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氣息出現了,葉修看著那宮殿之上,就看到了一個身影,這身影身穿尊貴的明黃色長袍,頭頂平天冠,珠簾垂下,遮住了他的面龐,讓人看不清楚,但是散發的氣息卻是讓人毛骨悚然,更勝他化自在魔主!

「難道說,在雷霆之中竟然誕生出來了一個神靈不成,怎麼會這麼可怕,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葉修心中在怒吼,有無數的疑問。想要知道一個答案,可是卻沒有任何的結果。

他不敢有絲毫的動作,哪怕是他剛剛突破境界,直接成為了一個封原境界的修士,但是在這樣一個人物的目光之下,恐怕對方不用出手,只是一道目光掃視,就可以讓葉修的身體直接蒸發,徹底灰飛煙滅了。

那個身影卻沒有什麼動作,直接一轉身,就離開了,隨著他的離開,雷霆宮殿,以及漫天滾滾的雷海也開始消散,雷劫開始退卻。

葉修這一次熬了過來,可怕的雷霆劫數並沒有毀滅他,他的實力再次增加,可是他的心裡卻沒有太多的喜悅,反而有無數的疑問,不知道究竟有沒有答案。

或許只有等他下一次渡劫,宮殿出現的時候,才能夠有一個讓人滿意的答案。

當然,想要知道那個身穿明黃色長袍的身影的身份,恐怕至少也要葉修自己成就聖王才可以,否則根本抵擋不住對方的一絲氣息。 注意到眾人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風玫笑了。

如今這世道,最缺的就是抵抗喪屍病毒的東西,藍一臣這一番言論下來,無異於是在將她往火坑裡推。

當真打的一手好算盤!

「藍一臣,知道我之前為什麼把你踢下河嗎?」

看著風玫臉上的笑容,藍一臣一個晃神,下意識的接著問:「為什麼?」

「因為我嫌你這人太臟,需要洗洗!」

藍一臣臉色瞬間難看:「你……」

在他開口前,風玫已經將視線轉向了周圍,道:「是,我曾中了喪屍病毒,落入喪屍群中!」

藍一臣一愣,沒想到風玫竟然真的就這樣承認了。

其他人也都是歡喜。

只有江寧看著她,微微皺起了眉頭。

人體感染了喪屍病毒後會遭遇怎樣的痛苦,除了那些已經感染了的成為喪屍的人,沒有人比他更清楚。

為什麼一想到她遭受過那些痛苦,他會心疼?

是的,心疼。

他都忘記自己多久沒有體會這樣的感覺了,可是此刻,在這個還算不上真正認識的女人身上感受到了。

「你為什麼會感染病毒?」他出生問,以她剛剛表現出來的身手來看,現在的喪屍等級,根本傷害不到她。

風玫瞥了他一眼,沒理他,繼續對那些人道:「至於我為什麼在感染喪屍病毒后還能活到現在,原因只有一個——我是異能者!」乾坤聽書網

「胡說,異能者感染喪屍病毒后同樣會死!」雲箏冷笑看著風玫,「你若是不想告訴大家方法,直說便是,何必這樣玩弄我們!」

風玫懶懶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我感染喪屍病毒時,最強大的喪屍等級也就一級,而我,四級異能者,還化解不了一級喪屍病毒?雲箏,你自己太蠢,別把所有人都想的和你一樣蠢!」

隨著風玫話落,周圍人倒吸一陣冷氣。

四級異能者……目前為止,還沒聽說哪裡出現了四級異能者呢。

恐怕就算是那些基地中,最高也只是三級吧。

雲箏滿臉嘲諷:「葉輕歡,你不過一個一級異能者,還想冒充四級異能者,你臉呢!」

風玫挑眉:「我臉大,總比你不要臉的好!」

說著,她看向江寧:「不是想知道我怎麼感染喪屍病毒的嗎?就是這兩人在我的食物里加了喪屍病毒。」

她順口又問了一句,「怎麼,你打算替我報仇嗎?」

「好。」江寧點頭,往身邊兩人微微偏頭,「抓了。」

「是!」

隨著那兩人應聲,雲箏與藍一臣同時臉色一變,可不等他們做出更多的反應,便已經被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

「江博士,你什麼意思!」藍一臣沉著臉色,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是這兩人的對手,可是怎麼也沒想到,江寧會突然讓人對他們動手。

他們畢竟一起走了一路,算得上是同伴。

而且……

「江博士,之前被喪屍群追,可是我們救了你!」

江寧卻是看都不看他們,而是認真看著風玫:「你想怎麼處理他們?直接殺了,太便宜他們了。」 隨著渡過了劫數,葉修的實力再次提升,已經達到了封原境界初期,哪怕是不用至天神雷塔的力量,他也足可以抗衡,甚至是擊殺封原境界中期的修士,遇到後期修士可以全身而退,遇到巔峰修士付出一些代價也可以逃走!

