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略估計,這些東西最少也能值個二三十萬貫!

“這禮單上的物品全都是最新的款式,上好的用料,最細緻的做工,是將作監與軍器監全體匠人送給駙馬的新婚賀禮,爲了這賀禮,他們可是提前一個月就開始準備了,爲了這些材料,他們可是跑遍了整個長安纔買到的!”

**指了指身後的箱子,如實說道。

將作監內的匠人各個手藝精湛,所做出來的每種物品都價值不菲。

“沒錯,若不是駙馬給我們機會,我們永遠都只能拿着那微薄的俸祿過日子,哪裏能有今日的錦衣玉食,所以,大家都十分感激駙馬,就想着能有個機會報答您!”

張明態度懇切,眼中噙着淚花。

能遇到趙寅這樣的好主子,簡直就是他幾輩子修來的福分。

“好!既然是大家的心意,那本駙馬就收下了,回去之後,代本駙馬謝謝大家!”

趙寅佯裝客套了一番,喜滋滋的將禮單揣到了懷中,“對了,前幾日讓你們研究的**與紅衣大炮可有什麼緊張?”

上次從李二那回來後,他就用萬能搜索查找到了製作火炮的圖紙,已經送到了軍器監,現在也不知道鑄造的怎麼樣了。

“說來也巧,將作監剛好就有幾名**方面的工匠,從前是爲宮裏研製煙花的,但有一次在燃放過程中出了事故,陛下便責令斬首了那名匠人,並且也不許再放煙花,所以,他們也就沒有了用武之地!”

“這次駙馬您給了新的配方,他們只用了兩天,就研製出了**,並且製成了炮彈,軍器監那邊的紅衣大炮也已經鑄好!”

“當真?”

聽完他的稟報後,趙寅頓時來了興致。

大唐的科技方面十分落後,他以爲想要造出火炮需要很久,沒想到居然這麼快。

看來,當初把將作監納入麾下是最正確的決定。


只要這火炮一經問世,必將橫掃天下,什麼高句麗、百濟,一炮轟過去,毛都沒了。

“今天早上,他們已經將大炮拉到城外,準備找一個空地做個試驗,算算時間,現在應該也快回來了!”

提到火炮,張明一張老臉笑的跟菊花似的。

他在將作監的時候,就與**是好友,雖然現在掌管書坊,但時常也會與之交流一下技術方面的事情,所以,他對**與紅衣大炮的進展很瞭解。

“嗯!張兄說的沒錯,但我們畢竟是第一次研製火炮,能不能成功還是未知數!”

**撓撓頭,不敢誇大其詞。

“好,只要實驗成功,就通知下去,先來個一萬門,我看到時候誰敢不服?”

“再一個,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兵工廠,專門負責生產這些物資,至於負責人就在懂**技術的工匠們之中挑選,一定要選擇可以服衆之人。”

“最重要的一點,廠子一定要建設在城外,遠離百姓,**的生產與存放,一定要嚴格按照要求,絕不能有任何的閃失,明白嗎?”

雖然火炮在研發技術上有了進展,這讓他十分的欣喜,不過還是一臉凝重的囑咐着。

**不是玩具,一個不小心都可能會引發不可挽回的損失,所以哪怕是這些工匠再不耐煩,他也要強調。

“是!下官這就去辦。”

**躬身領命,而後轉身快步離去。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規矩是你們定的,而我們也做到入鄉隨俗了,銀子也已經交給你們了,怎麼還不讓我們見駙馬?”

“統統給老子滾,我看誰還敢阻攔本使者?”

就在趙寅與兩人商議之時,門口傳來一陣怒罵聲。


趙寅緩緩朝向門口望去,就看到一羣穿着民族服裝的人,怒氣衝衝的朝他走來,後面貌似還跟着李靖等人。

“今天本來是一個大喜的日子,沒想到膽敢有人在我的婚禮上搗亂,來人吶!將這些不懂禮數的傢伙給老子丟出去,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辦事的,這樣的人渣,你們放他們進來做什麼?”

趙寅大手一揮,直接招呼一旁維持治安的千牛衛,下達了命令。

看到這幫人吵吵鬧鬧的,他就壓不住內心的那股火!

平時,就算一些王公貴族都不敢到他府上撒野,如今這些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呼啦啦……!”

“蹦噠噠……!”


瞬間,門口的千牛衛齊刷刷的就衝了進來,拔刀的動作都是一樣的敏捷,將這些人圍的水泄不通!

“駙馬您這是什麼意思?我可是高句麗國的使者!”

“我是吐魯番使者,駙馬這麼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沒錯,我奉百濟王旨出使大唐,難道大唐就是如此待客的嗎?”

衆使者看到侍衛們都把戰刀拔出來了,以爲趙寅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嚇的他們趕緊紛紛自報家門!

“趕緊給我轟出去!”

然而,讓他們沒想到的是,趙寅不但沒有道歉,反而說出了更加過分的話。

“都說大唐是禮儀之邦,現在看來,不過是扯謊罷了!”

