纖細帶著些溫熱的手指一觸到自己的腰身,陸擎風忍不住發出一聲悶哼。

周念念回過神來,看到自己手放的位置,臉倏然燙了起來,「嗯,那個…..你肩膀處有點傷,我給你塗點葯。」

她手指往上移,陸擎風肩甲骨往上的位置有一處划傷,左邊有點紅腫。

怕陸擎風看到自己臉紅的不成樣子,她轉身出去接了一盆水,打濕了毛巾,輕輕將傷口擦拭乾凈,然後擠出藥膏來,輕輕的塗了上去。

感覺到周念念溫熱的指腹輕柔的在自己後背打著旋,陸擎風的眼眸一深,只覺得身上都熱了起來,有種想衝出去開著車跑上十幾公里的感覺。

看來明天早上起來又得換床單了,陸擎風低頭看了一眼身上覺醒的部位,無奈的揉了揉臉,什麼時候才能不用洗床單啊。

「想什麼呢?和你說話也沒有反應。」陸擎風手還沒放下來,忽然肩膀處被輕輕拍了一下,他下意識的悶哼一聲,「你剛才說什麼?」

話一出口,他才知道自己的聲音有多麼的沙啞。

周念念也被他聲音嚇了一跳,不過她這會兒也不自在呢,匆匆擦了擦手,「我說你傷口別沾水,今晚就別洗澡了,趕緊睡吧,我先回去了。」

說罷,低著頭不敢看陸擎風的眼睛,拉開門回了自己的房間。

一直到關上自己的房門,周念念倚在門口,輕輕拍了拍自己仍舊發燙的臉,不由暗自嘲笑自己大驚小怪。

前世幾十年白活了,不過是看看男人的後背就臉紅成這樣。

她倚在門口想了想自己剛才看到的情景,忍不住傻笑一陣。

至於留在房間的陸擎風,他低頭看了看,不由苦笑,就他現在這副樣子不洗澡他估計得爆,怎麼可能睡的著。

嘆了口氣,陸擎風認命的端著盆子走進了衛生間,這個時候只能寄希望於冷水了。

樓下陸文翰夫婦的房間,陸文翰看著老神在在躺在床頭翻書的楊淑同,納悶的問:「你不用上去看看兒子受沒受傷?」

以前兒子打架回來,他大發雷霆批評加胖揍一頓,楊淑同都會悄悄追到樓上去,幫兒子上上藥。

楊淑同丟了個白眼給他,淡定自若的繼續翻書,「我才不現在上去討人嫌呢?兒子現在有媳婦了,他肯定更希望念念給他上藥,我上去就是礙人眼。」

陸文翰想想,不由失笑,伸手拿過她手裡的書,「既然不上去討人嫌,就趕緊睡吧,都幾點了,還看書。」

楊淑同打了個哈欠,「我其實也沒看進去多少,在這兒熬時間呢。」

陸文翰十分不解,「困了就睡,熬什麼時間?」

楊淑同一咕嚕坐了起來,興緻勃勃的看著丈夫,擠擠眼:「我想等一下上去聽聽啊,呢知道的,這年輕人嘛,熱血衝動的,萬一那混小子把握不好再傷了念念。」

陸文翰:「……」

他老婆整半天不是好學,看書是為了提神,方便一會兒去聽兒子的壁角。

「你可真是親媽!敢聽你兒子的壁角!」他黑著臉一把關了燈,「睡覺!」

猛獸博物館 楊淑同見丈夫不支持自己的決定,撇撇嘴失望的躺下睡了。 ……

「噗!」

青年大會的看台上,很多人都直接噴了。

這一對活寶,也忒丟人了吧?

眾人紛紛對大屏幕上的兩人,投去鄙夷的眼神。

……

「昂昂!」

駱駝小黃,聲音渾厚地叫著,紛紛在詢問王焱,究竟是什麼原因認為那是個陷阱。

其實不單單是小黃,數萬觀眾們也是一頭霧水,火焰之子憑什麼一眼看穿那是個陷阱?憑的是直覺?本能?亦或者是他還有不問人知的超能?