葉修明白,無論什麼都是外物,只有自己本身的修為才是最可靠的,而且太過依靠至天神雷塔,也會讓自己產生依賴心裡,對以後的修行不利。

「殺!」這一次的晉陞,消耗了葉修大量的能量,涅槃之池裡面的涅槃真氣都快要枯竭了,必須要儘快補充,當然,好處就是至天神雷塔之中九天雷獄里的能量再次充盈,而且更加強大。

手掌一伸,道道雷霆光芒閃爍,化成了一隻紫金色的利刃,噼里啪啦之間,就將一個修士給直接洞穿。

葉修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面前的生靈雖然強大,但是卻也不是他的對手,抬手可殺。

僅僅只是不到半個時辰,雙方的大戰就已經白熱化,無數的修士死亡,屍體橫陳在虛空之中,鮮血流淌,甚至在宇宙里形成了一條鮮血河流。

怒吼一聲,天崩地裂,卻是不朽聖地一方的一位聖主級彆強者,他在衝殺征伐,全身都沾染血液。

然而魔軍一方衝出可怕的魔主,身上的氣息比他還要炙烈,同樣是聖主境界的修為,不朽聖地的修士遠遠不是天魔大聖地的對手,幾乎是要被平推。

葉修此刻也在大戰,身上的戰袍都破碎了數次,看起來非常凄慘。

但是他卻沒有絲毫的畏懼,雙目之中露出凶光,手掌之中雷光凝聚成為戰矛,狠狠一下刺出,就幾乎是洞穿一切,把宇宙都要打的爆炸,開天闢地一般。

眾人駭然,葉修的修為突破之後,本身的戰力增加了不少,同等級之間的戰鬥,他抬手就可以獲勝,就算是超過自己一個等級的修士,也可以擊殺。

這樣的手段已經是駭人聽聞,哪怕是不朽大聖地之中,也很少有這樣的天才,而且葉修還有至天神雷塔,哪怕是靈元境界修士,都不敢招惹他,否則宙極雷炮一炮下去,就能夠把他打的爆炸!

鮮血流淌,真正是流血飄櫓的場面,看的人心驚膽寒。

到了最後,葉修自己都殺戮不下了,至天神雷塔徹底飽和,能量充斥到了極致。

然而殘忍的戰鬥還繼續,殺戮似乎成為了永恆的主題,這一次參加戰鬥的軍隊有多少?恐怕數億都不止。

僅僅是那鋪天蓋地的魔軍,恐怕都有數十億,而不朽大聖地這邊的軍隊,卻是比魔軍還要多。

這就是一種可怕的場面了,魔軍與不朽大軍戰鬥,雙方廝殺之間,彷彿陷入了瘋狂的狀態。

有很多人都是不管不顧,無論敵友,只要在自己身邊的人,全部都殺死。

「這裡居然慘死了這麼多的生靈,雖然整個宇宙都充斥著血肉精華,但是我卻有一種莫名的悲。」葉修自語,看著數十億乃至上百億的人廝殺,又一個個倒下去是什麼概念?對人的衝擊力實在是太大了。

