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他的提醒,妞妞想起來之前發生的事情。

尷尬的紅了臉,那時,母親吩咐她,看好菁菁和蓁蓁,結果兩個小丫頭跑的無影無蹤。她碰到風景糾纏,心裡著急,就把他給打了。

沒想到過去那麼久,自己都已經忘記這件事了,封景卻還記得。

看他年紀都快三十了吧?怎麼能跟自己一個小姑娘計較呢?

妞妞:「……」

「想起來了?」封景玩味道,「安小姐,我之前見過你太爺爺和你生父,他們都是溫文爾雅的人,包括你的養父母,也都斯文有禮。怎麼到了你這,就忽然變得那麼暴躁了呢?莫不是,你基因變異了?」

「你說誰基因變異了?我看你才是基因變異了呢!」

「原來你不是小啞巴,會說話呀,我還以為你嗓子被人毒啞了。」封景哈哈大笑。

妞妞:「……」真是惡趣。

妞妞不想理會他,對宮輕語說,「輕語,下來,我們走。」

宮輕語抱著禮物,趴在封景的肩頭,搖了搖頭說,「不,清歡姐姐,我要跟封叔叔玩。」

「那好,我帶他們先走。」

妞妞轉身,去找菁菁他們幾個。

封景邁開大長腿,攔住了她的去路:「生氣了?我是逗你玩的,別當真呀。」

妞妞瞪了他一眼。

封景繼續說,「我跟你生父有交情,從看到你第一眼,就想著跟你好好的認識一下,方便多照顧你呢。沒想到你這暴脾氣,敢對我動手……」

「對不起,我不該打你,我道歉,這總可以了吧?」妞妞沒好氣道。

「我沒想著逼迫你跟我道歉。你先停下來,咱們好好說說話,行不?」

妞妞拉著菁菁和蓁蓁的手,對封景說:「不行,我現在有家裡人照顧,用不著你多管閑事。你還是哪裡來的,滾去哪兒吧。」

滾去哪兒?

封景臉上的笑容僵硬了幾秒鐘,有點摸不清楚,自己到底哪裡招惹了她,讓她對自己那麼凶。

真是奇怪。

麻辣灰姑娘 明明其他的女孩子都非常的喜歡他呢,怎麼到了她這,非但不喜歡,還莫名的厭惡?

妞妞趁著他出神的片刻功夫,帶著菁菁和蓁蓁,迅速的離開了。

宮家的幾個小的,倒是挺喜歡封景的,圍著他,不停地叫封叔叔,跟他討要禮物。

封景又從衣兜里掏出幾個禮盒,分發給了他們,幾個小傢伙,這才安靜了下來。

……

妞妞帶著蓁蓁和菁菁,跑到了客廳門口,這才停了下來。

菁菁說,「清歡姐姐,我們幹嘛要走呀?我還想跟他們玩呢。」

「對呀,姐姐,我們回去好不好?」

蓁蓁也央求道。

妞妞不想回去,因為剛才那個姓封的人,打量她的眼神,總是富有侵略性的。

她可不相信,他是自己生父的故交。

那種莫名其妙的男人,還是早早的遠離好點。

摸了摸兩個小丫頭的腦袋,妞妞說:「乖,姐姐帶你們去玩,等改天,咱們再來宮家,陪著輕語他們玩,好不好?」

菁菁和蓁蓁心裡有點捨不得,但還是聽從了她的話。

……

葉簡汐陪著裴娜,聊了許久,打算離開時,看到清歡帶著蓁蓁和菁菁,獨自在客廳里玩,問:「明瀚、輕語和明澤呢?你們剛才不是在一起玩嗎?」

「有個怪叔叔來了,姐姐不喜歡他,就把我們帶到這裡來了。」菁菁搶先一步回答。

怪叔叔?

葉簡汐看向了妞妞。

妞妞有些窘迫的說,「是姓封的,他跟輕語認識,不會傷害他們的。」

葉簡汐稍稍的放心了一些,既然是認識的,那把宮家的三個孩子,丟給他,應該就沒什麼事。

「好,咱們走吧。一起去叫你爸回家。」

葉簡汐招了招手。

菁菁和蓁蓁飛快的跑向了她。

一左一右的牽著兩個小丫頭,朝著書房走,葉簡汐回頭看了眼,安靜跟在身邊的妞妞,忍不住輕聲嘆息。

清歡越是長大,容貌越是出色,吸引的矚目也就越多。

真不知道這是福是禍。

有時候,她寧可清歡長得普普通通的,平凡的過完這一輩子,也不希望她的容貌如此出眾……

……

滿懷心事的領著三個孩子,走到了宮家的書房。葉簡汐看到慕洛琛,低落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阿琛。」

「簡汐,你來了。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封景。」慕洛琛笑著說。

封景?

