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哈哈大笑,接著說,你看我們算的都是星球與星球之間的作用力,你去哪找個跟地球一樣重的胖子啊?

同學們再次無力的抽搐著嘴角。

這下除了付乃心,包括程琳惠都被吸引去聽課了。

付乃心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課,付乃心聽到下課鈴,先是一陣放鬆,然後又是一陣緊張。放鬆的是,不用怕因為在課堂上睡覺而被老師罵,緊張是怕下課後又被人當猴子觀看。

然後感覺有人在拍自己的後背,付乃心仰起頭來,結果看見的不是別人,正是剛剛上完課的物理老師,難道是秋後算賬?

讓得付乃心好不緊張啊!結果卻是,老師以為付乃心生病了,特意過來說說,要她注意身體,並且強調說,身體是革命的本錢。

搞得付乃心對老師離去的背影戀戀不捨,自己從來不曾發現,這個有些聰明『透頂』的懶散老頭,竟如此的關心自己學生。

當老師的背影最終消失在門口,李顧辰的微怒的臉卻又闖入了付乃心的視線。

李顧辰對是對窗外那一群好事的人說道:「幹什麼,幹什麼,該幹嘛幹嘛去,沒聽說過看殺衛玠啊!」

因為窗外基本是以女孩子為主,大多都乖乖聽話的撒開了,甚至有得還因為袁佳祥那句『看殺衛玠』而笑了起來。有的呢,則是以為袁佳祥是因為自己的女友喜歡上了別人而怒氣沖沖的,也都慢慢散了。

「喂,你這麼傻啊,真是的嗎,就這麼讓別人把你當什麼樣的看啊!」李顧辰一走到付乃心的座位前,先是示意程琳惠閃一邊,說道。

「我沒你那麼有本事啊,這件事連你都知道了啊?」付乃心不禁訝異,好事不出門惡事行千里!

「你有臉說,整個學校都知道了你的事情,你,付乃心的大名可謂是人盡皆知了!」

付乃心聽到這語氣,擁有這語氣的話,一定是那個霸道性格的袁佳祥,而這時付乃心心裡下了某一個決定。

「我們去外面走走吧?」付乃心靜靜的注視著李顧辰,

兩人先後走出了那樓安寧靜謐的教學樓梯樓,免得其他人又來編故事了。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啊。讓我越來越摸不透你了,一會兒對我當朋友看,一會兒對我這麼親密」,付乃心故意沒直接揭穿他,而是打心理戰來問。

「……」李顧辰也不知該說些什麼了

這時李顧辰回憶了上午那兩個女孩的杜撰,心裡下了一個大決定。一定要讓付乃心記住他,他也必須成為付乃心世界的全部

「先不說,我自然會告訴你」李顧辰寵溺的撫摸著付乃心的頭。

「那好吧」付乃心有些猶豫,

「那我這件事情該怎麼辦,但這事真的不是我乾的,我也沒有喜歡白藝珩。」付乃心著急的說道。

「我知道這肯定不是你乾的」李顧辰就知道這樣的事既不是付乃心做的,反而會給她增添心理負擔,不然自己也就懶得這麼跑一趟了,還白白讓人誤會,自己是來質問付乃心的。

聽著那個霸道性格的袁佳祥的說法,很可能是白藝珩做的。

「這件事情交給我處理,你別問我為什麼,總之,我會讓他有好看的,如果你討厭他的話,一定不要再和他有什麼聯繫,這樣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也會慢慢淡忘的。」

付乃心心裡猶豫著,要不要去問問白藝珩,可這樣會不會太傷人面子了,如果不是他做的,自己這樣又會不會太傷人自尊了。

「晚上等你,我帶你去玩!」別害得我等那麼久哦,走了!李顧辰轉身走說道。

「哎?」付乃心想都不用想回道,我還能抗拒他呢?

