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身直立住身體,楚皓轉身一望。原來身後的幾個傢伙就是錢宏命令的的那幾個嘍囉小弟子。只不過楚皓跑得實在是太快了,讓這幾個傢伙迷了路,現在才找到了這裏。看到楚皓悠閒的躺在青草上,他們心裏的氣就更加不順了。

本來準備看在同一個師門的面子上,只教訓教訓這個廢物,讓這個廢物自己知趣一點,自我逐出師門消失滅跡的,可是現在不行了。

他們當初的想法是不準備殺這個廢物的,可是現在他們又改了主意了。楚皓看着這幾個傢伙不懷好意的目光,就知道今天是在劫難逃。不過,楚皓也是相當的鎮定,面無表情的嚴詞說道:“我到哪裏去,還用不到你們來多管閒事嗎?”

“嘿嘿,開始是不管我們的事,可是現在關我們的事了。你跑這麼快,還跑這麼遠的地方,害我們兄弟也跟了這麼遠,這筆帳我們要好好算算。”帶頭的傢伙陰陽怪氣的胡攪蠻纏道。

楚皓知道今天的事不是這麼善罷甘休了,心裏只是認爲這幾個傢伙應該早就想修理自己了,如今得到了機會,還不好好把握啊。卻沒有想到是有人叮囑要他的命。

“你們想怎麼樣,難道不知道門規說過,同門不得相殘嗎?否則廢掉武元,終生不得再次歸門。”楚皓依舊鎮定。“掌門?你也好意思提出門規,你這個廢柴,明明沒有真才實學,卻可以得掌門親睞,收爲真傳弟子,而且每年都要霸佔一個後山修煉的位置,簡直就是站着茅坑不做事。我們這次就是要狠狠修理你一頓,而且還要你自主退出門派。”爲了不引起楚皓的反噬,帶頭的那個嘍囉弟子假意的敷衍着。

楚皓聽到這裏覺得知道是什麼原因了,原來就是因爲自己是掌門真傳弟子,而且每年霸佔後山修煉的名額。所以他們看自己不爽,想要將自己修理修理。楚皓看了看四周的環境,覺得三十六計的上上之計是絕對沒有戲了,前路已經被他們幾個佔據了,只有身後的懸崖,看來今天的一頓毒打是少不了的了。

帶頭的蒼霞門弟子看着楚皓的樣子,分外快意,臉上的殘忍猙獰的笑意和略微的殺氣卻將他的真實目的暴露了出來。楚皓一見到帶頭弟子的臉色就知道他們根本不是要修理他,而是要殺掉自己。

只見他左手一擺,嘿嘿笑道:“兄弟們,給我好好伺候伺候我們的大師哥。”楚皓看着對面的幾人面目猙獰的殘笑着向着自己走來,也知道自己這次恐怕難逃一死了。

“士可殺,不可辱。我是不會讓你們得逞的。”楚皓哈哈大笑道。說完就對着身後的懸崖義無反顧的跳了下去。

幾人看見楚皓這個天生廢柴自殺了結了自己,一時都是慌了神。雖然他們也做過這些事,可是畢竟他們還是一羣少年啊,而且還是殺害自己門派的師兄。

帶頭的傢伙也是一陣慌神,不過看了看比自己更加慌亂的幾個小弟們,帶頭的嘍囉弟子還是勉強的壓了壓心神說道:“如果有人問起,大家都要說不知道,知道嗎?如果誰要是給捅了出去,我不得好過,我也要告密的人死。不過你們放心,錢老大會保護我們的。”說完臉上的猙獰之色更加扭曲。一個棒子加上一個蘿蔔的方法這個領頭的嘍囉弟子是用的爐火純清了。

