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往這個方向走下去,前面肯定是人族當年的駐紮之地,不知道能不能有什麼發現!舒炎心中激盪,在這個混沌的上古戰場空間之中晃盪大約幾個時辰,終於有了一些線索!

加快速度,再次前進!

又是一個時辰之後,舒炎入眼所見的屍骨終於慢慢減少,到現在,幾百丈範圍之中,平均下來還不到一具屍骸。

幾個時辰的急速趕路,舒炎至少行進三百公里。

如此算來,整個戰場,至少是六七百公里。如此密集的戰場屍骸,舒炎想一想當初那個盛況,心中都發顫!

“東北方,快看!”

天龍王一聲提醒,舒炎軀體一震,連忙將目光投過去!

肉眼所見,舒炎站立的東北方位,一棟巨大的黑影若隱若現,前行一段距離,再次仔細觀看之下,舒炎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那裏,一座巨大的通天寶殿矗立天地之間!

即使在如此遠的地方舒炎也能夠判斷,這大殿,只怕不低於百丈!

如此手筆,當真是駭人聽聞!

百丈大殿,世間有如此雄偉的建築麼?

“過去那裏,肯定有發現!”

天龍王的聲音聽起來迫不及待,似乎也感受到一個巨大的上古祕密就在眼前,若是能夠發現些什麼,當真是人生無憾!

舒炎提身縱氣,看準方向,速度再次提升不少。

шωш ◆тTk an ◆c ○

他也感受到這戰場的祕密,這回家的路,也許都盡在這大殿之中!

半個時辰之後!

舒炎呆若木雞,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的震撼無以言表!

大殿!真正的通天大殿!

舒炎站着的地方,正是通天大殿的正前方!

親眼看見如此大殿,才知道是一種如何震懾人心的場景,即使曾經爲天地間最強者之一的天龍王也久久無語。

眼前是一座高三百丈的大殿,大殿整體統統由黑玉石構造,綿延到雲端之上的臺階直通大殿之上!



此爲通天階!

鬼斧神工已不足以形容此座大殿!良久之後,舒炎才楠楠道,

“上古,果然是一個輝煌的時代!” 傳說上古有大能力者肉身成神,傳說上古有大毅力者築路通天。

上古時期不服諸天神魔,遂築起通天路,肉身皆可登天成神!

這是傳說,這是舒炎看過大陸通史之中記載的事件。

眼前的通天階雖不是真正通天,但好歹也是天下一等一的壯觀!光是氣勢,舒炎心中油然而生一股俯首稱臣的錯覺!

“這纔是真正的雄偉!”

天龍王表情唏噓,他這個曾經的天下梟雄若是在上古時代,又會是什麼呢?

“有字?”

舒炎不理會天龍王的感嘆,四方觀察,發現臺階之下,一塊三丈方碑,上有類似於字體的存在。

“這是上古篆文!”

天龍王見多識廣,一眼就看出來這是寫得什麼!

“離斬修爲通天,戰懾四方,乃我大周朝肱骨之臣!今,天子皇恩浩蕩,賜下修羅王之名,是爲大周朝第三位王侯,特賜此通天大殿法器一件,此通天大殿,階高三千,鎮壓天下誅魔!望修羅王戰無不勝,大周昌盛千秋!”

短短几十字,天龍王讀來,心中悚然一驚!

大周朝,那可是上古末世代最後一個霸主王朝!而這裏,就是大周朝一代王侯的法器宮殿!

修羅王,聽文辨義,修羅,屠殺之名,這樣一位通天王侯,光是想一想也知道,當世的修羅王是何等霸絕天下,率領百萬雄師又是何等意氣風發,揮斥方遒!

“大人物啊!這纔是大人物!”

舒炎從心底感嘆一聲,上古末世,皇朝不斷,但大周朝可謂是上古末世時期最爲霸道的王朝!

王朝疆土橫跨天下七成,兵威之盛,即使天外宗派,也不得不避其鋒芒!

而這離斬,能夠憑藉戰功封王拜侯,官至三王之一修羅王,其修爲,其軍略,只怕是天下無人出其左右!

“這是一件法器?”

舒炎聽到後面更是驚訝,眼前一座三百丈的大殿,本身便是足夠震撼,更加震撼的是,這等雄偉建築竟然是人的法器!

修煉之人到達七階過後,能夠淬鍊本命法器,或刀或劍,不一而足。

但從未聽說有人用一整座大殿作爲法器!

舒炎想也不用多想,甚至不用天龍王提出任何的建議,舒炎擡步就走上第一階,此等天下奇觀,此等天下英豪,即使是粉身碎骨,舒炎也極度渴望會上一會!

“轟!”

第一步踏出,舒炎便感覺周遭環境一變!

通天大殿的氣勢怦然爆發,舒炎只覺得心中一緊,一口鮮血涌上心來!

“心性不寧者,大殿容不得!”一道威嚴的聲音從舒炎心中涌起!