直到被李顧辰帶到一輛車子前,被李顧辰佳祥直接塞到座子上。

「你怎麼有一輛車,還有你會開車嗎?」付乃心有點好奇怪。

「怎麼,老婆你害怕啦」

付乃心口氣變得軟了起來「袁佳祥,你到我去哪裡呀,你怎麼樣也和我說說是,哼,我還不理你了呢。」

一路上,兩個人都沒有再說什麼。

「老婆,下車了,就不能發揮一下自己的想象力哈?真不明白老婆你的智商是用來幹什麼的。」

「哼!懶得搭理你」付乃心抱怨著。

「啊,到啦?」一下車,付乃心就被眼前的景象呆住了,他他他、他居然帶自己到遊樂場唉。「是遊樂場沒錯啊。不是啊。」

付乃心看著面前這個變臉的男子,付乃心不自覺的又笑了起來。好象是那個霸道性格的袁佳祥天天板著臉,付乃心越來越想就大笑起來。

「你笑什麼?」李顧辰一臉懵說道

「看夠了沒有,如果你想一直都站在這裡,那我就可要走了咯。」

「等等我,袁佳祥。」

「別叫我袁佳祥。」李顧辰有點不耐煩摸了摸嘴角說道

付乃心很機靈的問道:「是誰說自然會告訴我來著,你就不給我說,你讓我怎麼叫你呢?」

這時李顧辰額頭掛滿了汗水,都濕透了問道:「你都知道了,你看過我變換的樣子嗎?」

「嗯,我早已經發覺啊,我一直以來故意沒去揭穿你,我知道你有苦衷的,所以不想直接去揭穿你,此時現在你不是袁佳祥」

「……」李顧辰也不知該說些什麼了

「好了,逗你呢?你不是我發揮一下自己的想象力哈,已經發了,怎麼樣?」

「什麼啊!老婆你開玩笑有點過分了吧!」

付乃心覺得這時候不合適去揭穿他,等找個合適的時機了再問。

「哼,真的是」李顧辰生氣說著。

兩個人一邊走一邊吵,李顧辰想付乃心什麼時候知道了我的事情了啊,付乃心怎麼知道啊。

「唉唉,你快看啊,看那個男生好帥啊。」

「是啊是啊,好像傻個王子啊。」李顧辰心不在焉說道

「哼,你一點幽默感都沒」

「你來這裡就看帥哥嗎?用一字「豬臉」形容啊。還不顧其我心情,我看你是活膩歪了吧!」

「你說什麼啊!我哪有不顧及你心情呢?」

「高傲王子,你等等人家嘛,我怕找不到你哎。」被付乃心的一句「高傲王子」驚到的李顧辰回頭,沒錯,剛剛的確是付乃心說的。

停下腳步,付乃心一路小跑來至自己身旁,李顧辰毫不在意的牽起她的手。霸氣的一笑。

李顧辰看著身旁的付乃心左顧右盼的樣子,李顧辰又不禁的摸摸付乃心的腦袋,李顧辰心裡想著,這個傻丫頭實在是太有可愛了,悄悄的,嘴角上揚。

「老婆,你要準備好哦。我帶你去玩好玩的哦。所以現在你沒有我的允許,不許離開我一步哦,半步也不行哦。」李顧辰傲慢說道。

李顧辰「傲慢」的說道,不過他的語氣真的好溫柔的。有種讓人如沐春風的感覺。付乃心就不自覺的沉浸在了裡面。

「呃,你你太…..那好吧」付乃心說道。

「老婆你,這可是你說的哦,不能說話不算數哦。」

「呃」付乃心回過神來,立馬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回答是多麼的……呃,多麼的……不管啦,說都說了,還能把話收回啊?

付乃心看了看身旁那個霸道性格的袁佳祥的臉色,連忙改口道「那我們現在去玩什麼啊?」

付乃心露出一副典型的乖乖女的樣子,外加一個甜勁十足的微笑,他那個霸道性格的袁佳祥還能不答應嗎?

