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衣女子不屑的道:「怎麼,你看上她了?」隨又莞爾一笑道:「蘇裕盛,別說堂姐我沒提醒你,她那位翠玉樓的母親,

那可是位閱盡千帆的主。就憑你那四靈根的資質,鍊氣四層的修為,看得上你嗎」

蘇裕盛被羞的臉色通紅,小聲解釋道:「我……我沒說要娶她,我只是……只是可憐她……」怕別人不相信,說道最後極

乎用吼得。

眾人見蘇裕盛那個窘迫的神情,哄堂大笑。

「好了,你們就別笑九哥了,不知道他臉皮子薄啊!呵呵呵……」一位十二三歲的黃衣女子說笑道。

「哎……,你們說這個女的練氣四層,是不是像二哥那樣是單一靈根啊!」一男子道。

「是啊……」眾人都圍坐在黃衣女子身邊八卦道。

黃衣女子道:「那倒不是,剛剛我有問小環,她傳音說這個蕭楠可是五系雜靈根呢……」

「什麼……」眾人震驚了,五歲就有鍊氣四層修為了,如果是單靈根還好些,可是,那可是五靈根啊!有多少五靈根的修

士終身也突不破鍊氣四層啊……一定是吃了高級丹藥提升的修為……這是眾人心中的想法。

粉衣女子不解的道:「她哪來的靈石買的丹藥?就算是三階符師也沒那麼富有吧……」

紅衣女子一臉譏諷的道:「你忘了她母親是幹什麼的了,人家可是純陰之體的爐鼎,服侍的都是那些高階修士,都有人為

她贖身了,送顆丹藥還不是小菜一碟……蘇冉,你可真是單純了。可莫要太好心哦……」

粉衣女子蘇冉感激地說:「謝謝,蘇芩姐姐。」

蘇逸道:「那她父親不就是高階修士了?」

見弟弟的話引起了眾人的興趣,黃衣女子蘇嫣有些惱怒,微微的皺了皺眉,怒斥道:「蘇逸,胡說些什麼?這是你能議論

的事嗎?」見眾人驚訝的看著自己,有些惱怒的說:「好了,都去修鍊吧,你們要讓個青樓女人的女兒拋在身後嗎?」

眾人訕訕地各自歸位,被那種地位卑賤的女人甩下,想都不要想,太丟人了。

見眾人都回去修鍊,蘇嫣鬆了一口氣,剛剛差點讓弟弟壞了事情。

想起當日撞見父親領了個漂亮的女修回來,心中好奇,隱身跟了上去,居然發下了這麼個大秘密。從他們談話中發現,那

女人居然做過父親的爐鼎,不但如此,還在母親沒有生下弟弟的時候勾引父親,後來不但給父親生了個五歲的女兒,還讓父

親花巨資贖了身。

蘇嫣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去的,在記憶里,母親和父親一直都是相敬如賓,因為祖母是被祖父的侍妾害死的,聽說當時祖

父大發雷霆,對所有向上爬不惜做妾的女修都沒好印象,所以父親這一脈是沒有侍妾的,思路再三,還是告訴了母親,畢竟

事關父親。母親得知后大發了一頓脾氣,後來才知道母親早就知道那女人的存在,還以為替她贖了身,她會安靜地離開,沒

想到過了幾年,那女人居然領著孩子找上門來,簡直欺人太甚。

從母親那離開,蘇嫣就知道母親容不下那個女人,或許過不了多久,那個女人就會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母親對父

