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感覺,是冷。

第二感覺,是非常冷。

冷是身體對於外界氣息接觸的直接感受,而非常冷,卻是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心突然揪起對一切都失去反抗能力的念頭,於是冷得更加徹底。

他想大叫她的名字,然而目光落在她緊鎖的眉心上,卻一個字叫不出來,他看得出,方清芸已經真正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如果自己貿然出聲,也許會立即震動她的精神,讓她徹底崩潰。

劉封想過方清芸的處境可能會很不好,但是他沒想到方清芸已經如此危險,要知道就在不久前,自己面對古煉刮魂噬魄千刀大陣之時,她還送出過一抹神念,幫助自己度過難關!

無數的念頭在劉封腦海中閃過,看着地面上的巨大六角形陣圖,一明一暗的光芒閃爍,他閉上了眼睛。

冷靜,這個時候必須絕對冷靜。

方清芸盤坐在六角陣圖的中心,不可能是無的放矢,必然有其用意,而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憑藉她留在自己腦海中的那縷主神念,可以直接攝取屬於方清芸的意識。

只是這樣做,會傷害到方清芸,她此刻的狀態,已經承受不起多一點點的傷害。

安靜下來後,劉封快速的進入了冥想的狀態之中。

他的精神修爲,還無法在不傷害和驚動到方清芸的情況下與方清芸溝通,但是他的神念與方清芸結爲一體,在進入冥想之後,去能夠觸摸到屬於方清芸的那一縷主神念。

距離越近,就越清晰,甚至能夠因此而完全感受方清芸的一切感受,條件就是劉封必須在短時間內,完全忘記自己的主意識。

這是極爲危險的事情,稍有不慎,就可能會永遠的沉淪在她認得意識之中,萬劫不復,然而劉封顧不得這麼多了,他只有瞭解了方清芸的具體情況,才能做出進一步決斷。

進入深度暝想之後,他的意識也逐漸進入了沉睡之中,而神念在腦海之中,卻依舊活躍。

而劉封刻意爲之,沒有讓神念隨同意識一起陷入沉睡,此刻的神念,就只保存了最原始的本能。

這個時候,是最爲脆弱的時候,整個人與外界完全格局,但也是一切都最爲清晰的時候,神唸的本能,會把一切都釋放出來。

神念在炙熱的燃燒,劉封神念強度已經超過了絕大多數的宗師級大人物,而且,此刻在神念深處,還有一團龍形的火焰,正在作爲細微的掙扎。

這是剛剛煉化的龍炎地火擁有的本能,煉化了龍炎地火,劉封還未來得及把它徹底轉化爲自己附屬,而是分成了本能和火焰能量兩部分,一部分存在與神念深處鎮壓,另一部分則被陽神分身禁錮,一點點的汲取。

神念、意志、意識,構成了煉氣師一個完整的靈魂,從這一點來說,煉氣師和普通人的區別,其實也就是靈魂的區別,因爲普通人,是沒有神唸的。

最初,煉氣師擁有本能的意志,然後產生意識,當意識足夠強大,能夠接觸道外界的存在滯後,才由煉氣師主動以一縷意識構建出神念。

神唸的組成是很玄妙,它是唯一由煉氣師自身構造,但是最後卻又凌駕於煉氣師自身之上的存在。

至今爲止,煉氣師對於神唸的應用少得可憐,只知道神念成長起來之後,煉氣師由此而控制外在意識,形成滂湃的精神力量,這就是煉神流的基礎。

傳說中,精神力的強大,可以在力量上有多重形態的轉化,甚至直接轉化爲實際的氣血,然而這只是傳聞。現實中,精神力最強的人,也不過能夠凝聚幾道能量,形成精神衝擊而已,只要擁有強大的神念,或者保護精神神唸的寶物,精神力的攻擊幾乎可以不計。

而且神念太過神祕,隱藏了很多不可控的因素,所以千百年來,雖然大多數煉氣師還是要經過淬鍊神念這必要的一步,但是卻是通過其他的偏門手段,並非以神念爲主,真正主修煉神流的煉氣師卻幾乎已經逐漸絕跡。

此刻劉封的行爲,就是在探索神唸的更深一個層次,想要藉助神念隱藏的奧祕,獲取方清芸的情況。

這種瘋狂的行爲,即便是獨孤萬道看到了,也會爲此而大驚失色。

注:現在積分16000,比前幾天多了1500積分,今天加一更,大概在下午6點。在看書的朋友可以幫忙頂踩一遍嘛,積分多多,加更多多。 直到今天,他最初的語氣已經由疑問變成了肯定,整個人失望的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來人自然是傷勢恢復的郭銳,自從三天前,他每天都會來這裡等待一段兒時間,期望林東能夠出來與他決一死戰,可卻久久等不來這個人。

