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徐昊跳進去了,結局無法收場,他只能站出來用武力解決這次鬧劇。

「呵呵,你還真以為我怕了你嗎?」

面對八星武宗的壓威,蕭凌面不改色,淡淡看了一眼李老,沒有絲毫動容。

咻!

另外一道八星巔峰武宗氣息席捲開來,眾人看見虎印宗的老宗主方赫掠了過來,來到蕭凌身旁。

「老李,你想動葉大師,還得問我答不答應!」方赫寒聲道。

蕭凌能夠救治虎印宗宗主,這件事情,方慧慧已經告訴了方赫。

若是換做以前,方赫自然不會相信陌生人的一番言辭。

只不過,蕭凌可不是一般人,因為蕭凌也是煉藥師。

自從開始服用火灼丹后,他的身體開始緩緩恢復了,因此,他相信蕭凌有這個能耐!

「方赫!你要明白你自己面對的是上邪商會!」李老厲喝道。

「呵呵,上邪商會好歹是商盟之首,最基本的誠信去哪裡了?」

方赫哈哈大笑起來,神色越來越冷,喝道:「老李,我現在就把話放在這裡。你要動葉大師,除非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見方赫死死維護蕭凌,李老臉色難看,若是出手的話,他絕對不是方赫的對手。

「李老,退下。」

徐昊臉色鐵青,喝道:「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

「少主!」

李老有些無奈,只好退了下去。

「葉大師,只要你高抬貴手,放了我,我絕對不會讓你空手而歸。」

徐昊目光看向蕭凌,低頭道:「我是上邪商會少主,只要你開個條件,要什麼東西,我絕對能夠幫你弄到。」

徐昊不是傻子,臉面和性命,他顯然選擇了性命。

只要活著離開這裡,他便有機會找蕭凌報仇,到時候,他有千百種手段讓蕭凌明白得罪他的下場!

此刻,他不過是忍受一下屈辱,若是換得了活命的機會,這對徐昊來說,非常值!

「姓葉的!你給我等著!今天的恥辱,來日我加倍奉還!」徐昊內心咆哮道。

「哎,高高在上的徐昊,在這個少年面前,也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顱。」

「作孽啊,若是不答應這場賭局,徐昊也沒必要低聲下氣。」

「不知道這個姓葉的傢伙,究竟會怎麼處理徐昊。」

看到高高在上的徐昊在生死關頭上,放下尊嚴,朝著蕭凌低頭求饒,在場的武修忍不住唏噓不已,他們明白,如何換做他們的話,恐怕也會這樣做。

在生死面前,什麼臉面,什麼尊嚴,根本都一文不值。

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蕭凌看著徐昊,徐昊能夠低聲下氣,放下姿態,使得他雙眼微微一眯,自然明白徐昊是懂得隱忍的狠角色。

能夠放下姿態,懂得隱忍,徐昊的確有些能耐。

這一次,蕭凌並不想就這樣殺死徐昊,在他看來,徐昊有壓榨的價值,等將徐昊壓榨完了,再順手解決也不遲。

「可是這是生死賭局啊,你覺得能夠改變嗎?」蕭凌緩緩地說道。

聞言,徐昊內心一喜,蕭凌說這番話,完全是給他台階下。

「葉大師,我覺得能夠改變的。」

徐昊臉上堆砌起虛偽的笑容,道:「這件事情,我覺得沒有必要鬧得這麼僵,這樣對大家來說,都不是一件好事。」

「你說的很有道理啊!」

蕭凌摸了摸下巴,笑吟吟地說道:「徐兄,剛才你說的話,應該算數吧?只要我開什麼條件,你都答應?」

徐昊內心一喜,順水推舟,道:「這是當然,只要葉大師開條件,我絕對能夠辦得到!」

「那太好了。」

蕭凌不由笑了起來,道:「這次上邪商會拍賣會開啟,我可是慕名已久。只不過,我覺得自己囊中羞澀,有些東西,恐怕未必能夠買得起。若是我要買什麼,徐兄能不能幫我拿下?」

「這個……」

徐昊臉色有些僵硬,蕭凌的話,處處充滿套路,他不得不深思熟慮起來。

若是蕭凌要買下拍賣會的壓箱貨,那他該怎麼辦?總不能幫蕭凌拿下吧?這樣的話,這次拍賣會恐怕就要亂套了!

