵的戰鬥本能的,怎麼可能輕易就被抓住,在夢道臣想要徹手打擊她的下盤的時候,冰雅閣詭異地變化身子,一記劈腿當頭而來,如同一根石棍,身子也在一瞬間“嘎嘎”地響着

夢道臣哪還顧得上這些,急忙護住自己的頭,一腿而下震得他的手臂都在發麻,正面集中的地方直接皮膚破裂,鮮血流出,新傷舊傷的疼痛感使得他的臉色有些發白,這一下要是挨在頭上,肯定是頭骨也要裂開

“師傅,這是怎麼回事?”夢道臣強忍着痛楚,他此刻最關心的還是冰雅閣身上的變化,那聽起來滲入的嘎嘎聲,應該是骨頭折斷的聲音啊。

“麻煩有些大了,這小丫頭的肉身只是普通人的肉身,我的戰鬥本能她要是再用下去不想殘廢都難。”龍莫敵擔憂地說着

“那還有辦法嗎?”

“有,第一種就是強行把她喚醒,第二就是你正面挨她的攻擊,只要她的身體不會有太極限的變化,她就不會有事,只是你就麻煩了。”

“好,我先扛下去,如果實在撐不住了,你再把她強行喚醒,這樣也算是仁至義盡了。”夢道臣說道,他的雙手再次擡起,因爲冰雅閣的進攻又到了

又是頭部,這次,夢道臣用另一隻手在上面,

“嗯?”夢道臣疑惑着,

這次冰雅閣只是用這一隻腿做支點,整個人攀了上來

“聰明。”龍莫敵誇獎道,他這點本能也不算太單純,冰雅閣剛纔那樣的進攻要來幾下的話,下身就差不多廢了。虛虛實實才能讓人猝不及防

冰雅閣纖細的雙手握在一起,一榔頭對着夢道臣的頭部再次打下

“媽的,這丫頭竟然這麼狠,幸好你是穿着褲子的,要不然你這麼野蠻的攻擊方式我全都看光了。”夢道臣只覺得頭頂一陣發涼,不過幸好他的頭上長着犄角,直接頂了過去。

冰雅閣也察覺不對,雙腳一蹬,一個老鷹迴旋,脫離裏夢道臣

這次她不再那麼急於進攻了,因爲她發現夢道臣有些不一樣,不是正常的人類,否則剛剛那一擊他避無可避

“來,打我啊,要不我們做下來修煉也可以啊。”夢道臣大聲地說着,他在試着讓冰雅閣醒過來

“小子,沒用的,她只是在觀察你有哪些地方不一樣,然後再次出手。”龍莫敵警告道,“現在是你最好的機會,衝上去,纏着她打,只要她戰鬥,她的體質就會不斷覺醒,這樣你也能少受一點傷。”

夢道臣覺得此話可行,方可爲主,腿腳一弓,衝了出去

夢道臣手腳並用,攻擊她全身的各個部位,同時他的功法開始運轉,每一拳每一腳都打出自己的威勢,快狠準,拳勢迅猛,以快制敵,腿勢剛猛,以力破敵,這纔是他的最強狀態

冰雅閣節節敗退,落入下風,只能擋着任憑着夢道臣進攻,不過夢道臣的進攻也拿捏得很好,看似迅猛,實則出拳收力,冰雅閣擋在那,絲毫沒有損傷,不像冰雅閣打夢道臣打得那麼兇狠,只是她看不透夢道臣的哪次攻擊纔是真實的,所以纔不敢有所大動作

“這小子,”龍莫敵笑了笑,他知道夢道臣在化被動爲主動來掌控局勢,使冰雅閣少受點傷

儘管很吃驚他能在這麼少的時間內掌握功法,但,他的戰鬥本能就能一直被壓着嗎?

