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明白為何這位黑袍神秘人,如此修為,卻將僅有王級修為的符獸還保留著,原來是這樣!

此符獸雖說修為很低,可它的武道令人畏懼,單憑一滴鮮血,就將別人記憶偷取,實在令人防不勝防。

無論心裡隱藏著什麼秘密,都會被探知,此武道太過於逆天。

雖說此符獸修為不怎麼樣,單憑它的武道而言,足以用珍獸來形容,聽完符獸鵟獅的話,凌天嚴肅點頭。

一揮手,只見符獸鵟獅化作白色氣體消失,那張符獸也隨風散去。

根據符獸鵟獅所說,煞靈族聚集地的確在四重槍皇男子所說的那裡。

聚集地的靈皇的確有一百多名,不過靈帝卻有四人,修為是二重靈帝左右,在人數方面,四重槍皇男子隱瞞。

看來四重槍皇男子是料到凌天的意圖,故意說靈帝強者只有兩人,這樣便能吸引凌天等人去攻打煞靈族的聚集地。

到那時,三人將死在四名靈帝的手中,他如意算盤打得挺好。

就算四名二重靈帝,哪怕三重靈帝,相信以我的修為,在同修為的帝級強者裡面,只要對手數量不是數不盡數的那種,釋放出狂暴武道四分鐘里,能將他們全部殺光。

凌天心中琢磨著。

達到帝級修為之後,凌天釋放出狂暴武道,時間能延長到四分鐘。

在四分鐘里,許多戰鬥早已結束,毒宗對他有恩,魏奎前輩又因他而死,甚至整個毒宗也因此陷入浩劫。

凌天想做些什麼,打定主意,凌天對著關如雪的方向點頭,關如雪一揮手,將結界褪去。

凌天飛身來到黑甲中年城主的身前,黑甲中年城主哪敢怠慢,急忙對著凌天行禮。

在元蒼大陸上,強者為尊,凌天平靜道。

「這位朋友,你若能幫他在崇清城裡找一個藏身之處,不讓煞靈族找到他,這枚中品肉身重鑄丹,我便贈予你,當作答謝。」

聽聞凌天說出此話,還沒等黑甲中年城主開口,一旁的藍袍毒皇周福無比著急。

一枚中品肉身重鑄丹何等珍貴,沒想到眼前黑袍神秘強者出手如此豪邁,其實他著急並非如此。

眼前這位黑袍閣下對他有救命之恩,更何況這位閣下之前詢問煞靈族那名靈皇的那些話。

藍袍毒皇周福在意的是這些,能達到四重毒皇修為,足以說明他並不笨。

「閣下,您若是想要攻打煞靈族的聚集地,請帶上周福,周福拼了性命,最起碼能對付十名靈皇…」

藍袍毒皇周福無比著急的說道。

「周福,你跟我前去,只會成為我的累贅,你只要安全再次等候能量恢復即可,無需多議!」

凌天的語氣中滿是堅定,不容得藍袍毒皇周福有任何說話的機會。

藍袍毒皇周福看著凌天,與身旁兩名黑袍神秘人,他張張口,最終沒說話。

的確正如眼前這位黑袍閣下所說,他若前去,以他的修為,只會成為累贅,拖累這位黑袍閣下。

凌天說完此番話,目光看向黑甲中年男子,此時黑甲中年城主的心中暗暗叫苦。

中品肉身重鑄丹雖很珍貴,但是他幫助此藍袍毒皇隱藏的話,就是幫助毒宗,到那時極有可能引來滅頂之災!