「呵呵,說起來原因也很簡單嘛。」王焱邊是駕馭著駱駝,邊往沙丘上繞去,拍了拍小黃的臉頰說,「那個叫救命的女人,一口純正的英倫貴族腔,而且隔著幾百米遠,聲音也能清晰地傳到我耳朵里。由此可見,她肯定是個參賽的超能者。」

「廢話!」

觀眾們側耳傾聽著,同時沒好氣地喝罵了起來。之前超聯早就在撒哈拉大沙漠里清過場了,普通遊客一律被請出,遣散了。

「是參賽者很正常,說不定她正在被其他參賽者欺負。可她從叫救命,再到我下了半坡沙丘,這過程足足有三分鐘。」王焱一臉無語地說,「哪個匪徒會愚蠢到這種程度,讓她沒完沒了的叫個幾分鐘?就算不會隔音屏障,起碼也能在她嘴裡塞條內褲吧?這輩子我就沒見過,這麼不專業的匪徒。」

「呃……」

很多觀眾愣住了,好像想想的確是這樣啊?

「可惡的傢伙,明明是你自己拖延了太久的緣故。」綠洲內,魔蛇女妖臉紅著忿忿說,「再說了,很多男人一聽到我叫救命,早就熱血上涌著衝過來了,哪有這傢伙這麼狡詐的?」

王焱搖頭嘆了一口氣說:「那個女人叫聲很專業,很動聽。可她千不該萬不該,就不該在聲音里加上精神魅惑的成分。碰到實力不夠的,自然沒什麼大問題,如果碰到精神力敏銳的,就可能會被識破了。」

「昂昂。」

駱駝一臉崇拜地看著王焱,原來老大還是有些本事的。

「這傢伙,是在變相誇自己精神力敏銳嗎?」魔蛇女妖不滿地冷哼說,「夠了,我敢肯定他不會將真實原因說出來的。本小姐不想再聽下去了,張衛道,現在請你實現你的諾言。」

張衛道一臉無奈,清了清嗓子,大聲喊道:「老王,這裡有危險。你快跑,跑得越遠越好,千萬別回來。」那聲音,叫得凄厲真實,撕心裂肺。

「你!」

魔蛇女妖一怒,沒想到張衛道竟然會這麼喊,震怒之下,玉唇邊上的毒蛇獠牙都露了出來,「張衛道,你這是在找死。」

「萊安娜,你別衝動。」張衛道一臉諂媚地說,「我這樣做,他才會回來救我們。呵呵,反正他也已經識破埋伏了不是?」

「衛道說得有理,小僧也頗為認同。」五不戒搖頭晃腦地說著,然後扯起喉嚨就開叫了起來,「老王,我是不戒啊。你別過來,千萬別過來。我們就算是死,也不想連累你。」

王焱表情微微錯愕,叫停了駱駝,然後回頭喊道:「真的是衛道和不戒嗎?你們被誰困住了?」

「是兩個可怕的女妖,她們太可怕,太邪惡了。」張衛道嘶吼著說,「老王,你別管我,跑,快點跑。啊~~~好痛啊。妖女,不管你怎麼虐待我,羞辱我,****我,我也不會出賣我兄弟的。吼吼吼~」

他彷彿把他所有的力量,都吼叫了出來。

「嘻嘻嘻~」一個飄渺嫵媚的聲音,在綠洲上空響起,「火焰之子,久聞大名了。你的兩個好兄弟,現在落在了我們手裡。想要他們活命的話,就乖乖過來好好聊一聊,說不定我們一開心,就放了他們。」

「妖女,你休想!」「啊~哦~嗷嗷~~~鞭撻我吧,打死我吧,我寧死也不會出賣兄弟。老王,你快滾,我叫你滾吶,你聽到沒有。」

「嘿~~我聽到了。」王焱扯著嗓子回答道,「衛道,你別激動。我這就滾,這就滾。你千萬別激動啊。」然後,王焱轉過身去,騎著駱駝小黃,踏著小碎步向沙丘上方而去。

綠洲內。

張衛道聽到了王焱的回答,從「虛鏡」中看到了他的離開,足足傻了好幾秒種。等回神過來,差點一口老血噴死。別激動,別激動你妹啊。

老王同志,平常咋沒見你這麼聽話?

哦,我讓你滾你就真的滾啊?

嗚嗚,兄弟我現在水深火熱之中呢,你真不來救啊?

其餘人,也是傻眼了。

這王焱同志,用得著每次都那麼出人意料嗎?哪怕真要走,也得安撫幾句,例如說我去搬救兵之類吧?

