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著兩個人。

一個神色自若,一個緊張搓手。

涼尋輕對著防盜門,

抓抓頭,拍拍臉,

「不緊張,不緊張,

我不緊張,

啊啊啊啊啊啊……好緊張!」

防盜門傳來敲門聲,

熟悉簡短的四個字,

「開門,外賣。」

涼尋輕深吸一口氣,

故作鎮定,

打開門。

況千歲剛要開口,把準備好的撩漢腹稿念出來,

手機響了。

況千歲:……MMP

誰啊!

M專員後背一涼。 七點了。

夜鐘響了。

魔法少女該營業了。

況千歲一把按掉手機來電,

在意識中質問系統七號,

「他怎麼知道我電話的?!」

系統七號無辜,

「原主所有聯繫方式,在出生成為標記者后,就被基地系統全方位記錄了呀。」

況千歲:「你就不能刪掉?」

系統七號,

「我刪了啊!可是M專員能背掉你號碼,我能怎麼辦嘛~」

七號也很無奈啊。

系統再牛逼,

改改普通電腦的主機程序、數據,

跟AI主腦掰頭掰頭,

就夠牛批了好嘛。

哪兒能篡改人腦記憶哦,

那是犯法的哦,

會被和諧之錘銷毀的。

頂多……

它可以篡改一下綁定的宿主的部分記憶。

但M專員又不是它宿主。

更何況,

篡改記憶功能是有禁制的,

不是什麼系統都會配備這項功能。

當然啦,

它是初代系統,

它有。

可即便有,

開啟也需要最高許可權呢。

涼尋輕憋足一口氣,

開門視線對上不過一秒,

噗呲,

扁成A4紙。

嗚……她好可愛。

怎麼辦,

颳了鬍子好沒安全感。

剛剛不應該梳頭的,

昨天她就幫我整理髮型了,

今天肯定還會……

我真蠢。

兩個人,

你看我,我看你,

心有靈犀的,

誰都不先開口說話。

一個送外賣的,

一個點外賣的,

彼此之間能進行的最長對話,

至多只有,

「你好,涼先生是嗎,您的千歲甜品。」

「你好,是的,謝謝。」

這還是況千歲擴充的最長造句。

對其他客人,

她都直接敲門,放下外賣,走人。

既沒廢話,

也保障了彼此最大安全。

此時此地,

此情此景,

只要沒人先開口,

她倆對看能一宿。

當然,

人算還是不如天算。

M專員又打電話來了。

鮮妻嫁到:老公,別來無恙 況千歲:……

「七號,你為什麼不把他拉黑!」

系統七號:???

「你沒說啊。」

況千歲:「這種事還要我說?」

系統七號:「那我現在拉?」

況千歲:……

涼尋輕:「你……的電話?」

況千歲:晚了。

她扯起嘴角,接通電話,保持微笑。

「你好,千歲甜品。」

M專員:???

什麼鬼?打錯電話了?

不對,等等,

小丫頭家的甜品店名好像是叫……

「恩,沒聲音。」

況千歲竭力在涼尋輕面前保持虛偽形象,

對著電話,自導自演,

「打錯電話了。」

啪嗒,掛斷。

M專員:???

不是,

是我啊,

聽不出我的聲音嗎。

他不信。

繼續打。

電話鈴聲第三次響起,

況千歲綳不住了,

黑臉走到一邊,

按下接聽,直接開噴,

「煩不煩,煩不煩,煩不煩。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耽誤老子正事,錘死你信不信。」

M專員:……

「我就知道!

你不可能認不出我聲音。

剛就是故意不接我電話是吧?」

還有那什麼打錯電話,

騙鬼呢!

況千歲嗤地輕笑,

「知道還問。」

M專員:……

不行,打不過,生氣太虧。

「你在哪,送外賣?

我有事要跟你說,

現在在你車旁邊站著。」

況千歲餘光始終留意涼尋輕。

見他原本板著的一張酷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