「國之大事,唯戰與祭,戰爭似乎是亘古以來不變的主題,然而,想要有自由,自然不能有戰爭,戰爭就是自由的最大破壞者之一。」葉修目光閃爍出來了這樣的光芒。

「真正自由的,大同的社會,應該盜竊亂賊而不作的境界,連盜賊都沒有,更何況是這樣可怕的戰爭?」葉修心中的大同社會,卻是沒有任何戰爭動亂的世界。

大戰持續,葉修卻已經離開了宇宙星空,來到了不朽主神星之上,因為按照他化自在魔主的說法,那至天皇印應該就在不朽主神星之上,如果有機會的話,自己就一定要得到。

不僅僅因為這至天皇印雖然可以提升自己的實力,甚至可以讓至天神雷塔蛻變到一個可怕的境界,更因為自己是古三界的人,古三界的至寶,自然不能落到其他人的手裡。

天地變換,罡風陣陣,隨著戰鬥的開始,不朽主神星也發生了某些不為人知的變化,此刻一進入其中,可怕的力量瞬間瀰漫,幾乎是要把葉修的身體都給撕碎。

此刻的不朽主神星上,剩下的卻都是一些老弱病殘,根本沒有什麼戰鬥力。

「諾大的不朽主神星之中,居然沒有人在這裡防禦守護……也是了,如果不阻擋住星空中的魔軍,這裡就算是有再多的修士,又有什麼作用?」葉修目光閃爍,看著遠處的一幕幕。

他沒有驚擾到任何人,身影變化,整個身體居然都彷彿是是融化了一樣,變成了一道煙霧,進入到了地底深處。

星辰龐大,在地下穿梭更是困難,其中不僅僅有種種堅硬堪比神金的石塊,更有一道道的地煞之氣,這種地煞氣息和天罡氣息一樣,對於修行者都有很大的危害。

當然,也有大能攫取天罡地煞氣,煉化成為法寶,強大無邊。

此刻葉修卻也不怎麼著急,就在這星辰之中,至天神雷塔外面出現了一個個的漩渦,彷彿是可以吞噬一切,所有遇到至天神雷塔的東西,都全部融化,變成了一絲絲的液體,融入到了至天神雷塔之中。

雷塔旋轉,一道道光華照耀,竟然成功的從大地深處攫取出來了一絲黑色的火焰。

地煞真火!

天地之間最為恐怖的三種火焰,地煞真火,天罡神火,太陽真火!

其中太陽真火也叫做南明離火,是唯一一種生靈可以發出的火焰,至於其他的兩種火焰,卻全部都是天地宇宙自然誕生出來的。

葉修此刻就是用地煞真火祭練自己的至天神雷塔,塔身璀璨晶瑩,閃爍琉璃一般的光彩,紫金色的光芒神聖而高貴。

這座寶塔從開始祭練到現在,已經達到了一種非常可怕的地步,讓人心中驚駭。

普通的修士,就算是有百萬年的歲月,也不可能祭練成功,葉修也是因為有種種奇遇,才可以讓至天神雷蛻變到現在這種地步。

「天地之間,萬事萬物,一啄一飲都有其定數,我此刻的進步,必然是付出代價,或許就是我對於法寶的依賴,但是我卻沒有別的選擇,僅僅依靠自己本身的修行,我想要抗衡靈元境界修士,還不知道需要多少歲月。」葉修自言自語的說道。

隨後,他身上綻放光芒,卻是一種種的術與法在運轉流淌,變化萬千,竟然出現了一道道的光芒紋路,在他的身體之中,似乎是銘刻上了一個個寶塔般的符文,讓他的軀體變得更加強大。

也不知道在這裡究竟飛遁了多少時間,葉修還是沒有來到地底深處,彷彿這個星辰無邊無際,永遠運轉不到盡頭一樣。

「不,這不可能,一定是我陷入了某種陣法之中,所以才會有這樣的錯覺。」葉修雙目神光湛湛,突然出手,宙極雷炮轟的一聲,在大地深處爆炸開來,頓時噼里啪啦的亂響聲音震徹,彷彿是什麼東西被一下打的爆炸了一樣。

隨後,葉修就感覺到自己面前有了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一座巨大的黃金色宮殿,就浮現在自己面前,通體好像是用亘古黃金鑄就而成的,閃爍璀璨神采,讓人炫目,而且還有一種恐怖的氣息瀰漫出來,比起來紫倉天宮不知道強大多少倍。

「好強橫的法器,葉修,這黃金宮殿應該是當初不朽聖王使用的法寶,名字叫做不朽聖殿,是一件聖王級別的法器,微微一動,都可以打爆一切,你的至天神雷塔和這個宮殿比較起來,就是螞蟻和巨象的區別。」傲戰的聲音卻是響起,對著葉修說道。

葉修點頭,知道自己現在的情況,只不過,這黃金宮殿似乎是出了什麼問題,此刻並沒有發現他們,也沒有特別可怕的氣息釋放出來。

等葉修仔細觀察之後,才駭然發現,那宮殿之上居然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痕,這些裂痕連接到一起,居然組成了一個文字『封』!