“不好!”舒炎心知不妙,急忙運行天龍功法,三段巔峯戰師的修爲運行全身,金色光芒異常耀眼。

舒炎戰氣根本還未運行完畢,不待有下一步動作,一隻血色大手出現在通天階遠端,居高臨下,猶如俯瞰天下的王者一般!

舒炎趕緊在身上頓起一層又一層的戰氣罩,他沒有想到,只是一步,就如此危機!

那剩下的兩千九百九十九步怎麼辦?

“嘭!”

血色大手根本不給舒炎反應的時間,只是簡單撐起幾層戰氣罩,血色大手便從高處以霸道絕倫之態直奔而下!

血色大手在舒炎驚慌的眼神之中印上舒炎身體,舒炎就如同被手掌捏着的螞蟻一般,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驚天的威壓,甚至讓舒炎五官之中出現絲絲鮮血。

那殺戮的意志,那屬於屠殺王者修羅王的意志,舒炎連一個照面也沒有,直接擊潰當場!

舒炎腦海之中畫面不斷的迴盪,狂奔的重騎兵,肆虐的妖獸,通天的巨魔,殺戮的戰場,屍橫遍野的荒涼,凡此種種,不斷映入舒炎腦海。

戰氣罩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便是化爲點點靈氣消散在空氣之中!

舒炎完全沒有抵擋,血色大手一擊就將舒炎重傷!

身體一輕,雙腳已經離開臺階,遠遠的拋飛空中,落在大殿之前百餘丈的荒草戰地之上,眩暈過去!

舒炎根本不知道自己暈了過去,事實上,自從他踏入通天階之上的第一步,血手大手出現之時,舒炎就失去了自己的意識,腦海之中只是不斷的出現殺戮的場景,即使身受重傷,任由天龍王在靈魂之中呼喝喊叫,舒炎卻罔若未聞!

“殺!”

舒炎精神之中似乎化身爲一名小兵,聽着將軍的旨意,一往無前的衝向近在眼前的妖魔鬼怪,殺!殺!殺!不斷的殺戮着!

場景一變,似乎又變成一位指揮萬人的大將,帶領手下士兵,直衝敵軍大營,殘肢斷臂,炮火廢墟,依舊是不變的旋律,殺!殺!殺!

就在舒炎心神不寧的時候,場景再次一邊。

此刻,出現在舒炎眼前的不再是戰火紛飛的戰場,而是一片空曠的草原。

草原之上,藍天白雲,綠草青青,泥土芬芳,威風拂面,甚是愜意。

舒炎心情難得寧靜下來,享受着眼前這一切靜謐。

就在舒炎沉浸其中的時候。

天地間再次一變,藍天不見,血色乍現。

隨即,天空如同潑墨畫一般,血色倏地渲染開來,草原之上,不知何時,出現一道英挺背影。紅色披風在風中不斷飄動着。高昂的頭顱似乎在質問這天地間的一切。

舒炎猶如站在背影后面,這道背影給舒炎的感覺就是霸絕天地,殺戮無邊!

修羅王?修羅王!

舒炎心中一動,男子轉過身來,進入舒炎眼簾的,就是一身血紅色戰甲,戰甲之上,血光流淌,鮮血如同隨時要滴落一般!


目光上移,舒炎極盡全力想要看一看這等天下英豪究竟是一個什麼面容!

一點一點,一寸一寸,胸膛,脖頸,下巴,


就當舒炎正巧要看到全貌的時候,一道聲音,傳入舒炎靈魂之中,突然空間一陣震盪,躺在草地之上的舒炎身體一個痙攣,眼睛倏地全部睜開,口中哇的一聲,一口腥甜鮮血噴涌而出!

“那就是修羅王麼?”

舒炎沒有起身,只是茫然若失的躺在地上。

他永遠忘不了天地間那一道孤傲,殺戮的背影。

“通天階都不能過,太弱!”

這是舒炎靈魂之中出現的一句話!這也是將舒炎從靈魂沼澤之中驚醒的一句話。

太弱?什麼意思?修羅王對我的?

心中疑惑陡然而生!

舒炎踏上通天階第一步,便是重傷而回,這個時候,靈魂之中天龍王的聲音才穿透進入。

“這修羅王真是厲害,僅僅是祭煉的一座大殿,便是將你我靈魂練習隔斷!”

“嗯!不愧爲天下梟雄!”

舒炎也極爲贊同,到現在爲止,他心中都還久久的迴盪着那一股殺戮的氣息!

修羅王,數百萬載之前的修羅王,到如今,依舊如此可怕。

即使天龍王這種曾爲天地間強者至尊的人都極爲震撼,其威力,堪比神魔,不言而喻!

“剛剛你看見了什麼,我感受到你靈魂極度掙扎,很不穩定?”

舒炎輕呼一口氣,調息一番,纔將心中那一股濃濃的殺氣掩蓋而下。

“我看見了戰場,殺戮,以及•••以及一道可怕的背影!”

天龍王聞言悚然一驚,“修羅王?”

“嗯!”舒炎閉上眼睛,似乎極爲疲憊,就這樣躺在草地之上,也不起身,“他還說,我通天階都不能過,太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