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小冬一看,自己右側站著一個售貨員,應該說叫導購員,濃眉大眼的,並且化著濃妝,長相十分的,嗯,應該說有一種妖艷之美。

其實,在大都市,銷售員導購員是很少化如此濃厚的妝的,但是這金海市畢竟是一個海濱小城,所以對於導購員的化妝,也沒有太多講究,都是員工們自由化妝。

羅小冬和李麗香,就近看了看櫃檯裡面,結果,那導購員發話了:「那邊便宜,是千元機!」

並且說話的聲音尖銳,沒好氣。

顯然,她是瞧不起羅小冬這種鄉下人的,而旁邊的李麗香,雖然身材不錯,但是穿著打扮,也確實是農村人打扮,她的那件上衣,很明顯不是當下流行款式,是三年前劉長樂有錢的時候,給他在城裡買的新款,但是畢竟三年了,這城裡人都是每年買新款衣服,哪有一件外套穿三年的!可是農村人就不同了。

而那導購員是金海市區本地人,自然瞧不起鄉下進城的兩個人,羅小冬和李麗香了。

羅小冬皺了皺眉頭,顯然是聽出來了那濃妝艷抹女導購的譏諷的腔調。而李麗香自然也不傻,也聽出來了,羅小冬沒有和她做口舌之爭,但是李麗香畢竟快三十歲了,社會閱歷上去了,人也能說會道,他見羅小冬受此欺辱,怒道:「你拽什麼拽啊,你一個導購員,你還瞧不起人嗎?」

那導購員白了李麗香一眼,不再言語,因為她也怕鬧大了,被上司處罰,但是心底里還是瞧不起羅小冬和李麗香的,這時候,巧合的是,現在是下午兩點半,他們導購是白班和中班交替接班的,白班是早上八點鐘開門到下午兩點半;中班是下午兩點半來接班,晚上九點半下班!

這來接班的是一個新來實習的小姑娘,她見到了這一幕,上前和解道:「對不住啊這位女士先生,我來給二位介紹吧!」

那濃妝導購見接班的來了,頭也不回的準備離開。

羅小冬看過去,只見那小姑娘大概只有十八九歲,估計是剛從學校畢業,就來工作。現在是秋季,也不是寒暑假,不太可能是學生勤工儉學,那小姑娘眉清目秀的,高聳的胸前,戴著一個工號牌,上面寫著許青梅,實習導購的字樣。 羅小冬看到這字樣,明白是一個實習生,於是說道:「來,拿這個手機樣機我看看!」

那實習導購十分熱情的拿出來,想介紹給羅小冬。

結果,剛才的濃妝艷抹的導購收拾東西準備出門回家,路過攤位,又白了那羅小冬一眼,對那實習導購許青梅說道:「他買不起的,你不如介紹那邊的千元機給他!」

聲音雖小,不是大聲嚷嚷,但是附近的幾個顧客和相鄰櫃檯的幾個導購員,也都聽到了。

李麗香本想拉著羅小冬走。

結果羅小冬也不知道是真沒聽到,還是假沒聽到,說道:「我買了,三台!」

所有的顧客都瞪大了眼睛,這可是四千塊錢一台的新出的最頂尖的國產智能機,雖然說是國產,但是也是頂尖的,現在我國富強了,至少在手機領域,是不弱於外國的。

羅小冬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卻有磁性,有穿透力,正廳里的這附近五六個櫃檯的導購和顧客,都聽到了!

這一下,那個濃妝導購尷尬了,這一台手機就是一百多塊錢的提成啊,三台手機是接近四百塊錢!她一天哪能賺四百塊啊,一個月工資底薪才兩千多呢!她想陪上笑臉去把這生意搶下來,可是自己已經換好衣服準備出門了。

結果,那實習導購發愣了,今天是許青梅第二天來實習,她沒想到第一筆生意來的這麼快,昨天跟著前輩老師學了一下午,今天算是頭一次自己單幹,結果卻來了大生意!她正發愣呢,結果,那濃妝導購不要臉的湊上來,笑臉說道:「許青梅,你幹什麼呢?我來吧!」

然後朝著羅小冬和李麗香一笑,說道:「我來,我來吧!許青梅,你看著,學著點!」

許青梅反應過來,知道這前輩導購是要搶提成了,也沒辦法,露出無奈的眼神,心想總不能跟這前輩導購爭吧!

