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上了崑崙之巔的時候,便已經看到了滾滾妖魔鬼氣將整個崑崙峯圍住。

眼前是一片雪白的世界,崑崙之巔是一片白雪皚皚。

我躲在一個巨大山石旁邊,看着那一個個不斷輪換着攻擊大陣的修者,這些人都是修道界之中的人。三個月裏

我聽奶奶說了很多的修道者,人妖魔鬼都有,這些人都在修煉一種叫做靈力的力量,這種力量和我們生活之中的內力有點類似,不過比內力要強大得多。

這一刻整個空間猛地一顫,我心中更加的慌亂了。

“朵朵,我現在該怎麼進去!”

“哥哥,現在整個崑崙山外都是敵人,你想要進去恐怕不可能,或者說很難,我們恐怕只有在這兒等,等到大陣被破開!”

我心中一緊,想到之前龍說的我的精血可以開啓大陣之類的話,我當即絲毫不顧咬破中指在雪地了畫出了一個符籙,然後又從身後的包裏掏出幾張隱身符籙便開始一步步朝着大陣靠近。

唰!

我一槍洞穿了一個魔族的小兵,然後將他的衣服換下來,然後將他埋在雪地裏,便開始小心翼翼的帶着朵朵靠近了大陣的邊緣,我雖然沒有看到崑崙山的內部,但是單單之前和現在看到的便知道崑崙山之前絕對是十分的宏偉,只是如今已經被這些人毀掉了十之七八。

我冷冷的看了一眼還在虛空之中不斷一掌一掌打在結界之上的妖魔,將那張精血符文瞬間貼在了自己的身上,然後猛地朝着那結界撞去。

嗡!

我只感覺眼前一花,等我再一次看到眼前一切的時候,眼前已經是一個巨大的空間。

在這個空間之中有着無數的圓盤,類似那種蒲團一般的東西,而在蒲團之上坐着一些人。

一眼看過去,約莫着有着三十來人。

而且我一眼便看到了八兩叔和呆爺,吳榮洲,甚至楊天一等人。

此刻他們都是這樣坐在那蒲團之上,周身都是一道道銀白色的光芒閃爍着。

“哥哥,只有他們三十多人控制這個這個大陣,看來大陣馬上就要被破開了,我們趕快去找小蝶姐姐吧!”

我點點頭,我來到崑崙,第一個想到的便是小蝶,便是兒子。

我飛快的衝入了這個大殿空間旁邊的一扇圓形的門,我進入之後我便看到了在裏面又是一個不小的屋子,屋子裏此刻坐着小北他們,差不多有着八九人我知道他們都是在控制這個大陣,所以並沒有打擾他們,而是直接朝着裏面走去。

足足穿過了五六道門,纔看到了端端坐在一個小蒲團上的兒子。

此刻的凡兒已經長大了不少,不過還是那樣的可愛。

看到凡兒的那一刻我不知道爲什麼竟然突然想要流淚。

“粑粑……”凡兒似乎是感知到了我的到來,頓時睜開了那雙烏黑的眸子。

“凡兒……”



叫了一聲,此刻的凡兒從那蒲團之上站起身來,然後朝着我跑來,我一把將凡兒抱起,凡兒重了很多,也漲高了不少,不過還只是一個小孩子的樣子。

“凡兒,你媽媽呢?”

凡兒連忙伸出那胖嘟嘟的手指指着不遠處的那一扇門。

一時之間我連忙朝着抱着凡兒朝着那扇門跑去,朵朵更是首先便飛進了那間屋子。

等我進入的時候便看到了無數燭臺。

“粑粑,這裏便是萬念佛燈,大長老他們消耗了幾十年的功力纔將媽媽的的三魂七魄重新復原了,現在媽媽雖然沒有醒來,但是已經有了意識,大長老說了,只有媽媽最親最愛的人才能喚醒她,我想只有粑粑才能喚醒媽媽!”

