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唐婉驚訝的尖叫起來。

「她不就是紅遍大江南北的京南電視天的當紅主持人張麗嘛!!」

聽到唐婉這麼一喊,趙曉榮也突然想了起來。

眼前這個不就是天天出現在電視屏幕里的張麗嘛,難怪這麼熟悉。

「真的是她,我超級喜歡她唉!」趙曉榮興奮的叫了起來。

正在這時,躺在床上的張麗突然醒了過來,臉色慌張害怕的嚷嚷叫起來,「不要,不要過來!」

張麗突然的尖叫,差點把屋中的三個人都嚇了個半死。

唐婉和趙曉榮還以為是張麗犯病了,急忙一人一邊將張麗按住。

被他們按住,張麗稍微冷靜了下來,驚恐的看著周安,嘴巴不斷的張合,「你不要過來,臭流氓!你不要過來!」

唐婉見到這,當即眉頭一皺,面色不悅。

「還不快點滾出去!」

周安那是極度的無語,想要開口解釋,但是瞥了一眼張麗,徑直的出了房門。

剛才在大山上就想嚇唬一下她,可沒想到把人嚇出神經病來了。

周安離去,讓張麗心裡安穩許多,激動慌張的神色也瞬間安定下來。

想起在大山上,周安對自己說的話,張麗急忙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待見到自己衣服完好無損的時候,張麗稍微鬆了一口氣。

還好,那個臭流氓沒有真的將自己侵犯了。

放下心來的張麗,看著那身旁的兩人,當即一愣。

這是在哪裡?

「曉榮妹妹,你在這陪著張麗,我出去問問,這個大混蛋,到底對人家做了什麼!!」

說著,唐婉氣呼呼的出了房門。

在外面交談數分鐘,周安在唐婉的強力壓制下,直接拽著周安的耳朵來到屋中。

面對唐婉的威脅恐嚇,周安哪敢有所隱瞞,一五一十的全都交代出來了。

張麗聽著周安如此的戲耍自己,氣的那是咬牙切齒,恨不得自己活吞了周安。

就連趙曉榮也是滿臉的怒氣,二話不說,上來對著周安的耳朵,那就是一頓扭捏,扭的周安那是嗷嗷直叫。

「周安哥哥!你怎麼可以這樣欺負張麗姐姐呢!!」

「別跟他廢話!上手!」

「唐婉姐姐,我上手啦!」

「加我一個!!」張麗也氣不過的上前夾住周安的鼻子。

一瞬間,周安直接被這眼前的三個美女群毆起來,毫無顏面可言。

一開始,周安想著,讓他們小小的懲罰一下,泄泄心中的氣,可是哪想到,這三人就像是上天排下來折磨他的小妖精。

那自從上手以後,手腳根本是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更讓周安極度無語的是。這三個美女身上都散發著那誘人十足的香味。

再加上那驚濤駭浪,周安心中的慾火被挑的直往上竄。

見到這,周安一想,敵人都這麼猛烈的襲擊了,現在還不反抗,等待何時。

想到這裡,周安哪還猶豫,不斷的反抗。當然反抗的同時,周安還不忘占點便宜,過過手癮。

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瞬間打向,這場持久戰終於在周安的頑強的體力下,獲得勝利。

以唐婉為頭的三個美女,此時都沒有了力氣,一個個累的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可是周安的體力那是異於常人,雖然與三個女人消耗了這麼長時間的戰鬥,但是體力還是依舊的旺盛。

看著那躺在床上累的不要不要的女人,周安就是一頓的開心。

剛才那可是足足的過了一把手癮。

瞧著周安那壞壞的笑容,唐婉剛消下去的氣又竄了上來,抄起身旁的枕頭,二話不說,對著周安就扔了過去。

「快點滾出去!!」

「切!」

周安無語的白了一眼唐婉。

「周安哥哥,做飯!!」趙曉榮此時也開口講道。

剛才一波消耗,身體瞬間都有點餓了。

聽到這話,周安有點不樂意啦。

「嘿!曉榮妹妹,你不去做飯,咋讓我去呢!」周安挺起腰板,反駁道。

「讓你做就做!」

「就是,我是村長!」

「流氓,快去!」

瞧著他們那一個個凶神惡煞的樣子,周安很是無語。

正在周安還想開口反駁的時候,忽然窗戶外傳來周安奶奶的聲音。

「孫子!叫你做飯就做飯,哪來這麼多的是!」

眼前這三個女人的話,周安還可以無視,但是奶奶的話,他不能不聽啊。

「奶奶,我知道啦!」周安無語的對著窗外大聲的喊道。

剛才被打的可是他啊,這個奶奶一點也不向著自己。

「做好吃點,我先去後面轉轉啦,你們幾個吃,別給我留啦。」

說著,周安奶奶步履蹣跚的朝著院子後面走去,走路之時,都忍不住唱起小曲。

這三個女孩,她是看哪一個都順眼。如果要她非選一個,她還真的不知道選哪一個好。

神話原生種 不過哪一個都無所謂,只要能對自家孫子好就行。

見到奶奶如此的維護她們,周安忍不住的撇撇嘴。

待周安抬頭之時,發現眼前這三個女人,這般凶神惡煞的看著自己,周安忍不住的渾身一抖。

這是要造反啊!!