唉,看來乖乖女的形象還需要跟隨我一段時間了,不是那麼能改過來的啦。付乃心在心裡默默的嘆了一口氣。

「我有一個好玩地方,既然你呢么想玩的話,我就陪你去吧。」

「什麼地方?」付乃心一臉不解的問道。

「你跟我去就行了。」

他們兩坐在摩天輪里,一人一邊面對面。圓形的玻璃盒子一點一點地遠離地面。

「你看哦,那時我們學校啊。好小啊。嘻嘻,你看,是不是很有意思?」

「嗯?什麼啊,和一個大帥哥坐在一起,你還有心情去看別的東西啊?」

「嗯,如果你的意思是你是大帥哥的話,那我寧願去看那些風景咯。」

這時李顧辰突然頭痛,呼吸不過來,呼吸極不穩定,袁佳祥似乎也意識到了,這傢伙快出來了,他自己時間不多。

「你怎麼了?」付乃心關心注視著袁佳祥。

李顧辰立刻起身來到付乃心身邊,一隻手攬過付乃心的肩膀,硬是將付乃心固定在自己的懷中。

「你聽好了,李顧辰,這是我的名字,我要讓你一輩子記住!如果我真的消滅,你都也不能忘!擁有這眼神的、這容貌,只有一個,我李顧辰,所以你,絕不可以忘記我的眼神。」李顧辰突然認真起來說道。

聽完這句話后,付乃心想起了上次那個霸道性格的袁佳祥對她自己說過同樣的話,傳入了付乃心的耳朵,付乃心越來越搞不明白,感覺有些可怕又有點懵,也不知該說些什麼了,一直看袁佳祥。

李顧辰暈倒了躺在付乃心懷裡。

「你……你怎麼了?你別嚇我,你倒是說話啊!」付乃心眼中蘊含著淚水。

第二天早上今天付乃心不在狀態,在想昨天李顧辰對她自己那段話,卻又想白藝珩在自己班黑板寫著:付乃心喜歡白藝珩的時候。白藝珩就這樣突然的出現在了付乃心的面前。

「是你做的嗎?」付乃心並沒有被白藝珩突然出現給嚇到,而是鎮定的問道。

「是。」白藝珩則比付乃心更加直接,直接的讓付乃心無話可說。

「你……」付乃心其實想問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可遲遲也說不出口。 事情通過白藝珩的描述是這樣的,白藝珩想要和付乃心告白,於是在黑板上練習著。

結果半路想起老師要他在那個時候去辦公室一趟,他想著時間還早,應該沒什麼人到教室,便就沒有把字給擦了,打算回來之後再研究下怎麼寫更加好看。

結果天不遂人願,老師噼噼啪啪的交代了一大堆,時間就這麼給耽擱了,然後就發生了隨後的事。

付乃心其他的倒是沒怎麼聽明白,但有一點付乃心聽明白了,白藝珩說他喜歡自己。

「可你怎麼在黑板上寫付乃心喜歡白藝珩,不是應該是白藝珩喜歡付乃心嗎?」付乃心想起這個不符合常理的事,光顧著問了,而後想起這句話,不禁從臉紅到了脖子。

「這個,我也不知道我當時怎麼就把主語和賓語給弄反了……」白藝珩懊惱的說。

付乃心低著頭,默默不語,白藝珩站著也不知所措。

看著窗外越來越多看到白藝珩站在付乃心面前而好奇看熱鬧的人群。白藝珩一不做二不休的,大聲的,一字一字堅定的,對他們說道:「我喜歡付乃心!」

付乃心都不知道這幾日是怎麼過過來的,被白藝珩的當眾表白嚇得一愣一愣的,都了過了好幾天了,都還心有餘悸。

拒絕呢,也不算是多大的事,要按程琳惠的說法,自己那麼做簡直就是給白藝珩留著期望,應該更加直白的說我不喜歡你,你就死了那份心吧!

但那是程琳惠,付乃心永遠都狠不下那個心來,尤其是由於之前禮物的事,一直對白藝珩都有些愧疚。

記得那天白藝珩對著那麼多人喜歡自己后,自己當時就楞在哪裡了,好在看熱鬧的人群隨著上課鈴聲的響起而散開了。班裡的同學則都自動的迅速迴避了。

一時之間,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付乃心和白藝珩兩個人。

白藝珩而後沒有別的動作,只是望著付乃心,付乃心思考過後,覺得還是應該給他一個堅定的答案。太直接的拒絕,付乃心是做不到的。

付乃心於是用著好商量的語氣問道,做朋友好嗎?