我點點頭,然後將兒子放下,一步步的朝着小蝶走去。

此刻的小蝶躺在那重重佛燈之中,在小蝶的胸口同樣有一盞璀璨明亮的古樸燈盞緩緩的亮了起來。那盞古樸的燈光將四周的燈光完全的掩蓋了,我一步步走到那小蝶身邊的時候,那胸口的燈光就如是老鼠見了貓一般,飛快的進入了小蝶的身體之中。

小蝶躺在重重佛燈的中央,還是那樣的傾國傾城,一頭長髮披散在兩肩,臉上也是紅潤至極,我一看便只是小蝶只是睡着了。

坐在小蝶的身邊,我將小蝶抱起枕在我的腿上。

一世獨寵,商女魔妃 “小蝶,對不起,我來晚了!”

只說了一句,我便感覺到了小蝶的身軀微微一顫。

當即我咬破自己的手臂猛地自己將自己的血吸一口,然後俯下身,將自己的血度入小蝶的嘴中。

“媽媽,粑粑來了,粑粑來接我們了!”

凡兒這會兒也是顫巍巍的走到了小蝶的身邊,然後一屁股坐在了小蝶的身邊,在小蝶的耳邊道。

我緊緊抓着小蝶的手,三個月沒有看到小蝶,每當我訓練疲憊不堪,躺在牀上的時候我的腦子裏只有小蝶和兒子。

“小蝶,快醒來了,我們一起離開崑崙!”

“我帶着你和兒子一起離開崑崙!”

我有猛地吸了一口自己的血,度給小蝶。

這一次我感覺到小蝶的舌頭在我的嘴裏不斷的纏繞,那種感覺就如第一次在陰間公寓14—2時的旖旎,這一刻我頓時心中喜悅。

小蝶緩緩的張開那雙美麗的眸子,此刻的小蝶雙眸已經灌滿了淚水。

我將小蝶緊緊的抱在懷裏,那一刻我什麼也沒想,就想這一刻便是永遠。

兒子坐在面前,嘟囔着小嘴道:“粑粑麻麻,人家還小,你們確定這會兒要一直這樣……”

(本章完) 一陣纏綿之後,我們一家人還有朵朵便離開了萬念佛堂。

一離開萬念佛堂,便感覺到了眼前整個空間都開始顫抖起來。

“相公,不好了,崑崙的護山大陣馬上就要崩塌了,我們得趕快離開這裏!”

小蝶頓時一臉驚愕道,凡兒坐在我的肩頭,還是熟練的扯着我的耳朵道:“粑粑媽媽,跟我來,我們得帶上大長老!”

“大長老?”

兒子扯着我的耳朵道:“是的,大長老開始和一個魔頭交戰的時候,被一個妖族的高手偷襲了,受了重傷,不然崑崙也不會啓動護山大陣。”

我跟着兒子不斷的往裏走,這會兒兒子纔給我說崑崙蒼龍閣之中,很多的人都不在,前一段世界很蒼龍閣之中的幾波人都離開了蒼龍閣,至於做什麼事情兒子也不知道,在蒼龍閣之中留下了三位長老和幾個九個核心人員,其餘的人都不在崑崙。

難怪這次這些人能夠這般輕易就攻入了崑崙之中,原來是趁着空虛。

“不過大長老說,他已經發出了求救信號,相信蒼龍閣出去的高手都在全速的返回中。”

我心中卻是感覺不好,畢竟從我們上崑崙就已經看得出,一路上都有人阻攔,要不是奶奶那強大的氣場和龍在場,恐怕我根本就難以走到這裏。

“大長老!”

在繞過了幾個山洞,來到了一個裝修略顯精緻的洞內的時候,便能看到一個渾身是血的老者盤膝坐在一個巨大的玉石做的圓盤之上,在他的四周都是不斷被化解的妖魔之氣。一眼便能看得出大長老傷的很重。

大長老聽到了兒子的聲音,緩緩的張開了雙眼,當看到我和小蝶的時候,臉色微微一顫。

“大長老!”