楚皓還是在不停的下落着,難道我就要死了嗎?也許吧,這麼多年的嘲諷我也受夠了,也許死,說不定是一個真正的解脫。”心裏如是這麼想着,楚皓落下了懸崖。

快速的下落着,楚皓感覺原來死亡並不是一件那麼可怕的事情。只要你能正視死亡,死亡將不再可怕。只是楚皓心有不甘啊,這個世界還有自己的眷戀,不是說放棄就能放棄的。

楚皓想了許多,想了自己這輩子所做的事,發現原來自己竟然沒有一次出彩過,永遠是那麼的平庸。

還有自己的父母,父母辛辛苦苦的將自己拉扯大。如今父母已經被奸人所害,我這個當兒子的還沒有爲父母報仇,怎麼能就這麼輕易的死了。

還有,還有,那個永遠都會對着自己微笑的丫頭。不管遇到了什麼事,她總是在自己的身邊。就算自己真的是一個天生的廢材,她也沒有一次嫌棄過自己,還是如同小的時候一般,給自己莫大的鼓勵。

想到這裏,楚皓心裏深處不想死的念頭瞬間迸發了出來。看着越來上升越快的景色,楚皓冷靜的想着怎麼樣可以求生。

下落的趨勢還在不停的加大,楚皓穿過濃濃的雲層,慢慢可以看見懸崖之下的景色。

只見懸崖之下,灌木叢生,但都是又小又矮,根本無法接住自己不停加速的身子。再次的看了看,發現自己頭底下就是一棵粗壯的大樹,大樹的根生長在岩石的縫中,粗壯,濃密的枝幹全部伸了出來。

楚皓看見這樣的一棵大樹,真是要感慨老天對於自己的照顧的確尤佳。卻忘了剛纔誰在咒罵着老天沒有張眼睛。

“轟”的一聲,楚皓結結實實的摔在了大樹濃密的樹葉裏,驚起一片飛鳥。

“看來我真是福大命大啊。”這是楚皓心裏最後的想法,就昏迷了過去。 清晨,薄薄的霧氣淡淡的飄散着,樹枝上不時的還有幾隻無聊的小鳥兒吱吱喳喳互相喧鬧。遠處,“轟轟隆隆”的水聲節奏的拍打着岩石,應該是一個瀑布。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也許是是一天,也許是兩天,也許是一個星期。楚皓大腦終於清醒了過來,可是身體卻還是軟綿綿的,連睜眼都是奢望的事。

楚皓就這樣仰躺着,感覺四周的寒氣已經侵襲到了自己身體內部,自己的身體也好像在發着抖。躺着的地方很涼可是身體不能動彈,無奈之下楚皓也只有咬着牙忍着。

茅山鬼術師 ,猶如糨糊一般。應該是血吧。”楚皓雖然意識還是有一點模糊,不過還好的是可以自主的思考了。

“沒有死嗎?”心裏呢喃的一下,楚皓緩緩的睜開了雙眼,右手用力撐住下面,“啊”楚皓突然一動牽動了體內的傷勢連帶着又噴出了兩口猩紅的鮮血,艱難的擡起袖口狠狠的擦了擦嘴脣邊的鮮血,對於要殺掉他的幾人還有幕後主使者,楚皓心裏已經打定注意要讓他們血債血償。

對,楚皓變了。如果是以前的楚皓定然不會殺人,只會息事寧人的。可是如今不同了。經歷了生死一瞬的考驗,楚皓的性格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別人要想殺我,我就要他比我先死。


在落入斷崖的一瞬間,楚皓已經知道自己是不能死的。“家仇還沒有報,我還有如何臉面下去見自己的父母。佳人爲我,我又有如何再次見她。”楚皓雙拳死死的捏住,青筋都露了出來,心裏卻是如是的想着。

慢慢的擡起頭,看了看周圍的環境,楚皓無語的笑了笑。這回真的要感謝某一隻無私奉獻的小鳥兒了,將樹種丟在了岩石縫裏,讓自己竟然掉在了這麼一棵大樹之上。

大樹的枝椏猶如巨傘一般隆隆的托起,而楚皓就是掉在了其中的枝椏上,雖然沒有致死,但是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來,楚皓也是吃不消。


