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長嘆了聲,「多少年了,終於等到。」

「老奶奶,告訴我是怎麼回事?」葉無天迫不及待想馬上知道答案。

老婦人微微一笑:「別著急,我慢慢說給你聽。」手朝安萬宇指了指:「這是我孫女,真名叫安心。」

葉無天朝安萬宇望去,喃喃自語道:「安心?好聽。」

人如其名,名如其人,這個名字才配得上她,不像那什麼安萬宇,老土不說,還像個男人名。

「安家十幾代人一直都在等著你的出現。」老太太說。

葉無天很想發問,但還是忍住,知老太太接下來肯定會有話要說。

「小天,不,現在起應該稱你為少主。」老太太改口,見葉無天想說話,老太太揚手打斷,「少主,你先聽我說完。」

「當年,逍遙前輩對安家有恩,在安家祖宗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幫了安家,讓安家挺過來,這個恩,安家一直不敢忘,當時安家曾說要跟隨逍遙前輩左右,以報答大恩,被逍遙祖師爺拒絕了,後來,還是經不住安家的請求,逍遙祖師爺還是同意讓安家的人跟在他身邊伺候他,就這樣,當時的安老太爺一直跟著逍遙祖師爺身邊。」

葉無天問:「軒轅真氣又怎回事?」

崔老太太笑:「少主先別急,我會接著往下說,安家的老太爺跟了逍遙祖師爺二十年,有一天,逍遙祖師爺突然把安老太爺喊來,對他說,不用安家再伺候,逍遙祖師爺說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或許永遠都不會再回來,當時,安老太爺聞言苦苦相求,希望逍遙祖師爺能帶著他去,跟了祖師爺二十年,他已習慣,只是無論安家老大爺如何哀求,逍遙祖師爺就是不同意。」

「逍遙祖師爺臨走前給了安老大爺一大筆錢,讓他好安居樂業,同時,也給了安老太爺一本書,交待安老太爺好好練,那本書正是軒轅真氣的修練方法,當時,安老太爺已跟了祖師爺這麼久,本身也已習得一些武功,對軒轅真氣更是有一定底子,但是逍遙祖師爺曾說過,說安老太爺因條件限制,無法將軒轅真氣練到極致,給老太爺這本書,是希望老太爺能將軒轅真氣傳承下去,前提是對方能心地善良。」

「就這樣,逍遙祖師爺走了,從那以後,他再也沒有回來找安老太爺,而安老太爺拿著逍遙祖師爺給的錢開始做生意,一直到現在,當時,安老太爺曾立下一條安家的祖訓,從他那一代起,軒轅真氣傳女不傳男,與此同時,家訓上還明確規定,安家生所的女兒必須在四十歲后才能結婚,只因當時安老太爺相信,以後,祖師爺的傳人一定會出現,到那時,安家必定會全力輔助少主,同時將安家最年輕漂亮的女人嫁給少主。」

聽到這,葉無天算是聽明天,簡單的說安家那位老祖師是逍遙祖師爺的僕人,感覺像聽天書一樣,難於相信,只有里或者電影里才會那樣演。

「少主,安家等了這麼久,終於把你等到,我相信安家的列祖列宗在天之靈,一定會很高興。」

葉無天苦笑,高興不起來,有些難於接受,「老奶奶,你沒騙我?」

老太太嚴肅道:「老身以安家的名義起誓,絕沒騙少主。」

葉無天嚇一跳,連連罷手:「別那樣,只是難於相信,奶奶,我現在也不知該不該相信。」

老太太沒急著解釋:「少主,請跟我來,我帶你去個地方,到時你就會明白。」 崔老太太將葉無天帶到一處地下密室,一個大得嚇人的密室,足有好幾百平米,燈火通明,珠光寶燦,牆壁上還鑲著十多顆夜明珠。