高句麗的使臣,見趙寅一點不留情面,瞬間火了。

氣的他跺腳大罵,根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自從來到大唐,那個大臣不是對他恭恭敬敬,甚至就連李二都要笑臉相迎。

可現在,一個小小的駙馬,不但公然勒索,還要把他們轟出去,真是一點面子不給!

難道這王八蛋比皇上的面子都大?

現在的高句麗與吐番,在這些年養精蓄銳後,可謂是兵強馬壯,若是惹惱了他們,兩國正好是呈南北夾擊之勢,對唐國有很大的威脅!

一旦兩國一起出兵,那大唐可謂是腹背受敵,岌岌可危!

現如今,這小子居然敢對他們兩國如此無禮,難道就不怕開戰?

到那時,恐怕他項上人頭難保!

“一點不錯,這就是我大唐的待客之道,你能奈我何……?”

趙寅篤定的看着他們,用非常藐視的語氣說道:“我就是看在你們遠來是客,纔沒有對你們出手,否則的話,恐怕現在你們就不能站着跟我說話了,本駙馬早就取了你們的項上人頭!”

“我等已然按照駙馬的意思,每人交了一萬兩銀子,但趙駙馬爲何還如此態度?”

與憤怒的高句麗使臣相比,吐蕃使者倒是多了幾分理智!

“你們不過就是花了一萬兩買了張門票而已,但沒你們可以在我這裏爲所欲爲!”

趙寅話音剛落,便朝身邊的王德吩咐道:“將他們全都趕出去,什麼時候知道夾着尾巴做人了,再讓他們滾進來!”

“遮!”

“對了,他們再來別忘了收門票錢!”

“是!”

“既然是轟,就要拿上傢伙轟……!”


“遵命!”

王德拱了拱手,領命照辦去了!

他倒是樂的看這個熱鬧,反正出了再大的亂子,趙寅都能輕而易舉的擺平!

於是轉身衝着侍衛喊到:“來啊,帶上趁手的傢伙,把他們這幫不知好歹的東西,給我轟出去!”

“是!”

百名千牛衛訓練有素,得令後抓起身邊的工具便往外趕人!

拿掃帚的,撿木棍的,還有拿着種田工具的,像趕鴨子一樣將一百多位使者往外趕!

“趙寅,你……你不要太過分!”

“我一定要去皇上那裏評評理!”

“你們這羣蠻夷,下手輕點!”

沒一會,趙寅的府外,就傳來一陣陣的嚎叫!

那些千牛衛也挺實在,連踢帶踹的把他們轟了出去,一點面子也不留!

“太不像話了!堂堂的使臣,居然受此等侮辱,回去我就稟告王上,定要爲我做主,誒呀呀,我這把老骨頭哪禁得住他們這麼踹……!”

高句麗使臣勉強從地上爬了起來,捂着屁股在駙馬府門前大喊!

這簡直就是他這輩子受到過最大的屈辱,一百多萬兩銀子打水漂都沒聽到響,還被連踢帶踹的轟了出來!

“哎,本相今天才明白,這趙駙馬就是個實實在在的土匪啊!不……!就連土匪都不如!”

吐蕃使者連滾帶爬的從地上起來,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

剛到長安的時候,李家就對他說,駙馬就是個小地痞,沒有什麼本事,起初他還不信!

但今天被轟出來之後,他終於知道這話不是在貶低趙寅!

連最起碼的尊重都不會,只知道動用蠻力,這不是地痞是什麼?

但令他百思不得其解是,如此蠻橫不講理的一個人,李世民怎麼就能把公主嫁給他了?

難道只看顏值,不看品行?

“什麼狗屁交流會,老子不陪他們玩了……!”

高句麗使臣大手一揮,“走,咱們去皇宮找李世民,今日必須給咱們個說法,否則今日就啓程回高麗!”

“走,我等也去!”

吐蕃使者無奈的嘆口氣,跟隨這些人去了皇宮!

……

“有這事?收了你們一百多萬兩銀子後,就把你們轟出來了?”

官驛內,李立山的嘴角抽搐一下,心中都在滴血!

一多萬兩都花出去了,竟然什麼事都沒辦?這怎麼能不讓他心疼。

原計劃,他是想借着趙寅大婚,讓各位使臣好好的羞辱趙寅,或者讓趙寅幫忙幹掉使臣!

萬萬沒想到,銀子拿出去之後,這些使者竟然直接被轟出來了,什麼事都沒辦成。

難不成,是誰把這計劃泄露出去了,這小王八蛋拿完錢,故意這麼做的?

不應該啊,如果計劃讓那小子知道了,哪能這麼坐的住,還不早帶人殺過來了?

“還不止如此,那小子將我們攆出來後,我們直接進宮面見皇上,但皇上就輕描淡寫的吐了個“哦”字後,便讓我們退下了,你說這叫什麼事兒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