吃力的揮舞的一下手臂,忍着劇烈的疼痛,慢慢順着大樹的枝椏艱難的爬下來。終於爬下了大樹,楚皓已經是徹底的精疲力盡了,呼呼的喘着氣。毫無力氣的往地上一倒,如果楚皓沒有那呼呼的喘氣聲,可能別人認爲會是一個死人。

不知道又休息了多久,楚皓身體的力氣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慢慢的睜開眼,坐直起了身子。楚皓開始仔細的觀察四周的環境,這裏是一個山谷。仔細的查看了一下週圍的環境,發現實在是沒有什麼危險之處,楚皓輕呼了一口氣。

看了看高聳入雲的懸崖,楚皓真是慶幸這岩石縫隙里長瞭如此一棵大樹。原本在懸崖之上往下看,雖然覺得高,但不會覺得怕;但是從下面往上看,楚皓也是膽戰心驚。看來,不死,真的是天意啊。

“咕”真在楚皓心裏YY的時候,肚子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再次仔細的看了看旁邊的環境,看來要想找到結果實的果樹實在是一個挑戰。不過,不遠處水流撞擊石頭的聲音,楚皓還是聽到了。滿懷希望的楚皓快步的向前走着,終於看到了一處瀑布,瀑布的積水匯成了一條小溪,溪水清澈見底,楚皓連忙跑了過去,用手舀了一瓢水在臉上潑了潑,擦淨了嘴角的血跡。

仔細的找了找,果然是沒有令楚皓失望啊。小溪裏的確是有魚的,隨便的抓了兩條。楚皓回到岸邊,殺魚洗魚,又撿了一些樹枝,搭了一個簡易的燒烤架,用樹枝穿着魚烤了起來······

“嗝~終於吃飽了。”楚皓滿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感覺身體裏流逝的力量再次迴歸了身體。看了看天色已經有一點黑了,搭了一個簡便的防禦裝置,用來防禦一些野獸夜晚的侵襲,楚皓蜷縮着身體慢慢的睡着了。

一夜無話。清晨,“吱吱呀呀”的鳥兒的鳴叫聲吵醒了沉睡狀態中的楚皓,伸了伸手臂,覺得實在是睡的太爽了。走到了小溪旁邊洗了洗臉,感覺大腦也是更加的清醒了,搖了搖腦袋,將頭髮上的水珠搖掉。楚皓這才仔細的觀察了這個這個地方的環境。

這是一大片樹林,但是基本上都是一些矮小的灌木,除了救了楚皓一命的那棵巨樹。仔細的向前張望了望,楚皓髮現前面應該是蔥蔥郁郁的一大片綠色。處於對於未知的好奇,楚皓邁着步子向着那裏走去。

終於走到了近處,原來就是一處小山谷。只不過引人注意的是小山谷的入口像是有人特意加上去的,因爲山谷的入口被層層巨石堵住,只留下了可供一個人進出的空間,彷彿袖珍型的城門一般。而那一大片的綠色就是這巨石圍牆上面可能很久沒有人整理了,大片的青苔蔓延了上去,覆蓋了整片圍牆。

“難道真的有前輩高人在這裏避居着。”楚皓心裏的念頭一閃即逝。楚皓突然想起了原先的世界裏,自己看的那些網絡小說中的狗血橋段:一個身無分文、毫無背景,勢力的少年在險死環生之後遇到了某某個隱士高人隱居的地方,高人對着少年說了一堆“這就是莫大的機緣,命中註定的,你就是我要等的人的一些廢話”然後收少年爲徒。

從此少年跟着隱士高人學習絕世神功,跟高人一起生活,若干年後,高人死之前告訴少年一個什麼機密,然後少年重出江湖成爲了絕世高手,雄霸一方的人物。

“呸····”我在想什麼呢,將自己心裏的YY想法埋進深淵,對着地面吐了一口口水。

“不會這麼巧吧?難道真的是上天送給我的莫大機緣。反正來也來了,看看又何妨 啊?”心裏如是的想着,楚皓小心翼翼的摸着那巨大的石頭慢慢的走進那個小山谷裏面。不停的向前走着,亮光也是越來越大。