結果,羅小冬淡淡說道:「我要這實習生許青梅來給我安排,謝謝你,但是我不需要你!」

話說的極為客氣,但是附近的人都聽出來,那羅小冬是記恨了,故意不讓那濃妝導購去幫他辦理結賬手續了。

那濃妝導購極為尷尬,臉紅了,好在,她臉上粉抹的太厚,大家看不出來她臉紅了。

她沒辦法,只好退出去,轉身依依不捨的離開出門回家去了。

心中的懊悔,無法比擬,心想,沒想到這土包子這麼有錢,我真是小看他了。

而另一邊,那實習導購許青梅,十分高興,熱情招呼,幫羅小冬辦完了手續。

出門,李麗香說道:「你買三台幹啥?」

羅小冬笑道:「你,我,郭大路各一台,胖子有一台智能手機,我就不送他了。等賺了大錢,我給你們每人送一個美利堅手機。」

李麗香連忙擺手,說道:「不用了,不用了。哎呀,你太破費了,你幫我還了債,還不知道怎麼報答你呢!」

羅小冬笑道:「咱們都自己人,就別客氣了,以後一起撈海參,賺大錢!早晚有一天,我要帶領整個小龍村乃至平安鎮,發家致富奔小康!」

羅小冬的豪情壯志,在外人眼裡也許是一個笑話,但是李麗香是真心喜歡羅小冬的,並且相信他。

看到羅小冬爆發的豪情壯志,不禁心中更加喜悅和興奮,說道:「我相信你!」語笑嫣然一片深情。

……

兩個人準備回去,靜候胖子的辭職和郭大路的歸來。

潛水用具,放在了三輪車上,三輪車被郭大路開回去了,所以羅小冬和李麗香兩個人還是坐大巴車回來,先路過平安鎮上,再回小龍村。

由於今天是廟會日子,所以回來的車,人滿為患。

這小地方不講究,如果是京都或者滬市這種大都市,那麼肯定是不讓超載的,但是這小地方卻不同。

司機師傅為了多賺錢,就多拉人,尤其是今天這種趕廟會的日子,所以一窩蜂似得,都站在大巴車上。

人擠人的場景,也沒啥稀奇的,羅小冬和李麗香擠了進去,兩個人緊貼著,這時候,李麗香的上身微微摩擦著羅小冬的右臂,羅小冬不禁有點臉紅了,但是李麗香卻完全沒注意。

羅小冬啟目看去,只見李麗香的薄薄的白色毛線衣更顯得身材很好,前鼓后翹。

羅小冬沒辦法,轉了個身,哪知道,這一轉身,自己的右側腿根子,也就是右大腿的上面,正巧碰到了那李麗香的翹起的屁股。

這車子一顛簸,羅小冬一個沒站穩,一下子把手碰觸到了李麗香的身後後背部。

這一下,羅小冬尷尬了,哪知道李麗香回頭一看是羅小冬,居然完全不在意,反而臉羞紅了。扶了一把羅小冬。

兩個人手臂相碰,羅小冬又聞到李麗香的陣陣體香,不禁有點春心蕩漾了。

羅小冬感受著女人的體香,慢慢的,居然冒出了一個奇怪的想法,那就是,這車一直這麼開下去,那該有多好啊!

羅小冬心猿意馬春心蕩漾,不知不覺,車子到了平安鎮了,到平安鎮以後,大部分人下車了,就空下了一些座位了。

李麗香順勢坐下,然後招呼說道:「羅小冬,來,坐這邊!」

因為通向小龍村的車有好幾輛,所以車上小龍村的村民並不是十分的多,除了羅小冬二人,只有三個,其中就有那王桂芝王大媽!

王桂芝王大媽,是個出名的大嘴巴,十里八鄉的事,經過她的嘴巴,都能編出個子丑演卯來!

這一天,王大媽廟會上抽了個上上籤,正高興的很吶,結果,在大巴車上看到了羅小冬和李麗香又在一起了。並且緊靠著坐著。

心中便想:這小寡婦李麗香真是老牛吃嫩草啊,羅小冬估計才二十歲吧,李麗香都快三十歲了,這要是傳到村裡去,肯定是個大新聞啊!