看著那些如小拳頭大夜明珠,葉無天暗汗,這安家,太敗家了,單是那些夜明珠,就是個天文數字,如此珍寶,他們卻拿來鑲牆。

地下室中間,擺放著很多神主牌,估計全都是安家的列主列祖,但最上面的那個神主牌卻不是安家之人,而是逍遙祖師爺。

老太太走到神台前,先是燒了幾品香拜幾拜,「少主,這是安家所有列祖列宗。」

上完香后,老太太從神台處的一個小抽屜里拿出本很老舊的書,看上去有些年頭,「少主,這是安家的家訓。」

接過書的葉無天翻開看了起來,家訓上的內容並不多,但每一個條都讓葉無天震驚,此時此刻,他相信了老太太說的話。

安家家訓上註明,安家守候人必須四十歲過後才允許結婚,違反這一條,直接逐出安家,但是如若兩有兩個女兒,則大女兒不在此列,可以不受四十歲之約。

葉無天很清楚,為何要列這一條,為何要要求四十歲過後才能結婚,那是在等,安家的每一代守候人都必須等,如若能等到少主出現,就必須終生忠於少主一人。

合上家訓,葉無天已經不知該說什麼好,太不可思議,這曲折離奇的故事都能寫成一本,根據安家家訓,安家所有財產都必須無條件聽從少主的支配,此外還有,安心也必須得嫁給他,這一代人,輪到安心守候任務,哪知卻被她等到。

眼角餘光朝安心看去,見她神色複雜的站在那,對此,葉無天也不知該說什麼。

吃驚的同時,葉無天對安家那位老太爺卻又相當的敬佩,逍遙祖師爺並沒要求安家這樣做,是安家主動這樣立下家訓,這才難得。

人財兩得!

葉無天忽然想到,自己這是人財兩得,安家所有家產,加上安心這個漂亮得冒泡的女人,有句話怎麼說來著?運氣來了,城牆也擋不住。

老天爺對他實在太好,這種好事都會落到他頭上。

「奶奶,剛才我看到家訓上說,軒轅真氣傳女不傳男,那安家現在的男丁都沒有練?」葉無天好奇這問題,他一直以為軒轅真氣不適合女人練。

「安家的男丁沒有練,這麼多代以來,安家一直遵守著家訓,軒轅真氣傳女不傳男。

「女人可以練嗎?」葉無天問。

老太太回答:「可以,但不能練到第四層,不然會有危險。」

「哦,原來這樣。」

「傳女不傳男,這麼多年,安家又怎能保證安家女性嫁人後未將功法傳出去?」正常只是傳男不傳女,安家倒好,傳女不傳男,正好與別人相反。

「少主,安家女性即便到了四十歲后嫁人也不用怕功法會泄露出去,因為練了軒轅真氣后,女方不能生育。」

葉無天的那個汗啊,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靠!不會吧?這麼狠?」

「的確如此,倒不是我們想,目前為止,我們也不會為何會這樣。」

葉無天相信對方並沒說慌,幸好他當初並沒讓程可欣她們也一起練,不然就特么玩笑開大了,想想都讓他驚出一身汗。

只是,這軒轅真氣的很詭異,女性不能練,他是男人,練了,也好像無法令到女人懷上,每一次與程可欣與歐陽幸月她們一起做那事,都沒有採取任何措施,但直到現在都沒任何一個懷上。

軒轅神功該不會就是葵花寶典吧?

既然無法傳承後代,安家自然也就無須擔心安全問題,不擔心軒轅神功會流落他人之手,更何況安家也並非所有女性都會練,只有年紀最小那位才有資格練。

這種家訓,在葉無天看來,有感動,也有殘忍,這麼多代人過去,因為練了軒轅真氣而不是生育,那得害了多少家庭?

「我沒想到事情會如此複雜。」葉無天仍覺得事情太突然,很難讓人接受,「對了,你們又怎樣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人?」

「我們一直都在留意你,觀察你,少主,安家一直都在做著同一件事,尋找。」老太太說:「安家家訓是有說找到少主后要全心輔助少主,但如果少主只是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子弟,安家不會全盤托出真相,只會暗中幫助少主改過自新。」