終於走到了出口,果然不出楚皓的預料,此處的確是一個小山谷。不過這個山谷靈氣濃郁,基本上可以和楚皓門派後山的修煉室相媲美了,實在是一個修煉的必佳場地。“自己終究無法是無法晉級啊,如果可以的話,自己一定可以在這裏修煉來突破關口的。”

看着靈氣濃郁的山谷,楚皓心裏的那一份遺憾感一閃而逝。收拾了一下心裏的失落,楚皓放眼望去,只見山谷中載滿了一些樹木與小草,零星的還有幾朵小花,也許是此處靈氣實在濃郁的原因吧,居然連樹木和花草也是別外面的更是蔥鬱,好像要滴出水來一般。不過最吸引楚皓的還不是這些,而是山谷的中間居然有一間茅草屋。


“這不會是仙境吧?或許還真是前輩高人的隱世避居之地呢?況且那裏還有一間茅草屋。”楚皓心裏唯一的就是這個想法,張着大大的嘴巴,一副呆了的模樣。

“看來我真的是走了狗屎運了。”這次楚皓十分肯定的在心裏說道。

楚皓小心翼翼的慢慢的向着那個也許是還有人居住的茅草屋處走去,生怕踩到了這裏的花花草草,而擾的這裏的主人不太歡喜。好不容易的到了茅草屋門外,隨意的用眼睛掃了掃,只見門口處已經接了一層厚厚的蜘蛛網,看來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打掃過了。

看到如此的破落樣子,楚皓一顆熱血沸騰的心不禁涼了半截。可是,楚皓實在不甘心啊。他一路打着一些礙事的 蜘蛛網,一邊向着裏面走去。茅草屋的陳設十分的簡單,一個竹藤編制的桌子就擋在大門邊上,一個竹板牀,地上還有兩個滿是灰塵的蒲墊。將全部的地方仔細的掃視了一遍,還是沒有找到什麼有用的東西,這不禁讓楚皓喪失了最初了好奇心。

彎腰撿起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年沒有人坐過的蒲墊,楚皓仔細的擦了擦灰塵。隨意的將蒲墊扔在了木牀上坐了上去,可是心裏實在不甘心就是這麼一個情況。楚皓又開始轉身低頭慢慢的觀察起了木板牀,看看有沒有機關密室之內什麼的東西。坐在木板牀上仔細的摸遍了牀上的每一個結構,楚皓不得不悲哀的警示自己,的確沒有什麼機關暗室之類的東西。

“難道機關在竹藤編制的桌子上?”楚皓又扭過了身,準備觀察觀察那一張很是普通到到甚至可以使人丟棄的竹藤桌子。

楚皓快速的跳下木板牀,圍着竹藤桌子仔仔細細的轉了好幾圈,卻依然沒有什麼發現。楚皓是真正的喪失了尋找高人寶藏的信心,“大概這就是老百姓躲避戰禍時留下的吧。”楚皓無力的這樣想着,可是看着這個擋在大門邊上的竹藤桌子實在是礙事,而且楚皓心裏實在撇屈的很。

找了這麼長時間竟然是這個結果。氣急的楚皓一腳就踢在了竹藤桌子上,準備來撒撒火氣。“哦”楚皓一聲痛叫,左單腳站立雙手不停的摸着自己的右腳。原來楚皓一腳揣上竹藤桌子時,桌子竟然紋絲不動,反而將楚皓的右腳踢得生疼。

唏噓了一下的楚皓終於感覺到了不對勁,“不對啊,這麼一個竹藤桌子我怎麼會踢不動呢?雖然我只是二星武徒,可是也不至於這麼廢柴吧。”想通了這其中的關鍵,楚皓的一顆心頓時活泛了起來。再次一瘸一拐的走到那竹藤桌子旁邊,伸手推了推,發現還是沒有什麼動靜。