「哎,看來徐兄是不肯答應啊。」

蕭凌搖了搖頭,嘆氣道:「沒想到,徐兄這麼在乎身外之物,倒是我高看你了。」

「葉大師,你說笑了。」

徐昊咬了咬牙齒,臉上露出笑容,道:「不過拍賣會上的東西眾多,以我的限權,根本無法買到一些拍賣品。總之,只要我能夠弄到的拍賣品,絕對幫葉大師弄到手。」

「這樣啊。」

看徐昊一臉心疼的模樣,蕭凌知道不能太逼徐昊了,就算是狗被逼急了,也會跳牆。

「徐兄,我也知道你有苦衷,所以我會理解你。」

蕭凌拍了拍徐昊的肩膀,笑道:「對了,你是做生意的人,應該帶了筆墨紙硯吧。 老公是個GAY! 我們現在簽一份契約,這樣的話,大家都會放心。」

「可惡啊!」

徐昊嘴角微微抽搐,就算他非常不情願,還是拿出了筆墨紙硯,寫出了一份契約,保證他不會反悔。

要知道,作為商人,只有他套路人,從來沒有人套路他。

徐昊算是明白了,蕭凌其實一開始就在套路他!這無疑讓他自尊心受到打擊,內心越加記恨蕭凌。 「徐兄,你的契約字據,非常完美。」

蕭凌拿著徐昊寫好的契約,笑著點了點頭,道:「不愧是上邪商會的少主,筆法秀逸,字里金生,真是令我佩服不已。」

聽著蕭凌這番話,徐昊勉強擠出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拱了拱手,道:「葉兄,告辭。」

感受到諸多武修幸災樂禍的目光注視而來,徐昊覺得自己一張老臉火辣辣的,眼中深處湧現出怨毒之色,他根本不願意久留,帶著李老直接離開這裡。

望著徐昊如同喪家之犬離開此地,蕭凌笑容收斂,徐昊眼中的怨毒之色,他自然是察覺到了。

等到上邪商會的拍賣會結束后,徐昊要和他撕破臉皮,找他報仇,他自然奉陪到底。

「葉公子,你要小心徐昊。」明霜擔憂道:「徐昊丟了這麼大的顏面,他必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就是。」歐陽君溪附和道。