以天網的情報手段,也沒有發現林東的任何蹤跡,可見林東一定是一直呆在環林深處沒有出來過。

只是饒是郭銳相信林東不是普通人,但幻林深處的幻陣就算是結靈境的強者也不可能在裡面呆上七天,所以答案只有一個,那個曾經將自己打傷的年輕小子,真的死了。

「可惜了。本是想親手將你殺死的。」

空氣中,緩緩傳來郭銳淡淡的聲音,而他的身影也漸漸消失在森林的盡頭。

而此刻在幻林深處的一處隱秘洞穴中,一股強橫的氣浪四散而開,吹動著阻擋洞穴的茂密枝葉一陣的亂動,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

這聲音持續了好一會兒,才終於停下。

洞穴內,一道帶著慵懶之音的呼聲盪起陣陣迴音,慢慢傳遞到空氣中。

緊接著,林東的身影慢慢出現在洞口處,撥開樹葉,露出他那張如刀削般的堅毅臉頰,只是嘴角掛著一絲滿足的笑意。

直至完全站在一處蒼天古樹之下,林東的身形一覽無遺。身上本就殘破的衣服,如今只是一條一條的貼服在身上。

暴露在外的身體讓人看一眼便挪不開目光,肌肉結實有力,強壯而不顯得猙獰可怕。

身材比例非常的好,只有身材比例好了,速度力量才能完全協調。否則肌肉太多太強,力量有了,速度卻慢了。肌肉太少,空有速度,力量太弱。

而林東現在的身體趨近於完美,流線型的線條,散發著淡淡的光澤。似是在向眾人宣布,這具身體的力量和速度。

除此之外,相比較幾天之前,林東的身高又有所增高,雖然他堅毅的面孔看上去有二十多歲,但真正的實際年齡也不過在16歲,正是長身體的時候,現在粗略看上去有183的身高。

「啊!!舒服!」

林東用力的伸展了一下手臂,全身的骨頭都發出一陣陣摩擦之聲,噼里啪啦的爆響不斷。

做完這一切后,林東的身形更顯挺拔,要是以這幅樣子放在大街上,絕對能秒殺一干小白臉,指不定能俘獲多少少女的芳心。

「嘿嘿,靈凝液果然沒有讓我失望。總算是到了聚靈二重,下丹田的傷也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只是還有最後一絲傷勢靠我現在的回生手也無法復原,怕是需要一些靈丹妙藥才能徹底復原。不過不影響!」

說到這裡,林東盯著前面沒有盡頭的森林小道的目光中閃過一 突地,就在這時,那少年突然向後跨了三步,整個人如同標杆一般立定在原地,口中輕描淡寫的說道:「好了,玩兒夠了。下一個。」

話音剛落,在那中年人驚駭的目光下,那少年猶如瞬間移動一般,在原地消失的無影無蹤,甚至沒有帶起絲毫的風聲。

整個角斗場中立刻響起一片倒吸冷氣的聲音,甚至連林東心中都猛地一震:「好快的速度。」

不光如此,少年完全是突兀的出現在中年人的身後,只是象徵性的伸出一根手指在中年人的後背上輕輕一彈。

咻!