見白藝珩一點反應也沒有,付乃心更加心慌了,莫非這也打擊到了白藝珩?於是又小聲的解釋道,現在還是要好好學習的。

聽完這句話后,白藝珩終於有了反應,說道,好,那我們考同一個大學,現在從朋友做起。 幸孕:冷梟的契約情人 我們一起努力!

就是這句話結束了那天的好不尷尬。

學都有意無意的,把凡事關於白藝珩的消息,在自己身旁裝作說出來,搞得付乃心又是一陣尷尬。

隨後的這幾天,白藝珩再也沒有做其他事,也沒有再來打擾自己,甚至在校園裡也很少見到他。

可關於他的消息卻無孔不入的傳入了付乃心的耳朵,因為四周同學都有意無意的,把凡事關於白藝珩的消息,在自己身旁裝作說出來,搞得付乃心又是一陣尷尬。

但不管再尷尬也好,生活還是要繼續,考試也不會因為校園裡盛傳的花邊新聞而推遲,大家又很快的投入到複習中去了。

付乃心腦海里不斷地去想那段對話,這樣讓付乃心更想去搞清楚,付乃心非要弄明白不可,付乃心覺得開學就問,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現在是上午10點整,一陣清脆的鈴聲打破了校園的安靜,結束了本學期的最後一堂考試。

考試過後的校園裡,到處都洋溢著洒脫不羈的笑臉。沒考試這個負擔,同學們一個個這才像早晨八多點的太陽,充滿著活力,一甩之前病秧子的模樣。

付乃心剛考完最後一門考試,走了出教室對著太陽的方向伸了個懶腰。考完了是件好事,但又覺得突然沒了前進的動力哈。

李蒿此時也出了教室,站在了付乃心的旁邊。因為考試的教室是通過排名分的,所以只有李蒿才和付乃心在同一個班考試,而袁佳祥、李長宇、程琳惠、張梁玉則是在第二個教室里。

「寒假打算去哪玩嗎?」李蒿笑著問道。

「應該就呆在家裡吧!」付乃心無精打採回道,想都不用想回答,自己覺得還能去哪玩呢?

「這不就是傳說中的可怕宅女嗎?」程琳惠也走出了考場,看見靠著欄杆的付乃心和李蒿,插嘴說道。袁佳祥也緊隨而來。

付乃心看了一下袁佳祥,袁佳祥也看她一眼,然後袁佳祥沖付乃心微微一笑。看一眼就知道那個人不是霸道性格的袁佳祥,也沒有多餘的表情,付乃心看袁佳祥幾下,嘴角浮現出微笑。

「你知道宅女為什麼要宅嗎?「程琳惠壞笑著。

「為什麼啊?「付乃心問道,想著宅女為什麼宅不就是因為不知道為什麼要出去么?倒是想聽聽程琳惠的說法。

「因為,她們嘛上輩子是大小姐,整天被別人服侍,這輩子沒了別人的服侍,只好懶得出門呆在家裡了啊!所以叫宅女嘛!」

萌萌鮮妻不準躲 「真不知你是在誇我呢,還是在貶我啊。」

「呵呵,都有,都有……」

「你啊,就是奇怪理論一大堆。」李長宇輕輕的拍了下程琳惠的腦袋,程琳惠立馬就轉過頭去,賞了李長宇一個大大的白眼。

「我又沒冤枉你,」李長宇笑著說道,可以看出來李長宇今天的心情不錯。

「既然考完了,我就來講一個程琳惠的奇怪理論解解悶吧!」

大家都默契的點著頭。

「最近不是很流行qq空間里通過星座測試,來測試你上輩子是什麼身份嗎?」

「得,我給這位程大小姐測了一下,竟然是貴妃,」程琳惠可高興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