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鳥:「可我們也是在爬。」

禿鷹小聲罵道:「可惡的LYB啊!我真的不明白,難道所有老六都能這麼沉得住氣么?剛才我離他那麼近,差兩步就踩到他了,他竟然都能穩穩的趴著,也不怕被發現了!」

翠鳥嘆道:「什麼都別怨,要怪就怪我運氣不好,不是另一支隊伍干預,把我打成殘血,DW也陰不到我。」

沒有淘汰信息,他們只知道金字塔有隊伍,但卻不知道是哪一支。

當然,無論是哪個隊,反正他們都是被動挨打一方,誰是誰區別並不是很大。

紫金鳥:「七七也不知道從哪挖了這麼一名選手,看他的沉穩程度,不太像新人啊。」

禿鷹:「跟新不新人沒關係,所有LYB都這樣,不沉穩還能叫老六嗎?翠鳥。」

翠鳥:「嗯?」

禿鷹:「你糖白給了,看看七七是怎麼對你的。」

翠鳥:「…………」

紫金鳥:「各位,我覺得當務之急……不是應該找獨狼嗎?」

禿鷹:「我們不是正在找么。」

紫金鳥剛待開口,禿鷹又補充道:「只是找不到而已。有這些該死的草叢,啥也看不到。」

翠鳥沉思:「他應該就在附近,如果我們能站起來,說不定就看到他了。」

紫金鳥:「但問題是我們站不起來啊。」

翠鳥想了想,提議:「不行就算了吧,別去找他了,不值當。而且只有一個人,他也不敢對我們怎樣,更不敢主動出手。這樣,咱們向來路走,慢慢爬出這片區域。」

指揮發話了,其他人還能說什麼。

「那就爬吧。」禿鷹說著,好似想起了什麼:「對了,主視角會不會在我們這裡,如果這樣子被拍到,那可太丟人了。」

紫金鳥:「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關心丟不丟人。」

禿鷹:「啊?難道你不覺得我們像四條緩慢蠕動的——哎喲!」

紫金鳥一怔:「你又瞎叫喚什麼?」

禿鷹罵道:「可惡!有人朝我屁股射了一箭!」

翠鳥切到了他身後布谷鳥的視角,果然看到了他屁股上有一支土黃加暗金色彩的箭支,那是造夢弓的配套箭支:驚鴻箭。

「是七七獨狼乾的。」

「靠!」禿鷹雖然沒掉多少血,但對於DW射擊的位置感到極為憤怒:「他能打到我,說明離咱們非常近!」

紫金鳥:「廢話,這還用你說!關鍵是我們看不到他在哪啊。」

翠鳥沒有再說話,因為她沒有料到丁溫竟然敢主動出手,一個挑釁他們四個。

仔細想想,貌似他好像還真敢。

對方只有一個人,動靜小,非常隱蔽;而他們有四個,無論多小心,總會發出聲響的。

目標太多,很容易被對方鎖定。

總結就是,DW能知道他們在哪,但他們卻對於前者……一無所知。

另一邊,禿鷹把箭支從屁股上拔下來,還沒過五秒,又是叮的一聲。

第二支驚鴻箭不知從哪飛來,再次射中了他的屁股。

「可惡啊!」禿鷹已經記不清是第幾次說出這三個字了,「為什麼總是我?」

惱羞成怒的他再也沒能忍住,憤然起身去尋找丁溫的位置:「你這個煩人的蒼蠅,我倒要看看,你——」

才站起來,立刻有三個人鎖定了他,一把槍,兩把弓,齊齊開火。

禿鷹被嚇得一哆嗦,連忙重新趴下。

不知道該用什麼辭彙才能形容此刻心情的他,只能咬牙重複著那三個字。

「可惡啊!!!」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原本還想多消耗消耗你們的體力,沒想到竟然被一個小孩子給撞破了,一群人連一個小孩子都不如,看來我是謹慎過頭了。」楚風的話音剛落,一個聲音就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

接着,一個個渾身漆黑的人從樹上,地里,樹林中冒了出來,黑壓壓的一排,直接將楚風他們包圍在了一起。

「百田一郎,這次

《從成為龜仙人師兄開始模擬諸天》第九十七章:靄忍VS雨忍 「那時的我還十分弱小,身長只有不到三寸,這一睡,就是一萬年。

等我醒來時,發現自己在一處冰窟內,身旁的萬年寒髓全都被我吸收。我也從而成為了萬年魂獸,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醒來之後,我就在裏面爬啊爬的找出路。結果出路沒找到,卻又找到了一團更大的萬年寒髓。

有了萬年寒髓,就意味着我有了食物,於是,我就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這一睡,就又是數萬年……

那洞窟我雖然出不去,但只要有萬年寒髓在,就不至於把我困死。

後來,我所幸也不尋找出路了,就在到處找萬年寒髓吃,找到一團大的,我就睡一覺。到了後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直到我身上第一圈金紋的出現。

你們猜的沒錯,金紋對於我們冰蠶來說,有着極其重要的意義,一道金紋就象著着十萬年的修為。在我的記憶中,我們冰蠶一族還從未有過十萬年修為的存在。我就是史無前例的第一個啊!」

說道這裏,天夢冰蠶的話語變得有些激動。

接着,天夢冰蠶繼續開口道:

「那時候的我就進化成為了金紋冰蠶,已經有足夠的力量破開堅冰出去。

那時我還不知道,原來成為十萬年魂獸後會受到極大的限制,很難再提升修為了。也許是我的運氣好,再加上我們冰蠶一族自身戰鬥力的匱乏,神奇的沒有引來任何天譴。

咳咳,那個,睡的多了吧,我也就懶的出去了。所幸就在冰窟里繼續睡啊睡的。

因為我的修為高了,以前不能去的地方,也能夠破開堅冰進去了。就讓我在冰窟深處發現了更多的極品寒髓,它們也成為了我的食物。

就這樣,我吃了睡、醒了吃,也不知道怎麼時間就過去了,不知不覺,我身上就多出了十道金紋。

然後,我就被你們找到了……」

天夢冰蠶慢吞吞的說完這話,心中很是無奈。

而星河比比東還有雪帝和冰帝,則都是一臉無語。

原來這百萬年魂獸就是這麼來的,吃了睡,睡了吃,吃着睡着就突破百萬年了,你這讓其他努力修鍊的魂獸們情何以堪?

就算是極北三大天王之首的雪帝,也還是在星河的幫助下才突破到了八十萬年,並且在突破到八十萬年後,差一點兒就被天劫劈死。

要不是星河恰好來到了極北之地再幫了雪帝一把,只憑雪帝本身的實力,是根本不可能度過這八十萬年的天劫的。

還有泰坦雪魔王,憑它的的天賦血脈,修行到二十九萬年便是極限,如果沒有星河幫忙,那它這一輩子都不可能突破三十萬的門檻,最後只能死在前往三十萬年的道路上。

可這天夢冰蠶呢?

根本啥都沒做啊。

修鍊沒有瓶頸,沒有極限,甚至連天劫都沒有。莫名其妙就突破到一百萬年。

而魂獸在修為突破到百萬年後,就跟魂師突破九十九級成神一樣,從此享受無限的生命。

也就是說,達到百萬年修為的天夢冰蠶,只要今後不出什麼意外,那他就可以一直修行下去,永生不死。

但是不得不說,天夢冰蠶想要一直順風順水的活下去,也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比如現在,它不就發生意外了嗎?

而且星河覺得,就算今天他們沒有找到天夢冰蠶,今後天夢冰蠶也會被其他人找到,落入別人的魔爪。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這句話正好可以用在天夢冰蠶的身上。

你想想,一個具有百萬年修為的魂獸,但卻沒有與百萬年修為相匹配的實力,就連一些血脈普通的十萬年魂獸,天夢冰蠶都不是對手。

這意味着什麼?

天夢冰蠶根本就不是什麼危險,簡直就是一座移動的寶山啊!

所以星河斷定,就算今天他們沒有來過這裏,天夢冰蠶也會在今後的某一天被其他的魂師或者魂獸找到,然後把它抓起來好好研究,榨乾剩餘價值。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天夢冰蠶現在的處境還算是幸運的,因為在場的幾人,對它都不是特別的需要。

比比東就不用說了,修為已然達到神級,天夢冰蠶對她而言也起不到什麼作用。

星河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如今在他的元府之中,滿滿都是比天夢冰蠶的神力還要精純無數倍的天地元氣,自然是不會看得上它。

還有雪帝和冰帝,也不怎麼依賴天夢冰蠶身上的神力。

如果是在幾個小時之前,雪帝和冰帝還沒有吃過星河天地造化丹,那麼天夢冰蠶體內的神力,就能給她們帶來很大的幫助。

可是如今的雪帝與冰帝,已經服用過升級版的天地造化丹,體內已然蘊含着精純無比的元氣,比起天夢冰蠶的神力還要精純許多。

簡而言之,星河升級版天地造化丹的作用,要比天夢冰蠶的作用大上很多很多,她們剛才已經吃了西瓜,自然就對芝麻沒啥胃口了。

並且雪帝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十分冷漠,但她的性子卻是很善良的。

雪帝與天夢冰蠶同屬魂獸一脈,就算天夢冰蠶對她的作用真的很大,她也未必下得了手。

地底冰層內的眾人沉默許久,一旁的冰帝率先忍不住的咬了咬牙,看着眼前的這條大冰蠶道:

「可惡,它這麼簡單就修鍊成百萬年魂獸,我這麼努力現在還在四十萬年……

心裏好不平衡啊!我想砍死它怎麼辦???」

聽到冰帝這話,不遠處的天夢冰蠶立時慌了。

「別呀,別殺我,殺了我真的一點兒用都沒有的。

我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魂獸而已,只是運氣好才修鍊到百萬年的。

而且就算我修鍊到百萬年了,你讓我雙手雙腳我都打不過你,要不平衡的話也該是我才對啊,是吧?

而且您高貴大方美麗善良,大慈大悲救苦救難,是肯定不忍心對我一個小小的魂獸下手的吧?」

天夢冰蠶忙不迭的連聲說道,冰帝聽完之後忍不住的點了點頭,默默將自己剛凝聚好的寒冰大寶劍收起。

「看在你講話這麼誠實的份上,我就饒過你吧。」 不過,對於諸葛天雲來說,徐福再厲害也只是一個小家族之人,即使徐青松曾經是神龍殿的人,那又如何,武道界實力至上,無境界作為依仗,充其量也就只能在凡俗顯顯威。

「會長,據探子來報,余家和沈家分別帶人堵在島外。」諸葛天雲瞥了眼吳道天,詢問道。

吳道天笑了笑,呵呵道:「這些人好歹也是有頭有臉的人,怎麼這麼沉不住氣。」

「會長,那我們該怎麼辦?」

「暗中幫助徐福逃脫。」

「什麼?!」諸葛天雲驚叫道,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