姓封的……不是菁菁和蓁蓁說的那位嗎?

葉簡汐心裡對封景的態度,瞬間跌到了谷底,淡淡地說:「封先生,你好。」

「你好,慕太太,久仰大名。」封景客氣的跟葉簡汐打招呼。

慕洛琛注意到妞妞也過來了,招了招手,示意她上前。

妞妞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到了葉簡汐的旁邊,說:「封先生好。」

「清歡,論輩分,你該稱呼封景叔叔。」慕洛琛在一旁提醒。

妞妞張開嘴,正打算喊叔叔。

封景笑著說,「不用了,我也沒比她大幾歲,喊叔叔就把我喊老了,不如喊我哥哥吧。我們家的幾個妹妹,都喊我景哥哥呢。」

妞妞:「……」臭不要臉的老男人,都三十歲了,還好意思,讓人喊他哥哥?

封景當然一點也沒覺得不好意思,反而很期待。

最後,還是葉簡汐出聲,說:「輩分不可亂,清歡喊你哥哥,那你不是要喊我們叔叔、阿姨嗎?還是叫叔叔吧。」 當著她的面,調戲清歡,這封景是不是皮痒痒,欠教訓了?

若不是看在他跟宮家交情匪淺的份兒上,葉簡汐早就翻臉了,哪裡還會跟他客客氣氣的講話。

「封叔叔好。」

妞妞乖巧的聽從了葉簡汐的話。

慕洛琛聽出了簡汐語氣裡帶的火藥味,微微的擰了眉頭,但也沒多說。

封景頓了幾秒鐘,「好,叔叔就叔叔吧。」

「阿琛,時間不早了,咱們還得回去準備祭拜用的東西呢。我已經跟娜娜說過了,咱們要離開了,不如走吧。」

葉簡汐對慕洛琛說。

慕洛琛點頭,「好。」

他側首對封景說,「今天先談到這裡,告辭。」

封景挽留道,「咱們才碰面呢,怎麼能這麼走了?再坐下談談吧。」

「改天,我找時間,好好地陪你聊。今天實在不行。」

慕洛琛說著話,帶著慕家的人往外走。

封景跟著他們,走到了門口,親眼看著他們上了車,有些留戀的邀請道,「你們一定要多來玩玩呀。」

「嗯,一定。」

慕洛琛把話說完,關上了車窗。

司機發動車子,緩緩地駛離了宮家。

等離得有一段距離了,慕洛琛握著葉簡汐的手問:「你剛才對封景,說話怎麼那麼沖?他惹到你了?」

葉簡汐搖頭說,「不是招惹到我了,是他碰到清歡,態度有點輕佻,阿琛,我很不喜歡這個人。」

慕洛琛聽到這話,想到剛才封景執意要清歡叫他哥哥,心裡頓時有點不舒服。

這個混小子,竟然敢當著他的面,說出調戲人的話,實在是太可惡了。

早知道有這層深意,他直接揍封景了。

慕洛琛臉色黑了下來。

妞妞察覺出車裡的氣氛不好,吶吶的解釋道:「其實,他也沒做太過分的事情,是我不喜歡他。爸、媽,你們別太敏感了。」

她不想因為自己,讓家裡人樹敵太多。

再說了,封景除了打量她的眼神不對,也沒做出什麼,不尊重人的事情。

自己不喜歡他,那以後躲他躲得遠遠地就是了。

可慕洛琛聽到她的話,沒辦法放下心。清歡在異性緣這方面,似乎有著天生的霉運,連著碰到三個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再來一個禍害,女兒只怕是要毀在他手裡了。

心裡提防著封景,慕洛琛卻是在妻兒面前,沒有表露半分,微微的擠出了一絲微笑道,「嗯,爸爸知道。」

葉簡汐心裡也不痛快,只不過她不知道妞妞遭遇的那些,自然不如慕洛琛那麼敏感。

……

宮家——

楊樂處理好事情,回到書房,看到只有封景一人在,問:「洛琛哥呢?」

「他們要回家準備祭祀的事情,所以先走了。」封景坐在旋轉沙發椅上,玩著打火機道,「阿樂,你覺得安家的那個女兒,怎麼樣?」

安家的女兒?