我連忙行禮。

大長老緩緩點點頭,然後笑了一聲道:“好,好,只要小友上了崑崙,崑崙便有救了,相信小友一路上也看到了我蒼龍閣的危機,要是我沒有受傷的話,和靈聯手或許有機會一撥,但是現在我深受重傷,不能再動了,所以小友我需要借你一滴血,請我蒼龍閣的一位故友來幫忙!”

借我的血?

我心中有些不解,但是也沒有任何猶豫的點頭,從進入了陰間公寓開始我便發現了自己的血似乎有着神奇的作用,而且我還吸收了地葬之棺之中的棺血,這讓我更加的感覺到了自己身上的血的不凡,只是我自己現如今還不知道原因罷了。

說話之間我上前一步。

大長老緩緩點點頭,然後朝着我一揮,頓時在我身前便出現了一個銀白色的小盤子。

我咬破中指滴了一點血在那小盤子上,

頓時那小盤子便開始不斷的旋轉起來,整個空間更是開始不斷的顫抖起來。

“小蝶,快帶着大家離開大殿,我準備封鎖大殿,開啓閉山大陣了!”

“可是,大長老……”

小蝶一臉擔憂的看着大長老!

“不要管我,這次我蒼龍閣損失慘重,但是福兮禍兮,焉知非福。小友,你是我蒼龍閣將來的希望,一定要保住你這條命,這場崑崙浩劫只要能逃過,日後你必能翱翔九天!”

說話之間,大長老一揮手,頓時我便感覺我和小蝶,兒子和朵朵都飛快的後退。

一直退到了大廳。

此刻大廳外的那一面護山大陣已經出現了無數撕裂的痕跡。

大陣之外的一個十幾個手掌朝着大陣猛地拍下,剎那之間整個大廳之中的瞬間被震飛,此刻是一個渾身紅衣的中年男子大喝一聲:“北,帶着大家離開,大長老已經傳意念給我,準備啓動閉山大陣,走!”

“大哥……”

“北,帶着大家走,我只能擋住一分鐘,走!”

我幾步走到北的身邊道:“北,我們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我們去和奶奶匯合!”

北看到我,臉色頓時大驚道:“楊森,你怎麼進來了,哎!”

北頓時站在我的身前道:“葛青峯,楊天一,你們先帶着長生事務和天龍事務所的人先撤走,快,遇到敵人不要糾纏,下山立即散開,等此次崑崙危難過後我自會來找你們,如果我還在的話!”

說話之間,北一揮手。

葛青峯楊天一二人都是朝着北走來,他們並沒有說話,只是相互看了一眼。

“走!”

葛青峯大喝一聲,都市兩大事務所的人在葛青峯楊天一的帶領之下便快速的從崑崙後山撤出。

“小涵,你也走!”

“你們要保護好小涵,也從後山撤走!”

尹小涵和我第一次看到的一樣,依舊是一身粉紅色的旗袍,髮髻高聳。

她沒有說話,只是一步步走到了北的面前站在北的身旁。

而那七八人都是站在北的身後。

他們用行動證明了他們得去留。

“北,你連大哥的話,都不聽了嗎?快走,不然大長老施展了閉關大陣之後,我們都走不了了,外面可是有着幾乎妖魔屍三族的大軍!”

“大哥,我只問你一句,小時候閣主收留我們得時候,閣主曾經說過一句話,以後他不在的時候,蒼龍閣就交給我們,你現在是想要違背閣主大人的意思嗎?”

“北,快走,走呀……”

我看到

那紅衣中年男子雙手已經在那大陣結界的壓迫之下血水飛濺。

“我不走,我北從小頂天立地,蒼龍閣乃是我的家,我豈會丟下大哥一人偷生!”

說話之間,北一掌打在我的胸口,我頓時感覺迷糊身子緩緩的倒下。

“小蝶姑娘,帶着楊森走,他是我們所有人的希望,既然靈前輩已經來了,那我就放心了,如果我死了,記得告訴楊森,其實我一直把他當做我的弟弟,只是現在看來,哥哥有可能沒有機會喝你們的喜酒了,走!”