這是古老的神文,哪怕是隨意的一個筆畫,都有非常神異的意境,讓人意味深長。

「封……難道說,這黃金宮殿是被人封印在這裡?」葉修看著黃金宮殿,在宮殿之下,是漆黑如墨的地煞真火在跳躍燃燒,天空之中卻是陣法勾動太陽真火與天罡神火的威能,共同灼燒這件法器。

葉修心中就明白了一些,或許是這一座宮殿曾經遭受過什麼可怕的損傷,所以現在才藉助三種真火的力量來修復自己。

「傳說在天上有塊封神榜,那是上古天庭最輝煌的時候,就算是中央,大離,宙空這些皇朝和至天皇朝比起來,也不過相當於是諸侯,因為掌握了封神榜,就可以一語封神!」葉修心中想起了對於封神榜的一些記載,這是亘古以來最為神異,最為玄奧的一件法器,據說是大道的有形顯化,封神榜就是大道,大道卻不是封神榜。

「現在是神靈不出的年代,想要成就神靈,幾乎就是不可能,更不用說是上古時期的那種場面了。」嘆息一聲,葉修卻是搖搖頭。 「只是,利用封神榜維護的統治,終究不是正途,而是一種對人,對神,對仙的思想的禁錮,對自由的束縛。」葉修卻是明白古三界為什麼最終會沒落。

沒什麼會被永遠禁錮,特別是人心,只要活著,就渴望自由,封神榜這種東西,根本就不應該存在。

「封神榜以榜封神,將諸多神靈銘刻榜上,禁錮其自由,而我追求的卻是天地大同的境界,沒有什麼高低貴賤之分,人人都是平等,那麼自然不需要封神榜的力量來禁錮人的思想。」葉修目光灼灼,突然,身上雷霆的光芒閃爍起來,一瞬間茅塞頓開。

縱然是亘古以來第一神器又如何?縱然他可以直接造就神靈又如何?這個世界上再怎麼強大的力量,也比不過自由。

所以哪怕是聖王,哪怕是神靈,最終都會隕落,區別只是時間的長短,想要跳出去,依靠的還是自由。

「我明白了,封印只是禁錮,想要真正的大自由,大解脫,就只能夠破除一切禁錮的力量。」葉修的眼睛彷彿是遠古大日一般璀璨,突然,手掌一抓,遠處黃金宮殿之上的封字,居然被他抓到了手裡。

那個文字掙扎,可是卻沒有絲毫的作用,他猛然用力,頓時一種自由自在的意志就從他的心中升騰了起來,轟轟轟,彷彿是點燃了自由的火炬,一切都在燃燒,不到片刻,那個文字就被葉修徹底的煉化。

文字銘刻,卻是深深的烙印到了至天神雷塔上,一個封字,卻似乎可以封印諸天萬物生靈,哪怕是無敵的聖王來到這裡,也要畏懼。

因為那黃金宮殿就相當於是聖王境界的強者了,可是還是被一個文字鎮壓不知道多少歲月。

「這個封字,莫非真的是上古三界的至寶,諸多神器的無上王者,封神榜的封?」葉修覺得有些發毛了,他只是試探一下而已,沒想到居然真的將封字捕獲,而且熔煉到了自己的至天神雷塔之上。

「上古封神榜,早就已經支離破碎,這樣的東西,不會長存。」突然,一道聲音在葉修的心中響起,把葉修嚇了一跳。

等他看過去的時候,卻駭然發現,那說話的,居然是黃金宮殿!

「我不知道你是什麼來歷,這些也和我沒有關係,上古一戰,我被封神榜一字封印,到了現在,已經過去了悠悠歲月,你今天可以說是為我解開了封印,我不殺你。」那黃金宮殿搖晃,卻變成了一道身影,是一個身穿黃金戰袍的中年人。

「上古一戰,究竟有多麼可怕?傳說中第一至高神器封神榜,怎麼會破碎?」葉修詢問道,這黃金宮殿是從上古存活下來的老古董,知道很多的事情。

那中年男子思索,隨後道,「上古一戰,四大皇朝同時出手,聚集了諸多古老神靈的力量,想要突破量劫的限制,從而永生不朽,可是卻被那突然出現的神秘強者打敗,就連封神榜也被一座橋,一艘艦,一雙翅膀合力給撕碎。」

「什麼橋?艦,翅膀?」葉修疑惑了起來,難道說這個世界上,還有其他強大的東西不成。

「橋是奈何之橋,艦是彼岸神舟,翅膀是自由之翼,這三件東西,分別代表的就是一種超脫的力量,同時震動,打破禁錮,將封神榜震蕩的分崩離析,當時我被封神榜之中飛出的一個文字掃中,立刻就被封印,那種力量,就算是神靈也承受不住,你這個小子倒是有好運氣,居然可以將這個文字得到,雖然這不是那最強大的封字,但是也足可以封印聖王,當然,以你的實力封印聖主就已經是極限了。」黃金戰袍男子這樣開口說道。