楚皓吐了一口口水,雙手使勁的搓了搓,捉住桌子的邊角,移動了起來。一陣陣“轟隆轟隆”的聲音頓時響起。看着機關已經啓動,楚皓不得不感嘆自己的確是人品大爆發了。

機關竟然在這麼顯眼的竹藤桌子上,難怪將這個破桌子擋在大門口呢,看來設計機關的人很用了一番心思啊,果然是思慮周密。楚皓不得不佩服這個設計機關的人。看着木板牀沿上一個像盒子一般的東西“嗡嗡”的上升,楚皓的一顆火熱的心也開始沸騰起來了。

“會是什麼呢?功法?武技?還是寶貝?到底會是什麼寶物啊”看來自己真的是大賺了,雖然沒有遇到隱士高人,但是得到隱士高人的祕傳也是不錯的啊。楚皓在心裏歡快的想着。

機關終於完全開啓了,楚皓鬆開雙手,快速的跑到木板牀前,將那個精緻的小盒子慢慢打開。小盒子裏只有一封信件和一個黑漆漆的破爛戒指。大感失望的楚皓還是將裏面的無名信件從小盒子拿了出來,小心的拆開。

“餘此生謬誤矣!於臨死之前方悟。可悲,可笑!!!餘少時資質魯鈍,經脈盡堵,但內心執拗。爲餘心之理想,吾離家遠遊,遍尋真人,更是踏遍九州,糅合幾家之精要,終於創出一門可以打破先天桎梏的功法,取名爲:破先天訣(意思就是打破先天桎梏,破解先天筋脈盡堵的功法)。此法修煉大成,筋脈盡堵者亦可學習武元功法,修煉武元,學習武技。”

“哇塞,不會吧,打破先天的桎梏,如果這本功法流傳到外面去,那不是每一個都能成爲天才啊。而且只要這本功法流出大陸,相信一定會讓人搶到頭破血流,至死方休的。”楚皓心裏喜滋滋的想着,不過楚皓可不會拿着這個功法到處炫耀的,除非楚皓不想要命了,財不露白的道理楚皓自認還是比較明白的。

看到這裏,楚皓心裏真是高興的要死,這個隱世高手盡然和自己一樣天生就是筋脈完全堵塞了,而且看他的意思,他還創造了一門功法,可以讓資質魯鈍的人也能學習武元。這個驚喜的確把楚皓給徹底的幹到了。

雖然自己心裏的波動實在太大了,可是楚皓卻依然雙手有點顫抖的繼續讀着這篇書信。

“餘雖是資質魯鈍,三十歲方纔修煉出武元,本來一輩子也是沒有任何前途,能成爲一個武士已經是餘之大幸。奈何天不亡我,讓我得到上古奇物乾靈戒和乾靈戒指的擁有者的開天祕法《逆訣》,一百五十歲時即修煉成爲當時聲噪一時的武帝,奈何啊奈何,圖惹仇家無數,遭世人紅眼與吾。餘將餘之祕寶藏於吾以前修煉之處,望有緣人得之······最後,餘此次會戰於十大高手,肯定會命喪當場,但是餘不忍心看到自己的東西留給殺我之人,所以藏於此處,望有緣人。

讀完了這封信以後,楚皓心裏的高興勁也漸漸消失了,也感覺到了思想的承重。是啊,只有將武元修煉到越高的層次,纔有時間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才能保護自己要保護的東西。如果沒有將武元修煉到那個階段,別人要動我的逆鱗,我也只有得到身死人亡的下場啊。

在信中,楚皓清晰讀到了這個留信人心裏不甘的吶喊。就是因爲此人沒有達到足夠的等級,才被迫在別人的武力之下,藏住自己所得的祕寶,而且還被別人殺死的下場。

沒有足夠的等級,沒有不斷突破的武元,你就無法在這個世界上生存,遲早變成一抔黃土,理想只能成爲遺憾終生的事情。想到了這裏,楚皓,雙手死死的捏緊,就連那一封書信也被捏的細碎。 在九州大陸之上,武元是人們居家外出的必要之物。只有修煉武元,你纔可以在這個不是亂世的亂世中驕傲的生存。而武元的等級也是倍加森嚴,分爲九等九星。

