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不遠處的,一直悶悶不樂的曾月月,看到吳名這個尷尬的動作,毫不客氣的嘲笑出聲。

「哈哈,吳名你是要笑死我啊,果然啊,你還是太丑了,所以,把他們給嚇到了,哈哈……」

曾月月的笑,令吳名的臉色一下子拉了下來。

他也不想承認對方是被自己嚇到了,可是,那些人確實是看到他之後,被嚇走的,連他自己也懷疑,自己是哪裡得罪了他們,才讓他們那麼害怕自己。

雖然,他是他們一行人中顏值最低的,可是,也不至於被嚇至如此吧?

吳名鬱悶極了。

吳名不信邪的朝另一撥人走去。

「你好,我想問一下……」

當吳名朝另一撥人走去,預料之中的,那一撥人也迅速作鳥獸散,沒有理會吳名,吳名已經感覺到自己的頭頂有一隻烏鴉在飛。

曾月月已經抱著自己的肚子,笑出了眼淚來。

她一邊擦拭著自己眼角笑出的淚水,一邊指著吳名嘲笑:「唉呀,說你丑你還不信,你非要去嚇人,你現在相信自己是真的丑得嚇人了吧?」

吳名:「……」

吳名憤憤的回到了他們中央,瞪了一眼一直不停嘲笑他的曾月月:「呵呵,你說我是丑的嚇人,有本事,你去找人問一問我看你是不是能美得讓他們與你說話?」

對於自己的交際能力,曾月月還是挺自信的,於是,她挺起了自己的腰板,笑眯眯的走了出去。

然後,在看到路邊上兩名交頭接耳的年輕男子時,曾月月笑著走了過去,臉上的笑靨如花,特別的溫柔無害。

她一邊笑,一邊朝對方揮手打招呼:「hi,我們……」

曾月月以為,自己開口之後,對方應當會回應她,就算不回應她,也不至於讓她太難堪,可是,下一秒,令人瞪掉眼珠子的事情發生了,那兩個男人如見了鬼般的尖叫了一聲,然後轉身逃開了去,而那兩個人比之前見到吳名逃開的人露出的表情更加誇張。

而一直自信的曾月月,被這一幕更是弄的傻眼了。

這是……怎麼回事?那些人怎麼會跑了呢?

在曾月月的身後傳來了一陣爆笑的聲音。

「哈哈哈,你剛剛還說我,哈哈,你現在被打臉了吧,瞧你把人家那倆男的給嚇的,唉呀媽呀,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快要笑的疼死了!」

曾月月有點受刺激的回頭狠狠瞪了一眼吳名。

看到他笑,她從地上撿起石子便往吳名身上砸,身為狙擊手,早就已經練就了一副逃跑的本事,不管曾月月丟多少顆石子,吳名都能精準的躲過。

曾月月見砸不中,氣的追在他身後罵:「死吳名,臭吳名,你給我站住。」

「你讓我站住,我就站住?那我多沒面子? 超能廢柴團 而且,剛剛是你先笑我的,我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彼人之身,我又沒做錯!」