「我會小心的。」

蕭凌點了點頭,目光看向方赫,抱了抱拳,笑道:「方老,我們借一步說話吧。」

「葉大師,聽你的。」

方赫點頭道:「還有,幽清閣主也想找葉大師說些話。」

「我明白了。」

蕭凌漆黑的眸子看向幽清閣主,後者美眸也是看向蕭凌,雙方對視了一會兒,默默不語。

「這個少年,有點意思。」

幽清閣主收回目光,蕭凌能夠提前知曉她無法治好虎印宗宗主,那就說明蕭凌一定看出了什麼,所以她打算找蕭凌談談。

隨後,蕭凌等人離開此地。

這件事情結束后,在場的武修漸漸散去,並且,虎印宗宗主得了失心瘋的消息,也是以龍捲風的速度傳開,使得四印疆震動起來。

「四印疆要變天了!」

不少感知敏銳之輩,發現四印疆匯聚起山雨欲來之勢,馬上要發生大事情了。

……

一處僻靜庭院當中,蕭凌跟隨方赫來到這裡,至於薛海等人,並沒有跟上來,因為幽清閣主只找蕭凌,並不想見太多人。

「葉公子。」

一道婉轉悠揚響起,蕭凌轉過身來,只見幽清閣主蓮步位移,臉上掛著一絲笑容,朝著這裡走來。

「見過幽清閣主。」

蕭凌沖著幽清閣主抱了抱拳,他能夠感受到幽清閣主似乎已經到達了九星巔峰武宗,距離武尊境界,不過一步之遙。

「葉公子,剛才我處理了一點事情,讓你久等了。」

幽清閣主溫柔莞爾,她見蕭凌面不改色,從容淡定,便覺得蕭凌不是一個善茬,必定有些能耐。

「無礙。」

蕭凌露出笑容,道:「幽清閣主,我剛才外面的那些話,並沒有詆毀你的意思,還望你見諒。」

「葉公子多慮了,我根本沒有怪你,因為你說的都是大實話。」

幽清閣主淺淺一笑,蕭凌能夠預知她無法治好虎印宗宗主,這件事情,她很想討教清楚。

「葉公子,我們進房間說話吧。」幽清閣主道。

蕭凌點了點頭,旋即,眾人進入到房間當中。

虎印宗宗主已經被安頓在房間當中,躺在床上,昏迷不醒,這次的治療,反倒是加重了虎印宗宗主的病況。

「葉哥哥。」

方慧慧看到蕭凌進來后,立馬跑到蕭凌面前,拉著蕭凌的手搖晃起來,道:「葉哥哥,你一定要救救我爹爹。」

「放心好了,有我在,你爹爹絕對沒事。」

蕭凌揉了揉方慧慧的腦袋,看著這個小女孩傷心欲絕的模樣,他心裡也頗為心疼。

「葉公子,你可是煉藥師?」

幽清閣主美眸看向蕭凌,既然蕭凌敢大言不慚說能夠救好虎印宗宗主,那就說明蕭凌是煉藥師,唯獨煉藥師,才有能耐治好虎印宗宗主。

「幽清姐姐,葉哥哥是煉藥師,他非常厲害的。」方慧慧連忙道。

「葉大師,他的確是我見過最厲害的煉藥師。」方赫摸了摸鬍鬚,笑道:「說不定,還比你強一些。」

能夠一下子煉製出諸多火灼丹,就算是幽清閣主都未必能夠煉製出來。

「哦?葉公子是幾品煉藥師?」

幽清閣主美眸有著好奇之色,她看著蕭凌,這個少年絕對沒有超過二十歲,卻被方赫等人如此誇讚,那必定有些手段。

「五品吧。」

蕭凌摸了摸鼻子,他現在能夠煉製出五品丹藥,只不過,他煉製的種類不多,很多還停留在理論知識上,並沒有實踐起來。

「五品煉藥師!」

幽清閣主美眸有著凝重之色,她原本還將蕭凌當做晚輩,現在她看向蕭凌的目光不一樣了,已經將蕭凌當做同輩看待。

如此年輕的五品煉藥師,足夠撼人心魄,就連她也佩服不已。

不過,五品煉藥師也分強弱,幽清閣主也是好強的性子,覺得有必要好好向蕭凌討教一番,看看蕭凌是不是真有五品煉藥師的能耐。

「葉公子,你覺得虎印宗主究竟是什麼狀況,才會變成這樣?」幽清閣主問道。

「這件事情,我還要先問問方老。」

蕭凌目光看向方赫,道:「方老,虎印宗宗主是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期間,他遇到過什麼人嗎?我希望你毫無保留地將知道的告訴我。」

虎印宗宗主變成這樣,絕對碰到了天魔宗的人,因此,蕭凌想要好好了解一下天魔宗打算在四印疆幹什麼,若是碰到天魔宗的人馬,他也可以提前防備。

「既然葉大師開口,那我就直說了。」

方赫沉吟片刻,道:「龍印宗最近有了舉動,似乎打算吞併四印疆其它勢力,因此雀印宗,虎印宗,玄印宗三個宗主齊聚一堂,結成聯盟,抵抗龍印宗。結盟之後,宗主回來的時候,便遇到了襲擊,回到宗內后,變成了瘋瘋癲癲的模樣……」

「雀印宗和玄印宗,他們的宗主為什麼沒事?」蕭凌問道。

「這件事情,他們似乎並不知道。」

方赫搖了搖頭,道:「不過,我覺得這件事情,絕對和龍印宗脫不了干係。」

「龍印宗,莫非……」

蕭凌想到了龍印宗隊伍的黑袍人,在那個人身上,他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再加上方赫說的這些話,他想到了一個仇人,黑煞。

「難道是你嗎?黑煞?」

蕭凌眼中有著凝重之色,若那個黑袍人真是黑煞,那說明黑煞也變得越來越強大,估計已經到達九星巔峰武宗,甚至比九星巔峰武宗還要強悍。

「我必須找到生玄氣的所在地,開啟生門,才有機會找黑煞報仇。」

蕭凌平復心中的情緒,想到當初自己與黑煞的恩怨,他內心殺機涌動,若真是黑煞,那麼在四印疆當中,他必須了結這段恩怨!

「葉大師,你怎麼了?」看著蕭凌低頭沉思,眼中露出凶光,方赫微微一怔,問道。

「沒怎麼,只是想到了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蕭凌擺了擺手,道:「從這件事情上,可以明白龍印宗的確有所動作了,你們虎印宗要小心一些。」

方赫點了點頭,他已經聯繫好徐動和張揚兩位大長老,等處理了手頭上的事情,便匯聚在一起商討大事。

「幽清閣主,這件事情,我已經有了眉目,有十足的把握治好虎印宗宗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