親有很強的佔有慾,她是絕對不允許有人破壞她和父親的關係的。

蘇嫣憐靡的看了看正在打坐中的某人,父親還沒有認她,或許唯一的母親也快不在人世,真是可憐啊!但是誰讓你母親回

來來著,好好的在外面不好嗎?為什麽要破壞別人的家庭,別怪別人太狠心,誰讓你有一位不安分的母親呢。蕭楠,你永遠

只能是蕭楠,蘇家不歡迎你……

想到這,蘇嫣慢慢平復激動的心情,閉目修鍊起來。

見大家都已入定,蕭楠睜開了眼睛,從他們一開始交談,蕭楠就醒來了,聽到她們議論蕭雅的過去,並且語含侮辱,蕭楠

很是氣憤,從一入問仙堂開始,蕭楠就覺得不對勁,孩子都是好奇心很重的,對於不認識的人或物,大多數都會充滿好奇和

興趣的,蕭楠一進來,就見這幫孩子全都目不斜視,偶爾有人看過來也都是隱晦的偷看,那充滿鄙夷的眼神,像是再看什麼

骯髒的物體一般,因為穿越的關係,蕭楠的感應甚是靈敏,神識比一般人強很多,儘管他們迴避的挺快,還是被蕭楠捕捉到

了,這才有了當初神識留一絲的事情。

看來那黃衣女子就是蘇嫣了,不知她為什麼要孤立自己,尼瑪,爹都不敢認了,就是不想攪合到蘇家去,真是人算不如天

算,難道還是避不開被你炮灰的下場嗎?要說當年母親他們的事情,蘇嫣不應該知道,可是看蘇嫣剛剛的表情,好像知道得

不少,算了,想那麼多做什麼,母親不在,自己又沒實力,只要他們別太過分,還是能避則避吧……打定注意就不再理會。

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武俠夢,蕭楠自己也不例外,看著飄逸的劍仙甚是羨慕,如今能一嘗所願,蕭楠沒有猶豫的選擇了