「你這個小人,我讓你再笑,我讓你再笑!」

倆人你追我趕的,不停的在眾人的身邊轉悠。

不過,在他們兩個你追我趕的時候,其他四個人的臉色卻是有些凝重。

「這裡……感覺好像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焦任開口說了一句。

聽到焦任的話,你追我躲的曾月月和吳名兩個人也停了下來。

「發生了事情,發生了什麼事情?」倆人疑惑。

焦任搖了搖頭:「呃,你現在問我,我怎麼知道,我只是感覺,這個村鎮的氣氛有些不太一樣。」

裴燁和孟開倆人一副淡漠和冷漠的表情,似乎眼前的事與他們無關一般,他們兩個的目光一個緊盯著傅芊芊,一個緊盯著焦任。

傅芊芊沉著臉說:「至於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等我們進去之後,不就知道了嗎?」

這個村鎮不是特別的大,但是,街道還算整潔、乾淨,街上明眼可見許多店鋪,只是,街道上的很多店鋪都是關門的。

他們幾乎走到了街尾,從終於看到了一家開門的餐廳。

焦任、吳名和曾月月三人速度最快的跑到了餐廳的門口,吳名朝裡面看了一眼,確定是開業的,便朝傅芊芊等人揮手:「隊長,這家有人,我們就在這吃吧!」

餐廳的老闆看到有客人上門,而且,還是陌生人,面上有些猶豫,想要開口逐人的時候,裴燁、傅芊芊和孟開三個人已經走到了餐廳的門口,不遠處的護衛隊成員遠也不遠不近的跟著。

首先過來的三個人看起來都是好脾氣的,但是,後面跟上來的這三個人,一個比一個看起來貴氣,而且,一個比一個氣勢更強,再加上後面還跟了十幾名看起來像保鏢一樣的人物,所以,他便不敢開口逐人了。

「幾位客人請進吧。」老闆招呼著他們。

店裡的環境也挺乾淨,不過,桌椅有些簡陋,而且,都是那種四人一桌的。

傅芊芊和裴燁倆人一桌,其他四人默默的組成了一桌,至於那些護衛隊們,便在他們四周組成一桌。

雖然老闆表現得不想讓他們進門的神情也只是一瞬間,但是,傅芊芊卻將那一抹神情捕捉到。

老闆看出,傅芊芊和裴燁是這一群人的首領,便直接走到了裴燁和傅芊芊身側站定,將一個簡易的菜單遞了過去。

「不知先生、太太要點些什麼菜?」

傅芊芊並沒有看菜單,而是直接開口問:「老闆,你們這裡發生什麼事了嗎?」 傅芊芊感覺到,她在問老闆這句話的時候,老闆看著她的目光里充滿了戒備。

畢竟,傅芊芊在向人問問題的時候,聲音較為洪亮更帶著一種命令的口吻,正常人聽了不會有什麼,可是,像老闆他們這些本來就有戒心的人,被傅芊芊這樣一問,自然就覺得傅芊芊話中的強勢和盛氣凌人。

「沒什麼!」老闆顧左右言其他的隨便答了一句。

傅芊芊的眉頭皺的更緊了幾分。

老闆這樣說的話,就代表,這裡確實發生了什麼事。

傅芊芊張了張嘴,還想問什麼,坐在她身側的裴燁,伸手握住了傅芊芊的手,示意傅芊芊讓她別開口。

然後,裴燁微笑的抬頭,臉上的表情極其溫和、和善:「老闆,我的妻子為人耿直,說話的聲音稍大,但是,她沒有惡意,我們呢,來到貴寶地之後,便感覺你們這個村鎮的氣氛不太一樣,似乎很畏懼我們,老闆可以放心,我們絕不是什麼壞人,而且……你若是說出了你們遇到的難事,或者……我們可以幫你們!」

老闆的眼中馬上露出一絲鄙夷的眼神看著裴燁:「幫我們?怎麼幫我們?就憑你們幾個人?」

裴燁還打算解釋什麼的時候,坐在另一桌的曾月月突然跳了出來,將一份證件露在了老闆的眼中。

看到曾月月露出來的證件,老闆微愕:「黑鷹……突擊隊,你們……是黑鷹突擊隊的人?」

曾月月點頭:「對呀!」

老闆立刻從鼻子里哼了一聲。

「行了,你們不用說了,一會兒我讓廚房那邊隨便炒幾個菜,在那之前,你們必須要先把賬結了,你們一共二十個人,餐費也不收你們多,給五百塊本錢就行了。」

曾月月:「……」

曾月月不是傻子,一下子便聽出來,這老闆是懷疑他們的身份,而且,還誤以為他們是故意用黑鷹突擊隊的身份來他們這邊白吃白喝呢。

「我覺得得我們是騙子?」曾月月瞪大了眼睛的看著眼前的老闆。

老闆眉頭皺的更緊了。

「你們先給錢吧!」

「你這就是在故意誣衊我們,我們黑鷹突擊隊的怎麼就成冒充的了?」

老闆一本正經的說:「不要以為我們這裡天高皇帝遠的,什麼都不知道,我們可是知道,黑鷹突擊隊最近並沒有來我們這邊的任務,現黑鷹突擊隊的副隊長帶著黑鷹突擊隊成員前幾天去了S國的片城,更不可能會在這裡。」

