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木宇的房門被人一把推開,聲音也隨之而來。

「誰?」木宇大驚跳起。抬手甩出一個魔法光球打了過去。緊接著靈光一閃,長弓便握在手中,搭箭上弦,木宇對準來人拉了個滿弓。

「光系魔法?」來人也是一驚。

隨著光球的甩出,整個屋子頓時一片通明。

「不樂老師?」木宇大驚,趕忙收起弓箭,心中卻是一片慌亂。心想:糟糕糟糕,剛才一驚之下怎麼把光系魔法給使出來了。

在光球的照耀下,推門進來的可不就是不樂老師嗎?

就見步文勅盯著木宇看了幾眼,丟下一句:「你跟我來。」隨後轉身而去。

木宇穩了穩心神,收起光球,低著頭,跟著步文勅一路來到老師的屋中。

進了屋,步文勅關好房門,走到桌前坐下,眼睛盯著木宇。木宇低著頭,心亂如麻地站在桌前沒敢說話。

也不知過了多久,木宇只感覺每一秒鐘都足有一年那麼長。兩人誰也沒有說話,步文勅似乎也在想著心事,屋裡靜的可怕。

「宇兒,你有事瞞著我,是嗎?」良久之後,步文勅終於打破了僵局。

木宇頭低的更低了,心想,果然要壞事。被發現了,怎麼辦?

只聽步文勅接著說道:「好,你不說,我說,你只需要回答我是或不是。」

步文勅頓了一下,說道:「你的天資便是傳說中的紫靈修鍊之體,是,或不是?」

木宇低著頭,沒有表態。心中暗想,我就是不說,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步文勅見木宇沒反映,也沒逼他,接著說道:「好,你不回答我,就算是默認了。為師不光知道你是紫靈之體,還知道,你修鍊的功法就是紫靈太合功!」

「啊?你也知道紫靈太合功?」木宇猛然抬起頭,吃驚地說道。

其實,也不怪木宇聽到不樂老師提起「紫靈太合功」幾個字會大吃一驚,按風魔道人的說法,知道這種修鍊功法的靈師,在這片紫靈大陸上可是寥寥無幾的。

不樂老師怎麼會知道?木宇心中畫滿了問號。但很快,木宇卻被眼角餘光掃到的牆上掛著的一件東西給震驚住了。

步文勅聽到木宇反問之後,卻是哈哈一笑,似乎終於確定了一件事情,神秘的說道:「本來,為師並不知道世間真的存在這種功法。但現在,我敢肯定了,而且非常肯定!」

步文勅之前去學院的藏書閣查找有關木宇的這種特殊功法的資料,一找就是好幾天,可惜一無所獲。

唯一慶幸的是,步文勅在無意中,從一本很厚的資料集中翻出了一本劍譜。細看之下,步文勅不禁大喜,於是帶了回來,就是之後送給陸文峰的那本《凝風落雪劍譜》。

之後,步文勅又從玄冰學院直接去了一趟玄冰城中的水晶宮分殿,又經過幾天的查找,同樣一無所獲。

但是,當步文勅心灰意冷,準備回來的時候,卻是碰到了一個熟人。此人是南鳳城水晶宮分殿的一名長老,也是步文勅的忘年之交。

步文勅與這名長老寒暄之後,提起了木宇的這種功法,沒想到,那名長老略一思索之後,卻是給步文勅講了一個傳說。

按那名長老所講,很多年前曾聽前輩高人講過一個傳說。傳說在幾萬年前,大陸上曾經出現過一名身具紫靈之體的靈師。

這名靈師在大成之後創造出過一種修鍊的功法,能在黑白交替之時進行修鍊。修鍊之時能夠引動天地靈氣匯聚成靈力光點反補已身,達到修為突飛猛進之效。

但這種功法只能是身具紫靈之體體質的人才可以修鍊。但紫靈之體是那麼好找的嗎? 總裁的廢妻

所以,這種功法出世之後,並沒有得到傳承,很快就失傳了。甚至連這種功法是真是假,是否真的存在過,也無從考證了,只留下了一個傳說而已。

那名前輩高人在聽到這個傳說之後,也只當是一個傳說,並沒有放在心上。在一次閑聊之時,把這個傳說講了出來。按傳說中所講,此功法名叫「紫靈太合功」,取能將紫曜、熾靈兩種靈力合而為一之意。

步文勅回到學院后,本對這傳說之事並未當真,所以當老菜頭問起的時候,步文勅只是搖搖頭,表示沒有收穫。

但經過一天的思索之後,步文勅越想越感覺這個傳說與木宇的功法很像。

於是,傍晚的時候步文勅又偷偷在木宇房間外面仔細觀察了好久,最終想了一個辦法,布下了這麼一個局,打算詐一詐木宇。結果把木宇的實話真就給套出來了。

步文勅在得到肯定的答覆之後,不免也心中暗驚。沒想到相傳了幾萬年的傳說,卻是真的存在,而且就在自己面前。

還有木宇的紫靈之體和他使出的光系魔法。一系列的震驚頓時把步文勅弄的思緒有點凌亂了。天呀,這真是我的學生嗎?竟然會如此妖孽!

