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了一陣,秦陽感覺精神力有所恢復,便想要施展一下剛纔把握的規律。

運轉剛纔把握的規律,識海中,那火焰果然晃動了一下。

同一時間,秦陽感受到,他的精神力有所消耗。

睜眼,再次測試。

這次火焰的晃動的時候,秦陽揮舞佩劍,發現並非是增強攻擊力。

“這火焰晃動有什麼效果?”

秦陽不解,隨即返回屋子。

鹿正大咧咧的坐在沙發上,抱着手機玩遊戲!是的,這死鹿學會了下載遊戲,並且玩的很開心。

秦陽看着它,晃動火焰。

哐當!

鹿腦袋一仰,像是忽然睡着了。

僅僅是一瞬間,鹿就暴起,從沙發站下來,警惕的看着四周?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秦陽明知故問。

他明白,鹿剛纔的狀態和火焰晃動有關。

“阿巴阿巴!”

鹿很快速的表示,它剛纔受到了精神襲擊。

秦陽明悟,原來是火焰晃動是精神襲擊啊。

他又問:“精神襲擊?效果是什麼樣的?”

他想了解一下具體效果。

鹿又表示,威力不大,只是讓他產生想睡覺的感覺,但不可小噓,若非它精神力強大,恐怕不是瞌睡這麼簡單。

秦陽琢磨明白了,精神襲擊的威力,和對方的精神力強弱有關,若是對方太強,效果恐怕差強人意。

他一臉笑意的看着鹿,問道:“你感受一下,是不是這樣?”

火焰晃動!

鹿還在疑惑,感受什麼?猛然間腦袋一沉,有了一瞬間的睏意。

再醒來時,它滿臉驚訝的盯着秦陽,這下他明白了,都是秦陽搞得鬼。

“新掌握的能力,第一個嘗試威力的生物就選了你,夠意思吧。”秦陽厚臉皮道。

“阿巴阿巴!”

鹿站起來,怒斥秦陽這種坑害隊友的行爲。

不過它又呆住,在小本子上寫到:你是怎麼掌握的?


明顯的,它也心動了。

“你不行的,這是我剛覺醒的能力!”秦陽很平靜道。

鹿呆住,覺醒?

它是知道的,覺醒是秦陽這方世界人們的特殊能力,它屬於外來者,是覺醒不了的,覺醒果實只能用來增強它的精神實力。

所以,鹿有些興意闌珊。

它不甘心的寫到:你怎麼忽然就覺醒了?

秦陽思索一會兒:“可能是我比較努力?”

鹿:……

最後,鹿重新去玩遊戲了,既然得不到的,它就不會太過於在意。

秦陽也回到臥室,打開查看手機,還是沒有王屋山的任何消息,說明各大家族把控的很好,並未讓普通人知道。


不過,秦陽不急,各方勢力雖然在共同防止消息泄露,但內部肯定是不和的,遲早會鬧出矛盾,那時候,就是他的機會。

又查看一番,也沒什麼別的消息。

這時候,一個電話打過來了,秦陽看一眼手機屏幕,微微一愣。

姚婉韻!

當即接起來,,那邊傳來姚婉韻的聲音,有一股平淡的感覺,但也帶着一絲擔憂。

“秦陽,王屋山有動靜,可能要波及到濟城。”

“是什麼?”秦陽直接問。

“王屋山有祕境出世,幾方勢力已經匯聚過去,其中就有許家,得到消息,許家要針對你。”姚婉韻道。

“許家!”秦陽咬咬牙,果然來了!