首先就是一等武徒,要想成爲一個一等武徒,就必須經過門派或者是學院的嚴格選拔。當然一些貴族子弟和家族子弟不包闊在內。只有沒有實力,沒有勢力的普通人家才需要經過重重選拔,而上次想要殺死楚皓的那一幫人就是經過層層的選拔而選擇入門的。被選者需要在門派或是學院亦或是家族經過藥水的浸泡,強身健體,直到體內能感覺到一縷武元運行的階段。這就是一等武徒。

一等武徒突破之後就是就是一名合格的二等武者。武者也就是丹田之中已經形成了霧狀武元,這便是習武者初初登堂入室的境界了。達此境界者,可活百年。

二等武者突破就是三等武士,三等武士身體丹田之中,霧狀武元已經變化成了液態武元,武技的威力施展起來也是更爲的強橫,速度也是更爲的快捷。達此境界者,可在活五十年。

三等武士突破之後就是四等武師,而四等武師也可以算得上高手了。在整個蒼霞門中也只有掌門和幾個老不死的長老是四等武師,而且還是初級的四等武師。這一點楚皓知道的很是清楚。而想突破成爲四等武師,就必須將丹田之中的液態武元轉化成爲固體結晶狀。更是可以武元外放,也就是人們常說的護身罡氣。其武技的威力也是再次增加。這也是習武之人最初的門檻,不少自負天才之人都在這一關無法邁出一步,庸碌終老,遺憾死去。達此境界者,可活二百年。


四等武師之後就是五等武侯,要將身體之中奇經八脈之中的六大主脈打通,其中痛苦可想而知。因爲人一生下來,體內的奇經八脈就是有一點堵塞的,而想改變這個先天的堵塞,痛苦是一定必須的。此六大主脈一開,實力更是突飛猛進,產生由量變到質變的的轉化,直到體內六大主脈全部開啓,進入下一等級,六等武王。達致五等武侯境界者可御器飛行,如履平地。可活五百年。

六脈齊開,成爲六等武王,再次試圖溝通天地雙橋,打開任督二脈,成就不視之七等武帝。突破致六等武王,可踏空飛行,不需任何器物,達此境界者,可再活三百年。

體內奇經八脈全部開啓,武元外放即可溝通天地雙橋,有可引動天地能量爲自己所用。移山填海,可以算的上無所不能。可是達此境界者,你仍要受到天地的控制,無法逃離命運的限制,只可以活2000年。

七等武帝之後就是八等武聖,武聖者乃是真武之境,已經可以算的上是半神之體了,但是武聖只是半神,不是真正的神明,所以要經受上天的懲罰,降下天劫。

八等武聖之後就是九等武尊。是真正如同神明一般的存在,可以亙古不隕,與世長存;更是戰力通天,與日月齊暉。可是關於武尊,九州大陸從來沒有出現過,或許已經另成空間,破空飛昇。


楚皓想到了這裏,又看了看自己,覺得現在想到這些自己實在還差的太遠。自己現在滿打滿算就是二星武徒巔峯而已,也考慮不到留信人不斷超越武元,跨過等級之後身死人亡的額遺憾。

就在這封書信之中還提到,這個黑黑的,醜不忍看的小戒指竟然是什麼乾靈戒指,還是什麼上古奇物。這讓楚皓很是不太相信。戒指之中還有一本開天的功法《逆訣》,但是根據信上的介紹這部功法還沒有完全創作出來,只可以修煉至武帝階段。

而且根據書信之中所說,這個乾靈戒指應該還有別的玄機,不然怎麼會是上古奇物,而且還幫助這個和自己一樣的廢人150歲時修煉成爲蓋世武帝。只是這個傢伙沒有特別的明說啊,只是說有緣者滴血認主自會知曉一類的屁話。楚皓手裏把玩着這個被誇得天上有地下無的什麼乾靈戒指,心裏不停的思考着。