羅小冬這時候,也發現了王大媽就坐在自己側面的那一排座位靠外的位置上。

兩個人目光相碰,羅小冬打招呼:「王大媽!」

王大媽見羅小冬主動打招呼,說道:「哎呀,這不是羅小冬嗎?」

羅小冬笑道:「王大媽,你這是去趕廟會回來?」

王大媽說道:「是啊,你們難道不是嗎?」話音剛落,便看到了羅小冬手上拿的名牌手機的包裝袋子!

她驚道:「你們這是買的手機?」

羅小冬點頭,說道:「買了三台!」

王大媽大吃一驚,說道:「這,這,這得一萬多塊錢吧!」 羅小冬輕輕說道:「四千一台,一共一萬二。」

這話一出,那王大媽自然吃驚不小,說道:「呀,這是在哪發了財啊?嘖嘖,小子不賴嘛!」

說著,又看了一眼小寡婦李麗香。

意思是,你這小寡婦,居然有這福氣,傍上了發財了的羅小冬。

李麗香人不笨,看了一眼王大媽,和王大媽目光相碰,就大概猜出王大媽是個什麼心思,心中不知道是什麼滋味,五味雜陳吧。

車子在村西頭的李麗香的家門口停下,羅小冬也跟著一起下了車。

羅小冬把一個手機拿給李麗香,說道:「你拿著。」

李麗香知道羅小冬的心意,就收下了,然後說道:「在我這吃晚飯吧,羅小冬。」

羅小冬想起那餃子,好吃。

自己也會包餃子,但是這廚藝卻比李麗香差遠了。但是轉念一想,王大媽就在旁邊,自己答應的話,王大媽估計能把這事兒傳的滿村知道。

結果,還沒說話呢,王大媽先開腔了,說道:「羅小冬啊,你看人家李麗香一番心意,你就過去唄。你這手機可是四千多啊,你爺爺若在,知道你發了財,他也該老懷安慰了。」

羅小冬最親的人,就是死去幾年的爺爺,因為爸爸媽媽他已經沒什麼印象了,只有爺爺的音容笑貌,十分清晰的刻在腦海之中。

羅小冬笑道:「王大媽,你可別出去亂說。」

為防萬一,羅小冬思前想後,還是說出去了這句話。

王大媽王桂芝臉上樂呵呵的,說道:「這是好事啊,你這麼大小了,有二十一歲了吧?也該有個人照顧了,我最近看電視,什麼相親時代節目,那男女都差十歲以上,姐弟戀,不都是很幸福的嗎?這沒啥,年紀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羅小冬拍手道:「呀,王大媽你懂的真多,不過我和嫂子之間沒啥!你別誤會了。」

李麗香也說道:「是啊,我和小冬是朋友,他幫我還了債。」

王大媽本來不知道這件事,這下更驚奇了,說道:「你,你老公劉長樂做生意賠的錢,羅小冬幫你還上了?」

原來王大媽也聽說過這件事,說是簽了十幾萬,是那劉長樂之前的朋友傳出來的。

李麗香點頭,感激的看著羅小冬。

王大媽說道:「這也太夠意思了,羅小冬!行了,啥也不用說了,俺明白了。」

說著,轉身離開。王桂芝的家在村西第二排房子,離著很近,所以也在這裡下車了。

羅小冬則說道:「我不去了,我回家躺一會,累了。」

李麗香說道:「好吧。」

其實羅小冬是說了句謊話,自從有了仙力,羅小冬一點也不覺得累,精力很充沛。

反倒是李麗香,逛了一天,的確有點腰酸背痛的。

告別了李麗香,羅小冬一個人回來,坐在炕頭,開始過電影一般的把今天的事過了一遍,覺得跟做夢一般。

第二天是周日,要第三天周一胖子才能去辭職,然後和郭大路一起來羅小冬家裡住。

羅小冬只需要耐心等待即可。

第二天中午吃了飯,羅小冬正在院子里來回走動,心想,這神功到底有多厲害?