“秦陽,許家勢力很大,暫先不要硬碰硬。”姚婉韻在提醒。

“我可不會和對方硬碰硬,我這種人,最擅長苟着發育了。”秦陽笑道。

電話那頭,姚婉韻一笑。秦陽性格能屈能伸,異常穩重。

也許就是這樣的性格,讓她堅定了要等秦陽,覺得秦陽能和許家抗爭。

哪怕一方是天大的家族,一方只是普通的一個人。

誤闖總裁懷 婉韻,我想知道,這次有幾個家族要來?”秦陽在打探一些情報。

他是註定要留下的,而且也要爭奪一番祕境機緣。

目前來看,並不適合讓姚婉韻知道,免得她擔憂。但情報,還是要多知道些的。

“來王屋山的勢力,共有三個。東極科技,八級藥業,許家!”姚婉韻在那邊道。

秦陽心裏微微有些驚訝,不是因爲來的多,而是太少了!

只有三家!

全國有多少大勢力?秦陽都數不過來。爲何只有三家來王屋山呢?是王屋山的機緣不夠吸引人?

下一刻,這個問題得到了回到。

眷戀72小時:豪門錯愛 各地都出現了大型祕境,各大勢力都分散開來,爭奪不同的祕境。這次來王屋山的三家勢力,也只是出動了一部分力量。”姚婉韻很平靜的說道。

秦陽沉默,原來是這樣嗎?看來是一次大範圍的機緣啊。

“這麼說,王屋山這邊只會來三家勢力,而且只是一小部分力量?”秦陽再次確定。

“是的,許家的許曼青,八級藥業的呈生,以及東極科技,我會過去。”姚婉韻道。

這是三方勢力屬於小輩的一場競爭,根據結果,會影響到在家族裏資源的分配。

“這麼說?你會來!”秦陽微微有些激動。

“是。”姚婉韻依舊很平淡,但蘊含了一絲期待。

“那你什麼時候來?”

“明天。”

“那我請你吃飯。”秦陽很期待。已經很久沒有見到姚婉韻了。

“好。”姚婉韻語氣平淡,但早已笑顏如花。

最後,秦陽掛斷了電話,心滿意足。

即得知了情報,又談了一場約會,兩全其美。

秦陽決定去買一套衣服,約會沒有像樣的衣服可不行。

趁着天色未黑,他趕到了李大媽的服裝店。買了幾套不是道袍的衣服,然後匆匆返回了家裏。

一到客廳,就看到鹿還在興致沖沖的玩遊戲,而且在咧嘴笑。

秦陽想起一句話來:你永遠也想不到和你玩遊戲的隊友,會是什麼生物!


走到鹿身邊,秦陽語重心長的講話:“鹿啊,我和你說件事。”

鹿瞅了他一眼,繼續目不轉睛的打遊戲。那意思就是:有話快說,忙着呢。

“我明天要出去辦點事,不能帶你,中午不回來,你需要自己解決吃的。”秦陽說道。

他決定還是給鹿說一下明天的事,讓它有個預備。

鹿停下游戲,很疑惑,很好奇,直接寫在小本子上:你去做什麼?

“約會!”秦陽直言。

鹿愣住了,看了看秦陽,又看了看手機,忽然覺得手裏的遊戲不香了。

“阿巴阿巴!”它提出反對。

“反對無效!”秦陽很直接。

鹿又在本子上寫到: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

“那你有沒有聽說過,爲兄弟兩肋插刀,爲女人插兄弟兩刀?”秦陽淡淡道。

鹿很絕望,感覺受到了一萬點暴擊傷害。

它癱坐在沙發上,手機扔在一邊,無比憂傷。

掠情邪少:戀上瘸子小嬌妻 ,開口:“別擔心,明天回來的時候,我給你帶好吃的。”

鹿掃了他一眼,寫到:殘羹冷炙?

秦陽搖頭:“給你帶做最好吃的食物,絕對新鮮完整的那種。”

鹿看着他,似乎在確定。

“相信我,我直接點餐打包,絕對點最貴的,最好吃的。”秦陽很肯定的回答。

鹿被這麼一通安慰,好像得到了一點慰藉,又抱着手機玩起來。

臨走的時候,秦陽掃了一眼鹿的手機。

0 10 0.

惹不起,惹不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