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林頭伸頭看了一眼,是個漂亮少女,不是老闆娘,正奇怪,只見陳十一轉身坐到車裡,向老林頭搖了搖手道;「大爺,再見。」

「呃呃……」老林頭撓了撓頭道;「再見再見。」

車子都跑遠了,老林頭還沒想過味來,正在這個時候,只聽身後一個女生道;「爸,你瞅啥呢?」

老林頭奇怪的道;「剛才老闆娘的車出去了,開車的竟然是一個很年青的女孩子,最奇怪的坐車的是那個實習的男孩子,這是咋回事啊?」

那女生看著空空的門外,好像是想到了什麼,不覺微笑了…… 沈望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劍尖,輕輕地一掰,從長劍上折下了一截三四寸長的斷刃,然後隨手一甩。

「撲!」

一道利刃入肉的聲音響起。

向霸天皺頭一眉,心裡有些納悶,為何這道聲音聽起來離自己這麼近?

他一臉疑惑地向兩邊張望了一下,卻發現旁邊的人正一臉驚恐地看著他。

你們這麼看著我幹什麼?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向霸天一臉疑惑,伸手摸了摸臉,忽然感覺喉嚨上有些不舒服,然後用手摸了摸……

下一刻,向霸天臉色大變,眼睛一下子瞪圓,雙眸中露出恐懼的目光,手掌死死地捂著喉嚨,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卻只能發出一陣無力的「嗬嗬」聲。

「撲通!」

接著,一道倒地聲響起。

「咔嚓!」

與此同時,又有一道長劍折斷的聲音響起,和之前那道聲音如出一轍。

眾人的目光一轉,齊刷刷地向四大寇之一的『雞犬不留』房見鼎投去。

只見房見鼎捂著喉嚨緩緩地跪在了地上,臉上的神色和向霸天如出一轍。

一股言語無法表達的恐懼感湧上心頭。

恐慌在眾寇之間漫延開來。

「快走!」

『鬼哭神號』曹應龍和『焦土千里』毛燥已經被沈望鬼神一般的手段嚇破了膽,二話不說地轉身狂奔,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咔嚓!」

一道劍刃折斷的聲音清晰地傳入毛燥耳中,讓他渾身汗毛立起。

然後,毛燥感覺腦後一涼,伸手在脖頸後面摸了摸,臉上不由地露出一道慘笑,『撲通』一下栽到了地上,再也爬不起來。

「咔嚓!」

又一道催命般的聲音響起。

已經運起輕功攀上屋頂,正向遠處掠去的曹應龍聽到聲音,像是中了箭的大雁一樣,一下子從空中墜落下來。

眨眼間,四大寇全滅。

「你看,很簡單!」

沈望把手裡斷劍丟掉,拍了拍手,感覺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

商秀珣的眼睛已經瞪成了『o』形,嘴巴張得足夠塞進去一個蘋果。

沈望好像看見了她的小舌頭。

……

飛馬牧場,後山,安樂窩。

當寇仲和徐子陵來到魯妙子的二層小樓時,沈望正在和魯妙子喝酒。

殺掉四大寇的首領后,商秀珣並沒有跟沈望一起回城,而是帶著牧場的精兵對群龍無首的四大寇賊眾進行慘無人道的追擊。

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四大寇賊眾燒殺搶掠、無惡不作,每個人手上都沾滿了鮮血,沒有一個不是該殺之人。

此時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最佳時機。

牧場當然要抓住這個機會,儘可能地殺掉更多的賊寇,免得異日他們捲土重來,給牧場以及周圍的城鎮留下禍端。

寇仲和徐子陵都是能說善道之人,坐下來后,將他們晚上如何揭破內奸的陰謀,如何幫助李秀寧一行人化解危的過程繪聲繪色地說了出來,讓人聽得津津有味,彷彿身臨其境。

魯妙子指著圓桌上的一對天遁神爪道:「這對東西好用嗎?」

租鬼公司 兩人衷心誠意地點頭,對神爪讚不絕口。

魯妙子哈哈一笑,卻將這一對神爪抓起,直接扔到了窗外,落進崖底深淵。然後又在兩人不解的目光中,道:「我只是不想你們重蹈我的覆轍,若你們習慣了依賴這類巧器,休想在輕功上再有寸進,起始時雖得其方便,最後則得不償失,明白嗎?」