聽老闆這麼說,在場的所有人都驚了。

沒想到,他們會對黑鷹突擊隊這麼了解。

曾月月的嘴巴輕輕的動了動:「你……你是怎麼知道黑鷹突擊隊成員前幾天去了S國片城的?」

他們出去行動的事情都屬於機密事件這老闆居然會這麼清楚,能不讓他們驚訝嗎?

那老闆用一副非常驕傲的口吻說:「那當然是……」

老闆的話才剛說了一半,突然噤了聲,臉上露出一副警戒表情的看著眼前的人:「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們這些?還有,四百塊錢,如果想吃飯現在就掏錢,否則,你們就走吧!」

曾月月:「……」

又是話只說到一半的!話都沒說完,還想要錢。

她都不想在這裡吃了,免得受那老闆的氣。

可是,這整條街,現在就只有這一家餐廳開門,如果離開了這裡,他們當真不知道要到哪裡去找吃的。

末了,曾月月給那老闆遞了五百塊錢,然後氣了一肚子氣的坐回了原處。

傅芊芊和裴燁倆人對視了一眼,均給了對方一個有所得的眼神。

可以知曉,這個老闆肯定知道不少東西,可是,這個老闆對他們很是戒備,就算他們再問,也不可能再從他的嘴裡套出來什麼。

在他們坐下的時候,那名老闆走到廚房外面,對著廚房裡面囑咐了一通。

「冥啊,店裡來了客人,大約二十個人,餐費我已經收過了,你隨便做些菜,打發了他們就行了!」

老闆說的話,讓曾月月火氣又上了來,差點就要跳腳的去與老闆吵。

聽聽,他說的是什麼?隨便做些菜,打發他們就行了,就這邊城地方,老闆收他們二十個人五百塊錢的餐費,已經是天價了,居然還只是隨便做些菜打發他們,簡直不把他們當人了。

焦任同樣也忍不了,幾乎是和曾月月倆人同時站起來的,平時容易跳腳的吳名,這個時候卻是很鎮定沒有跳出來。

婚意綿綿,男神太高冷 不過,他們生氣歸生氣,他們身後桌邊傅芊芊冷咳了一聲,他們兩個人便立刻焉巴的坐了下去,不敢再站起來。

他們就算再生氣,也怕傅芊芊生氣啊。

傅芊芊生氣,後果很嚴重。

我的冰山女總裁 曾月月忍著的火氣,在老闆直接給他們每桌端了兩個菜上來的時候,一下子到達了頂點。

老闆把兩盤菜放在曾月月面前的桌上后說了一句:「菜齊了!」

曾月月一下子毛了,一把抓住老闆的手腕:「你說什麼?菜齊了?什麼時候意思?就這兩道跟豬食一樣的菜端到我們面前,你就說菜齊了?我剛才可是給了你五百塊錢,你這所有的菜加起來,恐怕連一百塊錢都要不到吧?」

老闆一本正經的解釋:「我這是明碼標價,我們這邊雖然是邊城,但是我們這裡的物價很貴,五百塊錢我已經收你們很低了!」

就在這時,坐在一旁的裴燁站了起來,將一打鈔票塞到了老闆的手裡。

「老闆,我們要你們店裡的好菜,另外,多準備幾份,我們要帶走!」飛機那邊可是還有人的。

那名老闆一看裴燁塞到手裡那厚厚的一打鈔票,眼睛頓時一亮。

「可以可以,你們有錢的話就早說嘛,你們等著,我馬上就給你們多準備些飯菜,保證讓你們吃飽喝足。」

其他人:「……」

果然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裴燁塞到老闆手裡的那一打鈔票,怎麼說也得有一萬多塊錢,難怪老闆那麼高興,眼睛都快眯成一條縫了。