這走得,也真是太瀟洒,太隨意了。

「你個廢物!」魔蛇女妖回神后,手一揚,一皮鞭抽得張衛道慘叫連連。隨後,她氣勢洶洶地朗聲喊道,「火焰之子,你要敢走,本小姐就殺了他們。」

沙丘上的王焱,頭也沒回著喊道:「你們要殺就趕緊殺。一場預選賽而已,你們真想把命填進去我也無所謂。呵呵,一個是天師府唯一傳人,一個是般若寺未來的主持接班人。你們隨意,隨意。到時候,恐怕你們整個紫荊花聯盟,都會被連根拔起。」

「你!」

魔蛇女妖一愣,差點噴血。她覺得再和王焱那傢伙對話下去,怕是會被活生生的氣死。

火焰之子那傢伙,也實在太狡猾,太可惡了。

「嘻嘻,沒想到堂堂火焰之子,竟然如此慫包。」毒藤女艾莉森接茬大聲說,「兄弟被困住了,也不敢來救。難道你們華夏國非局有拋棄同伴的傳統嗎?」

王焱摸了摸鼻子,呵呵笑了起來,這一轉眼就開始上綱上線到了國家層面上了。

……

「這個……」

青年大會會場,雖然很多人因為毒藤女和魔蛇女妖的悲慘身世,而對她們產生了強烈的同情心。可是,眼見著她們不擇手段對付王焱,這過程看著也蠻讓人心塞的。

尤其是立場站在王焱邊是的人,更是義憤填膺,紛紛怒罵。

不過,在短短時間內,毒藤女和魔蛇女妖也是吸收了不少擁躉,呼喊著口號支持她們。

……

「我們國非局,當然不可能有拋棄同伴的傳統。」王焱朗聲說道,「但是,我們也有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的傳統。相信你們兩位,也曾聽說過FBG的事情。」

「火焰之子,你是在威脅我們嗎?」毒藤女不滿地哼聲說,「這是青年大會的預選賽,比賽就有比賽的規則。如果你們的國非局的人一被壓制住,就抬起國非局來壓制我們。請問,這個比賽還怎麼進行?」

「呵呵,你也別給我上綱上線。就許你抬出國非局來對我道德綁架,就不許我用國非局的勢頭來壓你一把?」王焱笑了笑,清了清嗓子說,「這樣吧,我們也別爭論了。我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兩個分別和我單挑。我輸了,就任憑你們處置。我要贏一局,就讓我帶走一人,怎麼樣?」

他的聲音雖然不大,然而擴散出去的音波卻凝如實質,即便是隔著老遠,在綠洲中也是清晰可聞。

魔蛇女妖和毒藤女,互相對望了一眼,隨後嘻嘻咯咯著說,「堂堂火焰之子,怎麼連這種無恥的話都說得出口?你可是威名赫赫的青年俊傑,A+級的人物,我們姐妹不過是不起眼的小人物。單挑?虧你想得出來,你這麼做,就是在欺負弱小女子。」

弱小女子?

張衛道和五不戒,面面相覷,分別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抹苦笑。

如果她們都算是弱小女子的話,那他們這對難兄難弟又算是什麼了?卑微的螻蟻嗎?