一聲大喝,北身子便消失在了我模糊的視線面前,那一刻我只感覺自己渾身的血液瘋狂的呼嘯,可是我卻是沒有絲毫的力氣,我無力的看着那跟在北身後的幾人都是瘋狂的朝着那即將攻破的大陣打出一道道結界道術。

這一刻我感覺自己連伸手的力氣都沒有。

“相公,我們走!”

這一刻我感覺到了小蝶的聲音之中滿含着淚水。

小蝶將我背起,一步步的朝着身後那條那個不斷顫抖的山洞跑去。

我想要抓住小蝶的衣服,讓她留下。

我多想說一句,朵朵,咬住我給我力量。

兒子那胖嘟嘟的小手在的臉上輕輕的爲我拭着眼淚。

我心中痛,我想要大吼,想要和北他們一起戰鬥。

聽到北的話,我多想說一句,北,其實我一直想要有一個你這樣的大哥。

可是這一切都無力了,北那一掌直接封印了我的渾身的力量。

我在小蝶的背上感覺到了小蝶渾身都在顫抖。

“媽媽,我們回去吧,我相信粑粑現在心裏很傷心!”

“小蝶姐姐,哥哥很痛苦,朵朵看着都……”

我幾乎用盡了我能夠用的最大的力量抓了一下小蝶的衣服,那一刻我的眼前早已看不清任何的事物,我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再是我自己的。

“相公,我知道你心中的痛,但是你是我們大家的希望,我們所有的人都能死,唯獨你……不能!”

小蝶說話之間,又是瘋狂的朝着出口跑去!

我一點點的咬着自己的舌頭,那種劇痛讓我渾身開始顫抖,而且越發的劇烈,我想要瘋狂的大吼一聲,然後提槍衝回去。

爲什麼所有的人都要護着我?

爲什麼所有的人都要衝在我的前面!

爲什麼……

我不是個弱者,我更不是一個懦夫!

我要戰鬥,哪怕是死,我也在所不惜!

爲什麼!

我瘋狂的咬着自己的舌頭,然後用力的抓着小蝶的衣服……

(本章完) “不!”

“啊!”

等我醒來的時候,小蝶緊緊的把我抱在懷裏。

“小蝶,他們呢,他們……”

我頓時站起身,看着眼前的崑山,正在不斷的顫抖着,無數的山石瘋狂的滾落下來……

“相公,對不起,對不起……”

“粑粑,媽媽,朵朵,我們殺回去,和小北一起戰鬥!”

兒子站在一塊凹凸不平的石頭上一臉的殺氣!

我點點頭,一把抱起兒子架在我的肩頭,然後一扯將背後的那杆長槍緊緊握在手上。

“小蝶,走!”

我伸手,小蝶緊緊地抓着我的手,我們四人飛快的衝進了那即將崩塌的崑崙峯!

事後我才知道小北在看到我的出現的那一刻便已經知道自己可能走不了,所以他選擇犧牲自己,然後送我們一家離開,但是小蝶和兒子知道如果這樣帶着我離開了崑崙,就算我活了下來,也不會原諒小蝶的,所以小蝶最後才解開了我的封印。

其實我的心中沒有絲毫怪小蝶的意思,因爲小蝶是我最愛的人,他們這麼做都是爲了保護我,保護我這個無用之人。

這一刻我瘋狂的在前面衝着,兒子坐在我的肩頭大吼着:“殺!”

小蝶跟在我的身後,他的雙手早已伸出了足足半米長的指甲將那即將要落下的岩石完全的擊碎。

就在我剛剛趕到之前的大殿的時候,眼前的一幕我驚呆了,因爲那之前的紅衣中年男子突然身子猛地一步踏出,怒喝一聲,似乎是啓動了什麼禁術,整個大陣在一剎那之間化作了一片血色,但依舊是無濟於事,一個渾身都是骨骸的男子一掌便洞穿了結界,洞穿了那紅衣男子的身體。

“大哥!”北突然瘋狂大吼一聲,渾身涌起陣陣恐怖的靈光。

“北,好好活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