看完了整個書信,楚皓閉上眼睛慢慢的回想了一下,覺得沒有什麼忘記的之後,他將把玩的戒指小心的拿在了手裏。楚皓將心思放在戒指裏面的物品上。

楚皓小心的把玩着手中這個黑漆漆的戒指,從剛纔的書信中也提到了怎麼開啓這個戒指的方法,那個長輩說過,他已經將上面屬於他的精血印記去除了,只需要楚皓將自己的精血滴入戒指就可以認主了。

咬了咬牙,楚皓快速的將自己的手指咬破,鮮血順着指尖慢慢的留到戒指之上。戒指也有了一絲感應,只見黑漆漆的戒指表面忽然泛起了淡淡紅光,隨着楚皓滴入的鮮血越來越多,戒指泛出的紅光也是越來越盛。

可是就在戒指愈發了鮮紅的時候,楚皓感覺到了不對勁。好像不是自己的血在往戒指上流了,而是戒指正在吸自己鮮血了。楚皓情知不對,立馬想要拖手,可是已經來不急了,戒指如同膠水一般黏在了楚皓的手裏,怎麼扔都是扔不掉。

楚皓也是犯急了,這麼個情況書信之中怎麼沒有提及。戒指上的紅光越來越盛,彷彿將整個茅草屋都渲染成了一片紅色,分外的妖異、淒涼。楚皓臉上,黃豆大小的汗珠順着鬢角,一顆顆從額頭上流了下來。他睜大了雙眼,死死咬住嘴脣,眼睜睜的看着戒指瘋狂的吞噬着自己的鮮血而沒有辦法自救。

就在楚皓快要受不了戒指瘋狂吸取自身精血的時候,戒指嗜血的速度也漸漸慢了下來,直到戒指慢慢的脫落了手指,掉在了地上。

楚皓的額頭冷汗直流,不過還是非常的僥倖這個戒指見好就收,如果就這麼不停的吸下去的話,就是精血在旺盛的人也會被吸成人乾的。擡起手臂,用手袖輕輕的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楚皓低頭看了看掉落在地上的戒指。戒指還是沒有一絲的變化,還是那麼的平凡,那麼的醜。但是,戒指雖然在地上,可是楚皓依舊可以感覺到戒指,彷彿有一根冥冥中的線牽引着戒指和使用者一般。

感慨了一下,楚皓彎下腰拾起這個黑不溜秋的上古奇物,隨意的往左手中指上一套。戒指一套進手指上,忽的釋放了一圈白光,白光過後,楚皓立即感覺到自己的腦海裏好像一下子多了許多使用戒指的方法。

微閉着眼睛,楚皓慢慢的查看了一下意識海中的信息。過了一刻鐘左右,一直閉目沒有任何表情的楚皓嘴角忽然揚起了一抹笑意,一臉滿意加上驚喜的睜開了眼睛。

從戒指所給的信息裏,楚皓終於知道了戒指的用途與使用方法。“這個戒指實在太逆天了。”這是楚皓心裏唯一的感慨。

看了看手與戒指的配合,楚皓再次閉眼默聲唸了幾句玄妙的咒語,只見楚皓左手上的戒指慢慢的隱去了身形。楚皓睜眼再次看了看,滿意的笑了笑。楚皓自認爲不是一個高調的人,所以他可不想別人知道自己身懷重寶了。低調做人,高調做事。這是楚皓處事的不二法則。

覺得這個地方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搜刮了,楚皓施施然的漫步出去了。走到茅草屋的門口,望了望山谷中秀麗的景色,慢慢的閉上雙眼,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清香而又靈氣十足的空氣。

楚皓已經決定要在這個山谷裏面好好的修煉乾靈戒指中的那本《破先天訣》了,這樣就可以早日的將自己先天的桎梏去除,可以像別人一樣甚至比別人更加快速的修煉武元了。楚皓的想法雖好,卻沒有真正的考慮過一件事情,那就是後天武學怎麼可能真正的打破先天的劣勢,真的成爲不世之天才呢?