兩人雖然有點捨不得,但明白魯妙子是一片好意,只好點頭稱是。

「好了,現在該說一說幫魯前輩治病的事情了。」沈望看了寇仲和徐子陵一眼,道:「要幫魯前輩治療內傷,還需要你們兩個幫忙。」

寇仲和徐子陵立刻收攝心神,露出洗耳恭聽的表情。

魯妙子這一身內傷的根源全都來自於當年祝玉妍打入他體內的那一道天魔氣。

這道天魔氣在魯妙子身上造成的惡果共有兩個,一是侵蝕他的真氣,二是侵蝕他的臟腑經脈。

魯妙子之前也試過種種辦法想要把天魔氣祛除,但都未能成功。主要是因為天魔氣的屬性太特殊,一般的真氣根本無法將其祛除。

但是寇仲和徐子陵誤打誤撞修練出來的長生訣真氣正好是天魔氣的剋星,能夠將頑固的天魔氣從魯妙子身上逼出,雖然結果會讓魯妙子元氣大傷。

這個方法魯妙子也能想到,他之前說過,若是早幾年遇到徐子陵和寇仲,或許還有救。

說這句話是因為天魔氣已經滲入到他的臟腑及主要經脈,產生變異,無法根除。

不過這一點,沈望剛好有辦法。

他的七傷拳已經修練到圓滿境界之上,達到出神入化的級別,既能傷害敵人的臟腑和經脈,也能將浸染了臟腑的天魔氣震散。

徐子陵和寇仲聽后,皺眉道:「這個辦法理論上確實能夠治療魯先生的傷勢,但那需要對七傷拳勁力的控制達到極其精微的級別,稍有差池,就會讓魯先生的經脈受到重創。」

「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成活馬醫,難道你們還有別的辦法?」沈望聳了聳肩道。

寇仲和徐子陵對視一眼,道:「那就來吧!」

魯妙子自然不無不可。

等所有人都做好準備后,沈望開始出手。

「砰砰砰砰……」

只見他一口氣在魯妙子的胸、腹及後背打出了三十多拳,最開始的十多拳還比較輕鬆,但到後面,他也開始吃力起來,額頭上布滿汗珠,頭頂上有霧氣升騰而起,讓人看得心驚膽顫。

魅影隨 這種極其精微的控制力對心神消耗極大,若非他近日來修練【小李飛刀】有成,精神力大漲,恐怕很難堅持下來。

等沈望收功后,魯妙子臉色以驟然一變,突然張口吐出一股黑血。

黑血落在地面上,竟然發出「嗤嗤」的聲音,將木製的地面灼出一片黑跡,像是被火燒過一般,觸目驚心。

附著在魯妙子經脈和臟腑上的天魔氣受到七傷拳拳勁的轟擊,全部震散,就像是拍打衣服上的灰塵一樣。

大部分天魔氣散入血液之中,被魯妙子以真氣逼出體外,從口中吐出,還有一小部分散入到他的真氣中。

「你感覺如何?」寇仲和徐子陵一臉關切地向魯妙子看去。

魯妙子的臉色雖然十分蒼白,但精神卻比之前好了很多,口中發出一陣暢快的大笑,道:「近十年來,我從未試過如此輕鬆。」

沈望長長地吐出一口氣,道:「魯老師臟腑和經脈中的天魔氣已經被我震散,一部分散入血液中從口中吐出,還有一部分散入真氣中。若不將真氣中的天魔氣祛除,臟腑和經脈遲早還會再受到侵蝕,剛才做的一切都是白廢……剩下的就要看你們了。」