葉無天無奈:「看來你們對我的情況都已了如指掌。」

「對不起,少主,我們不想好心辦壞事,不想將安家交到那樣一個人手上。」

葉無天點頭:「嗯,有道理,我好奇的是,如若我真是那樣一個人,你們接下來會怎樣處理?」

「安家不會全盤托出,但也絕不會不理少主,會暗中幫助少主,讓少主這輩子舒舒服服開開心心的過一輩子。」

葉無天很是感動,當年逍遙祖師爺並沒要求安家這樣做,一切都是安家自願,更難能可貴的是,安家一直在堅持,每一代都在堅持。

「你們又怎會來到h國?」葉無天問。

「為避戰火。」

葉無天點頭,跟自己想的一樣,忽然,他又想到一事,連忙看向安心:「情報的事又是怎回事?你那時就應該知我是誰,為何還要多此一舉?」

「試探。」安心開口,她的回答倒也直接乾脆,不帶絲毫隱瞞。

「少主,請原諒我們,對少主的試探也是迫於無奈,我們不敢有絲毫的大意。」老太太接著解釋。

葉無天聞言便沒再問,他還能說什麼?人家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他再說就沒意思。

「很高興,少主合格了。」老太太說道。

「呵呵,奶奶,我不是個好人。」葉無天自嘲。

讓葉無天抓狂的是,老太太竟然認同:「嗯,少主在某些方面的確不算好人。」

葉無天:「……」

老太太怎麼像含沙射影?某方面?所說的某方面又是哪方面?

「不過,總體來說,少主還是很優秀。」老太太又誇了句。

葉無天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奶奶,事都過去了,安家沒必要如此苦苦堅持,聽到你們這樣說,我很感動,相信在天有靈的祖師爺同樣也會感動。」

「少主想讓老身做一個罪人?」

「奶奶這是何解?」

老太太說道:「安家多少代人都一直堅持家訓,如今少主讓我放棄,那不是要讓我成為罪人嗎?安家傳到我這一代,我有責任要把安家的家訓繼續下去,更何況少主已經出現,安家豈有放棄的道理?現在放棄,將來老身有何臉面去見安家列主列宗?」

葉無天被反駁得啞口無言,想了想,說道:「不是那意思,我只是想說,現在大家都過得很好,能有緣認識,本身就是上天賜給我們的福份,咱們也用不著去說誰伺候誰,只要大家過得開心快樂就好,其它的都不重要。」

「少主是這樣想?」老太太問。

「是。」

「可老身不是這樣想,既然找到少主,而且測試合格,安家就有任務要輔助少主。」

「怎麼輔助?把安家所有財產給我嗎?又或者說將安心嫁給我?」葉無天問,不明白這老太太為何如此執著,其它方面,葉無天不清楚,這方面,安家做得很好,真不知他們是怎樣培養出這種執著的性格。

「安家的所有財產,少主都可以隨意調動,這麼多年,安家還是積累了一些財產。」說到這,老太太看了安心一眼:「安心這輩子只能屬於少主的人,安家每一代都會挑出一個優秀女性從小進行嚴格培養,好為少主服務。」

安心臉紅紅的站在那,有些不知所措,還有些彷徨,她自小被家族挑來作為守候接班人培養,一直都怎麼相信會人出現,安家守了這麼多代人,都不見有人會軒轅真氣,久而久之,安家很多人都將這事當作一個故事,一個神話,他們都並不認為會有這麼一天,會有這麼一號人出現。

葉無天很是尷尬與無奈,著老太太那副執著樣,怕是不會改變主意,「奶奶,你們調查過我,應該清楚我的事,我有女朋友,還不止一個,你再讓安心跟著我,對她不公平,我也不想這樣。」

「安心不跟你,她這輩子也不會嫁人,安家祖訓上列明,若少主出現后無法接受,那麼作為守候接班人的她也永遠不能嫁人,只能孤獨終老,而且,少主,她練了軒轅真氣,嫁出去也只會害人,終生不育,會害人。」

葉無天哭笑不得,現在才說害人?當初就不知道嗎?安家這麼多代人都已經這樣,現在才說害人。

當然,這話葉無天是不會說出去,不管怎樣,安家也是為了少主。

「少主,我知你想說什麼,也知你是怎樣想,財富方面,少主已經富甲天下,錢在少主眼中也只是個數字,紅顏知己,少主有很多,一個個都那麼優秀,但是,這一切都是少主應得的,以少主的能力,能擁有如此多財富與紅顏知己,說明少主能力出眾。」