冰雅閣腳尖點地,迅速退開夢道臣的攻擊範圍,夢道臣輕蔑一笑,立馬追了上去

只見冰雅閣一個掃腿而過,隨後,又是一個正踢,迅速地變換身姿,她的身子再一次嘎嘎作響,不過,她的這一下也盪開了夢道臣,倆人再次分開

“小姑奶奶,你就不能愛惜一下自己嗎?”夢道臣苦着臉說道,隨後他又問道,“師傅,雅閣她還能堅持多久,是不是快廢啊。”

“急什麼,到了那個時候我自然會出手,”龍莫敵自信地說道,“不過,你要小心了,剛剛的那些只是在試探而已,現在這小丫頭要出全力了,可能她的全力會把自己也計算在內,畢竟現在只是我的本能在戰鬥,所以,你要留個心眼,在最後的那一刻,把她就下來,或者控制住她。”

冰雅閣眼中的廝殺只剩下幾十員大將在廝殺,其他的戰兵都死了,也就是說,這就是最後的決戰

她的手往後背猛地一推,背部瞬間嘎嘎聲響出

夢道臣一臉肉痛地看着她,無奈地搖了搖頭,他不是很明白冰雅閣要自己弄斷自己的脊椎骨

管不了那麼多了,夢道臣再一次衝了上去,選擇了主動進攻

一拳打空,冰雅閣俯身一拳直擊他的胸口,夢道臣膝蓋頂上,又是一拳打向她的右肩

冰雅閣不退反進,化拳爲肘,再次進攻,至於她的右肩,她的做法十分的簡單粗暴,右肩稍微傾斜了一點,準備卸去些力道而避開這次攻擊,

夢道臣見優勢不大,虛晃幾下後,立馬退開

只是冰雅閣能讓他離開嗎?在他退走在空中停滯的瞬間,冰雅閣的腳掌猛地跺地,嘎嘎聲傳來,衝了過來

很顯然,這次她又是用出了極限的力量,只在幾個呼吸間,她便趕了上來,快得有些讓夢道臣難以置信

拳風襲來,冰雅閣不斷地揮拳,這次她學聰明瞭,她不再打向他的頭部,而是他的胸口

夢道臣被打得倒飛,只能拼命地用雙手護住胸前,手臂不斷地淌着鮮血,要不是有着皮革抵禦一些傷害,沒準現在皮肉裂開都不一定

“哈哈。”冰雅閣突然笑了,笑得很是得意,像是一名打獵成功的獵人,她一掌重重一拍,直接將夢道臣拍到樹幹上

隨後,她的身體左右擺動了幾下,似乎是在找一個合適的點,纖纖的腰肢像極了柳條般柔美,可惜,夢道臣此刻無法欣賞這些

突然,冰雅閣的身體猛地轉動,伴隨着身體的轉到一拳瞬間攻向夢道臣,骨頭崩裂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次可是從她的腰肢開始響,右手,甚至是大腿骨也在響!

這一拳幾乎用盡了冰雅閣全身所有的力氣,腰,手,腿,三力合一打向一個點,幾乎是百骨齊鳴,聽得夢道臣都有些後怕,這一拳打得空氣都有些呼嘯的風聲了,這已經不是一個出入武者的人能擋得住的了,至少要四五層的人才能勉強接住,因爲,這是一個成聖戰爭體的本源,還是戰體的整條性命在相逼!

“就是現在,小子。”龍莫敵出言提醒道

夢道臣點了點頭,立馬扯下布皮上衣,碩大的翅膀立馬張開,

冰雅閣的眼神有些錯愕,攻勢卻是一點也沒有弱下來,反而更強,“嘎”又是一聲輕響,冰雅閣的身體像是伸展了四五釐米,力量也隨之增強

“原來她弄斷脊椎骨的門道在這啊。”夢道臣恍然大悟,別看這只是小小的四五釐米,在瞬息萬變的戰鬥中,四五釐米足以決定一場戰鬥,她是他到自己還有變故,迫不及待想要結果自己。

夢道臣一個俯身向前,冰雅閣直追而來

突然,她的腰間多出了一條尾巴,尾巴一扯,冰雅閣的身形瞬間失衡,翅膀輕拍下,夢道臣吊着冰雅閣飛了出去

冰雅閣的身體瞬間軟了,夢道臣直接甩了出去,“師傅。”

