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芩開口想要說話。

一旁的劉嫂忽然說,「太太,我們還要去看先生。」

章子芩閉了嘴,看向劉嫂的方向。

慕知寒也看著劉嫂。

劉嫂垂著腦袋,順眉順眼,神色安然。

章子芩頓了幾秒說,「知寒,我現在要去看江城,至於那天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想我沒必要跟你交代,你若是懷疑是我害了江城,可以找警察來調查我。」

說罷,章子芩快步走出去。

邪王囚妃 劉嫂帶著其他幾個傭人,緊跟上章子芩的腳步。

慕知寒緊緊地盯著劉嫂,直到她離開。

「知寒,你剛才那麼問她,是什麼意思?」

葉簡汐走上前,看著慕知寒問。

「嫂子,我懷疑是大伯母把大伯害成了現在這樣。」慕知寒斟酌了一會兒說,「我在慕家調查了,事發當天,大伯急匆匆的回家后,就跟大伯母發生了衝突,當時兩人吵架的聲音很大。沒多會兒,大伯就出事了,大伯母對外稱,是大伯不小心摔倒了,後腦勺碰在了花瓶上,可我懷疑不是這樣的。」

慕知寒說著,指了指自己身邊的傭人,「嫂子,這是大伯母院子里的傭人,那天她女兒去打掃的時候,剛好看到大伯和大伯母爭執。」

重生之主角爭鋒 葉簡汐看向傭人,問:「真的是這樣?」

「回孫少奶奶的話,是。先生出事後,我女兒,小茹跟另外一個傭人一起進去的,她跟我說,她們進去時就看到大太太慌亂的說著對不起之類的話。後來,劉嫂過來了,把她們都趕了出去,還要她們對這件事守口如瓶。原本,我們也沒多想,可最近知寒少爺,讓警察去家裡調查,劉嫂忽然把肖茹她們送走了,連家裡人也不讓聯繫,我不得已……才跟知寒少爺說這些的。」

「少奶奶,我知道的都說了,小茹她是好孩子,請你們幫我把她帶回來。」

傭人懇切的望著葉簡汐。

葉簡汐想到章子芩剛才的表現,忍不住的抽氣。

若真是章子芩害的慕江城到這一步,那她一直遲遲不肯簽字,不止是簡單的跟她置氣。

或許……

她更怕慕江城醒來,她想讓他永遠的沉睡,甚至死去。 「我知道了,你等下先跟知寒回去,稍後我會幫你找回來女兒。」

葉簡汐直直的望著傭人道。

「謝謝少奶奶。」

傭人感激的說。

慕知寒向傭人遞了個眼色,示意她出去。

傭人很快退出了病房。

慕知寒掩了門,轉身走到葉簡汐跟前神色凝重道,「嫂子,雖然目前這些只是我個人猜測,沒有任何真憑實據可以證明,但為了以防萬一,我想我們還是必要做出一些措施,避免大伯母一錯再錯,耽誤了大伯最後的機會。」

葉簡汐抿了抿唇瓣說,「你說的對,無論如何,都要保住爸的命,只是……」

話到這,葉簡汐頓了下,神色變得黯然,「我現在已經跟洛琛離婚了,沒有立場再插手慕家的事情,這件事我怕是不好插手。」

慕知寒聞言,臉上露出驚詫。

「嫂子。」

慕知寒想要說話。

葉簡汐似是猜到了他要問什麼,直接截斷了他的話道:「是阿琛提出的,他終究沒辦法放下我。」

慕知寒沉默了片刻,說:「嫂子,無論發生什麼事,你在我心裡,都是我的家人。」

「謝謝你,知寒。」

慕知寒心頭壓抑的緊,「那嫂子,大伯和大伯母的事情,你不方便插手,我就再回去想想辦法。實在不行的話,就由我來簽字。」

葉簡汐搖了搖頭說:「知寒,如果實在想不出辦法,我會出面解決,用不著你來背負結果。」

到時候……

哪怕是搶,她也會把慕江城帶離章子芩身邊。

她絕不會,眼睜睜的看著洛琛的父親,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死去。

車子緩緩地開過三環。

章子芩的雙手交疊在膝蓋上,想到剛才慕知寒說的話,臉色越發的蒼白。

她害了江城的事情,是不是讓他們知道了?

不……

不可能……

當時只有自己跟江城在場,怎麼會有其他人知道?

可……萬一呢。

萬一有疏漏的地方,偏偏被他們知道,是她害了江城,再被他們找到證據告發她的話,以自己跟葉簡汐的舊怨,肯定會被關進監獄的!

到時候他們再簽了手術協議,江城醒來,揭露她下藥想害葉簡汐,差點毒死了葉簡汐跟溫如意。

數罪併罰,這輩子都別想出來了!

章子芩腦海里忍不住浮現監獄里爬來爬去的蟑螂、老鼠,以及那些骯髒的女囚犯,手上的青筋直綳。

不!

她不能讓這種情況發生!

應該進監獄的人是葉簡汐,而不是她!

「太太。」

劉嫂忽然出聲。

章子芩嚇了一跳,瞪圓了眼睛,驚恐的看著劉嫂。

劉嫂沒聊到她的反應那麼大,也被微微嚇了一跳。

「你幹什麼忽然出聲?找死嗎?」

章子芩回過神來,厲聲罵道。

劉嫂心裡難堪,可面上不動聲色,擔憂的說:「太太,我想說……剛才知寒少爺帶去的那個人,我記得好像是我們院子里的傭人,她會不會在那天,看到了什麼。」

章子芩猛地抓住了劉嫂的手,「你確定那個人,是我們院子里的人?」

「我、我也不確定,只是看著有些眼熟。」

劉嫂不敢肯定,因為慕家的傭人,上上下下好幾百人,而章子芩院子里的人近來流動性又大,她哪能個個都認的出來?