葉無天很想問,安心是安家充話費送的嗎?老太太這到底是什麼思維? 一覺醒來,葉無天仍然感覺自己像在做夢,躺在大床的他想了很多,腦子的一幕幕像放電影,太不可思議。

門外響起敲門聲,葉無天拉開被子過去開門,只見安心站在門外,「奶奶讓我喊你吃早餐。」說完,安心就想離開。

葉無天無法接受這突如其來的事實,安心同樣無法接受,擺在她面前是一條不歸路,一路與眾不同的路。

之前,她已經作好準備,準備著自己獨身一人到老,安家守了那麼多代人,守了那麼多年,都沒等到任何人的出現,沒想到如今倒是讓她給等到,有時她想想,自己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是幸運還是倒霉。

「安小姐,有空嗎?聊聊。」葉無天脫口而出喊住對方。

安心停下,轉身看向葉無天,最終還是點點頭表示同意。

兩人坐在房間里的沙發上,今天的安心仍舊是一身緊身皮衣皮褲,千遍一律,但就這樣,仍然掩飾不了她那絕色美姿。

感覺到葉無天那肆無忌憚的目光,安心有一絲惱怒,一閃即逝,看得出來,這女人的自控能力很好。

「抱歉!」葉無天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不由苦笑了笑,「實不相瞞,我還是如同做夢,太不可思議。」

安心並沒反駁,她又何嘗不是如此?從小就被家族拿來培養,只是她一直都不當回事,也認為不會有那樣一個人出現,要出現,只怕一早就出現,又還何須等到現在?

「這是事實。」安心淡淡道。

「也許吧,說實話,你們安家的做法很讓我感動,但真不需要,我過得很好,你們也過得很好,沒必要那樣做。」葉無天並不打算接受,昨晚上他對安家進行過調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卻將他嚇一跳,安家在h國的影響力非凡,家族的集團公司更是世界五百強之中,此外,安家在h國政界的影響力同樣不簡單。

送上門來的錢與美人,葉無天沒動心,他倒不是什麼聖人,面對如此大誘惑,換成一般人只怕無法抵擋誘惑,但葉無天不是平常人,別人不能做的事,他可以做到,安家已經做得夠多,相信逍遙祖師爺若還活著,也必定不希望安家繼續為他付出,安家能有現在的局面,全都是他們努力所得來。

葉無天拒絕,還有另一層意思,那就是安家上下所有人真會心甘情願將所有財產奉送?只怕未必。

「我不知道,這不是我所能決定。」安心回答。

「那你是想打算嫁給我?」葉無天又問:「我有女朋友。」

安心臉變色,內心掙扎,未來的路該怎樣走,她也不清楚。

「安小姐,你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葉無天說。

安心抬頭:「你拋棄我?」

「呵呵,什麼拋棄不拋棄?這話說得太誇張,只是認為你沒那必要去做。」葉無天解釋。

「既然你已出現,我就只有一條路可走,否則,我只能獨自終老。」安心說道。

葉無天被弄啞然,安家的家訓上寫著這一條,守候人若被拋棄,不能結婚,只能終生獨老,這是個殘忍的條件。

無可否認,安心很漂亮,如此漂亮且能力超強的美女主動送上門,作為一個男人,實在沒有拒絕的理由。

「我會跟你奶奶說,盡量說服你奶奶。」想來想去,葉無天也沒想到更好的辦法,想說服崔老太太那個老頑固,並不是件容易的事。

安心並沒有高興的情緒,「我奶奶有件事還沒告訴你。」

葉無天一怔:「什麼事?」

「作為家族的守候人,我沒第二條路可走,就算奶奶同意,也沒用。」安心的語氣里更多的是無奈。

「為什麼?」

「家訓寫著作為守候人必須要四十歲過後才能結婚,在你沒出現的情況之下,你知為何要列這一條嗎?」

「為了等。」葉無天回答,內心卻在想,四十歲,你嫁給我,我還會要?

安心點頭:「這是其一,還有另外一個原因。」

「什麼原因。」

「作為家族的守候人,如果你不出現,我們沒有辦法活到四十歲。」

葉無天再次大驚:「說具體點。」

「因為軒轅神功。」安心回答:「目前我們只知可能因為這點。」

「這麼久以來,一個活到四十歲的都沒有?」葉無天問。

得到的卻是安心的輕輕搖頭,「從族譜上的記錄,沒有。」

「沒練的人就沒事?」葉無天問。

「她們活得很好,只有練了的人才會如此,我們不知什麼原因,但很多都只是活到三十齣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