“放心。”龍莫敵的身影顯化,清明的光芒也隨之出現,在傍晚時分宛若一尊神明,他面容嚴厲,兇狠,眼中卻帶有些慈色地看着空中的冰雅閣

手掌一動,瞬間十股流光涌入冰雅閣體內


“嘎嘎嘎。”冰雅閣的身體再一次作響,這次與之前不同,這次是骨骼重塑,皮膚的裂痕也在癒合,金光充斥,不斷地演繹着,出現了一個畫面,一個人在獨戰羣英,無論中了多少刀,捱了多少拳都沒有倒下,只會越挫越勇

“小子,這就是小丫頭的體質,戰體,一種只要有一口氣在就會一直戰下去的體質,直至天下無敵。”龍莫敵在空中笑了笑說道,其實,戰體的本源是不可能這麼恐怖的,是因爲他加入了自己的本源,可以說,此刻的戰體進化了 “這是怎麼了,我怎麼全身都在痠痛,”冰雅閣迷迷糊糊地囈語着,她的視力漸漸清晰起來,“嗯?不對啊,我不是在林裏嗎?”

這老舊的天花板,還有旁邊的梳妝檯,都是那麼熟悉,這是她的屋子啊

“你醒啦。”夢道臣的聲音傳來,他拿着一塊烤焦的肉放在嘴裏咬着,走了過來,他的臉色有些蒼白,一副大傷初愈的模樣

“你…你是不是對我做了什麼?”冰雅閣警惕心大起,脫口而出道,天下男人一般黑,這是老生常談的一個話題,跟城鎮裏的壞小子一樣,想到這,她不禁往被子裏偷偷一看,衣服還在,幸好!

“切,好心當成驢肝肺,”這一切夢道臣自然是盡收眼底,他沒好氣地哼了一聲,他自然知道冰雅閣指的是什麼,走到牀頭坐了下來,“雖然你我只認識幾天,但我也不是那種隨便的人,放心,說句不客氣的,你脫光了我也不會心動的。”

“你…”冰雅閣爲之氣結,她沒想到夢道臣回絕地這麼幹脆,這麼直,這幾天下來她雖然也知道夢道臣的脾性,但出於女孩子家的謹慎,毫無保留的脫口而出,可夢道臣好像真的對她一點也不感冒….這纔是她最氣的地方

也不再自找無趣,冰雅閣轉移話題道,“我這是怎麼了?”

夢道臣笑了笑,也沒真的生氣,隨後給她述說了林裏的經過

……

“你是說我有特殊的體質,而且已經覺醒成功了。”冰雅閣聽完後興奮地說道,在這個以武至強,獨尊的世界,無論是誰都會了解一些關於這個世界的事

這個世界的普通武者居多,但天賦好的,又過人的戰力的,一般都是有着特殊體質的武者,如今聽到自己也是其中一員,怎麼能不興奮,從把夢道臣撿回來到現在才幾天,好事一波接着一波

冰雅閣不好意思地偷偷瞟了一眼夢道臣,剛纔真的是錯怪他了,他跟其他那些人真的不太一樣

“好了,看看能不能走下來,去做一下飯,我從晚上到現在都只是吃這個,都快餓死了。”夢道臣擺了擺手中烤焦的肉,笑嘻嘻地說着


“我試試。”冰雅閣起身下牀,夢道臣急忙過來扶着,


冰雅閣的腳尖輕輕點地,“好像有點不一樣啊。”她感覺腳尖好像有着巨大的吸力,將大地牢牢抓緊

“廢話,當然不一樣了,你現在已經是武者了,都快趕上我了。”夢道臣笑罵道

“嘻嘻。”冰雅閣開心地笑着,站了起來,她的視野變得更加寬廣了,而且她也長高了,伸手量了量自己,又比了比夢道臣,

“哈哈,小天,我不止修爲追上你了,而且連身高都追上你了。”