中年人好似承受了巨大的力量,整個人毫無徵兆的被彈飛出場外,半空中一道血箭,洋洋洒洒的落在地上。

而少年則是再度一個瞬移,出現時是在擂台的一個角落,那裡擺放著高高的快要堆成山的一萬魂石和剛才中年人交納的500魂石。

少年手一揮,500魂石立時消失在原地,被他收入囊中,只是在這個當口,少年口中的喃喃自語卻清楚的傳遞到每個人的耳中。

「這錢掙得可真輕鬆,我還以為中都城會有什麼不同呢,原來都是一樣的廢物。呵呵。」

話音剛落,一道怒喝聲響起:「好猖狂的小子,我來會會你!」

循聲看去,只見一道健壯的身影從原地拔起,隨即重重的落到擂台之上。

沉悶的落地聲,在這一刻異常的清晰,瞬時間點燃了圍觀眾人心中的火焰,一個個大聲的呼喊道:「打死他!打死這個狂妄的小子!」

「是啊!這個小子竟然敢小瞧我們中都城!讓他知道知道,狂妄的代價!」


「媽的!把他的四肢全都卸下來!掛在角斗場的門口晒成肉乾,回來喂狗!他娘的!」

林東自不會被這樣的氛圍所擾,沉默的看著台上的兩人。如此輕描淡寫的擊敗聚靈三重的修士,確實足夠有本錢。

而且重要的是,他自始至終都沒有使出全力,就算是最後那一彈指,林東也只覺得他最多也就用了三成的力道。

「這麼算下來的話,他的純肉身力量應該和我相差不多。」

林東心中暗道,整個人的目光再度鎖定到少年的身上。


只見新的一輪打鬥再度開始,新上來的那個傢伙也是個聚靈三重的修士,只是攻擊要比先前那個傢伙更強航。手中靈武是一柄寬厚的鎚子,揮舞間,盪出道道靈氣,虎虎生風。

其實要說靈武的話,更多的人會選擇比較短小精悍的短劍或是匕首,因為這樣容易控制,甚至能夠做到御氣飛行,殺人於無形之中。

但體積大的靈武若是想要做到御氣飛行,先不說消耗太大,目標也很大,或許剛剛有所動作,就被人發現了。

所以,至少在西林城,大部分的靈武都是簡單的匕首之類的。但中都城這裡不一樣,民風彪悍,武風更勝。

這一路上看到的靈武,要不是鎚子,要不就是長刀闊劍,相反短刃之類的倒是很少。

如今那新上來的壯漢鼓動著全身爆炸性的肌肉,每一鎚子下去都揮舞起道道勁風,場下的圍觀者,聲嘶力竭的叫著好。

再看那少年,則依舊是一副閑庭信步的樣子,只是步伐在閃動間要比之前快了許多,口中繼續用輕描淡寫的語氣說道:「呵呵,看來終於有一個稍微強點兒的對手了。不過也只是這樣嗎?」

「小子!你別猖狂!等老子把你全身都砸成一灘肉泥!你就知道今天來我們中都城挑釁,是多麼幼稚的舉動。」

「哈哈哈!那我倒是盼望著這樣的人出現,不過可惜的是,不是你!下一個!」

正如上次一樣,在話音剛落的剎那,少年再度消失在原地。那個壯漢臉色一凜,他口中雖是瞧不起這個少年,甚至出言諷刺。但先前少年輕鬆將和自己同級別的傢伙擊敗,他可是都看在了眼裡。

尤其是對少年的速度更為忌憚,如今少年再度消失原地,他急忙的四下尋周。

前後左右都用餘光尋找了一圈,卻始終不見少年的身影。

「怎麼回事兒?怎麼不見了?!」

就在壯漢心中震驚的同時,場下不知是誰的一聲叫喊讓壯漢整個身子一震。

「小心!他在你的上面!」

上面?!壯漢急速的抬頭看去,正好看到那抹火紅的身影正急速的下落,臉上掛著的不屑表情在視線中不斷的放大。

情急之下,壯漢連忙將鐵鎚向上一擋!

然而,少年輕飄飄的聲音卻如同鬼魅一般緩緩的傳來:「死神之腳。」

突地!從壯漢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少年向下的雙腳突地蒙上了一層黑色的光芒,看起來幽暗無比,猶如是沒有繁星的夜空一般。

噗嗤!

咔嚓!

就在少年腳尖點在鐵鎚的剎那,一陣骨裂的聲音響起,而壯漢的口中卻猛地噴出一道長長的血箭。

不光如此,壯漢原本然挺直的身子,竟在瞬間矮了一大截。

「什麼?!這怎麼可能!?」

人群中立時發出一聲聲倒吸涼氣的吸氣聲以及一聲聲驚呼。

而在少年落地的剎那,他臉上不屑的笑容更是蔓延了幾許,打了個一個響指。

只是一聲脆響,先是鐵鎚重重的摔落在地,上面布滿了道道如蜘蛛網般的裂痕,隨即伴隨著咔嚓一聲,徹底的斷裂。

而壯漢的身體也同樣跌到在地,只是全身的骨頭都好似碎裂成渣了,只是一灘爛肉平鋪在地面上。

鮮血匯聚成一道血潭,蔓延開來。

「嘶…………」

一片不間斷的倒吸冷氣的聲音接連響起,少年只是饒有興趣的掃視了一眼台下,收走500枚魂石之後,悠悠的說道:「還有哪個廢物願意上來。」


一瞬間,台下眾人沉默了。

以林東的方向看去,幾個面露陰狠之色的老者正怒視著台上的少年,觀氣訣一掃,都是淬靈境的高手,根據條件他們不可能上台的。

只不過少年的做法和言辭的激烈,足以讓中都城的人怒火中燒。但無奈的是,少年的實力實在是太過變態,尤其是看到那壯漢的死狀之後,更是無人敢應戰。

「呵呵,看來不管是東火城,北海城,還是這首都中都城,都是一群廢物。如我所見,整個紫炎國都只是一群廢物,竟然連挑戰的勇氣都沒有。真是不知這樣國家存在的意義是什麼。我看找個機會將這個國家變為奴隸國倒是不錯,你們也只能配的上這個身份。哈哈哈!」

檯面上,少年張狂的笑著,那滿臉的不屑,深深的刺痛在場每一個紫炎國民眾的心。

包括林東在內,他的臉色因為少年的話也變得陰沉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