步文勅驚訝的看著木宇。而木宇此時同樣驚訝的環顧著步文勅的房間。卻是把秘密被揭開之事忘於腦後了。

這是什麼?這些都是什麼?怎麼會出現這麼多?這些不應該是這個世界存在的東西呀!木宇環顧著四周,眼神似乎有些癲狂。

只見步文勅屋中的牆壁之上,大大小小的掛了足有上百把槍。手槍、步槍、衝鋒槍等等各式各樣,足有二十多種。木宇彷彿有種穿越回前世的感覺。

「槍?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槍?」

木宇喃喃地說道,獃獃的走到牆邊,抬手從牆壁上摘下了一把三八式步槍。

不對,這不是真正的步槍,這是,模型?

木宇在前世之時曾經玩過cs及穿越火線等槍械類遊戲,而且還是箇中高手,所以對槍還是相當了解的。

木宇一拉槍栓,不對,子彈沒法上膛,而且槍里也沒有子彈。

木宇又換了一把衝鋒槍,同樣也沒法上膛。

這是怎麼回事?木宇一時間看著手中的槍械愣愣地出神。

步文勅看著木宇的奇怪動作,以及聽木宇說到「槍」這個字,也從震驚中醒轉過來。

步文勅靜靜地看著木宇一把把的換著手中的槍,那種用槍的動作怎麼感覺如此眼熟?自己以前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動作呀,難道木宇也有過類似的經歷不成?還是?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很長時間之後,兩個人才從震驚中逐漸清醒了過來。

木宇與不樂老師終於把視線都放到了對方身上。但兩人同樣都是充滿了疑問。

「宇兒,你說這東西叫『槍』,是嗎?」步文勅首先發起了提問,畢竟這件事情已經困擾了他十多年了。

木宇低下頭,將目光重新放回到手中的槍身之上。我應該告訴他嗎?不樂老師應該不是跟自己一樣,帶有地球時的記憶轉生過來的,否則他不應該叫不出槍的名字。

但是,這些槍又是怎麼回事?這些明顯都是仿製品的模型,看樣子都是出自不樂老師之手呀?


木宇穩了穩心神,說道:「對,這東西是叫槍。」木宇敷衍地回答,同時腦海中思緒快速地運轉,想著應對的方法。

步文勅急切地問道:「你也見過這些東西嗎?什麼時候?是在哪裡見到的?」

木宇整理了一下思緒,終於想到了說詞,只聽木宇緩緩說道:「老師,我也很吃驚能夠再次見到這些東西,因為這些東西應該不屬於這個世界。」

「對對對,這些東西不是這個世界的,這些都是我按照記憶做出來的樣子,你快說,你是從哪見到的?你知道這東西怎麼用嗎?」

木宇驚訝地看了一眼步文勅,一邊思索一邊說道:「就是在兩個月前,魔族進攻我們部族的時候。最後,我被魔族的攻擊打暈了過去,從高空摔了下去。」

木宇越說思緒越清楚,於是款款說道:「但我並沒有真的暈過去,我好像掉到了一個新奇的世界。我感覺自己飛在天空之上,但我看不到自己的身體。而更令我吃驚的是,我看到地面上的人類在打仗,他們都拿著你做的這種武器在互相殘殺著對方。」

「當時,我很震驚。在空中我看到他們拿的這種武器很厲害,只要這麼一拉,手指一動,就能夠殺死千百米之外的敵人。」木宇說到這裡,還拿槍比劃了一下動作。

步文勅瞪著眼睛,輕輕地點了點頭,好像並沒有表示懷疑。

於是,木宇更加放心地說道:「我飛到他們身邊,他們好像看不到我的存在。我聽到他們管這東西叫『槍』,而且我發現,這種槍的種類很多,威力也不一樣。」

木宇說到這裡,發現不樂老師好像陷入了一種沉思之中。

「當我想再仔細研究一下時,突然醒了過來。我本以為自己做的是一場夢,沒想到,今天又從老師這裡看到了這些東西。」

木宇見老師陷入了沉思,馬上結束了自己編造的故事。

又過了良久,步文勅從自己的思緒中逐漸醒轉了過來。

步文勅看了看木宇,說道:「宇兒,有些事情我並不想過早讓你知道。可沒想到,你也有過類似的經歷。難道這些都是天意嗎?」

步文勅轉過身,看著滿牆的槍支。似乎又陷入了沉默。

「老師,你怎麼了?」木宇小心地問道。

「唉,也罷。」步文勅轉過身,對木宇說道:「宇兒,你一定很奇怪,我為什麼會做出這些東西來吧?」

木宇點點頭,表示默認。

步文勅抬起頭,眨了眨眼睛,眼睛似乎變的有些濕潤了。

「宇兒,你坐下,聽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步文勅重新轉回身,看著滿牆的槍支,緩緩地說道:「這個故事,還與你的父母有關。」

木宇一驚,與自己父母有關?對於自己父親做為一名靈師卻靈力全失的情況,木宇一直藏著眾多疑問,但父母一直嘴嚴,不肯告訴木宇。

父母的意思是說,要等木宇修為足夠強大時再告訴他。但沒想到由於魔族的入侵,父母卻過早的離開了這個世界。唯一知道實情的猛瑪叔也下落不明,不知是死是活。木宇本以為這個秘密終要伴隨自己終身了。

可沒想到今天老師又提起跟父母有關的事情,難道自己能從老師的口中解開這些秘密不成?