“不管怎樣,你都要叫我大哥哥,明白嗎?小妹妹。”夢道臣玩味地說着,伸手摸這冰雅閣的頭,一開始的見面,因爲身高的緣故,冰雅閣叫夢道臣大哥哥,但是後來夢道臣也說出了自己的年齡,結果冰雅閣就再也沒有叫過他大哥哥,並一直對於大哥哥的事耿耿於懷,而這也是夢道臣抓弄冰雅閣的硬傷

“哼,小弟弟,你就是個小弟弟。”冰雅閣氣憤地說着

“小弟弟可不是我,不過我卻實有小弟弟,哈哈。”夢道臣猥瑣地笑了起來

“滾吧你,”冰雅閣一腳直接將他踹開,倆腮變得粉紅了起來,小跑着出去了

…….

一小時後,冰雅閣端着飯菜走了進來,

此時的冰雅閣已經洗過澡了,淡淡地體香帶着少女的氣息,三千長髮隨意自然的垂下,還有的水珠在滑落,粉嫩的肌膚更加的有光澤,細嫩得吹彈可破,圓潤如美玉,薄薄的衣裳有些沾水,透着粉紅的肌膚,同成熟的果實一般,十分的誘人心魂,活脫脫一副美人出浴圖

但飯菜飄香的氣息更引得夢道臣注意,嚥了幾次口水,可能是太久沒吃飯吧,他的肚子了跟着抱怨了起來,麻利地坐在桌子前,嘴裏說道,“雅閣,雅閣,你快點坐着就好,真香。”

冰雅閣點了點頭,再拿了兩盤後,也坐了下來

“那就開吃吧。”夢道臣鄭重地說道,如同在做開戰前的那聲進攻號角,隨即,也不等冰雅閣迴應,如同餓狼撲食一般,大快朵頤了起來

“你啊,以後要找一個會做飯的老婆啊,不然你早晚會被餓死的。”冰雅閣調笑地說道

“不怕,我孃的廚藝就很好,到時候讓她教教我老婆就好。”夢道臣含糊不清地說着,眼中盡是滿足

“來,多吃點,”冰雅閣給夢道臣夾菜,“你娘?小天,你的家在哪?怎麼好像沒聽你說過?”

夢道臣聽到這話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深深地看了一眼冰雅閣,久久不語

冰雅閣被他這麼直接地看着,臉色漸漸發燙,有些不敢直視,扭頭避開了他的目光

“這個呢?先不要告訴你可以嗎?反正我是不會害你的,信得過我嗎?如果不信的話,我這一頓吃完就走。”半響後,夢道臣纔開口說道

“哼,不說就不說嘛,冰雅閣撅起來嘴巴,一副我還不願意聽的樣子

“如果時機到了我一定會第一個告訴你的。”夢道臣歉意地點了點了

冰雅閣也被弄得不好意思了起來,“沒事,不說就不說,我也不過問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祕密的,不是嗎?不過還是要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給我修煉的功法,我現在不可能是個武者的,以後要是有什麼能幫忙的地方,一定要開口,雖然現在我什麼也做不了。”

“武者的世界很殘酷的,現在只是開始而已。”夢道臣夾了一塊肉,“不會啊,你的菜就做得很好吃的,跟我娘做的有的一拼。”

“好吃就多吃點,”冰雅閣再次給他夾菜,臉色也再次滾燙了起來,不知是被誇得臉紅,還是在想要不要一直給他做菜這件事

“你自己也吃啊,別老是給我夾菜。”夢道臣有些不好意思地說着

“沒事,我吃的少,等下再吃也不遲。”

夢道臣繼續埋頭“苦幹”。

一口口飯菜下去,特別是肉類,入口後迅速地被消化,修補着他昨天的創傷,他的身體正需要大量的營養

那種感覺十分美妙,就像一個口渴到極致的人遇到了一股清泉,他能感到身體在康復,甚至變得更強,胃口也像個無底洞,一碗接着一碗,永遠都吃不飽,直到冰雅閣停止了夾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