劍做自己的兵器,好在便宜爹知道后,給自己找來了一本地級劍法《萬劍分花訣》,蕭楠很開心,這就是有後台的好處啊,

嗯!蘇清明的大腿一定要抱好。

對於蘇家小輩的有意孤立,蕭楠也沒在意,白天在小院練習基礎劍法,晚上打坐修鍊,遇到不懂的就去問仙堂求教師傅,

空閑的時候與蕭雅傳音聊聊天,日子輕鬆愜意。

劍法最重要的是做到快、狠、准。

蕭楠練得《萬劍分花訣》共有五式,分別是第一式:柳葉飛花、第二式:枯木葬花、第三式:花海迷香、第四式:花開富

貴、第五式:漫天飛舞、聽父親說,《萬劍分花訣》練到極致時有如流星般璀璨耀眼,而且速度奇快,尤其是最後一式,漫

天花片飛舞時,煞是迷人,實則暗藏殺機,那漫天花片實則是劍氣一般鋒利無比,中招之人比凌遲還慘。

就沖這兇殘的威力,蕭楠就決定要好好修行,爭取達到那種境界。

轉眼三年過去了,蕭楠又長高了不少,修為也上升到了練氣五層,尼瑪,三年才突破一層,真他媽的夠慢的,劍法倒是小

有成就,只是缺少對敵經驗。

最近蕭雅傳訊過來,蘇家四年一次的小比就要開始了,蕭楠也會參加,蕭雅到時會趕回來,蕭楠很開心,畢竟三年沒見面

了,雖然早已知道母親突破了,現在以是築基後期的修士了,沒見到面還是有些掛心。

這天蕭楠像往常一樣在院中練習基礎劍法,突然感到一陣心悸,像是突然丟失了什麼一樣,蕭楠百思不得其解,難道被人

搶了機緣?原著中沒見蘇嫣從蕭楠這裡得到什麼寶物啊?難道是我記錯了……

時間一天天過去了,還有三天就是小比了,蕭雅早在七天前就該回來了,只是到現在還沒回來。想起三天前的心悸,莫非

母親出事了,不會的,怎莫說母親也是個小高手了,在外三年也沒事,回家能出什麼事……蕭楠不斷的安慰自己,只是心中

的不安越來越大。

又過了一夜,蕭楠再也忍不住了,匆匆來找蘇清明,一見面就道:「爹,母親曾與我傳訊,七天前就該回來了,卻到現在

還沒回來,我與她傳訊,她也沒有回復,我擔心她出事,你能幫我找找母親嗎?」

蘇清明張嘴想說些什麼,可又說不出口,神情有些悲傷,蕭楠見此,伸手抓主蘇清明的衣袖,強忍住眼淚,悲戚的道:「

爹,娘……娘她……還好嗎?」

蘇清明看著眼前強忍哭泣的女孩,伸手攬在自己懷裡,輕聲安慰道:「楠兒莫要傷心,你還有爹在……我會替你母親照顧

好你的……」

聽到蘇清明的話語,蕭楠再也忍不住哭出聲來。

蘇清明看著女兒痛哭的神情,心中苦澀,思緒不由回到四天前。

蘇清明正在巡視晏城的店鋪,看見送與蕭雅的傳音符飛了過來,打開才知是蕭雅的求救訊息。當下不敢耽擱,帶人飛身趕

往晏城南的山坡上,遠遠的就看見鬥法的靈力波動,趕去時正好看見蕭雅拖著兩個黑衣人自爆,強大的靈力波動令蘇清明無

法近身,爆炸過後現場一片狼藉,兩個黑衣人已經重傷昏迷,旁邊一隻綉著蘭花的儲物袋靜靜地躺在地上。

顫抖的撿起儲物袋,手指輕輕地撫摸著,上面還殘留著佳人的氣息,只是佳人已隨風消散。如果能再快點……是不是就…

…閉上酸澀的眼睛,慢慢的平復著心中的憤怒,再睜開眼睛已恢復往日的神采,面上不見一點悲痛。

不提蘇清明與蕭雅的曖昧情愫,自己家族的長老在自己家門前遇害,傳出去不是在打蘇家的臉嗎?為了蘇家的臉面,蘇清

明就不可能放過這些人。

「家主,看來是有人對我們蘇家不滿啊,都打到咱們家門口了。」一紅臉憤怒的男子說。

另一白衣男子道:「老三事情還沒查清楚,還是不要妄下結論的好。」

賊女皇后 看見蕭楠入定,小正太蘇逸身邊聚集了幾位大點的孩子,一位身穿粉衣的女孩子好奇的道:「她就是那個三階符師的女兒

嗎?」

「長得挺好看的,怎麼有那麼個母親呢!可惜了……」一位胖胖的十多歲的孩子說。

紅衣女子不屑的道:「怎麼,你看上她了?」隨又莞爾一笑道:「蘇裕盛,別說堂姐我沒提醒你,她那位翠玉樓的母親,

那可是位閱盡千帆的主。就憑你那四靈根的資質,鍊氣四層的修為,看得上你嗎」

蘇裕盛被羞的臉色通紅,小聲解釋道:「我……我沒說要娶她,我只是……只是可憐她……」怕別人不相信,說道最後極

乎用吼得。

葉寶媽咪 眾人見蘇裕盛那個窘迫的神情,哄堂大笑。

「好了,你們就別笑九哥了,不知道他臉皮子薄啊!呵呵呵……」一位十二三歲的黃衣女子說笑道。

「哎……,你們說這個女的練氣四層,是不是像二哥那樣是單一靈根啊!」一男子道。

「是啊……」眾人都圍坐在黃衣女子身邊八卦道。

黃衣女子道:「那倒不是,剛剛我有問小環,她傳音說這個蕭楠可是五系雜靈根呢……」