葉修點頭,自己對於這個封字的理解還不夠透徹,不過僅僅憑藉這一個文字,從此之後,至天神雷塔的防禦就會堅不可摧,任何攻擊至天神雷塔的力量都會被封印住。

封神榜,封有兩層含義,一就是冊封,意思是掌握了這神榜之後,就可以直接擁有冊封神靈的力量,一語封神就是這個意思。

還有一層含義就是封印,將一切阻擋自己的敵人全部封印,永恆亘古。

「封神榜之中,記載著封天絕地的神通,可惜你根本不可能得到,否則術法一出,天地之間一切種種都被封印,哪怕是神靈都不是你的對手,只有彼岸那些傢伙,才可能對你造成威脅。」黃金戰袍男子說道。

「彼岸……」葉修細細品味這兩個字,雖然聽起來很簡單,但是卻是生靈們一直想要超越到的一個境界,但是現在聽黃金宮殿化成的男子的說法,卻是彼岸與修士為敵。

「彼岸是一個特殊的存在,他們人數不多,但是實力強大,每一個都是蓋世高手,當然,他們因為某種規則,不能夠來到大千世界,只能夠在那苦海之路上生活,凡是想要踏過苦海,成就永恆不朽的人,都要被他們攻擊。」男子繼續說道,當初封神榜強行收集億萬萬生靈的信仰,本身已經變成了一個詭異的存在,不再是一件普通的法器,而更像是一個無敵的強者,哪怕是當初的天庭天帝,都不是封神榜的對手。

可就是這樣一個存在,在最後渡苦海的時候,卻是遭劫,被彼岸的強者轟殺!

不過男子也有言,彼岸的人雖然強大,但是和封神榜比起來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只是他們的三件法器強橫,再加上三大皇朝同時出手,也就造成了封神榜的失敗。

「也幸虧是最後失敗了,封神榜實在是太強大了,如果他成功的踏出了那一步,我們恐怕全部都要被他奴役。」男子心有餘悸的說道。

同樣是法器,封神榜就是所有法器的巔峰,超越了一切修士。

「你現在脫困了,是要去助不朽聖王嗎?你們兩個聯合起來,可就相當於是兩個聖王級別的高手,超過一般大聖地了。」葉修突然問道。

黃金宮殿男子道,「你知道的東西還是太少,真正強大的聖地之中,聖王級別的高手絕對不在少數,僅僅是那天魔大聖地之中,聖王恐怕就有四五人,而在皇朝之中,恐怕還有古老的神,只不過那些人自己的身體都出了問題,不能夠輕易出手。」

黃金宮殿不知道存在了多少歲月,知道的事情自然比葉修多很多,此刻一說,葉修頓時覺得駭然,這些大聖地的實力的確是深不可測,表面上看起來只有一個聖王,但是,實際上究竟有多少,誰又能夠說的清楚?

細細思索,葉修的目光變化,心中的情緒也在發生著改變,這個世界之中未知的事情太多了,隨著他實力越強,他知道的越多,心中的無力感也就越濃郁,彷彿是無論自己怎麼攀登,都很難追上那些至強者。

神!

三大皇朝之中難道真的有古老未隕落的神靈不成?

神,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個字,但是卻有些沉甸甸的份量,這個字貫穿了整個修行的歷史,是絕大多數修士苦苦修行的最終追求。

成神之後,就有希望可以渡過無量劫劫數,一直存在下去。

轟,突然,星辰暴動,葉修就看到那黃金宮殿震蕩,似乎在吞噬一切能量,大地深處的岩漿全部被他抽取了出來,灌注進入其中,原本是永恆的黃金顏色,此刻卻染上了妖異的紅色。

「這枚星辰也不錯,快要成為聖王了,只可惜想要成就聖王,對於星辰來說實在是困難,不知道需要多少歲月的積澱,不如直接被我吞噬,來變成我的力量。」那黃金宮殿搖晃,居然要吞噬一切,將這個不知道多麼大的主星辰徹底煉化,毀滅!

這可是不朽主神星啊,是不朽大聖地的根基,現在卻就要被毀滅了,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等等,傳說至天皇印就在這星辰之中,究竟是真是假?」葉修對著那黃金宮殿道,至天皇印才是他來到這裡的最根本目的,自然是要問清楚的。

黃金宮殿搖晃,隨著吞噬不朽主神星的力量,他的氣息也在變得強大,「至天皇印當初破碎,我這裡沒有,應該是在另外一枚雙子星辰之中,因為至天皇印有鎮壓一切邪惡的力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