「放心,交給我們了。」寇仲拍著胸脯說道。

接著,兩人分別盤膝在魯妙子的前後坐下,四隻手掌按在他身上,一冷一熱兩股長生真氣湧入魯妙子的體內。

長生真氣和天魔氣以魯妙子的經脈為戰場,開始了一場別開生面的鬥爭。

天魔氣十分頑強,戰鬥力並不比長生真氣弱,但畢竟是無根之源,戰鬥力再也強也無法持久。

約莫半柱香的功夫后,天魔氣在源源不絕的長生真氣的圍剿下,節節敗退,最終退縮到一個穴竅里,負隅頑抗。

「就是現在!」寇仲輕喝道。

沈望聞言,立刻出手,一指點在魯妙子的穴竅上,同時將一道真氣探入其中。

天魔氣看到有新的真氣進來,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攀附到沈望的真氣上,迫不及待地向他的體內涌去。

這一去便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班長開著車到了陳十一家店門外,這時天還早,紀小雨一看兩人回來了,連忙道;「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上班怎麼樣啊?」

班長嘟著嘴道;「阿姨,上班太無聊了,早知道我還不如來給你幫忙哩……」

紀小雨笑道;「呵呵,上班是大事兒,我這賣個早餐也就是體力活……」

陳十一道;「班長,你先等我一會兒,我去取點錢……」

班長問道;「取錢幹嘛啊?」紀小雨也跟著問道;「是啊,你要買啥啊?」

陳十一道;「那個……我要買台電腦,不然的話,我沒辦法干別的工作……」

「哦。」班長道;「那個,不用買了,我那裡剛好有兩台哩……」

紀小雨道;「哎呀,沒事,買吧,其實十一也早就該有台電腦了,我們都沒想到要給十一買一台,這……耽誤了工作吧?」

陳十一道;「沒事,現學也來得及,」班長剛想堅持,忽然想到老爹跟她說的,連忙改了口道;「那我們一起去。」

電腦買回來,班長是手把著手的教陳十一啊,先從最簡單的辦公軟體,還有五筆打字,陳十一以前從來沒摸過電腦,光聽說電腦很神奇,如今一見,果然如此啊,不過,這上手也太慢了,手生的很啊。

兩人從買回來了電腦,一直擺弄到吃飯,扒拉了點飯,就又開始教和學,一直到班長該走的時候了,陳十一也總算是摸到了一點門道。

第二天上班,馬姐總算是不讓陳十一打掃衛生了,改為整理文件,在辦公區的最後邊有幾個大紙箱,那裡邊全是以前的文件,但是也不是說都沒用了,所以,馬姐讓他將那些紅頭的都挑出來。

就在最後一張辦公桌的旁邊擺了一張桌子,然後向那張辦公桌的一個少女道;「小林,你教教他。」

那個女孩兒甜甜的應了一聲,馬姐走了,那女孩子道;「你好,我姓林,你叫我小林就可以了。」

這個女生長的很文靜,戴著個近視鏡,挺好看的一個女孩子,陳十一看得出,這是一個挺善良的女生,和那些老油子一比,頓時覺得小林親切了很多;「是,小林姐。」

小林笑了一下,教陳十一怎麼樣將還算是有用的文件挑出來,這一天,雖然還是免不了被使喚,但是較之第一天的太過誇張好多了。

就這麼的,過了兩天,那幾箱子的文件都讓他挑完了,有用的放起來,沒用的用碎紙機碎掉了,當然這些體力活都不算個啥。

到第四天,馬姐問陳十一電腦學的怎麼樣了,陳十一道;「也學會了打字,只是很慢。」

馬姐點了點頭,讓他坐到小林旁邊的辦公桌那裡用電腦整理資料,還是小林教他,這兩天都是小林教他了,這小林果然是一個很好的女生,兩個人也就很快熟悉了起來,這幾天里,整個辦公室里,也就小林不使喚陳十一了。