院子里有箇舊的石磨,已經不能使用,那磨盤足有幾百斤重吧,羅小冬估計。

羅小冬使盡全力,想用手把那磨盤拿起來,這本來是絕對不可能辦到的事。但是沒想到,現在居然輕鬆做到了。

剛把磨盤拿起,外面的木頭門響了,有人敲門。

羅小冬喊道:「誰啊?」

心想,難道嫂子李麗香又來送餃子了?

結果,那聲音說道:「俺是你李嬸!」

羅小冬放下磨盤,打開門,一看,是村西頭的媒婆李嬸。李嬸是村裡甚至是這附近幾個村裡有名的媒婆,她手下促成的婚姻眷侶數不勝數。

羅小冬奇道:「什麼事啊?李嬸!」

李嬸笑呵呵,說道:「你小子發了財,就不認你李嬸了吧?」

羅小冬皺了皺眉頭,心想,自己發財的事,只有陶家和嫂子李麗香知道,哦,還有王大媽,估計是大嘴巴王大媽說出去的。

羅小冬笑道:「李嬸,啥事啊?」

李嬸笑道:「啥事?好事!俺給你做個媒!行不?」

羅小冬一驚,說道:「這……」

李嬸說道:「咱們村長你知道嗎?」

羅小冬心中驚訝,那村長劉廣才的閨女叫劉穎,號稱是村裡一枝花。這村花豈是自己配得上的?記得以前,也就是未得仙力之前,自己偷看了那村花劉穎一眼,就被她報以白眼,並說道:「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嗎?」

這劉穎長的的確漂亮,二十四寸長腿,白皙的皮膚,高聳的胸脯,主要是,她爹是村長啊,她又長的像她媽媽李雅芝,兩個人都是美人胚子,而且又不用下地幹活,保養的好。如果長的像她爹劉廣才那就糟了,一口大黃牙,一天兩包煙。右眼皮子下面還有個黑痣,外號黑痣劉!

這李雅芝肯讓李嬸來給劉穎提親?這怎麼可能呢?就算王大媽宣傳的好,說我羅小冬發了點小財,但是也不至於如此啊?

羅小冬正想著,李嬸說道:「傻小子,你愣什麼呢?來來來,讓我進去!」

羅小冬讓李嬸進來,李嬸進來,四處瞅瞅,說道:「小子,你這屋子也該修一修了吧,聽說你有幫小寡婦李麗香還了債,你自己的房子怎麼不收拾一下?」

羅小冬笑道:「等一等吧,不急。」

李嬸說道:「你奶奶死的早,當年爺爺奶奶在的時候,我還經常來找他們閑聊呢。 晚婚 現在,他們都不在了,你的婚事,就交給李嬸我吧。」

羅小冬忍不住問道:「可是,村長他閨女劉穎……」

李嬸瞪大眼珠子,說道:「啥?你還惦記咱們村裡一枝花劉穎啊?你這小子倒是膽子不小。」

羅小冬奇道:「你剛才問我知不知道村長劉廣才?」

李嬸擺了擺手,做了個手勢,說道:「是啊,但我是想給你介紹劉廣才的外甥女。你看看這照片!」

說著,拿出照片來。

羅小冬奇道:「這劉廣才村長的外甥女,我沒見過啊。」

重生太子妃 李嬸笑嘻嘻,說道:「沒見過怕啥,見一面不就行了嗎?我來安排,你們去平安鎮上新開的咖啡館喝杯咖啡,也搞的洋氣一些!」

羅小冬喝過一次咖啡,是在孤兒院的時候,有愛心人士捐贈的,每個人一杯,據說一杯十多塊錢呢。 於是想說可以,瞧瞧人也可以,沒啥。這時候,李嬸拿出這照片給羅小冬看。

羅小冬一看,大吃一驚,說道:「這,這不是個傻子嗎?」

照片中的人,明顯有一點智商殘疾,其他還好。

那李嬸笑道:「不殘疾也找不上你啊,你一個孤兒小農民,你還指望找個正常人嗎?」

羅小冬心想,這也太欺負人了。

但是自己又不能上去扇李嬸一巴掌,於是忍住心中怒火,說道:「李嬸啊,你這也太瞧不起人了。」

李嬸居然毫不動氣,依然笑呵呵,說道:「小冬啊,你還準備娶個正兒八經的黃花大閨女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