這麼多年來,楊樂下意識的以為,妞妞是慕家的人。忽然被封景問,安家的女兒,有些反應不過來。緩了一會兒,這才意識到,他說的是安清歡,蹙眉道:「你問她幹嘛?」

「我看她長得挺漂亮的,想跟她發展點什麼……」

封景話說到一半,楊樂冷笑道:「我勸你呀,還是別打她的主意了,不然,不等你發展點什麼,慕洛琛就能打斷你的腿。他跟葉簡汐可是把清歡,當成心尖尖上的寶貝疼愛,但凡誰敢讓清歡掉眼淚,他們就跟那人拚命。你個浪蕩子,在花叢里遊戲那麼多年,欺負別的女孩子也就罷了,現在還敢在老虎頭上動腦筋,我看你是真的活夠了。」

封景聽言,有些悻悻的撓了撓鼻子,說:「我不是跟她玩呀,我是認真的。你看,最近我們家老爺子跟老太太催促我結婚生子,我也想找個人安定下來呢。再說了,當初安家的老爺子,可是給清歡留下了一大筆的遺產呢,慕家的人八成不會貪圖她這筆錢,可其他人就說不定了。與其讓她嫁給外人,便宜了別人,倒不如嫁給我這個知根知底的人呀。我肯定會對她好,我要是敢負她,不說別人了,我嫂子肯定第一個先饒不了我呀。」

這嫂子指的自然是裴娜。

裴娜跟葉簡汐的關係親如姐妹,待清歡也好。

倘若有人做出了對不起清歡的事情,裴娜當然不會坐視不理。

「你得了吧,你若是處理不好跟清歡的關係,你嫂子怎麼對你,我不知道。但是,你嫂子肯定會抽了筋、扒了我的皮,讓我跪在鋼針板上,要我唱征服。」楊樂說著,想到那恐怖的懲罰,忍不住打了個寒噤,正了神色警告道,「封景,別怪我把醜話說在前面。你可真的別去碰清歡,否則,別怪我不顧多年的情誼,跟你翻臉。」

封景摸著下巴說,「好,我知道了。我就隨口那麼一說,你怎麼就認真了呢?」

「哼,你以為我不了你那些花花腸子呀。我就是太了解你,才提前打預防針呢。」

封景無奈的搖頭,腦海里卻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妞妞那張傾國傾城的臉。

真是奇怪,明明自己只是在宴會上,見過她一面。

可過了那麼久,都沒有忘記她,反倒對她魂牽夢繞。

並且,在第一眼看到她時,便想起了她是誰。

這可是從前沒有過的體驗。

難道自己是中了她的魔嗎?

……

回到安家,葉簡汐將安管家,準備的東西,都仔細的檢查了一遍,確認沒有出差錯,這才跟家裡人一起用了餐。

因為明天要去掃墓,她早早的吩咐所有人回去休息。

妞妞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躺在床上,忍不住拿出手機,翻看有沒有喬崢發來的消息。

簡訊箱顯示,有三條未讀的消息,都是喬崢發來的,她的心臟忍不住急促跳動了幾下。

按下了閱讀的按鈕,簡訊展開。

裡面的內容說的都是他今天做了什麼,其實,他住在醫院裡,每天做的事情大多沒區別,可她看著總覺得很高興。彷彿他在自己的跟前,絮絮叨叨的跟她聊天一樣。

逐字逐句的讀完,妞妞抱著手機,微微的嘆了聲氣。 早上起來,天空中蒙著一層灰沉沉的黑雲,好像隨時要下雨似的。葉簡汐催促幾個孩子,趕快吃完早餐,好去掃墓。等出發時,已經是上午九點鐘了,天色看起來,比之前還要暗沉了一些。葉簡汐擔憂的說,「不如明天再去吧,下雨的時候上山,不怎麼好。」

「我看天氣預報說,今天只是小雨,應該沒什麼大礙。再者,今天是墨卿的生日,過去給他們掃墓,也能讓墨卿和颯颯,在九泉之下,開心一些。還是今天去吧。」

「嗯,也好。」

葉簡汐被說服了,帶著幾個孩子坐上了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