不過,在這種窮鄉僻壤的地方,花一萬多塊錢吃頓飯,壕啊。

有錢就是任性! 雖然其他人的心裡這麼想,但是,在裴燁的心裡想的就簡單多了。

吃飯嘛,吃的自然也是一個心情,眼前這些菜,很明顯沒有讓人下嘴的心情,雖然他從小嬌生慣養,也不太挑食,可是,眼前這餐食,實在是太過頭了些。

對於裴燁來說,只要是能用錢讓嘴舒服一些的事,而且還只是九牛一毛的錢,他便不在乎。

更何況,倘若是他一個人也就罷了,現在,在他的對面還坐著傅芊芊,當看到傅芊芊瞅著菜時皺起的眉頭,這他便不能忍了,他必須要讓自己的媳婦心情舒服了,這錢砸下去心裡就更舒服了。

那個老闆也是個見錢眼開的,一看到裴燁拿出了一大把錢,也不管剛才他把氣氛弄得有多尷尬,笑眯了眼的讓大家坐好了,自己又重新到了廚房裡。

「冥,把咱們廚房裡的那些好菜都炒了,給貴客們上了,另外,一部分打包,順便再煮一鍋米飯,之前的飯怕是不夠。」老闆迅速的囑咐了一句。

「是,老闆。」

裡面的人答應著。

聽到老闆的這句話,其他人的心裡都舒服了許多,不得不說,這老闆的心被錢砸了之後,人一下子也變得和善了許我錢……真是一個好東西。

怪不得別人說什麼,錢不是萬能的,但是,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有錢還真是能辦到絕大多數事情,比如,眼前,滿足口腹之慾。

拿足了錢之後,老闆對裴燁等人的態度也不那麼戒備了,直接湊到了傅芊芊和裴燁這一桌的桌邊好奇的看著他們問。

「你們這幾位都是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的呀?」

不知為什麼,傅芊芊看了這老闆看著他們的表情,像極了電視劇里,到了邊城坐在客棧吃飯客人旁邊朝客人詢問的黑店老闆。

傅芊芊沒有說話,坐在她對面的裴燁微笑的開了口:「老闆看我們像是做什麼的?」

「什麼老闆,我只是小老闆而已,你才是大老闆。」老闆笑看著裴燁的臉:「你是做什麼生意的?」

老闆也是個極有眼力的,一眼就看出來,裴燁是他們這一群人中最壕的,而且,他還出手大方,說不定,多聊兩句,能從他的身上套出更多的錢來呢。

裴燁淡淡的回答:「嗯,電子、通訊類的!」

老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明白了,你是搞手機批發的吧?」

電子通訊,那不就是個賣手機的嗎?

裴燁仔細的想了一下,他們公司做通訊,確實也做手機這一塊的系統研發和手機生產。

「你這麼說的話,也算是!」裴燁點了下頭。

老闆笑眯眯的看著他:「我就說嘛,這位老闆啊,你看,我們也算是熟了,你是在哪裡做生意的啊?不如這樣吧,你給我個地址,以後我到你的鋪子里去光顧光顧。」

裴燁挑了下眉。

「雲城!」

聽到裴燁說雲城兩個字,老闆咋了下舌。

「啥?雲城?這麼遠?」老闆的表情一下子有些焉了吧嘰的:「我還以為是我們附近的城市呢。」

裴燁看了一眼自己對面的傅芊芊,然後,看似不動聲色的說了一句:「遠?剛剛,我不是還聽說,老闆對雲城的黑鷹突擊隊了如指掌,怎麼這會兒又覺得雲城遠了?能這麼遠知曉雲城的事,老闆難道不常去雲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