正當黑甲中年城主打算開口說話,遠處只見幾名身穿銅甲的皇級修為護衛,護送著一名婦女,與一名少女,飛行來到黑甲中年城主的身旁。

黑甲中年城主急忙開口說道,「小月,雅欣,趕緊過來,給三位閣下行禮。」

幾名銅甲皇級修為護衛與中年婦女,少女,對著凌天三人行禮,凌天只是平靜點點頭,並未太在意。

本書來自品&書#網 手機閱讀

凌天身穿包頭黑袍,根本看不清面部,可他沒想過,眼前這中年婦女,竟憑著聲音就能認出他來。品書網.vodt.com

站在黑甲中年城主身旁的婦女與少女,正是不久前被凌天所救下的母女兩人。

聽聞中年婦女說出此番話,黑甲中年城主也是不由得一愣,沒想到眼前黑袍人盡救過他的妻子與女兒。

很快黑甲中年城主緩過神,急忙對著凌天彎腰行禮,發自內心的感激。

「尊敬的閣下,感謝您救我妻兒一命,若不是閣下出手相救,後果不堪設想,閣下的恩情,周遜必定永生不忘,請閣下放心,在下一定護得這位周福朋友安全!」

之前周遜對凌天恭敬,只是以強者的尊敬而已。

如今不同的是黑甲中年城主發自內心恭敬凌天。

並連連表示,願意保護這藍袍毒皇周福的安全,聽聞此番話凌天平靜點頭。

不過當凌天按照之前所說,準備將那枚中品肉身重鑄丹贈予黑甲周城主時,黑甲周城主說什麼也不收,並說道。

「閣下對我恩重如山,周遜萬萬不能收下如此貴重的東西。」

見到黑甲周城主無比堅定的模樣,凌天倒也沒有強人所難,凌天也沒多言。

既然藍袍毒皇周福能有個安全之處養傷,凌天不在停留,他打算趕往煞靈族的聚集地,前去救人。

「閣下,有句話,周遜不知當講不當講,煞靈族在元蒼大陸上勢力龐大,即便許多大勢力,遇見煞靈族也是能避則避之,而閣下卻要主動去招惹煞靈族,這樣做實在危險。」

正因凌天對他有恩,若是一般人的話,黑甲周城主絕對不說出此番話。

一旁的中年婦女與少女周雅欣,母女兩人聽到這些話,震撼萬分,沒想到凌天所做的事,這般瘋狂!

凌天,關如雪,胖子三人正要離開,就在這時一旁的少女忍不住開口說道。

「閣下請留步,之前您救我們一命,還不知閣下姓名,還望閣下能告知,讓雅欣記得恩公姓名。」

少女周雅欣,她眼看著凌天又要離開,之前沒來得及問出名字,她急忙開口說道。

一旁的黑甲周城主,見到女兒問出此番話,他不由得一愣,有些著急,想要開口卻又不合適。

眼前這位黑袍強者,絕非等閑之輩,女兒這樣開口問一名強者的姓名,這名黑袍神秘強者之前不透露,自然有他的原因。

不過周雅欣已將話問出去,黑甲周城主也只能幹著急。

正要離開時,聽聞身後少女周雅欣這麼問,凌天停下腳步,轉頭看向周雅欣,他倒也沒有生氣,平靜道。

「周姑娘,我姓凌,單名一個天,之前的事,舉手之勞,無需客氣。」

說完此番話,凌天身形一閃,朝著遠處飛行而去,關如雪與胖子兩人緊隨其後,眨眼間劃過天空。

一道殘影過去,便沒蹤影,少女注視著遠去的背影,心中默念著凌天的名字。

凌天,關如雪,胖子正朝著崇清城北面的強朦森林飛行而去,根據鵟獅的記憶抽取,煞靈族聚集地就在強朦森林北面。

不過在飛行路上,凌天忍不住轉頭看向一旁的關如雪。

從方才在崇清城裡的時候,凌天也察覺到關如雪所釋放出來的憤怒氣息,不過凌天並未開口,他都看在眼裡。

到這時,凌天才問道,「小雪,方才在崇清城裡是怎麼回事?」

其實胖子心中也滿是疑惑,不明白為何方才關如雪突然釋放出憤怒情緒。

只是胖子選擇相信關如雪,凌天既然相信她,胖子也無條件選擇相信,聽聞凌天這麼問,他也看過來。

被凌天這麼一問,關如雪並沒有感到意外,她臉上神色有些猙獰,語氣中滿是嚴肅道。

「凌天哥,因為你方才使用的那把武器,勾起很久很久之前一段記憶,大概一萬年前…

凌天哥,當時小雪還沒遇到凌天哥時,曾遇到一名極度邪惡之人,那人修為實力非常強。

本想借他之手,完成涅槃重生,可沒想到他手中竟擁有上古時代的十大兇器之一!

也就是凌天哥手中的這把噬魂錘,當時我被那人殺死,他竟取出噬魂錘,準備將小雪的靈魂吞噬。

族中強者們因此出手相救,最終卻有將近二十多名族中前輩,命喪於它。

火鳳一族涅槃浴火重生,每一次涅槃重生,修為都會變得更加驚人,火焰不滅,生命不息。

可噬魂錘卻能將火鳳一族的本命火破滅,連同靈魂,都徹底能夠將其吞噬。

當我浴火重生時,只見族裡許多強者已喪命,不過最可怕的是,當時這柄兇器噬魂錘,它完全凝聚成一頭燃燒著黑火的器魂。

就連使用它的那名邪惡之人,都被它所吞噬。

後來我族強者合力才將其擊退,最終六十多名火鳳一族的強者,死於它手。

本想將其摧毀,卻沒想讓它逃跑,近萬年來,火鳳一族一直在尋找這柄上古兇器噬魂錘的下落。」

聽完關如雪所說的這些話,凌天無比震撼,沒想到這柄噬魂錘竟有如此威力,火鳳一族的強者,那豈會是等閑之輩。

最終六十多名火鳳一族的強者,才將這柄噬魂錘擊敗?