-------------------------------------------------------------

木宇的秘密被爆光了呢。但不樂老師會有什麼秘密呢?會不會很期待?這章是第二集的最後一章了呢,讓大家帶著懸念期待一下吧,明天答案揭曉哦,有推薦票的書友,給點鼓勵吧。 只聽步文勅喃喃地說道:「既然要告訴你這件事,那我所xing便從二十多年前說起吧。」

「記的那時,我以17歲的年紀拿到了玄冰學院的畢業證書。。。」

沈凌雪將畢業證書親手交到步文勅手中,幽幽地說道:「不勅哥,你畢業后就要回南方去了嗎?」

步文勅看著眼前的小學妹,雖然當時沈凌雪年僅14歲,但早已長的亭亭玉立了。而這兩年,沈凌雪與沈凌雲兩姐妹一直對自己表達著愛慕之情,步文勅可是心知肚明的。

步文勅看著沈凌雪低垂的頭,看著她滿頭的秀髮在微風中輕輕地飄蕩著,那麼的烏黑柔順,每一絲都牽動著步文勅的心弦。說真的,步文勅對沈凌雪是充滿著感情的。

但是兩人的這層關係卻一直沒有挑開,也許只是輕輕的地一碰,這層薄薄的隔閡便如窗戶紙一樣被捅破吧。兩個人缺少的只是一個捅破這層窗戶紙的契機而已。


步文勅抬起頭,看著天際的流雲,不禁想起了離開近10年之久的家鄉。

步文勅的家境很好,是南方一座大城市的商戶,家族旗下在城中開有多家店面。


步文勅兄弟三人,上面有兩個哥哥,都是跟隨父母經商,各自打理著一處店面。依照父母的安排,步文勅長大后也是要獨挑一處生意的。

但步文勅天生好動,並不想一生都束縛在這種富足的小康生活之中。每次父母讓步文勅學習經商之道,步文勅總是偷偷的跑出去跟小夥伴們一起打拳踢腿。為此父母與步文勅不知爭吵過多少回。

到了步文勅8歲那年,步文勅瞞著父母偷偷地跑去城中的靈師學院報名接受了靈力的測驗。沒想到,自己的靈力值竟然高達65。

就在學院高高興興地準備接收這名天才兒童入學的時候,步文勅卻消失了。

步文敕知道自己的靈力值很高,就算大陸最有名的靈師學院也不會拒絕自己的入學申請的。於是,為了躲避開父母的糾纏,步文勅給父母留了一封信后,就跟著商隊偷偷的溜走了。三個月後,步文勅獨自找到了北方的玄冰學院。

當時學院里別說報名時間早就過了,連第一個學期都快放假了。但步文勅愣是憑藉自己天資的深厚,通過了入學申請,在玄冰學院住了下來。

一晃9年過去了,步文勅只給家裡寄去過幾封書信,一直沒有回家看過父母一眼,每天都在認真刻苦的修鍊中渡過。父母在來信中雖然能夠看出很生氣,但知道孩子平安后,父母也不無安慰之詞。

畢業了,自己也可以光榮地回家了。拿著畢業證書,步文勅卻沉默了。面對沈凌雪的提問,他知道,離開學院后,自己也就不能再見到沈凌雪了,兩人從此天各一方。

自已回去后幹什麼?難道還是要跟父母一起經商嗎?步文勅在思緒中不斷的掙扎,是回去,還是留下?

「不勅哥,如果我嫁給你,你願意留下來嗎?」沈凌雪抬起頭,終於鼓起勇氣,把這層紙給捅破了。

步文勅盯著沈凌雪閃動的雙眸,終於輕輕地把沈凌雪擁入懷中,心中暗暗做出了決定。

「好,我答應你,留下。」步文勅在沈凌雪耳邊輕聲說道。

也許這便是自古英雄醉紅顏吧。從此,步文勅便與沈凌雪確定了情侶關係,並以繼續修鍊之名,留在了學院。

很快,新學期開學了。學院也迎來了幾名天資深厚的學員。

考慮到步文勅的修為神速,學院方面想,如果以步文勅的修鍊方式教學,一定能取得良好的效果。於是把這幾名天資深厚的學員划給了步文勅來負責。

從此,步文勅搖身一變,從學生又變成了老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