但是一想哥們怎麼說也是響噹噹的男人,跟這三個女人沒有什麼可計較的。

但是現在就想完全打倒他,那是不可能的。等以後,我再一個一個的收拾你們。

「行,我做飯!」

周安一臉怨氣的朝著屋外走去。

可是周安前腳剛踏出去,就聽到唐婉的趾高氣揚的聲音。

「今晚我們要吃滿漢全席,你要是做不出來,我絕對饒不了你!」

聽到這話,周安差點沒一頭栽了過去。

還滿漢全席,虧你能想的出來。 周安直接無視唐婉的話,直接朝著廚房走去。

別說他做不出來這滿漢全席,就是回做,他也不做啊。

平白無故被欺負,現在還要做飯,這到底有沒有天理啦!

正在周安做飯的時候,唐婉的房間里此起彼伏的傳來唐婉她們三個女人銀鈴般的笑聲,聽著這聲音,周安頓時感覺火大。

堂堂的七尺男兒,被這般欺負,這還有沒有天理,不行,一定要狠狠的治治她們。

想歸想,但是現在還是老老實實的做飯好點。要不又讓唐婉這帶頭的惡勢力逮到,那少不了一頓毒打。

雖說周安的廚藝比不上大廚石胖子,但是幾道家常小菜那也是炒的有模有樣。

沒多會兒,周安端著一碟兩碟菜放到飯桌前。

唐婉她們也不客氣,聞著香味一個個不自覺的就跑了出來。

見到香烹烹的飯菜,三人二話不說,拿起筷子就開始吃了起來。

「大小姐們,你們還喝酒啦?」又端一盤菜回來,周安發現這三個女人居然把胡鎮長上次送來的茅台又翻了出來。

「咋的!喝你一點酒,還不高興啦!」唐婉杏眼一睜,陰沉著臉吼道。

「沒沒!高興,高興。」周安連忙賠笑,「村長喝酒,我開心啊,要不也讓我喝一口。」

周安都想好了,等會一個個給她們灌醉,然後再……

想到這,周安露出一道意味深長的笑容。

唐婉看著周安極度猥瑣的笑容,心道不好。忽然想起上次,她們三人喝醉的時候,周安居然趁亂占她們便宜。

想到這裡,唐婉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把否決了。

「你這個臭流氓,滾蛋!你最好把你那齷蹉的想法給我收一收!!」

「對!不能讓這個臭流氓在這!」張麗也跟著附和一聲。

她今天可是被周安嚇的不輕,現在心臟還突突的呢。

拒嫁豪門:總裁追妻成癮 「周安哥哥,你快點走吧,邊影響我們喝酒。」趙曉榮紅著臉也跟著說道。

瞧著眼前這三人,你一句我一句,周安有種想哭的衝動。

自己做飯還不讓吃,這有沒有天理了啊!

無奈之下,周安架不住三個女人的不斷的言語攻擊,長嘆一聲朝著屋外走去。

正在這時,周安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看到來電顯示,周安一愣。

這個打電話的就是那個張大炮。前些天周安說過要參加他的婚禮,只不過現在離結婚還有兩天時間,他不知道現在打電話來是幹什麼。

既然想不通,那就直接接通電話。

電話一接通,就聽到張帥那爽朗的聲音。

「周安,明天過來啊!」張帥咧著嘴笑道。

「明天?你小子婚禮提前啦?!」周安不理解的問道。

後天結婚,明天過去幹什麼,難道要換新郎啊?

不過一想到張帥那婆娘,周安忍不住的打了個冷顫。

要是讓他娶了,那估計下半輩子,要活在咆哮聲中了。

「切!不是提前啦,是單身夜!不知道明天是單身的最後一天嘛!我們同學都想聚一聚!」張帥再次說道。

「張大炮!你都多久沒單身了,還單身夜!」周安無語的撇撇嘴。

這城裡人真的是會玩,小孩馬上都要落地了,還想著過單身夜。

「哎呀!形式啦,你明天一定要來啊!」張帥也知道這事無法跟周安解釋。

既然張帥這麼盛情的邀請,周安也不能不去。

「行,我明天過去,到時你把地址發給我。」周安開口說道。

見到周安點頭答應,張帥也是很開心。

周安可是他的大恩人,他要是不來,他心裡始終是過意不去。

「周安,有件事我要跟你說一下,那個王大強又犯病了,估計他這些天要找你麻煩。」張帥臉色一沉,為難的說道。

張帥知道現在周安有本事,可是這王大強的背景也不小,他還有個有權的老爸在後面撐腰。

他要是真的想搞周安,估計也是很簡單的。

張帥本不想讓周安過來摻和的,不是他不念及周安的恩情,只是不想周安開開心心的參加婚禮,然後弄的一身難堪。

但是他知道,後天王秋雅肯定出現,周安要是不來,那必定是心裡遺憾,他不想看見自己的老同學心裡難過。

「沒事,你好好當你的新郎就好。這個王大強你就讓他蹦躂,我看他能蹦躂多久。」

說話之時,周安眼神中閃過一絲冷意。

最好不要惹他,否則,後果夠他吃的。

王秋雅是他心中的人,他決不允許別的男人對他染指。

一夜無話,周安早早的從床上起來。瞥了一眼那暈乎乎的三人,周安無語的又給三人備了早飯。

備早飯的時候,沒少被他的奶奶批評。

什麼男人就敢主動一下。

三妻四妾不是錯。

實在不行霸王硬上弓。

聽到最後,周安一個頭都有兩個大。暗暗懷疑,這是不是自己的奶奶。

這才出去一晚上,咋的思想都轉化的如此開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