想到了這裏,楚皓心裏油然而生出一種豪氣,一種解脫。的確,十幾年的廢物生涯,雖然每次的嘲笑楚皓都是不甚理睬,也不做任何的辯解;但是楚皓真的受夠了那樣的日子。同門的嘲笑、青梅竹馬的關心都是楚皓心中的刺,將楚皓卑微的心刺破流血,癒合,再次刺破。如今自己改變命運的時候就要到了,楚皓心裏的那份解脫之感只有楚皓自己心中才能明白。

楚皓默唸了一聲玄妙口訣,空空如也的左手之上瞬間飛出來一本薄薄的書籍,這就是那個隱士高人信中所說的《破先天訣》。而在楚皓的腦海戒指留給信息流中,楚皓也是知道這個留信人開始的確是無法修煉武元的。直到遊歷各個大州之後,糅合各家門派的方法和根據自己的理解,使的他自己創造了功法,而且《破先天訣》的修煉也是的確幫助了這個驚才絕豔的修煉廢物跨入了武徒境界。

隨意的找了一個地方坐下,楚皓小心翼翼的將這本薄如蟬翼的《破先天訣》功法打開,仔仔細細的前後看了一遍,書上認爲有些人天生不能修煉出武元是因爲體內經脈天生堵塞不通所造成。所以《破先天訣》中對應解決的方法就是改變一些人先天上的桎梏,可以幫助那些天生經脈堵塞不通的人打破先天的壁障,重新洗經伐髓,可以修煉出真正的武元。

隨意的將功法合起,楚皓心裏慢慢的梳理着這個功法的整個過程。雖然這個功法的殘酷程度遠遠的超出楚皓的預料,但是隻要可以修煉晉級,楚皓都是會試一試的,即使身死也在所不惜。

咬了咬牙,楚皓決定要豁出去了。不成功,便成仁。只要自己可以修煉大成,雖然不像開始想的那樣成爲天才一般的人物,甚至連普通的武人的修煉速度都是趕不上的,這也就是這部功法的弊端。雖然改變了先天的經脈完全堵塞的情況,但是無法改變楚皓先天的體質。儘管可以修煉武元,但是其修煉的速度也是猶如龜速。但是楚皓還是決定了,一定要將此等功法學會,只要有希望,楚皓就會做,況且楚皓還有自己的祕密武器。 清晨,薄薄的淡淡霧氣籠罩着這個美麗的小山谷,小鳥兒在樹間穿梭鳴叫,好不快活。微風拂動,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一陣肉體撞擊的悶響之聲。

小山谷外的瀑布旁邊,楚皓正**着上身,身體正在不停的向着瀑布旁邊的碗口般粗壯的大樹上面撞擊。“砰,砰,砰”一下,一下,又是一下。只見只穿了一件短褲的楚皓的身軀之上佈滿了一道道淤青的傷痕。深的,淺的,有的還正在流着鮮血。

又是一次狠命的撞擊,楚皓嘴角一陣劇烈的哆嗦,牙齒縫裏更是呼出了一口冷氣。楚皓只覺得身體彷彿已經不是自己的一般,麻麻的,一陣陣劇烈的疼痛不停的抽打着楚皓的內心。彷彿在這種劇烈的疼痛之下,楚皓似乎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是軟綿綿的了,連再次站穩也是一個難題。

再次的向着那一棵大樹再次撞擊了一下,楚皓的雙腳都在哆嗦了。眼睛也有了一點發蒙,心裏好像有一個惡魔的聲音正在不停的誘惑着自己:楚皓啊,快點停下休息,永遠的休息吧。你就是一個天生的廢柴。你是廢物,廢物是 不可能修煉晉級的,你會放棄的。楚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