不過,一個初學者,辦公肯定是快不了的,況且陳十一還得侍侯差不多整個辦公室的大爺們呢,手忙腳亂的弄了一天,到晚也沒完成任務。

下了班,大家都走了,只有小林陪著他加班,正這麼個時候,班長打電話過來了,陳十一道;「我還有點活沒幹完,你先等我一會兒……」

班長找了好一會,終於找到了大辦公室,「十一」高高興興的跑了過來,站在陳十一旁邊,伸著頭看了一眼,是很簡單的整理,「十一,我幫你吧,我很快的哦……」

陳十一笑道;「沒事的,我就當是練習打字了,很快的。」

班長只好站在陳十一旁邊,小林看著他們兩個笑道;「十一,這是你女朋友啊?」

烈焰帝少:炙戀冷情寶貝 陳十一道;「是啊,小林姐,」然後向班長道;「燕兒,這位是小林姐,這兩天都是小林姐在教我,真是多虧了小林姐……」

班長向小林笑道;「謝謝你哦,小林姐,小林姐,你很漂亮耶……」

小林笑道;「我哪裡有小妹妹你漂亮啊,你這嘴可真是甜哦。」

班長笑道;「小林姐,我說的都是真的,你真的很好看的……」

小林笑道;「你們兩個是大學畢業來實習的嗎?」

班長道;「我們還沒上大學呢,不過,這個暑假過完,我們就該去上大學了。」

小林笑道;「你們是在高中談的戀愛啊?呵呵,高中生戀愛的,能有你們這樣相親相愛的可是極少的哦。」

班長笑了笑,沒說話。

人兩個都在工作,班長當然也不能總找人家說話,拉了一把椅子坐到陳十一旁邊,坐了一會兒,覺得坐著沒意思,又站起來,然後整個人趴到陳十一背上,從陳十一的肩上伸著頭看陳十一以蝸牛一樣的速度打字。

陳十一本來就打字慢,讓班長那高高的胸在背上頂著,差點就沒心思辦公了,過了一會兒,班長又覺得沒意思了,忽然靈機一動,向陳十一道;「十一,你知道什麼抹糖葫蘆嗎?」

陳十一搖了搖頭,班長道;「那我來告訴你……」一邊說一邊在陳十一的背上扭過來扭過去,陳十一本來就有些心搖神動的,這一下子,心差點飛了,這要是在家裡,指不定反身就抱住班長了。

看著班長在陳十一的背上撒嬌,小林笑了起來道;「真羨慕你們哦……」

班長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總算是停了下來。

沒過一會兒,班長又趴在陳十一的耳邊道;「哎,十一,你知道什麼是擰麻花嗎?」

陳十一又搖了搖頭,班長兩胳膊摟著陳十一的脖子身子卻擰了一圈兒,道;「這……就是……擰麻花……」一邊說一邊又來回擰了幾擰。

這位正這兒擰麻花呢,忽聽大辦公室的門有人敲了幾聲,三人抬頭一看,只見老宋正站在門口;「不要加班太晚了,差不多就下班吧。」

小林和陳十一連忙道;「是,總經理。」

班長看了她老爹一眼,輕輕地哼了一聲,沒說話,也沒從陳十一的背上離開。

老宋看了看女兒,向小林和陳十一嗯了一聲,點點頭,走了出去。

絕世天君 班長翹著嘴巴就趴在陳十一的背上。不一會兒,電話響了,拿出來一看,是老爹;「喂,幹嘛啦。」班長有些沒好氣的問了一句。

「啊,也沒什麼。」老宋道;「我就是問你一句,你今天回家吃飯嗎?」

班長道;「我不回,紀阿姨給我做了糖醋裡脊,我要去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croll to top