「什麼……」眾人震驚了,五歲就有鍊氣四層修為了,如果是單靈根還好些,可是,那可是五靈根啊!有多少五靈根的修

士終身也突不破鍊氣四層啊……一定是吃了高級丹藥提升的修為……這是眾人心中的想法。

粉衣女子不解的道:「她哪來的靈石買的丹藥?就算是三階符師也沒那麼富有吧……」

紅衣女子一臉譏諷的道:「你忘了她母親是幹什麼的了,人家可是純陰之體的爐鼎,服侍的都是那些高階修士,都有人為

她贖身了,送顆丹藥還不是小菜一碟……蘇冉,你可真是單純了。可莫要太好心哦……」

粉衣女子蘇冉感激地說:「謝謝,蘇芩姐姐。」

蘇逸道:「那她父親不就是高階修士了?」

見弟弟的話引起了眾人的興趣,黃衣女子蘇嫣有些惱怒,微微的皺了皺眉,怒斥道:「蘇逸,胡說些什麼?這是你能議論

的事嗎?」見眾人驚訝的看著自己,有些惱怒的說:「好了,都去修鍊吧,你們要讓個青樓女人的女兒拋在身後嗎?」

眾人訕訕地各自歸位,被那種地位卑賤的女人甩下,想都不要想,太丟人了。

見眾人都回去修鍊,蘇嫣鬆了一口氣,剛剛差點讓弟弟壞了事情。

想起當日撞見父親領了個漂亮的女修回來,心中好奇,隱身跟了上去,居然發下了這麼個大秘密。從他們談話中發現,那

女人居然做過父親的爐鼎,不但如此,還在母親沒有生下弟弟的時候勾引父親,後來不但給父親生了個五歲的女兒,還讓父

親花巨資贖了身。

蘇嫣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去的,在記憶里,母親和父親一直都是相敬如賓,因為祖母是被祖父的侍妾害死的,聽說當時祖

父大發雷霆,對所有向上爬不惜做妾的女修都沒好印象,所以父親這一脈是沒有侍妾的,思路再三,還是告訴了母親,畢竟

事關父親。母親得知后大發了一頓脾氣,後來才知道母親早就知道那女人的存在,還以為替她贖了身,她會安靜地離開,沒

想到過了幾年,那女人居然領著孩子找上門來,簡直欺人太甚。

從母親那離開,蘇嫣就知道母親容不下那個女人,或許過不了多久,那個女人就會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母親對父

親有很強的佔有慾,她是絕對不允許有人破壞她和父親的關係的。

蘇嫣憐靡的看了看正在打坐中的某人,父親還沒有認她,或許唯一的母親也快不在人世,真是可憐啊!但是誰讓你母親回

來來著,好好的在外面不好嗎?為什麽要破壞別人的家庭,別怪別人太狠心,誰讓你有一位不安分的母親呢。蕭楠,你永遠

只能是蕭楠,蘇家不歡迎你……

想到這,蘇嫣慢慢平復激動的心情,閉目修鍊起來。

見大家都已入定,蕭楠睜開了眼睛,從他們一開始交談,蕭楠就醒來了,聽到她們議論蕭雅的過去,並且語含侮辱,蕭楠

很是氣憤,從一入問仙堂開始,蕭楠就覺得不對勁,孩子都是好奇心很重的,對於不認識的人或物,大多數都會充滿好奇和

興趣的,蕭楠一進來,就見這幫孩子全都目不斜視,偶爾有人看過來也都是隱晦的偷看,那充滿鄙夷的眼神,像是再看什麼

骯髒的物體一般,因為穿越的關係,蕭楠的感應甚是靈敏,神識比一般人強很多,儘管他們迴避的挺快,還是被蕭楠捕捉到

了,這才有了當初神識留一絲的事情。

看來那黃衣女子就是蘇嫣了,不知她為什麼要孤立自己,尼瑪,爹都不敢認了,就是不想攪合到蘇家去,真是人算不如天

算,難道還是避不開被你炮灰的下場嗎?要說當年母親他們的事情,蘇嫣不應該知道,可是看蘇嫣剛剛的表情,好像知道得

不少,算了,想那麼多做什麼,母親不在,自己又沒實力,只要他們別太過分,還是能避則避吧……打定注意就不再理會。

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武俠夢,蕭楠自己也不例外,看著飄逸的劍仙甚是羨慕,如今能一嘗所願,蕭楠沒有猶豫的選擇了

劍做自己的兵器,好在便宜爹知道后,給自己找來了一本地級劍法《萬劍分花訣》,蕭楠很開心,這就是有後台的好處啊,

嗯!蘇清明的大腿一定要抱好。

對於蘇家小輩的有意孤立,蕭楠也沒在意,白天在小院練習基礎劍法,晚上打坐修鍊,遇到不懂的就去問仙堂求教師傅,

空閑的時候與蕭雅傳音聊聊天,日子輕鬆愜意。

劍法最重要的是做到快、狠、准。

蕭楠練得《萬劍分花訣》共有五式,分別是第一式:柳葉飛花、第二式:枯木葬花、第三式:花海迷香、第四式:花開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