不過那個傭人看著眼熟,絕不是什麼好消息。

「立刻查,回去就查,一旦查出來那個傭人是誰,把她給我帶過來。」

章子芩眼裡露出一抹狠厲。

她絕不能,就這麼被人送進監獄。

劉嫂避開了她的視線說:「是,太太。」

到了慕家,章子芩一肚子火氣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坐在上喝了兩口茶,章子芩忍不住想起那天發生的事情,越想越生氣,氣洛琛偏向葉簡汐,氣江城想告發她。

兒子、丈夫都不向著自己,章子芩的眼睛不由得酸澀。

她做這麼多,都是為了這個家,可他們一個兩個都狼心狗肺。

「太太……」

一聲小心翼翼的聲音響起。

章子芩抬手擦了把眼睛,怒氣沖沖的看著門口說:「有什麼事情?」

「太太,有位安小姐說認識你,想要見你。」

章子芩正在氣頭上,一點都不想見人,下意識的說:「不見!誰來都不見!」

傭人沒敢再煩她,轉身往外走。

走了沒兩步,身後的章子芩忽然叫住她,「站住!你剛才說安小姐?她叫什麼?」

「安可盈。」

傭人回答。

章子芩聽到這個名字,愣了兩秒說,「你把她請進來。」

「是。」

傭人退出了房間。

章子芩見傭人出去了,起身走到衛生間,洗了把臉,對著鏡子看不出半點端倪,這才走出房間。

沒多會兒,傭人領著安亦舒走了進來。

章子芩見到安亦舒,嘴角露出一絲笑容,迎了上去道:「安小姐,上次你救了我,我還沒拉得及去謝謝你呢,你怎麼親自來了?」

「太太,上次的事情,只是舉手之勞,你不必一直掛記在心上,我今天來,是想請你陪著我逛逛A市呢。我跟著先生剛來A市,人生地不熟,又沒什麼朋友,一個人在家裡無聊,就想著,能不能請你陪著我,到處走走。」

安亦舒說著,走到章子芩跟前,把一個包裝精美的禮物盒,遞給了章子芩,「太太,小小禮物,不成敬意,請你收下。」

章子芩接過禮物,打開看了一眼,眼底露出驚艷。

她出生在富貴之家,從小到大見過的珍寶不計其數,可安可盈送她的這串珊瑚手鏈,因為每個珊瑚珠紅的像是能滴出血來。

「這樣的禮物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章子芩把禮物遞給安亦舒。

安亦舒卻推了回去,「太太,這是我的心意,你要是不收,我可就生氣了。」

安亦舒佯怒。

章子芩見她俏皮的模樣,進來一直低落的心情稍微恢復了一些:「好吧,那我收下,你別生氣了。」

「這樣才對。」

安亦舒笑著,親自把手鏈佩戴在章子芩手上。

「好了,美飾配美人,太太可真漂亮。」

章子芩被她誇得輕飄飄的,臉上的笑容越發的大。

而就在這時,劉嫂走了進來,看到安亦舒的剎那,劉嫂臉色一變。 「安……」

劉嫂開口說了一個字。

安亦舒扭頭看到劉嫂,眼裡露出警告的意味。

劉嫂餘下的話,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章子芩扭頭看向劉嫂,又看了眼安亦舒,疑惑的問:「劉嫂,你認識安小姐?」

劉嫂綳著一張臉,心裡恨到了極點。

豈止是認識!

安可盈這個賤人,不止騙她把毒藥當春藥獻給了葉簡汐,還在出事後消失的無影無蹤,現在竟然還敢明目張胆的出現在她跟前!

她恨不得把安可盈這個賤人,生吞活剝!

劉嫂不說話,章子芩越發的困惑。

安亦舒冷冷的瞥了一眼劉嫂,轉眸看向章子芩的時候,眼裡變為了溫和無害,「太太,我剛才來慕家,就是這位傭人引我進來的。」

簡單的一句話,解釋了劉嫂和她的關係。

章子芩心頭的狐疑頓時全消,笑著說:「原來是這樣,我就說,你們怎麼可能認識。對了,可盈,你不是說要出去走走嗎?你想去哪裡,我帶你去。」

「我還沒想好,不如太太帶我隨便去哪個地方吧。」

「嗯,也好。」

章子芩說著,帶著安亦舒往外走。

經過劉嫂身邊的時候,安亦舒垂下眸子,盯著站在一旁的劉嫂,眼裡充滿了陰鷙。

劉嫂跟她對視了一眼,不寒而慄。

帶著安亦舒逛了幾個地方,不知不覺已是深夜,章子芩有些疲累。

安亦舒提議找個地方休息下,順便吃晚餐。

章子芩便帶著她去了『萊茵河畔』,A市有名的西餐廳。

點了東西后,章子芩捶打著腿說,「好久沒有這麼逛街了,渾身都酸痛的不行,看來真是老了……」

「哪裡會老?我看太太你頂多三十歲呢。」

安亦舒笑著說。

「你呀,就嘴甜。我兒子都快三十歲了,我怎麼可能還是三十歲。」

章子芩想到了慕洛琛,好心情瞬間消減了一半。

安亦舒看著她低落的面容,故作不經意的問:「太太,你不開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