「正因如此,小雪才擔心凌天哥,它現在看起來,應該是噬魂錘里的器魂還沒有蘇醒,當它吞噬到一定靈魂的強度時,會變成一個非常邪惡的器魂。」

關如雪嚴肅道。

凌天背後已冒出冷汗,一翻手,噬魂錘出現手中。

看著已燃燒有將近十幾米高火焰的噬魂錘,凌天無法想象,當噬魂錘化作一隻器魂時,那會是什麼樣的情景,他猶豫不決。

雖說噬魂錘能無視修為,將比他高修為強者的殘缺靈魂抹去,可它若真如小雪所說的那樣,隱患非常大。

若噬魂錘真有蘇醒的一天,那自己與身邊的人,豈不是要遭殃。

「凌天哥,你無需擔憂,這噬魂錘若是在其他人手中,或許比較危險,只可惜它偏偏遇到凌天哥,凌天哥的靈符武道,金色符筆,天生克制著它!」關如雪一臉嚴肅道。

聽聞關如雪說出此番話,凌天很意外,沒想到關如雪竟知道他擁有靈符武道金色符筆。

不過仔細想想,他與關如雪在萬年前就認識,她知道的話,似乎並沒有什麼稀奇。

至於凌天問到底金色符筆如何克制噬魂錘,這其中有什麼關聯時,關如雪並未多言。

她只是告訴凌天,等凌天以前的記憶恢復時,他自然明白,見她不說,凌天也沒在多問。

不過凌天也在心中做出決定,今後定要盡量少使用噬魂錘,否則等噬魂錘里的器魂蘇醒,後果不堪設想。

正當凌天和關如雪說著話時,以三人的速度,已來到強朦森林邊緣。

既然關如雪讓他放心使用噬魂錘,凌天也選擇相信關如雪,因為他知道關如雪絕對不會害他,將噬魂錘收起。

凌天與胖子,關如雪三人,朝強朦森林北面的方向飛行而去。

很快正如之前那名四重槍皇男子描述的那樣,在強朦森林的北面,的確有煞靈族的聚集點。

在一座半山腰,一名煞靈族的靈皇,正懶洋洋的坐在那裡,另外一人則站著把守。

當那名站著把守的靈皇,見到遠處凌天,胖子,關如雪三個身穿著黑袍的神秘人朝這邊飛行而來時,那名把守的靈皇嚴肅道。

「路閣下,前方三人朝這邊飛行而來,要不要…」

「要不要彙報?有什麼好彙報的,不就幾個迷路的傢伙,難不成你以為,還有人敢襲擊煞靈族的聚集地,就算是毒宗那些傢伙,也沒膽來煞靈族的聚集地撒野!知道嗎?」

「路閣下,那可不一定,他們正朝這邊飛行過來,我看還是趕緊彙報的好。」

這名站著把守的煞靈族靈皇,是一名被同化為煞靈族成員沒多久的人,他做事非常嚴肅認真。

不過坐在那裡,懶洋洋,甚至看都不看凌天他們三人一眼的靈皇,很明顯已成為煞靈族很久的人。

他守在此處已有十多年,開始的時候,他也跟這站著的靈皇一樣認真嚴肅。

可後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發現無論任何人,哪怕是帝級修為強者誤入此地,得知他們是煞靈族,都會很識相的離開。

逐漸他養成傲慢的態度,根本沒將任何人放眼中。

所以無論前方飛行而來的人是何人,他都不拿其當回事,見到一旁站著的靈皇無比著急的模樣,他不緊不慢道。

「急什麼,你將身體化作黑霧,他們立即逃得沒影了。」

儘管站著的那名靈皇覺得有些不妥,按照規矩的話,見到有人飛行來到這邊,他必須第一時間向裡面彙報才對。

不過既然這位路前輩如此淡定,那名靈皇也嘗試著相信他的話。

只見站著的那名靈皇一聲輕喝,身體化作黑霧,目光中滿是嚴厲,死死盯著前方正朝這邊飛行而來的凌天等人。

可很快,那名靈皇變得更加著急,他發現沒有起任何作用。

前方那三個不斷飛行而來的人們,還不斷靠近這邊,似乎他將身體化作黑霧,沒有起任何效果,他著急道。

「路閣下,你快,快向裡面彙報,他們依舊朝這邊飛行而來。」

坐在地上的靈皇眯著眼睛,連搭理都不想搭理,直接翻個身,躺在地上,不緊不慢道。

「可能他們是瞎了眼,你朝他們吼一句,就說這裡是煞靈族在辦事,閑雜人等,滾!」

站著的靈皇男子猶豫片刻,再次決定相信他的話,對著凌天等人的方向怒吼道。

「你們是什麼人!煞靈族在此,你們最好速速離開,否則死路一條…」

還沒等那名靈皇男子把話說完,只聽轟隆一聲巨響,躺在地上的那名靈皇被一下震飛出幾百米外,才在半空中停下身形,他定眼一看,頓時傻眼。

本書來自品&書#網 手機閱讀

被稱呼為路前輩的煞靈族靈皇,他怎麼也沒有想過會遇到這樣的事,在這煞靈族聚集地外當守衛已有十幾年。品書網

無論以前遇到什麼樣的人,在得知煞靈族在此,都嚇得落荒而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