「欺負你們?」王焱搖頭笑了笑,「那就這樣吧,我以一敵二,打你們兩個。我輸了,任憑你們處置。我贏了,帶走他們兩個。」

「這還差不多。」兩女對望了一眼,均是從對方眼神中看到了自信。

毒藤女周身綠芒閃爍,指尖牽引出幾根藤蔓,將張衛道和五不戒纏繞地結結實實。隨後,兩女身形連連閃爍,短短几個呼吸間,就竄到了綠洲外,到了沙丘旁。

「火焰之子王焱。」魔蛇女妖咯咯嬌笑著,媚眼兒上下翻飛打量著王焱,掩嘴直笑道,「久仰你的名號,今天算是我們第一次正式見面。」

毒藤女牽著張衛道和五不戒兩人,同樣也是感興趣地打量著王焱,綠色的瞳孔閃爍著光芒,彷彿對王焱這隻「獵物」,十分地感興趣。

「見過兩位紫荊花聯盟的美女。」王焱從駱駝上下來,客氣地拱手招呼,保持著一臉紳士般的微笑。

「兄弟!」

形容凄凄慘慘的張衛道和五不戒,眼神涌著淚花瞅著王焱,喉嚨口有些哽咽,「叫你不要來救我們,你偏不聽吶。」

「得了得了,你們兩個,也別在我面前裝模作樣了。」王焱沒好氣地揮手說,「麻煩你們以後漲點記性,別一見美女就走不動道兒。」

「呃……老王,你一定要救我們吶。」張衛道眼見計謀被識破,眼淚都嘩啦啦地落了下來,「我們被虐得好慘吶。」

……

(昨天驚聞強哥被NTR了六年,刷了一天新聞。唉,現實往往比小說更加離奇和殘酷~~還是咱們家老王同志好~潔身自好~) ……

兩股巨大的衝擊力撞在了一起。

那一瞬間,中間形成了一個幾米直徑的巨型熾白色的爆炸球。僅僅是一剎那,高度能量聚焦的圓形衝擊波,向四面八方衝擊而去。

曬時間,巨響震耳,整座大禮堂都隱隱顫抖了起來。

一上一下兩道身影,各自被從反方向拋飛了出去。

衝擊波下,張煌雙臂交叉,頂著一道火焰護盾飛速下墜。

啪!

他雙腳撞在了早就成為亂石的擂台上,一塊幾百公斤的碎石被他踩得粉碎,嘴角隱隱溢出了一絲鮮血。

但是王焱卻更慘,他被狂暴的能量波震得向天空飛去。

咣當!

他後背狠狠地砸在了一根弧形橫樑上,穹頂微微顫抖。他連連揮動著蝠王翼翅,才勉強懸浮在空中。

「噗!」

他口中噴出了一股鮮血,化成霧狀,如雨如絲般向下飛揚。他臉上、身上、已經全部焦黑一片,顯然傷勢不輕。剛換上去的幾萬塊一件的西服,被火焰衝擊波震得粉碎,露出了強壯完美的身軀。厚實的牛仔褲,也在餘波中被撕成了條狀。

「小焱!」

南蓮眸光一動,下意識地想衝上去。同時烏雅安歌也是嬌軀一閃,瀰漫著黑霧氣息,跨出了護欄。

「別過來!」

王焱彷彿早就預料到她們的動作了,遠遠地一伸手制止了她們的動作。翅膀一斂,變身後雄壯的身軀飄忽著落在了地面上。

此時的他身高突破了兩米,赤裸的上身每一塊肌肉都如同精鐵鑄就,剛硬而爆發力十足。胸口那一朵火焰紋章般的胎記,正在發紅髮燙,微微有節奏的搏動著。

他的眸光依舊燃燒著兩團火焰,然而卻是給人予一種無比冷漠的氣質。

……

瞭望室中。

「唉,小王雖然不錯,但終究還是太年輕,修鍊時間忒短。」靜宜師太惋惜地嘆了一口氣說,「他的實力比起張煌,還是有很大差距的。能打贏申屠天路,多半還是借了屬性相剋的便宜。」

「韓總局長,我剛才看了一下小王的資料。」那位仙姿不凡的道士,捋著鬍鬚一臉驚嘆說,「他似乎才二十二周歲,在國非局中的履歷不足半年?」

「不是吧?」靜宜師太,邋遢老漢,臉色都紛紛一變,露出了不敢置信之色。事實上修為實力到了他們這一步,已經沒有太多的事情可以讓他們動容了。

可是這個消息委實太過驚人。

「呵呵。」韓總局長對此不置可否,只是笑了笑說,「繼續看下去吧,也許這小夥子能給我們創造個奇迹。」

……

「老高,這小子這年紀修鍊到這種實力,雖然堪稱不錯。」在擂台邊上,楊姓老者臉色微微奇怪地說,「但是說起做你女婿,卻還差了些吧。他究竟有什麼特別之處嗎?」

高承宗剛才雖然以開玩笑的口氣說出。但是楊姓老者卻知道,如果不是他真有這份心思,又怎麼會胡亂開這種玩笑?

「楊老頭,你又不準備招女婿。」高承宗眼睛半眯半睜,橫了他一眼說,「打聽那麼清楚幹什麼?」

「我就是有些好奇而已。」楊姓老者呵呵一笑說,「不過這小子還是很不錯的,年紀應該比張煌輕幾年。好好發展,未來也許能和張煌一較高下。但是現在么,呵呵,還是太嫩了。」

「呵呵。」高承宗也用了個呵呵回應了一句,沒再搭理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